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三回 一杯水顿熄邻烟 百文钱订交友谊(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三回一杯水顿熄邻烟百文钱订一一交一一友谊

世事偏生意外,仙机暴定玄中;一番补救拗天公,方显无穷妙用。

意气纵横可感,一胸一怀磊落难同;片时倾盖答西东,漫道此心不共。

却说秋兰去远,景儿方低声骂追:“臭一婬一一妇一!你倒干了歹事,不思量陪个小心,还要得罪我,且叫你认认景大叔着。”不防公子已步至门边,听得分明。遂叫道:“景儿,你说甚麽?”安童连忙抵赖道:“不曾说甚麽。”公子傍门而立,将景儿指着骂道:“小奴才!我明明听得你说认认景大叔。你要人认得,且叫你先认诋我着。难过目中竟没有家主的麽?”安童一自一知无礼,低着头垂着手,不敢仰视。公子又说道:“今日暂且宽恕,下次尚敢如此不逊,或有妨碍于我的事,轻则家法,重则辇出。”童儿默无一言,旋将脸水倾于盆中,请公子净脸。李芳卷袖,向前盥漱洗毕拭乾,又向镜前整发,叫景儿去唤秋兰出来篦栉。景儿答道:“篦发去唤一个待诏来,何必用他?”公子嗔目回道:“我欢喜他篦发,不用待诏。你偏要违拗我麽?”童儿见怒形于一色一,不敢怠慢,踅身进内来唤秋兰。

直至厨中,方见秋兰依于门限,呆呆立着。景儿向前叫道:“李旺嫂,公子请你做事哩!”秋兰疑他故意打趣,不觉两颊晕红,骂道:“小猢狲,公子叫我何事?”景儿恐一妇一人在公子面前搬嘴,转口说道:“公子要你与他篦发。我不曾有心取笑,开口便骂,是何道理?”秋兰见他说出真一情一,反回答道:“公子向来用待诏篦发的,何用我篦。敢是讲谎?”童儿道:“公子现在散发等候你,去得迟了,又要骂我。是谎不是谎,你到房中,一自一然对质得的。”秋兰犹伫立不动,转是别一妇一劝他走一遭,不要难为景儿。秋兰方洋洋移步,一自一言一自一语,道:“男儿篦发,几曾见用着一妇一人?故意索落我进出。”景儿在后,欲要说句趣话,又转一念,缩住了口,同秋兰来至房中。

公子一见,遂含笑道:“我头上痒甚,要费你纤手与我篦栉一番,何故许久方来?”景儿擦口说:“李嫂疑是谎话,竟不肯来,若不是别人相劝,还要延捱哩。”秋兰笑道:“从不曾用我篦发,突然来叫,焉得不疑。公子想要省钱,不怕外人说论吗?”公子笑道:“侍巾助栉,皆汝辈分内之事,说论从何而生?不必迟延,快些篦罢!”一面命景儿烹茶。

秋兰微微含笑,将罗袖半卷,款舒纤指,把公子头发握在掌中。拈取牙梳,转向身后,细细篦栉。花容映入镜中,与公子之颜互相掩映,恍如一对玉人,彼此凝视而笑。公子反转手去,欲插入腰间索趣,秋兰将身退后,不从其意。低低说道:“早间举动,已被景儿撞见,叫我又羞又愁。快不要如此,竟尔旁若无人。”公子笑答道:“我已晓得了。方将言语惊唬他,断不敢败我之事。”秋兰答道:“孩子家的口,有何拦绊的?莫若检点些好。”公子便缩手不前,秋兰篦栉一会,将发拢起,插上玉钗。公子取过巾来,方欲戴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