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苍阳并没和父母住在一起,但每星期必会回去一趟,与父母亲聊聊天,吃个饭。但他渐渐觉得原本自信爽朗的母亲愈来愈郁郁寡欢,对很多事提不起劲,即使是她平日最爱的插花。

    以往,在家庭聚会这天,父亲再忙碌,也一定会回来。但这几个月来,父亲总是缺席,不是公司要开会,就是要跟客户应酬。当然,这种公事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影响父亲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如今为何他会如此改变,实在令他不解。

    父母之间的互动日渐减少,看在苍阳眼中实在难过,于是他决定弄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和曼波在一起后,每次去见父母他必会带着她去,但今天他并没有的曼波而是独自回去,为的是要和母亲私下聊聊。

    在曼波面前,母亲是很难敞开心胸谈私事的,毕竟曼波还没嫁进门,老人家心里难免会有一些顾忌。

    「妈,爸今天又有事不回来吃饭了吗?」苍阳故意抱怨着。

    「你爸最近公司忙,走不开。」纵然郁然心里对此事很在意,但在儿子面前,她还是替丈夫说话。

    「是吗?以前爸总是排除万难,说家庭幸福是一切事业的基石,再怎么忙也要和家人一同吃饭。」

    「是啊……而且他一直都是这么做……」一想到这里,郁然眼眶逐渐泛红,但她仍强忍住心中的伤痛,说道:「这几年景气不好,对你父亲公司的冲击很大,如果不多花点心思在公事上,公司难保不亏损。」

    其实她心里一直挣扎着,是否要将事实的真相告诉苍阳,她知道一旦告诉了儿子,事情将会变得复杂,因为这牵涉到苍阳的幸福,而且以苍阳的个性,他绝对会为了此事跟父亲起口角。

    上个月的某天晚上,越捷跟她说要和朋友去高尔夫球练习场练球,刚巧她也和几个老朋友相约在餐厅聚会。当晚,才入座不久,她就看到越捷和一个女人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正准备离去,当时她真的想冲过去跟他们「打招呼」,看看越捷有何反应,但她压抑住了冲动。

    那一幕让她整晚坐立不安,满脑子想着那女人跟曼波神似,是否真的跟曼波有关。她前前后后串连的思考着,回想着丈夫第一次看见曼波时的怪异反应与行为,再加上长相跟曼波相似的女人,她怀疑其中必有关联,所以决定不动声色的暗中查探

    经过一个星期的跟踪后,她确定丈夫有了外遇,对象竟然是儿子女朋友的母亲!这个真相让她既气愤又觉得荒唐。

    丈夫出轨,她固然心痛,但想到儿子的幸福将受影响,她就不舍。

    如果苍阳知道了,他该如何面对曼波?她真的不敢将这件事给揭穿,只怕受伤害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儿子。但难道就这样放任事情继续下去?万一哪天事情爆发,她是不是成了造成悲剧的推手?

    「妈,妳在想什么?」母亲久久不出声,苍阳觉得奇怪。

    「没什么,只是累了。」

    「妈,不要怪我多心,我总觉得最近妳和爸之间似乎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样,以前你们是那么的恩爱,做什么事都在一起,现在好象各忙各的,很少听到你们要一同去哪里或一起做什么。」他不禁忧心。

    「没有啦!只是你爸太忙了……」这也是事实,丈夫的确很忙,但不是忙于公事,而是忙于陪别的女人。想到这里,郁然忍不住压抑在心中多时的悲苦情绪,强忍在眼眶里的泪水如决堤般宣泄而出。

    「妈!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苍阳被母亲的泪水吓得不知所措,从小到大从未看过母亲哭泣,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母亲落泪。母亲心中到底有什么苦?会让她这么难过?一定和父亲有关,但他实在想不出到底会是何事。

    「没什么……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郁然哽咽着。

    「没什么事?那妳为什么哭得这么难过?是不是爸做了什么事让妳难过,妳告诉我,我替妳撑腰,帮妳抗议!」看母亲不愿说,他只有胡乱猜测。

    「你不要再问了……」听到儿子的猜测,郁然没有否认,但也没承认,只是一味低着头啜泣。

    「妈,妳心中有什么苦,要跟我说啊!做儿子的看到妳这样日渐消瘦,知道妳一定有心事,却又无从得知,我也跟着妳难过啊!」望着母亲哭红的双眼,苍阳实在于心不忍。

    「妈知道你孝顺,就是因为你是妈的心肝宝贝儿子,妈才不能说,我不能伤害到你啊!」肝肠寸断的哭泣弄得太阳穴的神经抽痛得受不了,郁然站起来想回房休息,「我头痛得受不了,扶妈进房休息一下。」

    苍阳听到事情竟然跟自己也有关联,就更觉纳闷,但母亲不舒服,她只得慢慢扶起她回房间休息。

    安顿母亲卧坐在床上后,他挪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继续追问,「妈,妳说的是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事情让妳这么痛苦又难过,还会伤害到我?我不了解……」

    「苍阳,你不要再问了,妈不能说啊……」

    「妈,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困难,要互相扶持,妳却一直把我往外推,蒋我置身于事外,但我确定这件事绝对跟我有关,妳就别再隐瞒了!」他低声哀求着,希望母亲别再坚持。

    「苍阳,妈不是要对你隐瞒什么,而是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幸福啊……我担心你们会受伤害……」郁然试图跟他解释,但似乎无用。

    「我们?我跟谁?我跟曼波吗?天啊!妈,到底是什么事?怎么连曼波都扯进来了?」听到可能与曼波有关,苍阳更紧张了。

    苍阳抽丝剥茧的就快将事情给套出来,郁然心想自己真的老了、呆了,脑筋钝了。与其被聪明的儿子套问出来,还不如先告诉他,免得他胡思乱想。

    「苍阳,答应妈,妈告诉你事情之后,你要冷静,别再去问你爸。」

    「我知道,妳就说吧!」

    「你爸有外遇……」郁然简单的说。

    「爸有外遇?!怎么可能!」苍阳皱着眉头,怀疑母亲的话,心想母亲是否误会了。「妈,妳确定吗?你们一直都这么恩爱……」

    「是啊!我也是一直这么想,这么的信任他,但是……唉……」郁然闭起眼叹口气。她的心疲惫极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冷静的告诉儿子这件事。

    苍阳心里纳闷地想着,何时开始的?为何他没有发现,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瞧出来。

    「妈是怎么发现的?」他急着问。

    郁然将事情从餐厅巧遇、如何跟踪等等一五一十告诉了儿子,但她刻意遗漏当初如何联想,以及怀疑丈夫的外遇对象与曼波的关系。

    苍阳静静聆听,内心替母亲感到悲伤,也替她抱不平,更气父亲竟然老来风流,不念及半百夫妻之情。

    「爸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妳?年纪都一大把了,还学年轻人拈花惹草!」苍阳气愤地说着,但似乎想起什么地问道:「妈,这我就不懂了,爸有外遇跟我和曼波有何关系?为何会伤害到我?」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你的原因……妈一个人苦无所谓,就担心你……」

    「妈,妳就直说了吧!」苍阳催促着。

    「你爸外遇的对象是曼波的母亲。」郁然将心中隐藏的秘密说出后,全身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般,软弱无力的靠在床头枕上。

    「什么?!爸外遇的人是曼波的母亲?怎么会?确定了吗?」这件事如五雷轰顶,震得苍阳脑袋嗡嗡作响。》 浪漫會館 禁止转载》VPZfHYJwnu

    》 浪漫會館 禁止转载》EIXznyynmX

    「这种事妈怎么会开玩笑?这可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清白啊!」郁然无力的说着。她知道儿子有满腹的疑问,于是干脆将方才故意遗漏的片段说出。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爸竟会做这样的事!」苍阳不可置信地微微摇着头。

    「当时我也是无法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你说我怎么能告诉你?曼波若是知道,她又会怎么想你父亲、怎么想你……她会认为你们父子别有居心……专挑她们家的女人……」郁然摇着头,不敢再说下去。

    「不!妈,曼波不会这么想的,妳别胡思乱想。」他安慰着母亲,然而心中却不断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串联着去思考。

    他回想起父亲第一次和曼波见面时的反应,以及如今曼波的母亲是父亲外遇的对象……看来父亲和曼波的母亲应该早就认识,所以父亲看到曼波时才会一脸惊讶,还频频问曼波问题。

    对!没错,就是这样!发现这一层关联后,苍阳又问母亲,「妈,就妳所知,爸爸的事有多久的时间了?」

    「大概就是你第一次带曼波回家那前后吧!怎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照妳所说的去推想,爸和曼波的母亲应该在他和曼波见面之前就认识了,要不然爸看到曼波时也不会有那些异常的反应,妳认为呢?」苍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

    「嗯!应该是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呢?」郁然坐起身来,皱着眉思索着。

    「所以,有两个可能,一是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二是他们早就认识,最近几个月才在一起,而这个关键就是曼波!」他肯定地说。

    「照你这么说,我倒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你爸爸是在曼波来我们家之后才行为古怪的。」

    「我马上去问曼波!」苍阳转身往外走,「妈,妳好好休息。」

    「不!苍阳,不要让曼波知道,多一人知道没好处的!」郁然试图阻止

    「妈,我们都是大人了,够成熟去应付这些事了,妳别担心,先休息吧!」

    「这……好吧!但你问话要有技巧,别伤了曼波的心。」郁然不再坚持。

    「怎么了?这么急着找我出来,你不是回家吃饭了吗?」曼波甜蜜地心想,一天没见就受不了,苍阳也真是的。

    秋夜的风凉飕飕,低矮的路灯散发昏黄亮光,顺着小径婉蜒直至隐没于树丛间,夜晚的天母公园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依偎坐在情人椅上,苍阳一反平常的健谈,静静地握着曼波的手,把玩着她的纤纤细指,心里盘算着该如何问她。

    「曼波,妳母亲……最近好吗?」

    「很好啊!她最近似乎心情特别好,常常外出,还跑去学社交舞呢!」曼波心想,苍阳今天哪根筋不对,没事关心她母亲。「怎么?突然想孝顺我妈啦?」

    「呵呵!是啊!怎么?不行吗?」苍阳哑然失笑,但也附和着。

    「你爱屋及乌呀?」她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是啊!我就是爱屋及乌。」他转个头,性感的嘴对上了她的香唇。

    在四下无人的公园角落,他们激情热吻,苍阳的大手不知不觉覆上了她丰满的胸,轻轻按揉着。

    「苍阳……不行……会被人看到啦……」曼波轻声抗议,身体却热情的响应着。

    「不会,这里没人。」他的手不顾反对,继续抚弄着她。

    突然,一阵嘻笑声从小径后面传来,吓得曼波弹跳起来。

    「吓死我了!都是你!如果被邻居看到还得了!」

    「好啦!不骚扰妳了。胆小鬼,过来。」他笑着伸出手将她引回自己的怀抱,只安分地搂着她的纤腰,「我有事要问妳。」

    「什么事?」

    「我想安排我爸妈跟妳妈见面,妳觉得呢?」苍阳正色地告诉她。

    曼波听了,愣了半晌,随即装傻俏皮地说:「啊?我又没有要嫁给你,为什么双方父母要见面?」

    「谁说结婚时双方父方才可以见面的?」苍阳捏捏她小巧的鼻头。

    「什么嘛!不结婚双方父母见什么面?浪费彼此时间。」曼波皱着鼻、嘟着嘴,没好气地说。

    「亏妳还自称是个思想先进、观念开放的现代女青年,怎么有这种落伍的想法!怎么会是浪费时间呢?不结婚,大家做朋友也行啊!」苍阳故意皱着眉,义正辞严地训示。

    「呃……是啊……你教训的是……」听起来苍阳是没有打算娶她,这使曼波心情沉了下来。

    想到母亲之前说过她年轻时事负了凌伯父,除非真的必要,否则绝不会跟他见面的,那可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想我妈可能不太愿意吧!」她忸怩不安的说着。

    「不太愿意?为什么?」一听到此话,苍阳立即敏感的怀疑曼波知道他父亲和她母亲之间的关系,不禁火冒三丈,质问她,「告诉我!妳知道了什么?把那些不可告人的丑事都说出来!」

    「什么不可告人……他们……呃……你也知道了吗?」曼波被他无由来的脾气怔住。

    「原来妳一直都知道,原来妳也是共犯之一,一同联合妳母亲来欺骗我和我妈!」苍阳愤怒的将她推开,站了起来。

    「我……我答应我妈不能告诉你……所以……」她不晓得苍阳真的会这么气,她坐在情人椅上低着头,含着歉意说着。

    「当然不能告诉我,哪个情妇会把这种事告诉情夫的儿子?那她不就自找死路!」看到她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苍阳心中更感厌恶。原来她和她母亲都善于心计,喜耍手段玩弄男人,而父亲和他都只是她们的玩物!

    「你说什么?什么情妇情夫,这么难听!他们相爱,难道也有错吗?错的是老天爷,是老夫爷捉弄他们!」听到苍阳侮辱母亲,曼波气得跳起来,跟他理论。

    「妳可真是孝女!连老妈抢了别人的老公,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大声说话,我真是小看了妳们母女!」

    「你……你说什么?你别含血喷人、侮辱我妈!你给我说清楚,我妈抢了谁的老公?」曼波气到咬牙切齿、浑身发颤。没想到他是如此独断独裁,不分青红皂白的替人乱定罪名。

    「我父亲!」苍阳从齿缝中挤出话。

    「你父亲?哈……哈哈!真好笑!这也叫做抢人的老公?他们认识啊!相爱时我们都还没投胎,你父亲也还不认识你母亲,何谓抢人老公!」曼波真是哭笑不得。

    「天啊!他们竟然暗通款曲这么久了,而我和母亲却一直被蒙在鼓里!」他心痛疾首,也为母亲感到不值。父亲竟然脚踏两条船有几十年!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怎么可以这样乱下断语?」

    「难道不是吗?妳清楚事情的真相,那就由妳来告诉我啊!」苍阳反稽着。

    曼波激动的将母亲当初和凌越捷如何相识、相爱,到如何被拆散转述给苍阳听。

    原来还有这一章啊!这我倒是不知道,不过这却一解了我的疑惑,原来一切的祸源都在我带妳回家之后才开始的。」原来是他将祸根带回家,给家里带来不安,让母亲承受所有的痛苦!苍阳不禁自责。

    「你到底在说什么?」曼波不懂他到底在愤怒什么、怨恨什么。

    「妳可知道,这几个月来我父母之间感情出了问题?他们渐行渐远,我妈因此经神衰弱、抑郁寡欢,身体状况直线下滑,这都是因为妳母亲的出现,她和我父亲旧情复燃,成天出双入对、甜甜蜜蜜的,从此我父亲早出晚归,不顾及我母亲的感受,忽视她的存在,搞得家里气氛凝重……而这一切都是妳母亲所造成的!」苍阳愤恨不平地道出。

    「怎么会这样?他们……我妈不会……」曼波无法相信所听到的一切,缓缓地摇着头,拒绝去相信。

    「不管妳是真知道还是不知道,事实就是事实。总之,请妳回去告诉妳母亲,请她别再不知羞耻、不守妇道死缠着我父亲,还我家原有的平静!」苍阳冷酷的不带一丝情感痛批。「至于我们,我想暂时别见面。看到妳,就让我想到妳母亲无耻的行为,也让我不禁怀疑妳的血液里是否流着像妳母亲一样放荡的因子。而我母亲竟还能容忍情妇的女儿自由进出家里,将痛苦往肚里吞……想到我妈的仁慈和痛苦,我就恨自己没能早点发现……」

    还未从得知母亲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中恢复,接下来的话又狠狠地在曼波心上划了一刀,将她的尊严屈辱殆尽,且不管事情的真假,她都已经深深受伤了。

    石曼波怎能容许自己这样被践踏?!她要反击,以维护零星破碎的自尊。曼波难过深爱的人竟伤她最深,这辈子最大的耻辱非此莫属。

    「放心!竟然你凌苍阳能说出这种话,那我石曼波绝不会寡廉鲜耻的不识相。如果事情并非如你所说,我一定会加倍将所受的屈辱及伤害回报予你!」说完,曼波忍着即将溃堤的泪水转身狂奔离去。

    望着她如逃离瘟疫般的娇小背影,苍阳心如刀割,茫然地站在原地。

    回想她眼中充满的怨恨和屈辱,他心中闪起一丝悔意与不忍。是否自己不该这样对她?然而一想到母亲伤心的落泪,不忍的念头就如同昙花一现,一闪即逝……

    曼波哭倒在床上,她伤心欲绝、又气又恨。原来爱情是这么不堪一击,苍阳那句「谁也无法阻止我爱妳,即使是我父母」,言犹在耳,如今两人却已反目成仇。

    所有的承诺都是假的,所有的海誓山盟都是屁话,一切都是空,她再也不相信爱情!

    最无法理解的是,他为何要将家人的过错加诸于她呢?自己清清白白,真心的爱他,换来的却是自取其辱。

    「我没有对不起他啊……」她声嘶力竭痛心的哭喊,想将满腹的委屈释放。

    等母亲回来,她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如果苍阳有任何一丝不属实的污蔑,那他将万劫不复。

    听到母亲回来的关门声,她强忍悲痛,拭去眼泪,走出房门。

    「波波!妳怎么了?哭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罗青云见女儿哭肿了双眼,紧张地走向她。

    看到最亲爱的母亲,最亲近的亲人,曼波如同在暴风雨中看到了避风港。此时她渴望有人安慰,衷心希望被人紧紧拥抱。

    「妈,告诉我,妳没有介入凌伯父和凌伯母之间,妳不是破坏苍阳父母婚姻的那个人……」她哀求着母亲,内心恐惧着,害怕母亲的回答会将她最后一丝希望都抹煞。

    听到女儿痛不欲生的问话时,罗青云心痛得悔不当初。她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她僵直地站在原地,任由女儿在她怀中哭泣。

    「妈,妳回答我啊!」曼波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望着母亲,等着答案。

    「妈对不起妳!波波,我……」罗青云哭着请求女儿的原谅,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但这句对不起等于明白告诉曼波她跟凌越捷真的首情复燃。

    曼波震惊的跳开母亲的怀里,她不断摇头,大喊着,「不!不……妈,说妳是骗我的,快说妳是骗我……」她无法接受这一切,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她的憧憬、美梦、爱情、幸福全都破灭……

    「妈对不起妳,对不起苍阳和她母亲……」罗青云伸出双手,想拥抱女儿。

    「为什么妳要这么做?当初妳不是说担心会影响我和苍阳吗?那现在呢?妳让我在苍阳面前抬不起头来……妳教我怎么面对他……妈……呜……我跟他完了,真的完了……」曼波双手拨开母亲伸出的手,声嘶力竭的哭喊,无助地跪坐在地板上,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潦落双颊。

    见自己组手将相依为命的女儿伤成这样,罗青云自责不已。「波波,别哭了,妈去跟凌伯父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再也不见面,好不好?妳别这样……」她紧张到手足无措,试图安慰女儿。

    「没有用了……苍阳恨我,说我是祸源……我再也不能理直气壮……再也没脸见他……」

    「有用的!苍阳爱妳,他不会因为妈而离开妳,相信妈……」

    「相信妳?你们全都是骗子!都骗我……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曼波冲出家门,她不想再看到充满歉意的母亲,她得出去透透气,离开这个快令她窒息的屋子。

    「波波!妳要去哪里?」罗青云急着追出去,但曼波早已不见踪影。

    站在大门口,罗青云不知所措,但她能确定女儿一定跑去找晴匀了,于是赶紧打了一通电话给晴匀,希望曼波过去后能给她一个电话,好让她放心。

    挂了电话后,罗青云懊恼的想着,她亲手毁了女儿的幸福,这跟当年她父亲强迫她和凌越捷分开不是一样的吗?

    求求老天爷惩罚她一个人就好,千万别将报应加诸在女儿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