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红楼梦十二钗评传-周立波正文 元春身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贾元春在金陵十二钗中排在第三位,仅居《红楼梦》的两位女主人公林黛玉和薛宝钗之后,在贾府的小姐和少奶奶中位列第一。元春贵为皇妃,在红楼裙钗中的地位最为显赫。她是贾政和王夫人的长女,宝玉的姐姐,她令“光彩生门户”,像唐代的杨贵妃一样成为家族的骄傲。

    元春的名字源于她的生日。小说第二回贾雨村和冷子兴的对话中,雨村曾说女儿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是落入俗套,冷子兴解释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这里告诉读者元春生日的来历,也告诉读者贾府另外三位千金的名字,是随其长姊而带有“春”字。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春合在一起,构成了原、应、叹、息的寓意(见甲戌本侧批),共同抒写了对各自青春的嗟叹和伤悼。

    小说第五回对元春判词的描述是:

    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元春的判词是十二钗判词中争议较大的一首。画面上两件物品从谐音的角度看,“弓”与“宫”音同,当指词中的“宫闱”;“香橼”是一种植物,“橼”与“元”音同,香橼挂在弓上,意指皇宫中的元春。此外,透过表层意思,还可以看到作者塑造元春形象,在众金钗中设置一位后宫女子,在千红一哭的悲剧旋律中增添了宫怨音符,所以“弓”和“橼”的深层意蕴也可以理解为“宫怨”,以表达宫中元春的宫怨之情。

    再来看四句诗。

    “二十年来辨是非”,这句从年岁的角度写元春的成长和她努力的结果。“二十年来”,有人认为是指元春在宫廷生活的时间;有人认为是元春入宫时的年龄。笔者认为应指元春省亲时的年龄,也可以说是她被晋封为贵妃的年龄。如果按《红楼梦》中红楼故事的纪历推算,第二回宝玉“如今长了七八岁”,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这里告诉我们宝玉七八岁的时候,元春入宫。她入宫那年应多大呢?据清代吴振棫《养吉斋丛录》卷二十五记载,当时挑选八旗秀女的年龄要求是“其年自十四至十六为合例”。薛宝钗上京准备入选宫中“才人赞善”时的年龄应是十四岁左右。因而,元春入宫也时应为十四至十六这个年龄。她比宝玉大七八岁。到元妃省亲过后,宝玉等入住大观园,作了几首即景诗,第二十三回写一些势利人“见是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作的,抄录出来各处称颂”。所以,建成和入住大观园时宝玉十二三岁,与元春入宫的第二回相比,已经相隔五六年。当年十五岁左右的元春此时恰好二十来岁。“辨是非”,指懂得世事人情,即第五回宝玉所见的一副对联所写:“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宝玉不喜欢这两句,但这却是常人在为人处事方面难以达到的境地。元春做到了这一点,才在二十年中接连创造了“因贤孝才德”被选中,又因“贤德”被晋封的佳绩。

    “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从季节的角度描述了元春的花样年华和辉煌成就。“榴花”,指石榴花。唐代韩愈《题张十一旅舍三咏》:“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石榴花开鲜艳似锦,也被称为“榴锦”。古人还用“榴火”来形容石榴花色红似火,如元代曹伯启《谢朱鹤皋招饮》:“满院竹风吹酒面,两株榴火发诗愁。”所以,榴花是艳丽、红火的写照,无论是描述女性的容貌,还是称颂事业的火爆都较为形象。“照”字,则富有动感地表现了榴花似火的热烈景象。“宫闱”,后妃居住的地方。此句指元春“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之事。她让贾府成为“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呈现出“烈火烹油”般的繁华。

    “三春争及初春景”,此句脂砚斋的侧批是:“显极”(甲戌本),从月份的角度突出了元春的领先地位和尊贵气象。“三春”,指春季的三个月,即孟春、仲春、季春;也指贾府中元春的三个妹妹,即迎春、探春、惜春。“争及”:甲辰本、程甲本皆作“怎及”。宋代柳永词中常有“争”作副词,与“怎”相通的用法。如《八声甘州》“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清代纳兰性德词《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这里的“争”同“怎”,两者意思相同,可以理解为怎么赶得上。“初春景”,孟春之初的景象,即元春的荣耀。其实,三个妹妹中探春生于三月初三,惜春更晚,而迎春似应生在立春那天,也是可以争春的。然而元春生于大年初一,俗称“元日”,就是吉日的意思。所以,她所占据的春光是无人可比的。

    “虎兔相逢大梦归”,这句从时辰的角度概述了元春省亲游园回宫后的寂寥之感,也暗含宫怨之情。“兔”字存在版本差异。“虎兔”,己卯本、梦稿本作“虎兕”;而甲戌本、庚辰本、蒙府本、戚序本、舒序本、甲辰本、程甲本皆作“虎兔”。作“虎兕”解释的时候,“兕”注释为“犀牛类的猛兽”,虎与兕两种猛兽相逢,借以比喻两派政治势力的斗争,而“大梦归”则指死亡,认为可能暗示元春死于两派政治势力的恶斗之中。作“虎兔”解释的时候,如一百二十回本第九十五回元春之死处写道:“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这里的“卯年寅月”指乙卯年的元月。有的学者把“虎兔”解释为甲寅年和乙卯年两年相交的时候。还有人认为康熙卒于1722(壬寅)年,雍正元年为1723(癸卯)年,也是“虎兔相逢”,进而把元妃省亲看成康熙南巡的隐喻。此类从索隐角度解释“虎兔”的看法有很多。还有人从比喻的角度,认为在宫廷争斗中,恶势力如虎,而元春只是一只弱小的兔子。

    元春判词这四句从逻辑顺序上看,第一句写了年岁,第二句写了季节,第三句是月份,从由大到小的顺序看,第四句应该是日期或时辰。虎兔,即寅卯,从日期上不好解释,从月份上按夏历纪月法,一月是寅月,二月是卯月。元春生在寅月初一,省亲在寅月十五,似乎都离卯月有距离。那么,从时辰上看,似乎可以解释通。“虎兔相逢”:指时辰,寅时和卯时相交的时候元春从娘家回到宫中。《红楼梦》写元妃省亲时,在时间上描写十分精细。应该注意的两个时间点是“戌初才起身”,到“丑正三刻,请驾回銮”。24小时在古代被划分成12个时辰,与十二生肖也相对应。戌时是从19到21点的时间段,戌初应靠近19点;丑时是从凌晨一点到三点的时间段,丑正三刻大概是二点三刻左右,快到三点的时候。元妃在娘家只流连了不到四个时辰,大约六七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把来时“起身”后路上行走的时间刨除,可能只有五六个小时。值得注意的是,元妃“请驾回銮”的时间是“丑正三刻”,等和父兄们、“娘儿们”依依惜别,再起驾回宫,大概要耗费一个时辰,所以元妃回到后宫时,应是寅时和卯时相交,即虎兔相逢的五点钟了。“大梦归”:指梦醒时分回宫。元春游大观园,宛如《牡丹亭》中“游园”的春梦,而她的离去又恰似“惊梦”,是红楼一梦的结束。元妃正月十五省亲的场景,可以借用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一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来表现其游园时繁华和热闹,也可以用这首词中“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来描述其回宫后的寂寥和冷落。元春回宫后不久,在正月二十一派人给家里送去“一个灯谜儿”,贾政内心沉思的是“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娘娘为何送这样的谜语?以往每每从家运无常等宏观的角度去解释,如果把元春“幸大观园回宫去后”(第二十三回开头)的心境加以分析,这个谜团便可以找到较为贴切的谜底了。尽管第十九回写“贾妃回宫,次日见驾谢恩,并回奏归省之事,龙颜甚悦。又发内帑彩缎金银等物,以赐贾政及各椒房等员”。但元春对父母亲人的眷恋从她“赐出糖蒸酥酪来”这一小事上不难领略到。这位久在深宫的女子,“梦里不知身是客”,在“一晌贪欢”之后,才醒悟到片刻的欢愉和美好的梦境都已化为“一响而散之”的“爆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