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1

    踏着厚厚的雪赶到学校,学校比昨天明显多了些生气。尽管天气不怎么好,但是毕业班的学生还是都按时来了。蓝洙儿以为一来就会听见同学八卦隋攸的事,可是没想到居然没有一个同学提起这件事。他们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这些天在家中发生的趣事。

    学校正常得有些反常,这一点完全不符合平日喜欢八卦的同学们的习惯。

    “那个……你知道隋攸出事的事吗?”蓝洙儿好奇地询问坐在自己周围的同学。

    忽然,一道寒冷的空气直逼蓝洙儿,四周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她。

    “你们怎么……”蓝洙儿有些不自在地压压帽檐。

    “蓝洙儿,你的臆想症又发作了吗?”

    “果然,昨天我听学妹在电话里讲起她都不敢相信,没想到这些传闻都是真的。”

    “你们在说什么?我很好,没有问题啊。”蓝洙儿无辜地看着四周嘲笑的目光。

    “蓝洙儿,拜托你清醒点……我们学校根本没有隋攸这个人!”

    “你不要用这个当借口,让老师相信你是真的神经衰弱,好躲掉体育课的重修。”

    躲掉体育课的重修?

    “我没有啊!”蓝洙儿小声地自言自语。

    难道班上的同学也都失忆了?是这样吗?蓝洙儿看到同学们误会了自己,急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我……我没有,你们听……听我说,真的……真的有隋攸这个人,我可以证明!”

    说着,蓝洙儿掏出手机,打算给他们看里面的相片,可是……当她打开相册时,里面居然找不到跟隋攸的合影,而且连隋攸的人体照,还有她的彩绘指甲特写都没有了,其他文件夹里同样没有!

    2

    “我就说,找不到证据了吧?”

    四周的同学见没什么好玩的,立刻一轰而散。大学四年的同学情竟然淡漠得那么迅速,实习半年,进入社会,所有一切都变得那么现实,现实得有些可怕……

    相片呢?明明昨天还在手机里的,现在怎么会不见了?她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发现手机的时候并不是自己昨晚放的地方,而担心自己受到手机辐射,每次在她睡后都会来把手机拿开的只有妈妈!

    难道说是妈妈把相片删了?没道理啊,妈妈从来不看她的手机,说是尊重隐私,更何况她有必要删隋攸的相片吗?

    “蓝洙儿同学,你又在说那个叫什么隋攸的女生了吗?”这时班级辅导员走了进来。

    “辅导员,隋攸真的存在,我手机里本来有相片可以证明的,可是现在都不见了。”蓝洙儿为自己辩解着。

    “不见了?呵呵,一定是你产生幻觉了!老师给你安排了心理辅导课,论文讨论的事明天再说,你先去理科楼找井秀影老师。”辅导员连笑都格外严肃。

    “心理辅导?我没有问题,我精神没有问题,您要相信我。”在得不到相信的情况下,蓝洙儿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刚进来的萧廷老师,“萧老师,你会相信我吧?”

    “去吧……井秀影老师是个不错的心理辅导专家,他会让你解开负担的。”萧廷老师亲切地拍拍她的肩膀,“你这样下去只会给自己增加压力,老师可不希望自己的优秀学生在毕业的时候出现任何问题……”

    “天哪,辅导员,你好偏心,学校那么多心理老师,怎么偏偏把她安排到井秀影老师那儿?”

    “就是嘛,井秀影老师可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人气指数最高的老师,一般不会轻易给别人单独上心理辅导课的。”

    “听说只要上过他一节课,每个人内心的罪恶都可以得到化解,他就是传经指路的圣人。”

    “最重要的是,他帅得无可比拟,帅得如神话一般。”

    同学们唧唧喳喳讨论个不停,二十三岁左右的学生对老师就是有种特殊的爱慕和幻想。

    可是蓝洙儿不想,一点也不想接受这种难得的恩赐。

    她没有病!没有病!

    “辅导员,萧老师,我真的不想去井老师那儿。我没有病,真的没有……”看着平时相信她的老师也劝她去上心理辅导课,蓝洙儿急得想哭,心中有些动摇,难道真的是她一个人产生幻觉了?

    “我想你误会了,不是有病的人才会去上心理辅导,我们只是想让井老师帮助你,减散你的压力。说不定你去他那儿之后,会有新的发现和改变……”萧廷老师笑得有些暧昧。

    “去吧,这是校领导的安排。”辅导员终于说出关键的话。

    “那……好吧。”校领导的安排……居然让那些高层下指令了,看来昨天自己在学校的行为真的够轰动了。看不到老师松口希望的蓝洙儿只好答应。

    从座位上拿起包,在同学们羡慕、嫉妒并重的眼神和细碎的议论声中走向理科教学楼。

    井秀影老师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真的像班上同学说的那样神奇吗?

    蓝洙儿脑海立刻浮现出一个穿着神父衣服、手握十字架、传诵着经词、油光光的头发倒梳着、眼睛有神、头上还有光环、不食人间烟火的中年男人模样。

    井秀影老师是在他们大四的时候才调来的。那时候蓝洙儿一心关心就业的事,早就出去实习,没有在学校上课了,所以她还没有见过他,只是从炎非宇那听得神乎其神。能让自恋的炎非宇崇拜成那样的人,应该是个高人吧?

    可是他也会认为她有病吗?

    敏感的蓝洙儿对井秀影充满了戒备心理……

    在学校转悠了几圈,终于来到位于学校最深处的理科楼。他们部的毕业生看来和艺术系的毕业生不是同一个时间交流论文,整栋大楼里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忽然,4个字跳入蓝洙儿脑海中:死气沉沉!

    等这4个字不禁脱口而出时,蓝洙儿真的感觉自己神经有问题了。仿佛经过了昨天隋攸的事后,她看什么都是悲凉的,比如飘着雪的苍蓝天空在她眼里却是黑暗的……

    “井秀影老师的办公室在理科楼楼顶的玻璃房……”

    蓝洙儿想起下楼时辅导员说的话。

    理科楼楼顶的玻璃房,不就是那个苍蓝色透明的玻璃房吗?

    理科楼和艺术楼一样有7层高。蓝洙儿早就看到过上个学期理科楼楼顶突然出现的绽放着苍蓝色光芒的玻璃房。对建筑一向很感兴趣的她一直想上去参观,可是没有理科楼的通行证。

    没想到那间玻璃房居然是井秀影老师的办公室,看来学校真的很重视他。

    那刚才萧老师的暧昧暗示,指的会不会就是这间特别的办公室呢?

    蓝洙儿一步步向上走去,轻轻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楼梯间回荡……

    吃力地喘着气终于爬到7楼,身上有些发热了。她摘下围巾,踏上楼顶,白雪覆盖的楼顶上一间散发着迷人的蓝色光芒的精致玻璃房赫然映入眼帘。玻璃房貌似透明,实际上却看不见里面,而且房子上面没有一点儿冰雪,看起来那么温暖,应该是特殊的玻璃制成的。这种纯净的高雅和她想象出来的神父老师似乎有些不符合。

    玻璃门虚掩着,蓝洙儿上前轻轻敲了敲,里面没有反应,井秀影老师出去了吗?

    “井老师,你在吗?”她左右看了看,推开门。

    顿时,房间里的装饰让蓝洙儿震撼!

    3

    纯白色的窗帘、纯白色的墙壁、纯白色的办公桌、纯白色的椅子、纯白色的沙发……

    在这间15平米大小的办公室内大多数东西都是白色的,纯洁干净,却没有医院的那种让人害怕的苍白感觉,而是温暖的白……

    一眼看过去,像天堂一样安详,这里一定是天使住的地方……

    光洋洋洒洒地透过玻璃射进来,给了一室的明亮。不喜欢光的蓝洙儿却一下被这里感动。玻璃茶几上安放的同样洁白的茶具中热气缓缓地氤氲开来,散发出清幽的茶香,弥漫于空气之中。

    走进里面,还有一个小房间,同样纯白的床单,纯白的窗幔,窗边倚靠着一个闭着眼睛、安静睡着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秀气的下巴、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他的嘴角轻轻抿着,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欧式西服,上面系着一个简洁的黑色绸缎蝴蝶结,里面同样是白色的衬衫。栗色的碎发朝右边自然地梳着,左耳上那是——

    蓝洙耳的眼泪瞬间盈满眼眶……

    在这个纯白的男人的左耳上除了一个药丸耳钉外,还有一个散发着月光色的贝壳天使翅膀耳钉!

    那熟悉的月光色材质……

    和隋攸美甲一样的光泽……

    蓝洙儿凑近,一股清淡的绿茶香水味飘入她的呼吸中。是她最喜欢的意大利Bvlgari大吉岭茶中性香水,气味清新,简单而纯粹,给人干净而清爽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冰灾封路,她网购的这种香水也应该到手了。

    他是谁?

    难道他就是同学口中如同神一般的井秀影老师?

    “蓝洙儿……”

    就在蓝洙儿沉浸在香水味道中的时候,安静睡着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清澈的眼神,幽暗的瞳孔。

    蓝洙儿的心莫名地抽了一下,脸立刻变得滚烫。

    “是,我是……”她往后退了几步,那磁性的嗓音配合着迷人的香水味,让她有些晕旋。

    “我是井秀影。”纯白得如天使一般的男人起身,微微点点头。

    “你……你真的是井老师?”蓝洙儿有些不敢相信,“老师,你多大了?”

    井秀影朝右边拨动了一下刘海,微微扯开嘴角,左脸颊上一个深深的梨窝无限诱人:“我27了。”

    “27?可是老师看起来很年轻,我还以为会是个……”蓝洙儿猛摇摇头,将脑海中中年神父的形象抛掉。

    “以为是什么?”井秀影好奇地看着她。

    “呃……”蓝洙儿不好意思地吞吞吐吐丢出两个字,“大叔……”

    “呵呵……”井秀影顿时笑出声来,“我听你们班的辅导员说了你的情况,我们出去谈吧。”井秀影将桌上黑边眼镜戴上,走出里间。蓝洙儿跟在他的身后,耳朵里全是他纯净的笑声。

    “坐吧。”井秀影指指沙发,戴上眼镜的他看起来有种很重的学者味。

    蓝洙儿不安地坐下。

    “茶和点心是给你准备的,早上记得吃早餐……”井秀影拿出抹茶蛋糕,又倒了两杯香甜的奶茶。

    整个房间都是抹茶的味道,是她喜欢的,她一直迷恋这种味道。

    “你怎么知道……”意外的贴心举动让蓝洙儿备感窝心。

    “因为我能读懂你内心想的东西……”井秀影轻轻抿了一口奶茶。

    “不是吧?”蓝洙儿有些慌乱,心跳更加快速了。

    “开玩笑的……”井秀影的眼睛弯成上弦月,左脸颊上的梨窝深深地印在嘴角旁。

    天使……

    每个天使的笑容都像他的一样吧?

    蓝洙儿咬着香甜的抹茶蛋糕,看着清新的笑容,短暂地感到恍惚。

    简单的交谈中,听着那舒心的嗓音,蓝洙儿整个心防卸了下来,将昨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跟井秀影老师复述了一遍。

    “老师,你相信我吗?”蓝洙儿格外期待地看着眼前这个散发着柔美气息、如天使般的老师。

    “我不是很了解你和隋攸之间的事,但是你说还有一个人可以证明,那么只要你把她找出来,说不定她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井秀影十指交叉,放在腿上,意味深长地说。

    “我……联系不到她……我和她也不怎么熟,况且她很讨厌我,就算找到了也不见得会帮我。”蓝洙儿老实地回答。

    “学校死了人是件很忌讳的事情……”井秀影放下茶杯,淡淡地说。

    “忌讳……”蓝洙儿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说今天来学校没听见同学讨论,原来是这样……”

    “所以,你不要再在学校喧嚷了。如果你执意这样下去,不但抓不到凶手,还可能会被学校处分……”

    “可是老师我……啊——”蓝洙儿感动地看着井秀影,突然大叫一声,抱住头。

    “怎么了?”井秀影慌张地抓住蓝洙儿。

    “空白,刚才我的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和昨晚记忆突然消失的情况一样……”就在井秀影抓住她的时候,痛,瞬间又消失了。蓝洙儿恢复正常,泪眼迷蒙地看着他,“老师,我不想失忆,不想忘记关于隋攸的一切记忆……”

    “你……”看着蓝洙儿痛苦的模样,井秀影心疼地皱起眉头,想将她拥入怀中,可是……

    “老师……为什么我会觉得你那么悲伤?”蓝洙儿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井秀影内心的变化。

    “我……”井秀影没有往下说,而是坐到蓝洙儿对面,平视着她,手任她紧紧抓着,“放松心情,看着我的眼睛……”

    蓝洙儿深深呼吸,平静心跳,把目光投入到眼前那深不见底的温柔湖畔里。

    深入,再深入。

    那片湖安静地冲洗着蓝洙儿混乱的心。泡在温暖的湖水里,整个人感觉非常轻松,仿佛飞翔起来。

    湖水中还有淡淡的抹茶香味,一双温暖的手一直紧紧握着她,像天使一样……

    4

    “蓝洙儿?”耳边传来井秀影的声音。

    “嗯?”那只手突然不见了,蓝洙儿回过神,整个人就像睡了长长一觉,全身放松,没有一点负担。

    “你醒了……”对面,井秀影悲伤的感觉没有了,而是含笑地注视着她。

    “啊,我睡着了?”蓝洙儿条件反射地摸摸嘴角,还好没有口水。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感觉……”蓝洙儿摸了一下头,意外发现此刻的自己居然没有一点烦躁的心情,而且整个人似乎解脱一样,“老师……你是天使吗?”终于她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天使?你看见我的光环和翅膀了吗?”井秀影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月光色贝壳天使翅膀耳钉跟着一闪一闪。

    发现自己出糗的蓝洙儿赶快转移话题:“对了,老师,你这个天使翅膀耳钉是在哪儿买的?”

    “呵……是我出国的时候在意大利买的……”井秀影抚摸了一下左耳,“你喜欢?”

    “很亲切,隋攸有和老师你这个耳钉同样材质的美甲。”蓝洙儿盯着他,有些迷惑,分不清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中。

    “给。”井秀影从白色西服上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递到蓝洙儿面前。里面,另一半翅膀散发着月亮的光彩。

    “送给我吗,老师?这样可以吗?”蓝洙儿有些意外,惊喜地接过小袋子。

    “当然,戴上看看……”

    “好……”蓝洙儿有些颤抖地拨开自己的头发,取下右边耳洞上的耳环。

    “让我来……”井秀影突然靠近。蓝洙儿僵硬地靠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地看着那双漂亮的手靠近自己,接着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穿入耳洞。

    “很漂亮……”井秀影赞叹着。

    “谢谢老师……”蓝洙儿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和老师太亲密了?虽然只相差5岁,虽然他并没有给她上过课……不过……他毕竟还是老师。

    “礼物的交换条件是……”井秀影弯下腰,靠近蓝洙儿。

    蓝洙儿怔怔地看着他,迷惑的眼神有着她自己也说不出的期待……

    “以后不要叫我老师,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井秀影……”

    蓝洙儿试着喊出他的名字。

    “嗯。”井秀影笑了笑,起身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或心事随时欢迎来找我……”

    “嗯——”蓝洙儿点点头,背上背包,准备离开。

    “那个……”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井秀影的声音。

    “什么?”蓝洙儿微笑着回头。

    “我喜欢你说我是天使……”

    纯白色的房间散发着纯白的光芒,光芒中的井秀影是那么美丽,如同天使一般……

    蓝洙儿一离开,井秀影整个人的光芒立刻暗淡下来。他用力拍拍胸口,痛苦地咳嗽了几声,虚弱的样子完全成了另一个人。他拿着蓝洙儿落在床上的围巾,靠着窗户,目送着楼下离去的身影,缓缓开口:“蓝,我终于见到你了……”

    “井秀影……井秀影……井秀影……”离开玻璃房的蓝洙儿内心止不住的震撼。她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个才见一面的男人了,她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地爱上这个比自己大5岁叫井秀影的老师了。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内心如此激烈的波动。她在雪地上仰着头,不停地旋转,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井秀影的名字。

    雪又停了,雪后第一缕阳光从苍蓝的云层中落下来。蓝洙儿眯着眼睛看着太阳,第一次觉得,光,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隋攸,他是你让上帝派来的吧……

    5

    “Justonelastdance——”

    手机在口袋里欢叫起来。

    “珍珠啊,哥听说你去秀影哥那儿了,你怎么没有叫上哥一起去啊?哥也要去!你现在在哪儿?”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炎非宇小孩子般赌气的声音。

    “我已经出来了,现在准备去画室找萧老师。”蓝洙儿有些抱歉,不过心中又在感叹,还好炎非宇没有一起,否则……她摸着右耳朵上的天使翅膀耳钉,偷偷地笑着。

    “啊,哥不管,哥要听你给我讲讲秀影哥。你慢点走,哥马上就来。”电话那头匆匆挂掉。

    “珍珠啊珍珠——”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蓝洙儿就听见了炎非宇的声音。随着声音望去,不远处那头金色的小辫子正疯狂摇晃着朝她飘来。

    “说吧,哥记录!”一个厚厚的笔记本伸到蓝洙儿面前。

    “我现在要去萧老师那儿了解情况。”

    “就说一点。”

    “没有,就是被催眠了一下。”蓝洙儿决定不将自己和井秀影之间的暧昧感觉告诉他。

    “骗我!”炎非宇嘟着嘴巴,发着小脾气。

    “真的啦,好不容易我现在心里没昨天那么难受了,你说点什么给我听吧……嗯,就说说井秀影……老师。”

    “他呀——”一提起井秀影,炎非宇立刻变得很兴奋,“他是我的偶像……”

    “……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白色吗?”蓝洙儿想听一些他没有说过的东西。

    “喜欢白色?”炎非宇瞪大眼睛,“你怎么会觉得秀影哥喜欢白色呢?”

    “不是吗?整个办公室都是白色的……”

    “秀影哥不是喜欢……”炎非宇一下降低分贝,四处张望了一下,神秘地说,“他是有严重的白色中毒症!”

    “白色中毒症?那是什么意思?”蓝洙儿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说井秀影有病?

    “据我调查,秀影哥他看不见白色就会恐慌。”

    “调查?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蓝洙儿一脸怀疑。

    “拜托,哥可是秀影哥的头号粉丝!而且随便什么小道消息哥都会有办法知道的。”

    白色中毒症?他是在害怕黑暗的恐惧吗?蓝洙儿想到当时自己感觉到的井秀影的那种难过,忽然觉得他很孤单,白色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蓝洙儿很想去了解他,了解他的全部……

    一路上他们两人争论着,一会儿就到了萧廷的办公室。

    里面没有人,应该是去画室了。

    蓝洙儿思量了一下,随手翻起萧廷的课程安排表来。她记得上个学期看过一份画室课程安排表,明明就有人体素描课的。她还清楚地记得上面有隋攸的名字,在找不到瑾瑜的情况下,只要找出课程安排表来就可以证明自己所说的了……

    萧廷的办公桌上收拾得很干净,似乎才整理过一样。

    “你在干什么?偷东西吗?”炎非宇玩心大起。

    “你去帮我放哨,我要找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蓝洙儿指示着他。

    炎非宇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地走到门边。

    抽屉锁着,一个文件夹显眼地插在书架上,拿下,打开。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蓝洙儿不舒服地用手拦住鼻子。里面果然是一叠课程安排表。蓝洙儿一张一张地仔细查找,可居然所有的课程安排表上都没有人体素描课这堂课。

    难道说真的是自己记错了?

    “快点,待会儿老师来了。”炎非宇躲在门口,不断向外张望着,催促她。

    “好了,好了。”蓝洙儿急忙将课程安排表塞进文件夹,走出办公室。

    “哈哈——”转过身来的炎非宇指着蓝洙儿的脸,一阵大笑。

    “怎么?”蓝洙儿不自然地摸了一下,“我脸上有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炎非宇笑得更加放肆了。他一边花枝乱颤,一边从口袋里拿出宝贝黑色蔷薇复古镜子。

    镜子中,蓝洙儿的鼻子上、脸上胡乱地印着好几条黑色的线。

    这是?

    蓝洙儿赶快翻看自己的手掌,在她的十指指肚上也沾上了不少黑色的油墨……

    那这么说,刚才难闻的气味是……

    蓝洙儿再次返回办公室,打开文件夹,用手一抹,课程安排表上立刻变花,手上的黑色油墨也同样增加。

    这……

    蓝洙儿震惊地看着课程安排表,再检查其他的,几乎每张都可以抹掉油墨。

    刺鼻的油墨味!

    这些课程安排表——

    是新打出来的!

    那以前的课程安排表呢?

    她四下翻找,却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走廊传来脚步声。

    “萧老师,我们找你呢。”炎非宇朝蓝洙儿挤挤眼,机灵地迎了出去。

    可是,蓝洙儿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满手的黑色油墨印,没有将课程安排表放回去。她只想知道,是谁重新打印了课程安排表?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前那些课程安排表又去了哪里?

    “蓝洙儿,你怎么在这里?从井老师那里回来了吗?”萧廷压了压头上的贝蕾帽,“咦……你在看课程安排表吗?你们大四的专业课不是都改成毕业作品创作了吗?”

    “萧老师,课程安排表呢?以前的课程安排表呢?为什么这些全是新打出来的?”蓝洙儿等待着答案。

    “呵呵,你说这个啊。”萧廷笑着说,“这是下个学期的课程安排表,重新做了调整,以前的课程安排表没用了,所以就都扔了。”

    “扔了?扔哪儿了?”蓝洙儿急切地问道。

    “打印室,但是……”萧廷说了一半停住。

    “但是什么?”蓝洙儿紧张地看着他。

    “已经在我和几个老师聊天的时候,放火里烧了……”

    “烧了……”蓝洙儿迅速冲向一楼打印室。

    “珍珠,等等哥!”炎非宇跟了下去。

    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个打扮前卫时尚的女子踏进萧廷的办公室。

    “你好,我是下个学期新聘的二年级的人体模特。”

    闪耀的金色耳环在卷发下闪闪发光。

    “你好,我是二年级的美术老师。”萧廷伸出手,礼节性地跟女子握了握,接着从上锁的抽屉拿出一张课程安排表,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这是你的课程安排表,后天有一堂考察课,如果你通过了考察,你将成为我们学校正式聘用的人体模特。你明天可以在家准备一下。”

    “知道了,以后请多多关照。”女子性感地抛出一个媚眼。

    “请在这个登记栏上写下你的名字、电话和联系地址。”萧廷递过一只笔。

    那女子接过,在姓名栏上随意地签下两个潦草的字——

    瑾瑜。

    6

    一楼打印室门口传来隆隆的发电机的声音,推开门,却被里面的铁门挡住。

    “老师,我找课程安排表,很重要的课程安排表,你让我进去。”蓝洙儿摇晃着铁门。

    “同学,不要找这种借口进来看试卷了。这种理由已经很多人用过了。”说着老师无情地关上门。

    就在门关上的瞬间,蓝洙儿瞟见了房子中间的火盆,那里面只有一堆烧得发红的炭和白色的灰……

    没有了,难得的一点线索也没有了……

    蓝洙儿因为刚才跑得太快,心脏有些承受不住。她在口袋里到处摸索糖和喷雾剂,却没有找到,气喘加速的她一下向旁边倒去……

    “蓝洙儿——”就在她倒下前,她听到了三个声音,一个是炎非宇,一个是井秀影,还有一个熟悉而焦急的女声。

    瑾瑜?是瑾瑜吗?她想睁开眼,可是却昏迷了过去……

    迷糊中睁开眼睛,四周都是白色,雪白的颜色。

    梦里,隋攸的影子越来越遥远……

    一切和隋攸相关的事情似乎都随着隋攸的死而慢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被人遗忘了。

    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去。

    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将她眼角的泪珠抹去。

    清新的抹茶味道。

    “井——”

    视线终于清晰,井秀影那天使般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瞳孔里满是担忧。

    在他面前的蓝洙儿像小孩子一样伤心地哭了起来。她总认为没有隋攸在,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坚强,可是,孤单的感觉和脆弱的身体让她根本就坚强不起来。

    面对着眼前的井秀影,她想抹去他眼中的忧愁,天使不应该有烦恼。她没有觉得因为只见过一面而很陌生,而是强烈地觉得——

    他,就是另一半她。

    也许这就叫做一见钟情。

    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距离,只有彼此眼中的对方。

    “珍珠,你没事吧?吓坏哥了,医务室又没开门,还好秀影哥出现,把你带到他办公室了。”听见蓝洙儿的声音,炎非宇聒噪的嗓音和他人一起从外间冲进来。

    对视的两人慌忙收回目光。

    “休息了一下,好多了,炎非宇,你开口闭口‘哥哥’‘哥哥’的,我听得头都痛了。”蓝洙儿怕被发现,赶紧岔开话题。

    “呵呵,不要在秀影哥面前这么讲我啦。”炎非宇撒着娇,“好啦,以后秀影哥才是哥哥,我就是我。”

    没有戴墨镜和口罩的炎非宇加上头上的小辫子,显得孩子气十足。

    “我们,我们走吧。”蓝洙儿掀开纯白色柔软的被子。

    “嗯,好。”炎非宇听话地扶着蓝洙儿从纯白色的床上起身,穿好鞋子。

    “谢谢您了……井老师。”蓝洙儿走出门口,转过身对着井秀影微微鞠了一下躬。

    “你的包——”井秀影将蓝洙儿的背包递给她。

    “走了,走了,不要打扰秀影哥了,秀影哥不喜欢他的房间太吵,看来只有我才能容忍你了。”炎非宇一脸委屈地说。

    井秀影扶了扶眼镜,带着微笑看着他们,左脸颊上的梨窝浅浅的。

    “你……”蓝洙儿看着井秀影的笑容,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缥缈,笑容有些牵强,是因为自己喊他老师不高兴了吗?

    “你们走吧,我有些累了……”井秀影缓缓地开口,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秀影哥……你好好休息吧。”炎非宇用力给井秀影一个拥抱。

    蓝洙儿格外敏感地看了井秀影一眼,想说什么却被炎非宇推走了。

    等蓝洙儿他们刚一离开,井秀影带着笑容的脸刷地一下变得苍白。他关上门,倒在那张还余留着蓝洙儿体温和气息的白色的床上……

    “珍珠啊!你在打印室门口怎么会昏倒?是发现了什么吗?”炎非宇一边一蹦一跳地下楼,一边好奇地问。

    “我昏倒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一个女生在场?”蓝洙儿突然想到昏倒前听见的女声。

    “没有啊,只有我和秀影哥两个人。”炎非宇没有回头,继续往下跳着。

    “是吧……”一定是她听错了,瑾瑜怎么会那么担心地喊她的名字呢?

    “炎非宇,你的笔记本带了吗?”蓝洙儿想把这几天的事记到Blog里去,说不定会有认识隋攸的人看见。

    “当当当!随时关注娱乐新闻的我肯定会时刻带在身上的……”炎非宇从包里掏出一个超薄超小的Mini笔记本电脑。

    图书馆开着门,因为有毕业生要查论文,所以白天都是开放的。

    管理人员缩在被子里酣睡着,只有三两个学生的影子在书架周围徘徊,炎非宇一进图书室就到处晃悠去了。蓝洙儿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打开电脑,登陆QQ,去自己的空间。很久没更新了,回踩的人也少了不少。她看着好友栏链接的隋攸的网名,用光标点击进入。

    输入密码:珍珠ELF。珍珠代表蓝洙儿,ELF是Everlastingfriend的缩写——永远的朋友。

    空间显然没花什么时间整理,背景是一片单纯的宝蓝底色。隋攸似乎很喜欢宝蓝色的东西。空间里面很简单,没有最近来访的人员,应该没什么人知道这个密码,相册和留言都是空的。蓝洙儿不知道为什么隋攸会把这样的空间设上密码。

    打开日志,有三十多页,可是没有链接的选择页面,必须从最近的一篇一页页往后翻。日记的内容都是一些从网络上找来的图片。那些图片都是一些行为艺术,没有文字。隋攸和蓝洙儿的喜好也很接近,内心有股叛逆和颓废。

    她一篇篇往下翻,希望可以从那些图片中找到一点提示。可是越往下翻,她就越绝望。因为根本没有一点可以证明隋攸的东西。就在她在心中数着页数,翻到最后一篇日记的时候,终于在一张灯火阑珊的城市风景图下发现了一句英文——

    ThefirstdayIservingasasingerintheLiliumLBar……

    大概的意思是:在LiliumL酒吧当歌手的第一天……

    在酒吧当歌手?是说她自己吗?蓝洙儿有些疑惑。

    LiliumL显然是酒吧的名字,可是它是什么意思呢?

    打开翻译网站,发现LiliumL并不是英文。

    LiliumL……LiliumL……

    蓝洙儿一直盯着这个陌生的词组。

    忽然她发现什么似的,那天她查百合花的意思时似乎看见过这个单词。赶紧搜索百合花,它的学名是Lilium!同时她也看到了LiliumL!是百合花的拉丁语学名!

    那么LiliumLBar的意思就是“百合花酒吧”!

    百合花!

    隋攸最后留下的血百合花图案!

    7

    在百合酒吧当歌手的第一天……

    查看日记发布的时间,是两年前。难道说以前晚上联系不到隋攸的时候她都是去了百合花酒吧打工?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蓝洙儿整个人变得精神起来。可是她不明白,隋攸家那么富裕,加上她人体模特的高薪工作,她有必要去兼职当歌手吗?而且蓝洙儿一向认为酒吧是个很混乱、很堕落的地方,隋攸也会反对她跟班上同学去参加在酒吧的聚会。

    为什么这样的她会选择在酒吧当歌手?

    难道真的如警察所说,她的死是牵涉到黑社会的情杀?

    “啊——”想到真相的可怕,蓝洙儿忍不住叫了一声。管理员迷糊地眯着眼扫向她,她抱歉地吐吐舌头。

    “怎么样?珍珠,写完了吗?”听到声音的炎非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蓝洙儿的旁边跳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刚才不是看见他去里面了吗?

    “我一直在这里啊。”炎非宇无辜地转溜着眼睛,堆起天真的笑容。

    蓝洙儿有些迷糊地摸摸额头,难道刚才是她太入神了吗?

    “你看——”蓝洙儿没有继续想为什么炎非宇会一直在自己身旁,而是急忙将自己的重大发现分析给他听。

    “这个……”

    “这里……”

    “你的意思是隋攸的死和这个叫百合花的酒吧有关?”蓝洙儿解释了好半天后,炎非宇才终于弄明白。

    “是的,否则隋攸不会死前留下一幅百合图的。”

    “百合花酒吧……我对我们这里的所有酒吧都比较熟悉,怎么就没听说过这个酒吧呢?”炎非宇一脸迷惑。

    “你去过酒吧?”蓝洙儿有些意外,虽然现在大学生喜欢去酒吧不稀奇,可是炎非宇这么孩子气的人怎么也不适合那种地方。

    “哈哈,当然啦,在酒吧里面可以接触不同的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最重要的是听说很多艺人和星探都喜欢去那些地方,所以我当然要去碰运气啦。”炎非宇天真地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笑容,蓝洙儿觉得很沉重。她这时才发现,似乎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真正的隋攸和炎非宇。对于认识了17年的隋攸,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她在酒吧当歌手,而且还当了两年多!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外表像小孩子一样的炎非宇居然是个迷恋灯红酒绿夜生活的人……他们到底还有多少是她不知道的呢?他们不是她最知心的朋友吗?

    “珍珠,你又穿越了吗?”炎非宇不满地鼓鼓嘴巴,催促着蓝洙儿,“赶快查嘛!说不定这个我没去过的酒吧正是艺人们经常出没的地方,说不定只要我找到那儿就可以当上明星了。”

    蓝洙儿有些苦涩地打开手机,按下查询电话,打开免提。

    “对不起,没有你说的这个酒吧,而且一切和花名有关的酒吧都没有登记记录。”热线小姐给予亲切的答复。

    “没有?难道不是我们这里的?”炎非宇顿时有些失望。

    “应该不可能,我敢确定,这两年隋攸每天都没有离开过我超过12个小时。所以这个百合酒吧一定是在我们小城里。”蓝洙儿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T城虽然是个小城镇,但是小地方却很多,这个没有登记的酒吧一定是个地下营业的场所。如果是地下营业,那么一定有见不得光的事,想要找到它就更加难上加难了。难道又一个线索要被浪费了吗?”

    “放心,交给我好了,越是隐秘的东西我越好奇,3天之内一定给你满意的答复。”炎非宇信心满满地认真说道。

    看天色不早了,两人收拾好东西,各自回家。离开的时候,空寂的图书馆内传来管理员令人震撼的鼾声。

    蓝洙儿背着越来越沉重的背包爬上10楼,回到家中。房间里依然是昏暗的,空气中感觉不到爸妈的味道。他们房间的门居然从外面锁上了。不知道这两天爸妈怎么神神秘秘的,不是关在房里,就是不在家,现在居然连房门也从外面锁上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总是杞人忧天,什么都往坏处想。

    回到自己的卧室,蓝洙儿卸下背包,点燃一根蜡烛,看着臃肿的背包才想起,今天一天似乎只吃了一点抹茶蛋糕和奶茶。打开包,准备把早上爸妈准备的早餐当晚餐解决掉。

    可是当她打开背包后,泪腺变得湿润起来。

    她将背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床上。

    足够吃上一个月的一大袋进口抹茶奶糖,一盒三瓶装的新鲜氧气喷雾剂,还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清秀的字迹是一个11位数字的手机号码,右下角有一个简单的落款:井。

    蓝洙儿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感受着抹茶果酱在口中融化的甜蜜滋味。

    井秀影的细心让蓝洙儿感动得内心一阵阵悸动。没想到认识还不到24小时的井秀影对她会这么了解。炎非宇认识她4年了,却一点都不知道她有低血糖。或许就像她今天才知道他喜欢泡酒吧一样。看来他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她的保护了。

    蓝洙儿顿时感觉轻松,不会再内疚了吧?一直以为没有她的他会像小孩子一样无助,可是现在看来,没有她,他一样会过得很好。

    “井……”蓝洙儿对着空气轻轻喊着井秀影。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她应该说声谢谢吧?想到这儿,蓝洙儿犹豫着给那个11位数字的手机号码发了条短信过去,见半天没有回复,她按捺不住,开始拨号……

    “I'llneverforgethowromantictheyare,butIknow,tomorrowI'lllosetheoneIlove……”电话那头一直响着彩铃,是蓝洙儿作为手机铃声的那首歌,即她最喜欢的《Justonelastdance》,不过奇怪的是,整个彩铃都只是反复唱着这一句。

    “ButIknow,tomorrowI'lllosetheoneIlove……”电话那头一直没有接通,蓝洙儿抱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听着那句重复的歌……

    “但是我知道,明天我将丢失我唯一的爱……”

    他和自己喜欢一样的歌曲吗?为什么两个人喜欢的东西这么相似?为什么井会选这句最伤感的部分作为彩铃呢?

    电话一直没有接通,蓝洙儿的心情顿时有些低落……

    LiliumLBar,百合花酒吧……

    只要找出这个酒吧就可以找到杀害隋攸的凶手了吧!蓝洙儿挂掉电话,抱着枕头,靠在床头,看着昏暗的窗外,乐观地想着。

    凶手为什么这么残忍地杀害了隋攸呢?

    夜,漫长地在缭乱的思绪中度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