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哇!满天的星星好美喔!好久没看到这样的天空了。」曼波打开天窗,仰望无光害的天际而惊叹。

    他们将全部的车窗都敞开,让山中清凉夜风吹入车内;夏夜山风是凉爽且混合着山林的草香,苏醒了人的灵魂。

    「好舒服的风……」晴匀将脸靠着车窗,让风直接吹拂她的双颊。

    「不但星光、山风令人心旷神怡,还有两个美女相陪,这才真是人间乐事呢!」苍阳双手握着方向盘,微笑地侧着头说道。

    「瞧!本性显露出来了吧!」曼波开玩笑的说。

    「小姐,别误会啊!古人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只是顺应人性罢了!」

    「你还拿古人的话做借口啊!」

    「呵呵!难道妳不认为和我这样英俊绅士同游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吗?」

    「唷!晴匀,妳瞧瞧,这个人还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脸皮真厚!」

    「哈哈!」苍阳开心的大笑,「我认为妳们都是年轻貌美的美女,妳们不认为我是健美的帅哥吗?」

    「说实话,你算是帅哥级的啦!」晴匀老实的说。

    「晴匀,妳想把他捧上天啊!还好他坐着开车,否则屁股可翘得高呢!」

    「妳看,晴匀可真有眼光,能认清我的价值,而妳呢?唉!」苍阳故意摇头,装着一副为曼波惋惜的表情。

    「你……哼!马不知脸长,懒得理你!」曼波娇怒的回嘴,虽然心中也认为他是长得潇俊俏的,但看他如此狂傲,她就是想给他泄泄气。

    「好了!别闹了,大家都是帅哥美女,就别再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晴匀连忙打圆场。

    「有没有看到前面的灯光?那是克拉图渡假山庄,是我朋友开的,它是一间很棒的渡假山庄,整个景观仿欧洲风格,主要建筑物多引用进口欧式建材,身处其中,会有一种让人有如置身欧洲的错觉。」克拉图渡假山庄的灯火已在远方大放光明,点亮深山的黑暗。

    「我们就是订那间饭店耶!」晴匀惊讶的说。

    「是吗?那太好了!今晚我不会露宿山林了。」苍阳高兴的说。

    「你也会担心?你不是早就习惯睡车上的吗?」曼波斜眼,用一副挑衅的表情瞪着他。

    「如果有舒服柔软的大床和狭小的车床两相选择,我宁愿选大床!」他得意的回道。

    「哼!算你好运。」曼波气不过,但也拿他无可奈何。

    「好了啦!毕竟人家也是陪我们上来,总不好意思让他睡车上吧!」看曼波又在耍小孩子脾气,晴匀于是替苍阳说个公道话。

    「是他自己要跟的,我们又没逼他!」看晴匀又为他说话,曼波更是咽不下这口气。

    「好了!别跟我斗嘴了,算我太自以为是,好吗?待会儿我请老板帮妳们换一间最好的房间,不加价的喔!而且那整个房间的床组、灯具、饰品全都是欧洲原装进口的,住在里面真的别有一番风味喔!」苍阳看曼波还在呕气,于是安抚她的说。

    「真的?」曼波听了眼睛睁得好大且闪闪发亮,终究她还是抵不过他利用女人贪小便宜心态的招数。

    「当然!」苍阳笑着响应她,暗自心想着真是单纯的女人,这样算不算欺负她呢?

    「哇!好棒喔!晴匀,妳说对不对?」曼波回过头问后座的晴匀,以确认自己没有太过兴奋。

    「嗯!真是太棒了。」晴匀真是为她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情绪而哭笑不得,只好顺她意的回话。

    苍阳转头望向曼波,看着她因兴奋而发亮的双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心中也升起一股无名的喜悦。

    望向那不断诱惑他、如玫瑰般红润丰满的唇和如皓贝般的齿,他迷失在她灿烂的笑颜中,也迷惑在不断漫出的情感中……

    进入了克拉图渡假山庄,曼波和晴匀不断发出惊叹声,所见之处皆是异国情调的装潢与摆设,真如苍阳所说,置身其中会让人有时空错乱之感,宛如身处于欧洲,可以看出当初设计师的巧思,以及投资者的大手笔。

    办理入房登记之后,他们各自先进房整理行李,并相约两个小时后在大厅碰面,一起去夜探山林。

    「好舒服的床啊!真不想起来了……真想睡……」晴匀已累得将身体大字形地瘫在柔软的床上。

    「我先去洗澡啰!」曼波拎起换洗衣物进入仿古罗马浴池的浴室中。

    「嗯!」晴匀勉强地呻吟响应。

    「别睡着了!等一会儿还要去看星星呢!」曼波从浴室探出头提醒她。

    「知道啦!」晴匀转个身,顺手抓个枕头抱着。

    曼波走出电梯,看到苍阳早已换了一身黑色棉质背心短裤站在大厅中等待着,这身装扮将他满身坚实的肌肉衬托得更加性感。

    「嗨!苍阳。」曼波走向他。

    「晴匀呢?」苍阳没看到晴匀,觉得奇怪。

    「她说累了想睡,我们只好自己去。」她耸耸肩,无可奈何的说着,顺手顺了一下湿濡的长发。

    她换了一袭细肩短洋装,脚上套着一双细跟凉鞋,看起来就如出水芙蓉般的娇媚,苍阳看得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她睁着晶亮双眸天真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影响。

    「没什么,只是被妳的美迷惑了。」他满眼噙着笑意,老实的说。

    「是吗?我刚洗好澡,随便套了件衣服,你看,头发还湿湿乱乱又没化妆,这样就能迷惑你?你还真好打发。」

    「就是这样才能展现出妳最自然的面貌。」

    「什么时候变得嘴这么甜啊?」曼波虽然面不改色,开玩笑似地一语带过,内心却因为他的赞美而心花怒放。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苍阳弯曲起左手臂,像绅士般邀请她揽住。「走!我带妳去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曼波迟疑了几秒,随即大方将右手滑入他的臂弯里。

    这突然的肌肤接触,体温的互相传递,让彼此的内心激起一阵阵涟漪。

    曼波身上传来沐浴乳的阵阵淡淡幽香,勾起苍阳潜在原始的男性欲望,逼得他有股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想埋入她潮湿的发香中,想抚摸她的柔软。

    他澳恼自己是这般轻易地被她桃起情欲,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无法抗拒她的吸引力。以前认识的女人个个娇艳美丽、性感动人,也从未激起他如野兽般的欲望,这样无法克制的强烈欲望连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望着她天真无邪的双眼,他对她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疼惜与爱怜,想要保护她、拥有她,这样的感觉自己都感到惊讶,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上了车,苍阳将车开往更高的山上。

    「怎么了?妳在笑什么?」他注意到曼波粉嫩的面容露出满足的笑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感觉好棒,刚洗完澡,又浸身于山林原野中,微风轻拂、星光灿烂、虫鸣乌叫,身心真有说不出来的畅快!」曼波双手高举、伸展身体,愉悦地说着。

    「是啊!真的很舒畅,但是等一会儿有更令妳觉得惊讶畅快的地方。」

    「真的吗?好期待啊!」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转入了一条小径,路旁古树高耸,几乎遮蔽了天空,顿时,整个车子陷入全然的黑暗中,只有车灯照向前方指引着方向。

    「先生,你带我来这什么鬼地方啊?」曼波看看四周一片黑暗,不悦的问。

    「怎么?担心我对妳乱来啊?别紧张,待会儿妳就知道了。」

    「哼!谅你也不敢!」曼波低声咕哝。

    车子又转了一个弯,路旁的树愈来愈少,月光又重新浸入车内,前方的视野也随着车子的前进愈来愈开阔,高大的树林渐渐被低矮的丛木取代,再往前进,一大片宽广的草原映入眼帘。

    「哇!好大的草原啊!好美……真是不可思议,这不会是在梦境吧……」曼波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苍阳停下车,伸出双手向兴奋的曼波红嫩的双颊轻捏,温柔的问:「妳觉得呢?是梦境还是真实?」

    「我不觉得痛,大力一点……」她仍无法置信的看着广阔的草原。

    「算了,别捏痛妳了。」他不忍再使力,只是轻抚被他捏红的脸蛋。「下车走走,妳就能知道是梦还是真。」

    曼波一下车,迎面吹来一阵深夜冰凉的山风,冷得她双手交叉抱胸,藉以上下摩擦生热来抚平两臂上因凉风而引起的鸡皮疙瘩。

    「车上有件薄外套,我拿下来给妳披着。」苍阳见状说着。取回外套后,他替她披在肩上。「有没有好些?」

    「嗯!谢谢。」曼波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关心,感动在心。

    外套带来的暖意和着男性特殊体香,让她将外套搂得更紧,想象是苍阳正紧拥拥抱着她。她惊讶自己怎么会有此动作与念头,太疯狂了,也太无稽。

    「还冷吗?来,靠近我。」苍阳拉着她的小手靠向自己,双手从她的后方环抱着她,让她完全躲在他安全的臂膀内。

    「有没有比较温暖?」他关心的问。

    「嗯!」被他拥着,曼波心跳加快,浑身燥热难安,心虚的以为他看出自己的想法。

    「妳好香啊?」他在她的耳畔轻语着,并用鼻尖摩擦逗弄着她敏感的小耳垂。

    「你……不要这样,这让我很不自在。」这亲密的动作让曼波的双脚虚软得站不住,不由自主的将背依靠在他坚实的胸膛。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妳,我只想抱着妳。」其实只是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并不能抚平他今天所受到的视觉折磨痛苦,唯有亲吻她的唇、抚摸她的胸、听她愉悦的吟哦、进入她体内宣泄……

    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绝不轻易和男人有肉体上的亲密关系,最大尺度只能牵牵小手、亲亲小嘴,所以当男生发现无法得到她的肉体时,都放弃与她交往。虽然常因此而失恋,但她也藉此知道到底对方是否是真心待她,还是只为了得到她的身体。

    而今,她却如此轻易被苍阳攻下心防,让她不断跟自己的理智拚斗。

    从苍阳凝视她的眼神中,她看到了炽热的情感与体谅。

    「抱歉!妳的美真的让我情不自禁。打从看到妳的第一眼,我就再也无法移开我的视线,但我会等待妳的点头的。」他真情流露的告诉曼波她对自己的影响。

    「这一切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和你在一起,的确令我很开心,对你似乎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和你相处,就像和老朋友在一起一样,不需要矫揉造作,只要做我自己即可,但我想我必须冷静面对发生在我俩之间的一切。」曼波见他老实说出自己对她的感觉,她也就坦然将自己心里对他那无法理解的情愫透露出来。

    「曼波,妳可知道妳这番话对我的影响有多深?让我真的再想拥抱妳、亲吻妳来表达我是多么的认同你,是多么的为妳着迷,但我必须克制自己不能这么做,我怕一旦再碰触妳,我的情感会一发不可收拾的将我烧成灰烬,妳可知道现在的我是多么的痛苦难耐?」

    「苍阳……」她望进他压抑痛苦的眼里,内心为他现在所受的折磨而感动。

    「好啦!妳说得对,我们必须冷静面对这种激情。」苍阳忽然提振起来,将自己从沉沦的情欲漩涡中拉回现实,用轻松的口语提议,「我车上有张毛毯,我去拿出来,这样我们就可以躺在草地上欣赏星星,如何?」

    「好啊!」曼波听了他的话,也感染了他的情绪。「这时候如果有瓶美酒,会更浪漫的!」

    「妳想喝酒?不怕酒后失身?」苍阳打趣着。

    「我才不怕呢!本姑娘什么都不好,就是酒量特好,你先担心自己别酒后失态吧!」她不甘示弱的说。

    「别后悔喔!我车上可是有几瓶陈年威士忌,妳真要喝,我就舍命陪美女!」

    「嘿!你真的是有求必应耶!我要什么你都可以变得出来!」

    「当然,如果妳要我的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献身给妳!」

    「你……神经!」她红着脸轻怒,随即转个话锋,「你没事车里放酒,真是酒鬼一个!」

    「我是有先见之明,知道今天会认识一个小酒女。」他伸手轻捏她圆挺的小鼻头,动作轻得像一阵风,尔后随即转身去车上取下毛毯及一瓶威土忌。

    曼波为他这个不轻易的小举动呆了半晌,内心又开始震荡得如钟摆一样。

    苍阳选了一片平坦的草地铺平了毛毯,两人席地而坐,斟了两杯透明棕色的威士忌。瞬间,夜里的空气中弥漫开一片酒香。

    「庆祝我今天认识了一个令我心动的美女!」苍阳举杯与她的相碰,并用一双深沉含情的双眼凝视着她。

    他的话让她心跳得不知如何响应,只是娇羞地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别喝太快,这可是戚士忌,后劲很强,别当它是甜酒喝,如果妳喝醉了,我还得背妳回房呢!」

    「要我喝醉没这么容易!」曼波将杯子移向他,示意再斟一杯。「你知道吗?我好久没让自己放松了,每天的工作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薪资报酬却不成比例,我觉得自己愈来愈像廉价劳工。」

    「那妳认识我真是妳的福气,我最懂得放松自己,我可以教妳。」

    「是啊!今天真的好开心,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这里真的好美。」她衷心的感谢他。

    「如果妳喜欢,我随时可以带妳散心,我知道很多秘境,那些都是观光客不知道的地方,所以不会人群拥挤,也维持着宁静的天然风貌。」

    「是吗?你一定常常带女孩子去喔?」她一想到,以他的帅劲外表,一定有很多女孩子愿意陪他出游,她不禁兴起醋意。

    「怎么?吃醋了?」苍阳从她的语气听出她的吃醋,不禁心中一阵窃喜。

    「谁吃醋啊!我只是想,像你这般的花花大少,一定玩弄过不少女孩子的感情。」

    「真是冤枉,我可都是独自出游,带女人上山下海太麻烦,我不喜欢。再者,我可从来没欺骗过任何人的感情,也不是什么花花大少,妳也太妄下断语了吧!」一丝怒气从苍阳心中升起,她竟然视他对她的动心为玩弄情感。

    多年来,他一直努力经营着自己的事业,纵使父亲要他回父亲一手打造起的凌空集团接任总裁,他也不断回拒,因为他想过着自己安排的生活,而不是如从小父亲为他所安排的模式那样长大。

    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他全心投入身体语言健身连锁事业,如今他的健身事业如日中天,感情生活却是空白。

    以他的身分地位,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他不想玩那些无聊的爱情游戏。亲友为他着急,尤其从小到大视他为亲生儿子的春美阿姨,老是为他安排相亲,为了让阿姨高兴,他只是敷衍配合,但结束之后,他从没和任何人联络,倒是对方猛打电话来主动示意。

    「抱歉!我并不是真的认为你是这样的人,我只是开玩笑,别当真……」曼波嗅到他话中的怒意,并看到他跟中燃起一簇小小怒火,她紧张的连忙解释,并且无辜的哀求他的原谅。

    「没关系,也许是我刚刚的行为让妳误以为我是这样的人,但我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有这种反应,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妳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他坚定的目光看进她被月亮映得晶亮的眸子,想要她明白自己的真心。

    「苍阳,别再说了,你教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她又因他再一次的真情告白而不安的低下头,注视着自己握着酒杯的手,紧张而不自觉的轻晃着杯中晶莹的液体。

    苍阳将身体靠向她,用空着的一只手轻触她完美如玉的下颔,用双指勾起她羞如红霞的姣好脸蛋。

    「看着我,老实告诉我妳对我的感觉,就像我告诉妳一样……」

    即使被他勾起脸蛋,曼波仍垂着长而浓密的睫毛,不敢直视他炽热迫切的眼神。

    环视她细致白皙的五官,因紧张不安而不自觉露出舌舔着红唇……这单纯无知却极富挑逗的动作惹得他欲火再次蠢蠢欲动,几乎冲破理智的薄墙。

    「看在老天爷的份上,看着我,勇敢面对妳自己的感觉,好吗?我需要妳的响应,我知道妳跟我一样,内心有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撼动,别抗拒它,这是一种美好的激情,千万别压抑自己,我想亲耳听妳告诉我,求求妳,别再让我瞎猜了!」苍阳用几乎濒临崩溃的理性说着,双手摇晃她细弱的香肩,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乞求的柔情,想要引诱她说出。

    曼波缓缓掀起浓如黑丝绒的睫毛,仰起头,眨着在黑夜中闪亮如黑珍珠般明亮的双眸,勇敢与他的相对。

    「我承认有一股乱流在我体内不断窜流,让我无法厘清思绪,它不断跟我的理智相抗衡。我的思绪从来没有如此混乱过,我的感情也从未为任何男人而失控过,我不晓得如何才能使自己平静下来,而你的一行二言,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搔乱我努力再努力而平息的心湖。我好害怕,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忐忑不安的将心中的紊乱一古脑儿地倾诉,并读着他眼中因她的坦白而愈来愈炽热的情感。

    「我可怜的小曼波,别为这些忧心,只要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去享受彼此所带来的喜悦就好。别担心,我不会伤害妳,除非妳允许,否则我不会对妳越轨,好吗?」他心疼的捧着她赤裸告白之后羞红的双颊,轻声安抚她。

    「嗯!」曼波微微点头。

    他顺势将她拥入怀中,紧繁抱着,深深埋入她的黑发,沉醉在发香中。

    这突来强力而激烈的拥抱,使曼波忘我的伸出双手,紧紧环抱着他的腰。

    享受着依偎在彼此怀中的温暖,聆听着彼此因激情而急速起伏呼吸的鼻息,这声音在宁静的夜晚中显得格外清晰而煽情,两人内心绽开一串一串如花开的喜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