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章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莫霍夫是用两只长着稀疏、光亮汗毛的黝黑小手摸索着过活的。有时生活也跟他开开玩笑,有时拖累他,就象吊在淹死鬼脖子上的石头。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这一生见过许多世面,历尽沧桑。已经相当久远了,当他还在做贩卖粮食生意的时候,他低价从哥萨克手里收买来粮食,可是后来却又不得不把四千普特烧焦的小麦运到村外愚人崖下,统统倒到河里去。一九○五年,他还记忆犹新,在一个漆黑的秋夜,村里也有人朝他开了一枪。莫霍夫发过财,也破过产,最后积攒了六万卢布,存到伏尔加一卡马银行里,但是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大动乱的年代即将到来,这是不可避免的。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等待着不幸日子的降临,果然不出所料:一九一七年一月,患肺病快要死的教员巴兰达遗憾地对他说:

    革命已来到眼前,而我却要死于这种最愚蠢、最令人伤心的病。真遗憾,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真遗憾,我不能看到怎样分掉您的家财,怎样把您赶出温暖的小窝。

    这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怎么能不遗憾呢?您要知道,能亲眼目睹人间一切都化为灰烬,终归是人生一大快事。

    那可办不到,我亲爱的!你今天就要死啦,要到明天,才会轮到我呢!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按捺着心中的愤恨说道。

    一月里,京城关于拉斯普京和皇族不正常关系的流言余波还在各村镇传播,可是到三月初,专制政体被推翻的消息就象捕野雁的网一样,撒到了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身上。哥萨克都带着抑制的恐惧和等着瞧的心情对待这一巨变的消息。这一天,在关了门的莫霍夫商店前,上了年纪的和不那么老的哥萨克们围聚在那里直到黄昏。村长基留什卡索尔达托夫(阵亡了的马内茨科夫的继任者)是个蓄着棕红色*的大胡子、两眼有点儿往外斜的哥萨克,他被这个消息吓呆了,几乎没有参加商店旁边嘈杂、沸腾的谈话,只是用那两只眼睛打量着哥萨克们,偶尔惊慌失措地插进几声呼叫:

    他们把事情搞得这么糟!好家伙!现在我们可怎么过呀!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从窗户里看见聚集在商店旁边的人群,决定去和老头子们谈谈。他披上貉皮大衣,拄着镶有朴素的、刻着自己姓名字头银套的棕色*手杖,走到大门口的台阶上。商店前响起一阵喧闹声。喂,普拉托内奇,你是一个识字的人,请你告诉俺们这些糊涂人,现在是怎么回事儿,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马特维卡舒林惊恐地笑着问道,他那冻红的鼻子边上皱起一片斜纹。老头子们都恭敬地摘下帽子,回答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的敬礼,向后退着,在圈子里给他让出了一块地方。咱们要过没有皇帝的日子啦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迟疑地说。

    老头子们异口同声地叫道:

    没有皇帝可怎么活呢?

    我们的父亲和祖父过的都是有皇帝的日子呀,怎么现在就不需要皇帝了呢?

    把人的脑袋砍掉,没有它,腿大概也活不成的。那么什么样的政权来接替呢?

    你别吞吞吐吐的啦,普拉托内奇!你跟我们说实话你怕什么呀?

    也许,连他也不知道哩,牛皮大王阿夫杰伊奇笑着说,一笑,他那红红的脸颊上的酒窝显得更深了。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呆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旧胶皮套鞋,痛苦地吐着字说:

    国家杜马将要治理国家。咱们要成立共和国啦。赶上了这种年月,真他妈的见鬼!

    我们在亚历山大二世皇帝陛下时代当兵的时候阿夫杰伊奇刚开口要说,就被严肃的博加特廖夫老头子生硬地打断了:

    早就听烦啦!现在谈的不是那个。

    这么说,哥萨克的末日到啦?我们自己在闹罢工,德国人趁机打到圣彼得堡来了。既然是平等那就是说要叫咱们去跟庄稼佬们平等

    瞧吧,他们大概也会伸手抢土地了吧?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勉强地笑着,看着老头子们的失魂落魄的样子,一阵刺心的忧郁袭上心头。他习惯地把棕红色*的大胡子往两边分开,不知道是生谁的气,恶狠狠地说:各位老人家,看他们把俄国弄成什么样子啦。要叫你们跟庄稼佬平等,取消你们的特权,而且还要记起往日的仇恨。艰难的日子来到啦现在就看政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说不定,我们全都要完蛋。

    我们会活下去的走着瞧吧!博加特廖夫摇着脑袋,眼睛从乱成团的眉毛下面怀疑地■着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说。普拉托内奇,你是在为自个儿的事情担心,至于我们,也许还会好过一些吧?

    怎么会让你们好过些?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恶毒地问道。

    也许新政权会把战争结束这也是可能的呀,是不是?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挥了挥手,便迈着衰老的脚步,蹒跚地向自家浅蓝色*的漂亮陽台走去。他一面走,一面胡乱地想到钱,想到磨坊和越来越清淡的生意,想起伊丽莎白现在在莫斯科,弗拉基米尔应当很快就从新切尔卡斯克回来。替孩子们担心的淡漠的痛苦也丝毫没影响混乱的思绪。他就这样走到台阶前,觉得这一天的工夫,他的生活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了,就连他本人,也好象由于这些恼人的思绪而褪色*了。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回头看了看商店前的老头子们,朝雕花的陽台栏杆外面啐了一口唾沫,便从陽台上走进屋子。安娜伊万诺芙娜在饭厅里遇到丈夫,习惯地、无精打采地在他脸上冷冷地扫了一眼,问道:

    喝茶前要吃点心吗?

    用不着啦!还吃什么点心哪?!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嫌恶地挥了一下手。

    脱着衣服,他觉得嘴里总有一股铁锈味儿,脑子里则是一片伤心的空虚。

    丽莎来信啦。

    安娜伊万诺芙娜用象溜蹄马似的小步(从出嫁后的第一天起,她被这庞大的家业压得喘不过气来,就练出了这样的走法),走进卧室去,拿出一封已经拆开的信。

    是个没有头脑的姑娘,大概还很浅薄,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被结实的信封上散发出的香水气味熏得皱着鼻子,生平第一次这样评价女儿。老头子漫不经心地看一会儿信,不知道为什么在情绪这两个字上停下来,想了半天,思考着这两个字里的神秘含义。在信末伊丽莎白请求给她汇钱去。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依旧感到脑子里是一片伤心的空虚,看完了信的最后几行。他忽然很想悄悄地哭泣。他的一生突然在这一刹那赤裸裸地向他显示了它的空虚的内容。

    我觉得她是个不相干的人,他想着女儿。她也觉得我是个不相干的人。她对父母还有一点感情是因为她需要钱一个放荡的姑娘,有好几个情人小时候却是一个可爱的淡黄头发的小姑娘我的天!一切都变得这么厉害!临老我却变成了一个傻瓜,曾经相信将来可以过上某种好日子,可是到头来,却孤独凄凉,就象十字路口的小教堂一样我为富不仁,可是仁义就富不了!从前我诈骗别人,爱财如命,现在革命来了,明天我的奴才们就可能把我扫地出门一切都是该诅咒的!至于孩子们呢?弗拉基米尔是个糊涂虫不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一样,看来

    他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很久以前在磨坊里发生的一桩事情:一个来磨面粉的哥萨克因嫌损耗太大闹了起来,并且拒不付费;他,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这时正在机器间,听见喧哗声就走出来,问明事由,当即命令看磅的工人和磨粉工不要把磨好的面粉给那个人。相貌丑陋、身材矮小的哥萨克揪着口袋往自己怀里拉,身体健壮、胸部宽阔的磨粉工人扎瓦尔也往自己怀里拉。就这样,打起来了,矮小的哥萨克推了磨粉工人一下子,磨粉工人挥起握紧的大拳头,照着他的太陽穴打去。哥萨克倒了下去,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左边的太陽穴上出现了一块血青的伤印。他突然走到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面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你把面粉拿去吧!你吃吧!然后哆嗦着肩膀走了出去。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无缘无故地想起了这件事及其后果。哥萨克的老婆跑来哀求还给她面粉;她拼命挤着眼泪,想博得来磨面粉的人们的同情,哭喊道:

    这算什么事呀,善人们哪?这是什么规矩?把面粉还给我!

    走吧,大婶,乖乖地走吧,不然我就要揪下你的头发啦!扎瓦尔嘲笑说。

    令人不愉快和遗憾的是,跟那个哥萨克一样瘦弱矮小的看磅工人钩儿冲上去跟扎瓦尔打了起来,钩儿被扎瓦尔狠狠地揍了一顿,就来要求算账,不干了。这一切,都是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在折叠着读过的信,视而不见地茫然注视着前方时的一瞬间,在他脑海里闪过的。

    这一天结束时给他留下了痒酥酥的、沉闷的痛楚。混乱的思绪和模糊的希望折磨得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一夜没有睡好,辗转反侧,直到半夜才睡去;早晨听说叶甫盖尼利斯特尼茨基从前线上回到亚戈德诺耶来看望父亲,就决定到那儿去谈谈,弄清真实情况,消除心头惊慌、痛苦的不祥预感。叶梅利扬嘴里叼着烟袋,把一匹壮实的小马套在城市式的爬犁上,拉着东家去亚戈德诺耶。

    太陽挂在村庄的上空,象只熟了的、黄橙橙的大杏子,太陽下面,是一片雾腾腾的烟云。刺骨的寒冷空气里充满了果子汁的气味。路上的薄冰在马蹄下咯嚓咯嚓的响,马鼻孔里喷出来的热气,被风向后吹去,马鬃上凝结了一片白霜。奔驰和寒冷使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的心绪安静下来,他打起盹来,摇摇晃晃,脊背在爬犁的毡背上蹭来蹭去。村里的广场上,哥萨克们,身穿长皮袄黑压压地挤了一片,妇女们都紧掩镶褐色*貉绒边的顿河皮袄,象绵羊似的,东一堆西一堆地扎在一起。

    教员巴兰达站在人群中间,发青的嘴上捂着一条手绢,皮袄的扣眼上系着一条红带,热情地闪动着眼睛,说:

    看见了吧,该诅咒的专制政体的末日已经来到啦!现在你们的儿子再也不会被派去用鞭子镇压工人啦,你们再也不必去为吸血鬼沙皇服可耻的兵役啦。立宪会议将要成为自由的新俄罗斯的主宰。立宪会议将要建设另一种生活,可以说,是幸福的生活!

    和他同居的那个女人从后面揪着他的皮袄襟儿,悄悄地央告说:

    米佳,别说啦!要知道,这对你没好处,这样不行!要知道,这样又要吐血啦米佳!

    哥萨克们听着巴兰达的话,都惶惑地低下头,不断地咳嗽着,在暗自发笑。他们并没有叫他把话说完。前几排里有个同情的声音低沉地说道:

    看来,幸福的生活是会来的,不过你,心肝,是活不到那天啦。你最好还是回自己家里去吧,否则,外面太冷

    巴兰达把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无精打采地走出人群。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晌午时候到了亚戈德诺耶。叶梅利扬拉着笼头,把小马牵到马棚旁边柳条编的马槽跟前,等东家从爬犁里出来,撩起皮袄襟,掏出手绢,他这工夫已经卸下了马,披上了马衣。一只白毛带红色*斑点的大猎狗在台阶上迎接了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它站起身来,迎接陌生人,绷起四条筋肉隆起的腿伸着懒腰,不断地打着呵欠;其余几只象黑链子似的蜷伏在台阶旁的狗,也都懒洋洋地跟着它站了起来。

    见它的鬼,这么多!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害怕地张望着,倒退着,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

    干燥、明亮的前厅里有一股难闻的狗臭和醋味。在大箱子上头,一个扎煞着的鹿角衣架子上挂着一顶鬈毛羊皮军官帽子、一只带银繐的长耳风帽和一件毡斗篷。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朝那里看了看;一瞬间他恍惚觉得,是一个穿着毛茸茸的黑衣服的人站在箱子上,在不知所措地耸着肩膀。从侧面的一个房间里走出一个胖胖的、黑眼睛的女人。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已经脱掉外衣的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黝黑、漂亮的脸上依然表情严肃地问道:

    您是要见尼古拉阿列克塞耶维奇吗?我立刻就去报告。

    她没有敲门就走进客厅,严实地关上身后的门。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费了很大劲才认出这个胖胖的、黑眼睛的漂亮女人就是阿司塔霍娃阿克西妮亚。可是她却一下子就认出他来了,把樱桃色*的嘴唇抿得更紧,不自然地挺直身子,微微地晃动着裸露的、光泽暗淡的胳膊肘子走去。过了一会儿,老利斯特尼茨基亲自跟在她后面走了出来。他适度地微笑着,宽容地用低音说道:

    啊!阁下!哪阵风把您吹来啦?请他向旁边一闪,做出请客人快进客厅的手势。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用很早就学会了的那种与大人物交往时必恭必敬的样子行过礼,走进客厅。叶甫盖尼利斯特尼茨基的眼睛在夹鼻眼镜里眯缝着,朝他走过来。

    这太好啦,亲爱的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您好。这是怎么回事呀,您好象老啦?是吗?

    好,得啦,叶甫盖尼尼古拉耶维奇!我还想比您更长寿哩。怎么样?您完好无损?

    叶甫盖尼笑着,露出了几只金牙,把客人搀扶到沙发椅边。他们在一张小桌边坐下来,说些没意义的闲话,互相寻觅着最后一次会面以来脸上发生的变化。老地主吩咐过端茶,也走了进来。他嘴里叼着的弯嘴大烟斗冒着烟,在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坐的沙发椅边站住,把一只老年人的瘦骨嶙嶙的长手放在桌子上,问道:

    贵村的情况如何?听到好消息了吗?

    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仰着脸打量了一下将军的下巴和脖子上刮得光光的下垂的皱皮,叹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会听不到呢!

    这真是天命已经注定,必然如此将军的喉头一哆嗦,吞下一口烟去。还是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我就预见到这一点啦。好吧皇朝注定要灭亡啦。我现在想起了梅列日科夫斯基你记得,叶甫盖尼,《彼得和阿列克谢》那本书吗?书里描写王子阿列克谢受刑后对父亲说:我的血液也要流到你的后代的身体里去

    要知道我们那里得不到一点真实的消息,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激动地开口说;他在沙发椅里扭动了一下,抽着烟,继续说道: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收到报纸啦。尽是些吓人的谣传,人心惶惶。糟透了,真的!我一听说叶甫盖尼尼古拉耶维奇回来度假,就决定到府上来,探听一下前方的情况,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叶甫盖尼的仔细刮过的、白净的脸上已经敛去笑容,说:

    情况非常严重步兵可说是彻底瓦解啦,他们不愿意打仗已经疲惫不堪。说实在的,今年我们已经没有通常意义的士兵了。士兵简直变成了一帮无法无天的野蛮罪犯。这种情况,譬如象我爸爸他老人家是不能想象的。他不能想象咱们的军队能fu败到这种地步擅离职守,抢劫,屠杀居民,杀死军官,在战场上洗劫死伤人员不执行战斗命令现在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鱼总是先从头烂起,老利斯特尼茨基连烟和话一起喷了出来。

    我并不这样理解,爸爸,叶甫盖尼皱了皱眉头,一只眼的眼皮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我不这样理解被布尔什维克瓦解的军队是从下面腐烂起的。甚至哥萨克部队,尤其是那些与步兵特别接近的哥萨克部队,军心也很不稳。过度的疲劳和对故土的思恋再加上布尔什维克

    他们想要干什么呢?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忍不住问。

    噢利斯特尼茨基冷冷一笑,他们想这比霍乱病还要可怕!可怕的是,它们很容易传染到人身上,很容易传播到广大的士兵群众中去。我指的是思想。这是无论用什么隔离方法都没有用的。布尔什维克,无疑,有很多能人,我曾经接触过几个,有些简直是狂热的信徒,但是绝大多数是些放荡不羁、道德败坏的家伙。这种人对布尔什维克教义的实质并无兴趣,只想趁机抢劫一番,逃离前线。布尔什维克首先想把政权夺到自己手里,要不惜任何代价结束这场他们所谓的帝国主义战争,即使单独讲和也可以,把土地分给农民,工厂交给工人。当然,这既是幻想,而且也太蠢,但是利用这种天真的想法却能达到瓦解士兵的目的。

    利斯特尼茨基说话时,显然竭力在压抑胸中燃烧的怒火。象牙烟嘴在他的手指间转动。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身子向前倾着,就象要跳起来似的听他讲述。老利斯特尼茨基咬着唇边的青灰色*胡子,毛烘烘的毡鞋踏得呱唧呱唧直响,在客厅里来回踱着。

    叶甫盖尼讲了他如何在政变以前,由于担心哥萨克进行报复,不得不逃离团队的经过;他曾亲眼看到在彼得格勒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变。

    谈话中断了片刻。老利斯特尼茨基望着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的鼻梁,问道:怎么,你还要买秋天看过的那匹灰马吗,就是贵夫人生的那只驹儿?

    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事儿哟,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莫霍夫可怜地皱起眉头,绝望地挥了挥手。这时候叶梅利扬已经在下房里暖和过来,正在喝茶,他用红色*的手绢擦着象红甜菜似的脸颊上的汗珠,讲述村子里的新闻。阿克西妮亚裹着一条毛头巾,站在床边,胸靠在雕花床背上。大概我们家的房子全都倒塌了吧?她问道。

    没有,怎么会倒塌呢?还好好的哪!不会塌的,叶梅利扬令人不舒服地拖着长腔回答说。

    我们的邻居,麦列霍夫家过得怎样啊?

    还好。

    彼得罗没有回来度假吗?

    好象没有。

    葛利高里呢?他们家的葛利什卡呢?

    葛利什卡在圣诞节后回来啦。今年他的老婆生了一对双胞胎葛利高里嘛当然是因为受伤才回来的。他受伤了?

    可不是吗?胳膊受伤啦。他浑身上下,伤痕斑斑,就象咬架的公狗一样:简直数不清他身上是十字章多,还是伤疤多。

    葛利什卡,他变成什么样子啦!阿克西妮亚问道,被喉咙里的一阵干渴的痉挛弄得喘不过气来,她咳嗽了几声,使颤抖的嗓音恢复正常。还是那副相钩鼻子,黑头发。土耳其人就是土耳其人,变不了的。

    我不是问这个他老了没有呢?

    鬼才知道呢;也许,老了一点儿。老婆生了一对双胞胎,可见,还是没有十分老。

    这里真冷阿克西妮亚耸了耸肩膀,说完便走了出去。叶梅利扬一面倒着第八杯茶,一面目送阿克西妮亚走出去,然后象瞎子走步一样,缓慢地、一字一板地说道:

    狠毒的臭娘儿们,没有比她再坏的啦!不多日子以前,还穿着靴头子在村子里跑呢,现在也居然不说这儿,说起这里来啦我看这种娘儿们最有害啦。我真想好好教训教训她们,畜生毒蛇!到那儿这里真冷骒马的鼻涕!一点儿不差!

    他气哼哼地,没有喝完第八杯茶,就站起来,画了个十字,走出去,傲慢地东看看,西望望,还故意用靴子把擦得锃亮的地板踩脏。

    回家的路上,他也和东家一样,愁眉不展。他不断地用鞭子抽马,把对阿克西妮亚的愤恨全部发泄在小马身上,恶狠狠地骂它流氓、瘸子。一路上,直到回到村子里,叶梅利扬一反常态,没有和东家说一句话。谢尔盖普拉托诺维奇也保持着令人不安的沉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