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四回 惊看羽箭彼此同着急 喜遇甘霖内外各有情(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四回惊看羽箭彼此同着急喜遇甘霖内外各有一情一

美玉藏辉人不睬,谁个肯温存;明珠含媚,俯首把心扪。凄凉难说非容易,一泪一消魂;悠悠忽忽又黄昏,嗟往事,皱眉痕。按下公子与秋兰晚间一一交一一欢取乐。却说罗翠云小姐,年方二九,因他父亲为人古执,又是远宦他郡,故尔未择佳偶。一自一从那日见了李公子风流俊逸,眉眼留倩,忽被狂童冲散,心中好生牵挂。到晚间随小娟出来,关锁园门。又到亭上,早见壁上龙蛇飞舞,一首五言律诗,清新幽韵,出一自一天然,益发喜悦。又见桌上一个乱纸团,乃是一自一己所作一春一怨诗儿。他不言语,等小娟收迭了东西,偕入闺中,坐下暗想:“细观此生,青年美质,举止幽闲。我罗翠云若得他配为夫婿,也不枉我天生这样才貌,度此年华。不知我终身如何结局。”

想到此处,不觉潸然悲切,低垂粉颈,暗暗偷弹珠泪。小娟在旁觉得此意,遂挑一句道:“小姐年已及笄,不知老爷的主见。若能招得像园中所遇的这位公子一样的佳婿,也不负小姐这等才貌。”翠云听说,长叹一声道:“一自一古红颜多薄命,那有这等侥幸。”言讫,扑簌簌又掉下泪来。连那小娟也不胜伤感,便说道:“小姐且一自一宽心,吉人一自一有天相。待小娟去拿棋儿与小姐下一盘,消遣闷怀。”乃轻移莲步,走下楼来。到了中庭,只见一枝雕翎羽箭,端端正正,竖插在中间。即回身走到楼上报道:“小姐你来看,真也奇事。”翠云道:“有甚奇事?大惊小怪。”小娟便道:“不知那里一枝羽箭,插在庭中。我们这里那得有此对象?可不奇怪?”

小姐听说,半信半疑,同下楼来。到庭中一看,果然有一枝箭,插在地上。即伸手拔起看时,不胜骇异,月光下见箭上鑴着李芳的名字。对小娟道:“真个奇事!”小娟道:“小姐看箭上有甚么在上?”翠云遂将箭上刻有名字说了。小娟惊喜道:“依丫鬟看将起来,小姐的姻缘,决定在此箭上,乃天赐佳兆,日后一自一有应验。且免愁烦,不须牵忆。”小姐心下亦一自一暗暗欢喜,对小娟道:“你明日到园中去看,若见此生再来,务必问个端的。”小娟应声:“晓得。”即回楼安歇。到了次日,小娟往园门首探望,不见影响,回复小姐。翠云闷闷不乐,双脸晕红,黛眉蹙恨,叹道:“镜花水月,事属乌有,我罗翠云好痴念也!”烦烦扰扰。又是黄昏时候,遂和衣而寝。不表香闺寂寞。且说李公子,其夜与秋兰欢会,狂荡终宵。天一色一微明,秋兰忽起着衣,悄然入内。公子略略安睡,童儿已送进脸水,遂起身梳洗。用过早膳,换了华丽衣巾,也不带景儿,独一自一一人,悄悄然走出府门,一心要到西庄探看美人,低头急行。

一到园门口,早见小娟伸头观望,公子上前作揖,叫声:“姐姐,小生渴念贵园景致,游玩未遍,故尔又来。未请台命,不敢擅入。”小娟俏眼含一情一,浅颦低笑,道:“郎君来得正好,有一桩奇事,我家小姐要问个明白,快到中堂去,待奴请小姐出来。”遂让公子进园,掩上园门,同到中堂,请公子坐下,一自一已转身入内。公子默想:“有何奇事,却要问我?”迟疑不定。少顷,只听得环佩珊珊,香风馥郁。举目看时,小娟在前,翠云在后。走到屏边就立住了,微露半面,使小娟傅话。问说前晚拾箭的一情一由。公子听了,也一自一称奇,也将路上射兔遍仙之事,讲得明明白白。那小娟不胜欢喜,便说道:“依小姐看将起来,真是天缘凑遇,必有夙世一情一根。何不两下赤绳永系,以遂百年缔好,也不负神天作合。我小娟就算个月老,可不好么?”公子大悦,深深一揖道:“姐姐高论一点不差,我李芳敬服,敢不遵命。”

翠云听见了,含羞微笑缩了进去。李公子见小姐娇羞媚态,含一情一退避。这一种轻盈举止,风神飘逸,不觉酥呆了。小娟见小姐害羞退进,即上前扯定衣袂,在背后推着小姐出来,道:“待我做个古押衙。”一头笑,一头扯到外边。小姐斜立屏旁,含一情一不语。公子上前施礼道:“实出天缘奇遇,望小姐垂一爱一,许诺姻亲,庶不负小生一片诚心。”

翠云欠身回礼,低低说道:“妾将终身大事,托付郎君,宜早善图,不可日后使妾有白头之叹,徒有此一番举动,岂不贻笑于人。幸谅之。”李芳遂立誓道:“若负小姐今日之一情一,神天不佑。”言毕,解下碧玉扇坠,送为定意。小姐伸手接了,叮嘱早早央媒来说,不可迟误。徘徊转盼,眷恋一情一深,不忍分手。两下你看我亭亭独立,我看你楚楚无言。正在难舍难分之际,不期凑趣的天公,忽而乌云四起,雷声隐隐,骤两盆倾,落个不住。公子暗暗欢喜,只是难为小姐柔赐寸结,忧心如焚。

天一色一堪堪黑将下来,公子假作着忙道:“怎么走呢?天将昏黑,又无雨具,怎生是好?”小娟与翠云在背后商量一回,进内端出了五六碗肴馔,都是腌腊美味,一壶桂花酒,端将出来,笑吟吟道:“厨下便菜,公子请一自一饮一杯。日后总是一家人,不要见笑。若走不得,权在书房里暂就一宵,只是没有好床铺,莫嫌亵渎。”公子见留,喜得心窝里没搔痒处。呆呆坐着,看了桌上酒肴,只是不动。小娟道:“公子怎不用一杯?”李芳笑道:“小生一自一来不喜独饮,若是一人,再吃不下的。”小娟道:“你在一自一家里呢?”公子道:“也要人陪的。”

小娟把眼脧着公子,笑了一笑,转身入内。请翠云出陪,小姐不肯。小娟笑道:“后来少不得是夫妻,又无外人在此,有何妨碍?”翠云摇头道:“羞答答如何使得?”小娟再三撺掇,扯扯拽拽。小姐被劝不过,勉强轻移莲步,粉脸含羞,出来坐下。小娟在旁斟酒。

翠云天一性一不会饮酒,吃得一杯,两颊晕红,愈加标致。一自一古云:“灯前月下的美人,风韵百倍。”公子见了,心摇目颤,惭惭把持不定,屡以眉目送一情一。翠云亦一自一星眸斜溜,笼鬓默喻,只是低头不语。公子筛了一杯酒送至面前,道:“小姐,请再用一杯。”翠云不好推却,又吃了一杯,不觉醉了。此时有一更光景,云收雨散,皓月当空,映在小姐脸上,异常娇艳,光影射人,增无限风流。而翠云力不胜酒,不能宁坐。起身看着公子说道:“妾因困酒,不得相陪,郎君谅之。”公子欠身道:“小姐请稳便。”翠云一自一同小娟进房安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