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口耳嗜欲,但求真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茶不求精而壶亦不燥,酒不求冽而樽亦不空;素琴无弦而常调,短笛无 腔而自适。纵难超越羡皇,亦可匹俦嵇阮。

    【译文】 喝茶不一定要喝名茶,必须锥持壶底不千;喝洒不一定要叼名酒,但是必须维持酒壶本空。无法之琴虽然弹不出旋律来,然而足可调剂我的身心; 无孔的横笛虽然吹不出音调来,却可使人精神舒畅。一个人假如能达到这种 境界,虽然还不能算超越伏羲氏,但是起码也可媲美嵇康阮籍。

    【注解】 燥:干涸。 樽:盛酒的器具。羲皇:即伏羲氏,为上古时代的皇帝。 匹俦:匹敌。匹恃在此作媲美解。嵇阮:嵇是嵇康,字叔夜,资性高迈不群,官拜中散大夫不就,常弹琴 咏诗以自娱。阮籍,字嗣宗,好老庄,嗜酒善琴,对俗士以白眼而待。

    【评语】 古代有根多沉浸干山木田无的诗人,比如阳沈明经过靠北窗高卧,在和风吹指拂之下抚无弦琴逍遣,自称“羲皇上人”,意思是说他生活在比伏羲还要古老的时代。嵇康和阮籍都晃竹林七贤中人,这些人处林泉之下,或自 得敦乐,或漫议朝政,不与俗人往还,沈阳山林金樽。身处大自然的清静中, 便可以体验大自然的真趣,故对茶琴酒等雅物,不管外形怎样,只求其中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