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八十九章:八折(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战场被火焰点燃,四处可见全身毛发被火焰引燃,惨叫着乱冲的异化兽,以及手持战锤,专挑异化兽脑壳砸的野猪战士们。

天空中传来一声炸响,一道黑蓝色的残影,直奔太阳要塞顶部袭来,是风暴翼龙·天空头领。

轰!

风暴翼龙宛如落下的陨石,撞在要塞顶部,太阳要塞作为能硬抗重炮级武器的t0级要塞,当然不会被风暴翼龙撞穿外装甲。

撞击所产生的冲击将苏晓顶飞,他在半空中横向飞出一段距离后,开始向下自由落体。

风暴翼龙的头颅略仰,口中喷出一股莹白色气柱,这水桶粗的气注看似普通,其实暗藏杀机,命中敌人或其他物质后,会将所命中物分解到原子状态。

这能力与火影世界的尘盾很像,但力量阶位要高出不少,尘盾的术式更为细致些,风暴翼龙的湮灭吐息则偏向于暴力,只追求威力。

宛如一根半透明射线的湮灭吐息从苏晓身上扫过,一副要将他腰斩的架势,他被湮灭吐息波及到的身体并未分解。

下落中,苏晓悄然脱离空间穿透状态,他先是被冲击轰飞,之后又被湮灭吐息扫过,可他并未还击,这涉及到众多问题。

首先,苏晓感觉风暴翼龙当坐骑很不错,飞的够快,其次是,风暴翼龙的这种类似尘盾,但更为暴力的吐息能量,让苏晓很感兴趣。

以他的战斗经验,已判断出这种能力的原理与火影世界的尘盾类似,但对所命中目标的分解力度要超出尘盾太多。

尘盾看似无法防御,其实不然,分离与分解物质,也要看物质本身的质地,以及内部是否有超凡能量等,一旦涉及到高等阶的超凡之力,分解起来会很慢。

做个比喻就是,以苏晓现在所构建的晶体层防御力,他弄出一面5公分厚度的晶体墙,让尘盾使用者在那呲一上午,都呲不穿。

风暴翼龙构成湮灭吐息的这种能量,其强度高到离谱,苏晓估测,就算自己的防御手段全开,一旦被这能力命中要害,他有95%以上的概率被秒。

湮灭吐息的使用方式粗鄙,威力大,尘盾的威力一般,构成原理精妙。

将两者结合,制作成一种触发性的陷阱,或是范围小,但激发快的爆炸物,对于应对各类情况,都有不错的效果。

之前苏晓的设想是开发种‘黑洞手雷’,丢出去后,附带超强的吸力,外加中心点进行噬灭,可惜,‘黑洞手雷’的技术难度偏高,暂还处于概念型爆炸物。

眼下苏晓临时构思的‘分解炸弹’,是有很高概率实现的,如果这次不出意外,能活着回到轮回乐园内收购尘盾卷轴,这设想不说是十拿九稳,也至少有八成以上概率成功。

正因如此,苏晓先是被冲击轰飞,又被湮灭吐息扫过,他才没选择还手,一旦出手,必会暴露血气,万一把风暴翼龙吓跑,就亏了,这玩意不仅会飞,飞行速度还极快。

苏晓继续向下自由落体,要塞距离地面百米高,他大约4秒出头的时间落地。

此刻的风暴翼龙位于要塞顶,它眼中有些许的疑惑,先是它的俯冲撞击,之后是湮灭吐息,为什么那个弱小的直立行走动物没死?

风暴翼龙看向下方,位于要塞前方的空地上,一名名野猪战士目瞪欲裂,有些已做出抛锤姿势。

风暴翼龙知道,如果被那人类落入到下方的战士中,势必会被重重保护起来,它虽能杀死那些战士,可如果数量太多的话,它也只能暂避。

在这一刻,聪明的智商占领高地,自从被那种未知能量侵蚀后,风暴翼龙头一次这么聪明,且智商有晴转多云的势头。

风暴翼龙展开羽翼,它其实有四只羽翼,两只大翼,以及尾羽两侧的小副翼。

砰的一声,风暴翼龙以天空之主的态势,下一刹就突袭到苏晓附近,一只龙爪抓握住苏晓。

苏晓停止下落,几乎同时,他的双目展开。

轰!

血气在半空中炸开,仿佛构成一只庞大的兽首,正对着风暴翼龙狞笑,相比这庞大的兽首,体型并不小的风暴翼龙,此时看起来就像一只风暴鸟。

风暴翼龙眼中的竖瞳快速紧缩,全身的羽毛蓬松起来,它的本能反应,是将抓在爪中的苏晓丢远,越远越好。

苏晓就等风暴翼龙靠近自己,这种机会,他不会放过。

五根血枪构成,这些血枪并未射出,而是立即爆炸,苏晓距离风暴翼龙太近,血枪的飞行距离不够,穿透力大打折扣,还不如就这样将风暴翼龙炸下来。

接连的血气爆炸后,风暴翼龙发出悲鸣,失衡下落,最终轰然砸落在地面。

呼的一声,狂风怒卷,风暴翼龙并不傻,它已经感受到苏晓所散发的气息,那种战栗感在刺激它的生物本能,让它想以最快速度逃离此地。

风暴翼龙的双翼一煽,腾空而起,准备凭飞行优势溜走。

烟尘中,一把用于近战,强度与攻击力都更强的血枪·坚在苏晓手中构建,他做出抛投姿势。

砰!

血枪被苏晓像掷矛般投出,在半空中刺破一连串的音爆后,龙血飞溅,血枪刺穿风暴翼龙的右侧羽翼,很多近50公分长的黑蓝色羽毛落下。

风暴翼龙满怀恨意的看了苏晓一眼,这种程度的伤势,不会影响它的飞行。

地面上,苏晓眼中浮现蓝芒,几乎是同时,上空的风暴翼龙胡乱煽动翅膀,飞行高度不增反降。

为何会如此?战斗是需要智慧的,尤其是想要生擒一个实力颇强的敌人。

风暴翼龙一心想逃的话,想将其打个半死并不简单,苏晓另有办法,他方才投出的血枪表面,攀附着放逐碎片。

苏晓能远程操控放逐,血枪穿透风暴翼龙翅膀的瞬间,上面的放逐残片全都剥离,顺着风暴翼龙的血液流动,分部在全身各处。

眼下风暴翼龙在上空越扑腾越低,就是这种原因,它被苏晓硬扯下来了。

风暴翼龙也发现自己体内有异物入侵,在把它向下拖拽,它索性不反抗,以免自己的身躯千疮百孔,有句话说的好,面对恐惧最好的方法,是战胜恐惧。

风暴翼龙俯冲而下,收翼的同时轰然落地,砸到泥土与草屑横飞,它的羽翼展开,探头对苏晓咆哮,这是它们野兽族的挑衅,大概意思是要单挑。

苏晓不懂风暴翼龙的意思,它看向布布汪与巴哈,它们两个都摇头,布布的眼神是:“它不知道这衰龙在吼什么。”

兽语遇到了障碍,苏晓虽能通过叫声,完全理解布布汪、贝妮、阿姆所表达的意思,可他这‘兽语’的局限性很大,对其他野兽或超凡生物无效。

“喵。”

蹲坐在布布汪头顶的贝妮大小姐叫了声,意思是:‘这只风暴龙申请单挑。’

苏晓听懂了贝妮的意思,让他意外的是,风暴翼龙也听懂了贝妮的叫声。

“吼!”

风暴翼龙又是一声咆哮,贝妮化身翻译,风暴翼龙的意思为,野兽族誓死不屈,外加有种单挑。

苏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见此,风暴翼龙目露正色,做好了与苏晓单挑的准备。

苏晓下令道:“把它捶到半死,翅膀别捶烂了。”

“是!”

苏晓周边的野猪战士们当即冲上前,其他野猪战士见此,也蜂拥而上。

明明己方人多,还和对面单挑的,这种症状建议去看脑科。

苏晓坐上两名矮猪人抬来的金属座椅,示意厨师长·摩提女士到附近来。

“大人,我在。”

“去后厨弄些吃的。”

“加餐吗?”

“标准伙食就好。”

听闻苏晓的话,厨师长·摩提女士派手下的人去准备吃食,所谓标准伙食,就是与野猪战士同一个伙食标准。

太阳要塞内没有高超的厨师,在享用不到美食的情况下,苏晓选择吃食堂饭,况且这种大锅饭有种独特的风味。

前方的空地上,龙吼声持续不止,为何只有龙吼声?这也没办法,野猪战士们将风暴翼龙淹没了,彼此堆成一座30多米高的野猪战士中,只能偶尔看到火光乍现,或是人山内有什么东西在‘搅动’,导致一名名野猪战士被甩飞出来。

因正是夜宵时间,晚餐很快就到,苏晓索性就盘坐在宽大的金属座椅上,左手托着超大号餐盒,右手中握着勺子,餐盒内是卤肉拌饭,里面有水煮的蔬菜,4个剥好的鸡蛋,半条烤鱼,半只烤沙鸡,以及切好的熏肉肠。

伙食方面,苏晓没吝啬过,无论怎么说,野猪战士都是拿命出来拼,吃了上顿就可能没下顿,这上顿当然要吃到心满意足。

兽潮前线那边打的很激烈,野兽族一直以来都是凭数量与悍不畏死取胜,只要兽王强制下令,能改变一些下位异化兽的思想,让其悍不畏死。

以往与眷族那边交战,眷族士兵阵亡,眷族那边要出抚恤金。

野兽族的异化兽死了,没有后续支出,这也造成了,眷族那边防御兽潮时,更愿意以消耗资源的方式取胜,而非更贵的用人命去填,有时为了减小损失,眷族那边甚至会适当忍让。

可这次,兽王遇到了终极铁憨憨,太阳军团·野猪重锤部队,它们又肉又有输出,耐力方面也是把好手,最恶心的是,它们的自我恢复能力还不弱,当重伤濒死时,其他战友会把它们往后拖,丢到太阳侍女附近,把命保住。

兽潮对上太阳军团后,宛如奔流的河水,被大坝的闸门砸断,哪怕异化兽们的利爪与牙齿都是武器,但别忘记,野猪战士的兽性也不弱。

开战半小时后,异化兽们的冲锋被遏制,从上空俯瞰会发现,战列构成一排的野猪战士们在向前平推,这让金红色的火焰不断向前蔓延,真的成了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尽数化为焦土。

确定战场的情况,苏晓看向风暴翼龙,此时的风暴翼龙,已不再是天空之主,它被一名名野猪战士按在地上,说是全身大汉,也没什么问题,不过风暴翼龙是公的,不会因为全身大汉受到精神伤害。

风暴翼龙的龙头被按到侧贴地,那已经被捶肿的脸上,就差写上不服二字。

苏晓来到风暴翼龙身前,单手按在对方的龙翼上,凭精神力感知,最初没什么发现,几分钟后,他在风暴翼龙的脏器之间,发现了种奇怪的器官。

这种器官像扁头体一样,但垂下的部位更大,就像一个拳头大小的肉|蛋般,在这里面,汇聚着一股苏晓从没见过的能量。

这能量就是风暴翼龙进行湮灭吐息的力量源泉,这招虽不错,但如果想改造风暴翼龙的话,最好是将对方体内的未知能量祛除,以免改造途中阴沟翻船。

想从风暴翼龙体内祛除这种未知能量,将生成与储蓄这种能量的器官摘除是最好的选择。

这器官,怎么看都是后天异化出,苏晓准备将其冷存起来,以方便研究里面的未知能量。

苏晓思索间,被按在地上的风暴翼龙调转视线,因嘴被按住,它只能低吼一声,一旁的贝妮翻译道,风暴翼龙在问,苏晓要对它怎么样。

考虑到今后还要骑这玩意,先搞好关系也不错,苏晓说道:“我准备割了它的蛋状器官。”

“喵?!”

贝妮愣了,它属实没理解这搞好关系的方式,为何如此特殊,割蛋还能调节关系吗?它犹豫了下,喵喵喵着给风暴翼龙翻译了。

闻言,风暴翼龙明显愣了下,转而,它的眼睛瞪到最大,表情都有点畸形了,挣扎的力道之大,险些让野猪战士们按不住,显然,它理解了割蛋的意思,但也理解错了意思。

抱着超大号注射枪的阿姆一针下去,对风暴翼龙注射麻醉剂,几秒后,风暴翼龙颤抖着身体,无法动弹,不知是因为麻醉还是怎样,一行热泪从它眼中流出。

苏晓让手下的十几名猪头人,将风暴翼龙拖到要塞二层,那里剩余的空地,足够容纳下风暴翼龙。

风暴翼龙被拖走,上方,一只飞蛾扑煽着翅膀飞远,这是野兽族的眼线。

袭来的潮兽,在下半夜三天被打退,不,应该是落荒而逃。

战场上弥漫着硝烟与焦糊味,野猪战士们来不及休息,将一具具异化兽的尸体向要塞内搬运,这些尸体看似被烧焦了,其实内部还有不少鲜活的血肉,让异化温房吸收后,可以摄取血肉能量。

下半夜四点,战损统计完成,己方总计阵亡15630人,消灭异化兽的数量至少在20万只以上。

这种夸张的敌我损伤比例很正常,现在的野猪战士们,单挑都可以打眷族士兵,外加火焰克制6成以上的野兽族。

己方的这种战损数字要立即补上,苏晓联络暂留在自由城的奴隶商人·阿兹巴,让那边购买一批猪头人。

现在人族不再愿意向己方出售猪头人,眷族却大开方便之门,别认为眷族是好心,那边将太阳要塞当枪使的同时,也在通过售卖猪头人,压榨太阳要塞的资源。

眷族那边的计划,苏晓能猜到大概,首先,那边一定会同意向己方出售猪头人,单次的数量不会太多,想一次买5万或10万名以上的猪头人,那不可能。

除非己方与野兽族的交战中,出现大规模的死伤,眷族那边才会同意进行一次大批量的猪头人售卖。

眷族在赚这份钱的同时,还会通过各类渠道,向野兽族售卖重炮级武器,但都是快要淘汰的型号。

这既是保持技术的封锁,也方便和太阳阵营这边解释,理由无外乎是,那些重炮级武器是即将淘汰的版本,不是他们出售,是内部出现叛徒,卖给了猎手团体,之后猎手团体为了牟利,才卖到野兽族那边。

如果苏晓因此事与眷族翻脸,眷族那边会停止猪头人的售卖,以此扼住太阳要塞的喉咙。

到了那是,太阳要塞想退走已经晚了,和野兽族的仇已结下,就算迁徙走,野兽族也会追过来拼命。

如此一来,就成了眷族的两股敌人不仅互相打在一起,还一个在他们那买猪头人,另一个买重炮级武器。

更妙的是,两者会互相消耗,加快购买进度,让眷族掠取海量的资源,不买还不行,苏晓这边不买猪头人,兵源就断了,野兽族那边不买重炮级武器,挡不住太阳要塞的攻势。

所以说,苏晓才感觉弄出边壤条约的人是个鬼才,可惜,同盟元帅·赫·康狄威那边捂的很紧,生怕苏晓得到那鬼才的半点信息。

苏晓已经有些眉目,眼下已知的情报为,那鬼才是赫·康狄威的嫡系亲属,大概率是某个儿子或女儿。

相比这些,将风暴翼龙改造一番,才是眼下要紧的事,用不了多久就要与眷族撕破脸皮,苏晓需要高机动性的交通工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