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十二回 怜情为了他人事 爱色旋移别处欢(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十二回怜一情一为了他人事一爱一一色一旋移别处欢

新凉睡起,兰汤试浴郎偷戏;去曾嗔怒,来便生欢喜。一女一道无心,郎道奴加此;一情一加水,易开难断,若个知生死。

却说秦仰山郎舅二人,复出门来,不堤防被夜巡捉住了,究出偷窃一情一事。到了天明,禀知本官。立刻带到衙门,坐堂审问,招了偷出一只箱子,各打三十板,差押出门取赃。仰山同到家中一看,空空如也,仅存一只旧箱,连一女一儿也不见了,又苦又恼。差人起不出赃,仍复押去回复官府,将一情一禀上。官府如何肯信?各人又加一夹棍。

仰山哀哀禀道:“昨夜扛箱回家的时节,箱子是锁着的。因想复到他家,再偷些别项东西,不及开看,就同走出门,遂被拿获。家中止有一个一女一儿,名唤飞瑶,年已十七岁。如今押回取赃,箱子开着,一女一儿不知去向。求老爷把小的一女一儿缉拿到案,审问的实,就有赃了。此时夹死小的们,也招不出什么赃来。”官府知是真一情一,卸了夹一棒一,将二人收监,遂即差捕缉拿飞瑶究夺。

李芳次日绝早起身,诡言:“飞瑶之父,犯了官司,住家恰在花园之外,与园内书院,相去不远。夜深人静,只听哭得可怜,因而出问一情一由。殊堪怜悯,家中独一自一一人,不便起居,我所以同他归家。一自一已甘心做妾。你们不许在外张扬,有人泄漏其事,必然处死。”

家人各一自一领命,一自一古道:“吃黑饭,依黑柱。”那个再敢招摇?公子复打发家人往县中探听,当日审问的事,人人知道。一问即晓得备细,回家一五一十回复公子。李芳听了,进来对飞瑶说知缘故。

飞瑶又苦又惊,不觉痛哭起来,苦的是父亲娘舅并受官刑;惊的是一自一己又要缉拿。两两关心,泪出痛肠。公子遂安慰他,且一自一宽心,不必烦恼,一自一家身子保重为要。飞瑶遂哀求公予道:“奴家父亲娘舅,俱是有年纪的人,从未受过刑杖。今朝又打又夹,其苦如何说得出。虽是一自一作之孽,仔细思来,一半也为奴家逸出之故。万般要看奴家薄面,还求公子设法救他二人方好。禁在监中,毫无亲人探望。莫说那禁子一逼一钱受苦,饭也没人送一碗,饿也要饿死了。奴家身在此地,一自一然缉不着的。日复一日,拖延下去,如何是了?叫奴家身心不能两安,望作急商量救济一性一命,不惟奴家一人感恩也。”

公子看飞瑶说得可怜,遂应许了。挽个人出去,买嘱了邻里,先把几两碎银子,打点监中上下,使二人在监有得饭吃,不致受苦。

又慢慢打算一张辩保呈子,说:“秦吴二人,原属郎舅至亲,素来各安生理,并无纤毫过犯,着于乡里。只因家贫愚见,误罹法网。其一女一向遵闺范,虽贴邻亦罕见其面,断无盗赃私逃之事。揆厥一情一由,必于见箱之后,揣知父与舅作为不端,势将遗害于已,预先远出一自一尽。守家无人,他贼得乘其隙。此之以窃而得者,彼复窃之而去,理所固然。伏乞原一情一援法,网开一面,超释愚氓,免毙狱底等一情一。”捏出一段理之所有的一情一节,欺瞒官府。庶几可保二人一性一命。

公子筹划停当,走进内房,细细告知飞瑶,令他放心。飞瑶听了,忻然改容感谢。公子一边说话,两只眼睛只管钉住在飞瑶身上,越看越标致,不言不语,痴痴迷迷,只一自一立着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