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十五回 仗仙机亟除凶暴 捐尘累强附婚姻(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十五回仗仙机亟除凶暴捐尘累强附婚姻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盼睐;便讶得琴心,先许与绾合欢双带。记华堂风月逢迎,轻嚬浅笑嫣无奈;向睡鸭炉边,翔鸾屏里,暗把香罗偷解。话说李芳与罗老之船,相傍而行,称便闲谈。一日将出界口,往来船只错杂,遂择闲旷之处,弯船过宿,同悦庵吃了晚饭,叙谈一会,收拾就寝。

不料至半夜间,一伙强人抢上船来行劫,船上人多在睡梦中惊醒。李旺大喊:“不好了!”冲先赶出舱来,早被贼人一刀劈下水去了。李芳急忙中,记起广陽道人赠的锦囊,尚剩一封,前两函皆有奇验,这封或为此而设,也未可知。遂于一胸一前里衣探取出来,此时火光照耀。急急一看,上写:大叫伍雄,内外夹攻,方免此难。公子遂手执双锤抢将出来。

早看见梅悦庵被强人拖倒,正欲行凶。公子恐伤他命,大喝一声,飞身抢近。当头一锤,那贼人措手不及,脑浆迸裂。公子大叫数声:“伍雄快来!”贼人争先围住厮杀,公子举锤招架。只见岸上旁边一株枯杨树上,从空跳下一人,应声:“俺伍雄来也!”举起朴刀便砍,强徒见有接应,勇不可当。不敢恋战,一声呼哨,各一自一逃命而散。

公子接见大喜,问道:“伍兄原何在此?得救小弟,真万幸也。”伍雄答道:“一自一别我弟之后,就到扬州薄干。后遇广陽道人见托,说起贤弟应在此地有惊,命我来此接应,已经相候多时。昨晚瞄着一伙歹人,尾迹至此,遂权在树头栖宿。适闻叫俺的名字,不想就是我弟。可惜来迟了片刻。不曾救得贵仆,死于非命,亦是大数。”李芳亦把道人锦囊之言说了,伍雄拍手称奇,二人挽手同入舱中。

公子见悦庵还蹲着抖做一堆,上前扶他起来,坐了半晌,方向公子称谢救命之恩。李芳笑道:“谚云:‘同船合命。’弟与兄谊属一体,焉能坐视不救?犹幸广陽道人仙机预指,得伍兄相援于局外,方得使贼人望风而靡,哄然散去。否则独力难支,尚未知作何光景。”遂将贼人尸首推入水中,吩咐梢公即刻开船远避。

大家坐定,李芳问起伍雄行藏,将来作何事业。伍雄道:“近来天下纷更,不是俺置身之时。已订广陽道人入山修炼,做个逍遥散人,平生受用足矣!”公子笑道:“伍兄膂力过人,一自一是将材。若肯效用皇家,何愁不手握虎头金印。而乃甘心遯迹林泉,为世外之人耶?”伍雄道:“古人说得好,权臣在内,未闻有大将能立功于外者。俺此身如何肯送入死囚牢里,不若偕广陽道人在胜水名山之区,结个茅庵,修心炼一性一,学长生之术,避却尘氛,优闲一自一在,多少是好。”

公子笑而不言,悦庵听着暗想:“我在死里逃生,若没李兄救取,已作无头之鬼。不可不一自一惊醒,尚贪恋着家业,不肯回头。”心中亦有超尘之念,欲与伍雄作伴同行,遂默默打算弃家结局。那罗提举船上听得有盗,合船惊恐。在窗格中望见公子被围,尤恐失手,好生着急。后见一人空中飞下救应,实时把强人赶散,方得放心。一同都开了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