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十回 人极计生藏春箱内 时穷情急窃宝邻家(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十回人极计生藏一春一箱内时穷一情一急窃宝邻家

飞花点点飘,幽梦徐徐去;笺函和雨冻难开,心意知何处。弄月忽成双,卷絮谁为主;索教一春一暖睡糊涂,啼笑凭一春一住。

话说姑嫂二人,与李芳恩一情一美满,如鱼得水,嗣后每夜一处一一交一一欢,轮流取乐。虽鸾凤之在云路,之戏兰洲,不足喻其珍一爱一也。一宵,月姬熟睡,素英玉臂枕着李芳之首,低声说道:“郎君名门秀士,贱妾旧族娇娃,并不若浪子一婬一娼,忘却礼义,止图欢乐于目前者可比。妾之元红既为君家攫取,此身已属李家之人,万无再上他门之理。古人我乱我终,方成两好。伏冀留心,速觅蹇,向吾哥议姻。寸丝缔约,私丑可捐。幸勿视同露水,索趣有一情一,寻盟无意,使妾抱恨于九泉也可。”公子回道:“小生姻事未谐,令兄亦所深悉,央媒说合,谅无不允之理。小姐千矫百媚,善咏能吟,真所谓才貌双全,鄙衷奚能恝然弃之,竟学元微之之罪过,静俟机会,幸无介怀。”素英唯唯,两相环抱而寝。似此已非一日,三人忘其所以。

一宵,也是合当有事。吃过夜膳,正在房中一一交一一欢顽耍之时,只听得外房门叩得甚急。细听其声,乃是梅悦归家进来。三人一时无措,惊得面如土一色一,大家慌做一团。李公子走头没路,终是月姬还有智量,叫声:“李郎,不要慌!你原到空箱里去藏躲在内:安心睡着。待他出去了,我来开你出来,岂非神鬼不知?”公子点头,忙忙钻进去躲了,月姬用锁锁着,然后出来开门。悦奄醉眼糊涂,问道:“怎累我等了半日,才来开门?”月姬答道:“我与姑娘在房下棋。你这几日在那里?干甚勾当?撇我在家孤形冷静,甚麽时候了,吃得这样烂醉回来?”悦奄也不回言。踉跟跄跄,走到床边,和衣睡倒了。素英见哥哥醉了,竟一自一回房,不表。

月姬虚心来服侍丈夫脱衣服,悦奄有些酒意,乘兴勾了月姬粉颈,亲亲一嘴一道:“我今夜一爱一得你紧,必须一乐。”就伸手摸他后一庭。月姬把眼瞅着道:“你胡邪了,谁容你干那把刀儿。”悦奄不由分说,剥得他赤条条,挺着陽物要弄。月姬一心两头,要安顿他,无奈俯伏着,向起雪白的屁一股,把丈夫捧着,吐些津唾抹在孔上,将龟一頭奏准了,一支一搠,顶了几顶。又搽些津唾在龟一頭上,扑将进去。月姬只得熬耐了,凭他陆陆续续弄进去,抽拽了一阵,引得陰一户内酸痒异常,浑身麻木。遂一个翻身,摈出陽物,仰天睡着,把脚跻得高高的,双手捧牢毛都鲁,将陰一户凑准了,纵身一迎,秃地滑了进去,乱颠乱套上来,悦已觉高兴,挺身乱捣,不到一歇,就完事了,抱定月姬,一一交一一颈而睡。

不想梅氏花园之外,有个邻人,姓秦,做漆匠生意,号唤仰山。一生专好的是赌。妻子吴氏,每每谏阻,不时吵闹,因成气嗝而死。止有一一女一,小字飞瑶,生得温柔妍雅,俏丽轻盈。不但容颜美艳,抑且一性一格聪明,一女一红针黹,以及烹调诸事,无不一精一妙。惟是笔墨一道,无人传授,所以茫然,最一爱一清趣。焚香煮茗,是其所好。其父见一女一不凡,一自一思相一女一配夫,往往有求亲的,概不轻许。故年十七尚未受茶,这也不必冗叙。仰山一自一从妻亡之后,益发肆行无忌,终日三朋四友,聚集一堂,呼么喝六,抹牌掷骰。孜孜不倦,堪堪家私荡的罄尽。飞瑶亦尝苦劝;古云:“江山易改,秉一性一难移。”如何就肯听一女一儿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