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十四回 园中忆偶对月谈心 堂上联姻扁舟论古(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十四回园中忆偶对月谈心堂上联姻扁舟论古

不寒不暖,无风无雨,秋一色一平分佳节;桂花蕊放夜凉生,小楼上朱帘高揭。多病多愁,闲忧闲闷,绿鬓绿绿成雪;平生不作负心人,忍辜负连宵明月。话说李芳别了婉娘,留下景儿,带同李旺与悦庵起身,竟到扬州,路上无事。对悦庵说起:“罗提举有一一女一儿,才貌双全,意欲求亲。始因其父探亲来扬,不能通问。初夏时,探听得连其一女一复又来扬,室迩人远,无可奈何,耽待至今。闻说他住在府前姓韩的家里,此去打听的实,要烦吾兄做个冰人,与小弟玉成其事,不知可否?”

悦庵听了,心中想道:“吾妹素英尚未有配,才貌也不落人之后,久已注意于他,只缘没有的当媒人,不曾启齿。讵料他意中先已有人,又要央我做媒,妹子姻事,只好搁起了。”于是随口回道:“婚姻大事,当得效劳。”公子大喜,这且不题。

却说那翠云小姐同小娟在韩家半载有余,因母舅款留不放,终日愁眉不展,面带忧容,想念李郎,恹恹憔悴。时正三秋,黄花初放,夜月正圆。一宵,傍着纱窗手托香腮,呆呆仰望月光皎洁,暗想:“嫦娥独处广寒,枉有清光照临人世,犹如奴家有这般才貌,不得与良人相偎相傍,镇常独宿孤眠,其凄凉恰似一般。”不觉珠泪涔涔而下却好小娟送茶进房,见了劝道:“小姐何事愁烦?又在这里堕泪,玉体要保重为主,不可过伤。”

翠云拭泪说道:“我的心事,你是晓得的。一自一别李郎之后,倏忽半年,音信杳然。园门上贴的柬儿,不知他曾到西庄看见与否?我们又久羁于此,不能即返苏川。当日叮嘱他速速央媒说合,以定大事。如今绝无消息,不识为着远隔两地,无便人可来说亲,故尔信息不通呢?又不识他别恋红裙,把我们置之度外,负心背盟而不来的?亦不识他家中有事,未及重访桃源,连我们来扬的信,尚不晓得呢?今岁是大比之年,又不知他可进场应试,中与不中?前日不曾买一张题名录看。诸事萦系心头,一刻也放不下,叫我那里快活得来?”

小娟笑道:“小姐也忒多心,有这若干愁虑。我看李公子风流倜傥,一自一是多一情一种子,断不把小姐撇在一边,背却前盟,别缔姻缘的。当日住在我家,依依不舍,不是小姐打发他还未必肯去哩。隔了六七个月,一自一然到过西庄,看了门上贴的柬儿,知是小姐亲笔写的,早已参透暗通的消息。谅来为着远隔两地,没有一个的当媒人,不能来此求亲。既然无人,如何又得有信寄来?我料他必然进场,可恨那一日不曾买题名录。看老爷也不久就要回苏州去,那时悄悄叫人去打听,一自一可知道,中了固然妙:万一不中,催他先来相求亲事。这样才貌世家,老爷决肯相对的。且请放开怀抱,不要愁愁闷闷,致令花容消瘦,玉体不宁。”

小娟说得稳的断断无误,翠云听了,微微作笑道:“你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如何猜得恁透?拿得恁稳?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一女一孩儿家已经此身有染,不可把一自一己的痴心,当做了他人的实意。耽搁过了日子,万一另有人来求亲,老爷居然应允了,那时如何是好。以节为重,则违父命而失其孝:以孝为重,则已破之身那有再上他门之理。你一自一家想一想,只怕也要愁起来,还把橘皮汤来暖我的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