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巫师(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王思慕下意识的端起酒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酒杯有问题,它呈黄玉色,略带一抹淡淡的殷红。

初看时,王思慕以为这是寻常玉杯子,入手才发现竟是琉璃。

色泽如玉,内中带着如血般的殷红.........王思慕手一抖,婶婶的甜酒酿顿时倒歪,泼洒在桌上,溅在她衣裙上。

“哎呀,怎么那么不小心呀。”

婶婶赶紧把酒壶和杯子丢一边,掏出帕子给王思慕擦拭衣裙上的酒渍。

龙血琉璃?!

王思慕惊呆了,琉璃本就珍贵,而龙血琉璃是西域一种极为罕见的土烧制而成,产量极低。

西域与中原关系亲密时,龙血琉璃时常作为贡品,流入中原,通常被制作成器皿酒盏,陛下宴请群臣时,才会拿出来使用。

随着西域和中原关系渐渐冷淡,龙血琉璃很多年没有流入中原,京城贵族千金难求。大多都珍藏在家中,偶尔自己拿出来使用。

但绝对不会用来宴客。

她快速扫了一眼,发现桌上全是龙血琉璃盏,是一整套琉璃盏,价值,价值足以买下两座许府。

婶婶给她擦拭干净后,继续满了一杯,道:“是不是累了?”

语气里夹杂着关切。

敲打归敲打,但这是立场之争?她本人其实是很重视我的,许家主母,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么........

王思慕抿着唇不说话,她心里有些感动,她领会到了许家主母对她的尊重和看重。

“来,尝尝这些菜,都是我们许府独有的,外面你吃不到。”

婶婶热情的介绍桌上的菜肴,充分扮演一位女主人兼未来婆婆的角色。

确实有几样王思慕没有吃到过的菜,让她眼前一亮。

外皮烤的焦脆的烤鸭,切片,用薄薄的面皮裹着,既好吃又垫胃;外相难看,但入口软嫩,咸淡适中的红烧狮子头;香味浓郁,酥化不腻的扣肉..........

许府虽然是新晋的“世家”,但财力不容小觑啊.........王思慕刚这么想,突然目光一凝,她直勾勾的盯着盛鸡汤的小瓷缸!

心说:你不对劲!

王思慕出身官宦世家,自身又极有才华,鉴赏能力极强,她很快就看出桌上这些瓷器不简单,每一件都是古董。

收藏价值极高的古董........

这不是常态吧,这不是常态吧,怎么可能有人用古董当日常使用的器具?

安静吃饭的气氛里,王小姐内心掀起了巨大的震惊。

定了定神,王思慕转而观察起席上的女眷们,那个苏苏姑娘没有上桌吃饭,这说明她即使嫁入许家,也只能当一个小妾。

李妙真性格寡淡,不冷不热,符合她天宗圣女的身份。

许铃音和这位南疆姑娘,倒是让王思慕吃了一惊,心说哪有这样吃饭的?她们不怕噎着么,不怕烫么,她们是在演我吧?

如果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演,那也太可怕了。

可若不是演戏,许家主母这样治家严谨的人,怎么会容忍她们如此失礼.........

王思慕浮想联翩中,一顿饭结束了。

她在心里做了总结,许家主母虽然手段高超,但不是咄咄逼人的主母,相反,大部分时候很温和很率真,就像个小姑娘。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啊。

许玲月最多只继承了她母亲三四分的水准,在王思慕看来,是个高手,但谈不上劲敌。

至于这位许家小妹,她暂时还没机会试探。

于是,吃完午膳后,王思慕看见小豆丁在庭院里玩耍,她便找了个机会独自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糕点,招招手,笑道:

“铃音,到姐姐这里来。”

许铃音看到吃的,屁颠颠的就过来了。

她果然爱吃,只要有吃的,就很容易控制.........王思慕心里一喜,柔声道:“听你姐姐说,你在学堂的时候被人欺负了?”

许铃音注意力都在糕点上,一边吃着,一边委屈的说:“有个小胖子抢我吃的.......”

她旋即大声宣布:“大锅帮我报仇啦。”

许玲月没骗人,真的有人欺负她,所以她才不上学的,可怜的孩子.........王思慕摸了摸她脑袋,语气温柔:

“那你还想上学堂吗?”

小豆丁摇头。

“那姐姐教你怎么样。”

小豆丁看了一眼糕点,点头了。

王思慕露出欣慰的笑容,她可以教一些速成的知识给孩子,等到她回府了,这孩子“无意中”在父母面前展露新学的知识。

许家主母肯定会问,许铃音就会把自己默默教她读书的事说出来。

向来,许家主母知道后,会对我心生感激,而我却不邀功.........

“来,姐姐教你算术。”

............

在翰林院膳堂吃过午膳后,许新年骑马离开皇城,飞奔着往家赶。

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王思慕性格颇为强势,有主见,而娘又是个喜怒都挂在脸上的。

如果王思慕做出一定的试探,惹娘不开心,娘恐怕会当场甩脸。

另外,府上全是一群妖魔鬼怪,铃音、丽娜、天宗圣女、女鬼苏苏,还有最阴阳怪气的大哥........

许二郎觉得自己得回来控一控场。

进了府,在外厅和内厅转了一圈,没看见王思慕,但又发现她的两个丫鬟站在厅中。

便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在院子里呢。”丫鬟恭敬回答。

许二郎出了内厅,转向内院,果然发现王思慕坐在石桌边,像是一朵没有生气的纸花,呆愣愣的。

许铃音站在一边,吃一口糕点,又看一眼未来嫂子,想着赶紧吃完走人。

许二郎心里一沉,想,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闹翻了啊,我回来的还是太晚了.........

“思慕,思慕.........”

他走过去,轻轻摇晃王思慕的肩膀。

王思慕缓缓抬头,缺乏神采的眸子,木然的看着他。

几秒后,王思慕悲从中来,紧紧握着他的手,垂泪道:“二郎,你妹妹气死我了!!”

“你和玲月闹矛盾了?”

许二郎眉头直皱,他瞬间脑补出了过程,王思慕和许玲月闹了冲突,许玲月一脸“委屈”的找大哥投诉。

大哥肯定说了什么气人的话,才把王思慕气成这样。大哥这个人,最阴阳怪气了。

王思慕摇摇头,看向没心没肺的许铃音,抽泣道:“是她........我一片好心教她算术,她,她硬是要气我。”

许二郎倒抽一口凉气,神色复杂的看着她:“你,你何必自讨苦吃呢?书院的先生,李道长,楚元缜,他们都被铃音气的不轻,何况是你?”

王思慕不信,道:“可是,可是是玲月说,铃音不读书是因为在学堂受了欺负,而这也是事实,所以我便想着教..........”

她似乎反应过来了,不再说话。

两人沉默对视。

远处的屋脊上,许七安笑出猪叫声。

李妙真踢了他一脚,但自己也憋笑憋的很辛苦。

“我,我终于知道楚元缜为什么那么生气,哈哈,这家伙也试图教铃音算术,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笑疼了........”

许七安捂着肚子,笑出眼泪,他终于知道云鹿书院里,楚元缜面对了什么。

“你家大妹妹心可真黑哦。”李妙真笑道。

“去,你心才黑。”许七安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