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秋天的午后,闷热没有风,发黄的叶子在树梢上摇摇欲落。

    两名中年妇人相约在紫藤芦,她们是罗青云和郁然。

    「坦白说,今天约妳出来,是想跟妳道歉,因为我自私的行为使妳的家庭不合,造成妳的痛苦。」罗青云开门见山的说出相约见面的目的。

    郁然诧异的看着她,并没有回话。原以为她是要跟她谈判,想要她成全……不过这个女人也是厉害,一开口就道歉,让她哑口无言,原本准备理论的台词都无用武之地。

    罗青云清了清喉咙,继续说:「我不晓得你们是怎么想我和越捷之间的关系,但我跟妳保证,我和他纯粹只是谈心的朋友,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妳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郁然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声音没有一丝心虚,可以听得出来并非善于勾引男人的类型。她的气质由内而外自然散发,丝毫没有矫揉造作,这使得郁然几乎不怀疑她所说的话。

    罗青云将她和凌越捷当年如何被父亲硬生生拆散、而她又是怎样的软弱没坚持自己的感情,一古脑儿说出来。

    「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再次与他相见,所以我很珍惜与他相处的时光,我却忽略了元配妳的感受,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妳。事情似乎是冥冥中注定好的,谁也没能料到我的女儿竟然和你们的儿子相恋,能说是造化弄人吗?还是我和越捷无缘,所以只得让我们的儿女来续这份缘?」

    罗青云啜了一口清茶,继续说着,「我的婚姻并不幸福,我和我先生一直过着同床异梦的生活,后来因为我父亲病重,我就带着曼波回台湾,从此再也没回美国,分隔两地的婚姻算是有名无实。寂寞空虚的我自私的希望越捷能陪我谈心、散心,没想到因为我的软弱伤害了妳,还伤害了你们的儿子和自己的女儿……」

    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元配对着情妇的面不都是要破口大骂狐狸精的吗?为什么对这个女人她不感到憎恨,反而同情?

    「呃……我是不是讲个不停,让妳没有说话的机会?」罗青云见她一直没开口,不好意思地问道:「不晓得妳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或想问的?」

    「没有。我知道妳今天会跟我讲这些,必定有妳的想法与目的,我等着妳说完。」

    「没错,今天约妳见面的目的有二,第一是要为我干扰了妳的家庭正式跟妳道歉,另一件事就是我明天将回美国,再也不会回来,除非……呃……除非参加曼波的婚礼。」罗青云一口气将她今天相约的重点说清楚。

    「我无话可说,只能说谢谢妳愿意退出。至于妳要回美国,我祝福妳。」郁然心想,既然人已要离开台湾,她也不再追究,只要能回到以前的日子,夫复何求。

    「但还有一件事我想请求妳……不管将来曼波和苍阳会如何,都请妳不要怪罪曼波,这件事完全不关她的事,她完全不知情!」罗青云诚恳的哀求着。

    「曼波是个好女孩,我打从心底喜欢她,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从没把对你们的气愤转嫁于她。」郁然说实话,否则当她发现事情真相时,早就将曼波拒于门外,怎还容她自由进出家门。

    「谢谢妳!越捷娶到妳真是他的福气。他老是说妳是上大给他最好的礼物。」虽然跟郁然第一次见面,但罗青云看得出来她是个温柔贤淑、讲道理的人。

    「是吗?他这样对妳说的?」郁然不太相信凌越捷竟会在罗青云面前称赞她。

    「别怀疑,越捷常在我面前夸赞妳,还说他能娶到妳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我很羡慕妳和他之间的和谐互动和生活哲学,这些日子里,越捷启发了我很多想法,所以我决定回美国和我先生重新开始。」罗青云由衷地说道。

    「曼波,妳又再发什么呆?」晴匀推了推曼波的手肘,将她从白日梦中召回。

    「没有……」

    虽然曼波看起来像是认真盯着计算机屏幕,实际上她的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几千里外了。

    和苍阳起争执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他连一通电话也没有给她。

    和他在一起的几个月时间似乎是一场梦,梦醒了,回到现实,徒让作梦者欷吁不已,这个梦也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不但母亲回美国,留下她一人孤零零地在台湾,更将她对爱情的憧憬给粉碎。

    天知道她有多爱苍阳,爱到心痛,然而由爱生恨只在一念之间。

    她恨他,恨他的无情,恨他的话如刀剑,但若母亲不曾介入他的家庭,她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始乱终弃、说他玩弄感情,但现在她什么都不行做,也什么都不是了……

    至今她仍无法相信与苍阳的感情就这样不了了之,难道他们的感情真的如此脆弱,曾经的真心相待、感情全然无保留、掏心挖肺的付出,都是一场空。

    曾经数次按捺不住思念的煎熬,冲动的打电话给他,每每按到最后一个号码时就又停止。并不是她没勇气,而是不甘心,强烈的自尊不容许她懦弱低头。

    夜深人静,她的心却无法平静,夜晚的来临有如洪水猛兽侵袭,让她无力招架。

    独自面对空荡荡的屋子,空虚又寂寞,这种感觉有如被人遗弃在寒冬夜晚的森林里,一片黑暗,找不到出口,狼声咆哮,挥之不去的恐惧不断扩张,直到累了、疲了,才蜷缩在大树下等待天明。

    一个人的夜晚,往事一一涌上心头,所有的回忆都是香浓甜蜜,他的热吻、他的触摸是怎样的轻易挑起她的欲望;激情火热、翻云覆两的画面历历在目,如今却已是遥不可及。他结实的臂膀有如避风港般令她感到安全,如今这个港湾却将她强制驱离出境。

    一想到与苍阳的一切,她的心就有如刀剐般疼痛,无奈愈是不敢回想,它就愈是如狂潮般席卷着她的思绪,有如中了蛊毒般不能自己,苦不堪言。

    难道苍阳就如此冷酷无情吗?难道她真的只是他的玩物,可有可无?

    的确,他帅又多金,倒贴的女人不计其数,不缺她一个啊!

    她的情绪因为爱恨交炽而反复无常,想到苍阳的温柔深情,她就悲伤难过、痛不欲生;想到他的冷酷无情,她就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她就快要精神崩溃了,到底谁能救她?

    看着好友为情所苦,晴匀万分难过,但也无可奈何,只因她用尽各种方法,不管如何好言相劝的安慰,都无法平抚曼波的伤痛。

    然而她实在受不了曼波一日复一日没有生气的活着,她气得直跳脚,于是丢了几张过去的生活照在曼波面前。

    「石曼波!妳给我振作起来!回到以前的妳!去厕所照照镜子,看看妳现在的样子,活像个癌症末期的病患!妳看看以前的妳,多有活力,活泼可爱大方,人见人爱,现在呢?看到妳都要倒退三步,以免被衰神上身!」

    晴匀不管办公室里同事对曼波拋来同情的眼光,继续说着,「妳再这样下去,男人连看都不想看妳一眼了,更别奢望苍阳会回头!」

    大多数同事都知道曼波被男朋友甩了,心情很低落,所以听到晴匀如此说她,不免同情曼波。然而他们知道晴匀和曼波情如亲姊妹,这么做也是为曼波好,晴匀是想用激将法激起曼波的战斗意识,虽然这个方法很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更何况这个方法也真的起了作用。

    「奢望?我才不屑!」曼波在众人面前维护自尊的赌气说道。

    「如果妳不屑他,那妳到底难过个什么劲?」晴匀见她有所反应,赶紧打铁趁热。

    「我是在为浪费了过去的几个月的时间而哀悼!别以为我难过是因为他!」曼波口是心非的辩白。

    「那妳到底准备要哀悼多久?妳可知道妳的行为已经影响了妳的工作品质?」晴匀知道曼波是责任心重的人,对于这种指控,绝对会予以反击。

    不出所料,曼波被激得站了起来,火气很大的反驳,「我绝不会因为私事而影响公事!」

    「是吗?那妳就别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环境而影响别人。」

    「我有吗?妳说!我影响谁了?」曼波不甘示弱的挑衅回去。

    「我!妳大大干扰到我,妳可知道?因为妳,我心神不宁,我担心妳的健康,担心妳会想不开……我担心……」说着、说着,晴匀多愁善感的性情又让自己红了眼,哽咽地说不下去。

    看到晴匀情绪失控,曼波再也忍不住的痛哭出声,索性两人相拥而泣。

    「我知道妳对我好……妳不要担心我,我会坚强起来的……」曼波埋在晴匀的颈窝里呜咽着。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晴匀扭动着肩,想避开曼波的拥抱,因为曼波流在她脖子上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水,弄得她又湿又痒。「妳别沾了我一身鼻水啊!快帮我擦干净啦!

    看着彼此哭花的脸,两人破涕而笑,似乎一切不愉快都过去了。

    但是,表面上的强颜欢笑只是为了让好友安心,其实内心的痛是一辈子都不能抚平的……

    「天杀的!」

    苍阳头痛欲裂,丢下手上的卷宗,他走向办公室内的休闲区,打开酒柜,拿出一瓶白兰地,仓卒倒了一杯就一口气喝下。

    他颓丧无力地一屁股坐上沙发,低头弓身,双肘抵着膝盖,手指在太阳穴按揉着,试图减轻头痛的程度。

    他已经半个月没回家好好睡一觉,为了压抑思念曼波的心情,他将注意力完全投注在公事,藉以忙碌来忘却她。但是,要忘记与她在一起的快乐点滴,是何尝的不容易?

    他可以强迫工作占据他的肉体,但心呢?他的心还是被曼波的一颦一笑所充满,那挥之不去的淘气娇笑和鱼水之欢时性感的呻吟声,在他脑海中不断回荡。

    既然工作压力无法压制她如妖精般缠绕的影像,他只好友夜饮醉,醉了、睡了,隔日醒来,再撑着宿醉的身子日理万机。

    这样的折磨,身体当然受不了,很快地,他消瘦了,黑眼圈出现,往日的硬朗不再。

    他不敢回家,回到家里,看到的事物都有她的影子,看到床与沙发,就想起她曾经与他激情的翻云覆雨;看到厨房就想起她做的饭菜;看到地毯就想起他们曾经玩闹扭打,翻滚后又相拥热吻……

    即使知道自己深爱着她,她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真爱,失去她,往后的人生将味如嚼腊、毫无乐趣,但是,他不能跟一个让母亲见了就想起不愉快往事的女人遏一辈子,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快乐而使母亲痛苦。

    天知道他自己有多痛苦,若不是他有责任在身,早就逃之夭夭、自我放逐了。

    然而,身为一企业之首,上千个员工都靠这公司过日子,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影响整个企业。

    他恨自己对她这么狠心,明知道事情与她无关,却毫不留情地牵怒于她,羞辱地。

    曼波充满恨意的眼神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太了解曼波了,在经过这样的羞辱之后,她死也不会回头求他;话如刀刺,他伤她伤得太重了。

    他能请求她原谅吗?她会原谅他吗?如果告诉她他爱她,他愿不顾一切爱她,她会再次接受他吗?

    他懦弱的不敢面对失败,即使想见她想得快要发疯,也跨不出脚步去面对她以及她的拒绝,他知道她会狠狠的拒绝他。

    今天是回父母亲家吃饭相聚的日子,他没回去,刻意的逃开,不敢面对他们。

    曼波的母亲已经选择离开,而他的父亲也不再借口外出,家里恢复原有的安乐与和谐,父母恩爱如初,而他呢?却失去最爱的人。

    到底谁才是这场婚外情的受害者?看着父母愉悦的说笑,他心中却还是隐隐作痛啊!

    听到办公室外头有脚步声,苍阳讶异这么晚了除了他自己,还会有谁在办公室。

    走出休闲区,他看见父母亲站在开敞的办公室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他惊讶地问。

    「我来看看我的儿子到底把自己折磨到什么地步……」郁然走进办公室,看着儿子无神憔悴的双眼以及消瘦的身子,手中还握着一杯酒,她心痛的捂着嘴啜泣起来。

    「我过得好得很!」苍阳强颜欢笑,「爸,要不要来一杯?」

    「不了,你自己少喝点。」凌越捷皱着眉劝说。

    「别喝了!苍阳,你过来坐下,妈有话问你。」郁然拉着儿子的手腕往休闲区的沙发走去。

    苍阳任凭母亲牵着走,三个人坐了下来。

    「什么事?」苍阳问道。

    「最近都没看到曼波……她可好?」郁然温柔的试探。

    听到母亲的问话,苍阳不知如何回答。他已经半个月没见到曼波、没跟她联络,怎么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他自己也想知道她好不好。

    苍阳痛苦的眼神证明了一切,他站起来走向落地窗,逃避双亲关怀的眼神。

    「你们吵架了?是不是因为她母亲?」郁然站起来走向儿子。一切都如她所料,他和曼波果真因为这件事而决裂了。儿子的脾气,她最清楚。

    「妈,我和曼波的事,妳就别管了。」苍阳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

    「我怎能不管?原本恩爱的一对情侣,就因为你爸和石伯母的事而闹别扭,这……」

    「妈,别说了!」苍阳压根儿就不想再提这件事。

    「苍阳,曼波又没有对不起你,你何必闹得这么僵呢?」郁然向丈夫使了个眼色,要他帮忙劝说。

    「没错,这件事曼波完全被蒙在鼓里。」凌越捷站了起来。

    「她早就知道你和她母亲以前的关系,却没有告诉我,她是刻意隐瞒的!」苍阳回过头对着父亲说。

    「这又如何?她隐瞒你不过是为了能继续和你在一起,她害怕你知道后会影响你对她的感情啊!」郁然努力为曼波说话。

    「如果她真看重我们的感情,就不会隐瞒,她并没有真诚地看待这场感情。」

    「这只是你的想法,你可有想到她的立场?」

    母亲一针见血的道破他的疏忽,他完全忽略了曼波的感受以及她的立场,从未想过她的心情,只是自私的老想着自己。

    但母亲呢?她看到情妇的女儿难道不会产生反感?

    「妈……难道看到曼波,妳心中不会有任何不悦或不舒服的感觉吗?」

    郁然恍然大悟。原来儿子是在担心她的感受。

    「傻孩子,妈喜欢曼波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有那种感觉呢?这件事只是一场误会,你爸和石伯母只是久违的好朋友,更何况他们曾经是被迫分开的情侣,妈能体会他们久别重逢的喜悦。如今事情已经明朗化,我都能体谅你父亲了,你为什么还要钻牛角尖?

    「妈,妳真的不在意?」苍阳眼睛发光,但仍有点不信任的再次确认。

    如果母亲真的不在意,那他的顾虑就不存在了!郁然的话驱逐了苍阳心中的阴霾,让他的心飞扬起来。

    天哪!他要曼波再次回到身边,不论会遭受曼波多大的耻笑与唾弃,他都不放弃!他要好好爱她、疼她、补偿她,不再让她受任何委屈。

    「妈,谢谢妳!」

    苍阳在母亲烦上亲啄了一下,转身冲出办公室,一下子就不见人影……

    曼波决心重新振作。为了证明自己已经从痛苦深渊中爬出,不再为情而苦,她开始找朋友出去玩乐。

    那天,她竟在皮包内发现KEVIN的名片,看着名片,她心中又是一阵痛,因为苍阳曾经为了这张名片的主人而误会她,当时她竟傻傻的原谅他,只因内心沾沾自喜于他是因嫉妒和占有欲而醋劲大发,如今回想起来,这都只是他执行专制独裁的一项说辞罢了。

    于是她主动打电话约KEVIN,即使他的外表给人的印象是有钱的花花公子,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又是那般的嫌恶。然而,那又如何?苍阳空有绅士外表,实质还不是一个玩弄女人、披着羊皮的恶狼!

    她不否认约KEVIN出来是基于报复苍阳的心态,她现在需要彻底摆脱感情的束缚,而她相信KEVIN正是那种极佳的玩伴,能疯狂的玩闹,让她忘却一切烦扰。

    整晚,他们就在五光十色、充斥嘻哈摇滚音乐、人声鼎沸的PUB中疯狂的跳舞、喝酒。

    三杯烈酒下肚,全身就有如魂魄出窍般轻飘飘,曼波放纵灵魂和躯体,在舞池里狂放扭动、尖笑,将痛苦、伤悲、恨意、情感全部拋诸于脑后。

    KEVIN不愧是情场老手,他说起话来虽然轻浮、爱耍嘴皮子,然而城府却很深,他整晚刻意以绅士风度对待曼波,彬彬有礼、百般殷勤,只为了博得她的好感与信任。

    他可是看准曼波心情不好,这种机会他当然得好好把握,乘虚而入是把妹必胜招数之一,今晚他一定会让她主动投怀送抱,躺在他怀里寻求慰藉……

    「妳可知道每天打电话追我的女生有一卡车那么多?」

    「哈哈!你少吹牛了……」

    一辆黑色BMW敞蓬车「吱」地一声停在曼波家楼下,随即是一阵男女嘻笑声从开放的车内传出。

    「不相信?」KEVIN将原本握方向盘的手移向曼波的红唇,轻佻的顺着唇形轻抚。

    「你做什么?」曼波警觉的往后避开他的触碰,尖声抗议。

    「不知为何……我只对妳着迷。」他邪恶的眼神散发出强烈欲望,甜言蜜语地引诱着她。

    看着他眼底的淫欲,曼波感到不安与厌恶,只想赶快逃离。

    当她抓起大腿上的皮包、正准备开车门冲出去时,她看到伫立在她家楼下的苍阳,惊讶与喜悦在心中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满腹的愤恨。

    忽地,一彩带着报复意味的浅笑在她嘴角勾着,她重新坐回位子上,一改原本嫌恶的表情,故作娇媚的望着KEVIN。

    「说,为何只对我着迷?」

    KEVIN心喜自己「把妹高手」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整晚的虚假绅士行为就是为了这时刻,他确信自己今晚就能将曼波弄上床,心里可得意极了。

    「给我一个吻,我就告诉妳!」还没等她回答,他就饥渴地强吻下去。

    一阵恶心由胃里翻腾而上,曼波紧闭双眼,忍着泪水,心想这场戏一定得演完。她要让苍阳知道,她石曼波不是没人要,想追她的男人可是不计其数,别自以为他是她的唯一!

    KEVIN一双恶手迫不及待攀上曼波腰背、将她紧紧搂向自己,当她丰满的双胸抵在他发热的胸前时,他如恶狼般低吼出声。

    「天哪!妳真令我发狂!」

    「KEVIN,你温柔点嘛!这样我无法呼吸……」曼波用力推开他的怀抱,在他耳边轻语,借故喘个气,深呼吸,巧妙躲开他的吻。

    「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宝贝!」他习惯叫女人宝贝、蜜糖或甜心,以免在激情中错叫名字,那可是不得了的事,身为把妹高手的他可是视此为耻辱。

    他的双手仍在她的后背上下游移。

    「嗯……讨厌!才不是呢!」曼波故作娇嗔,实际心中何止「讨厌」两字可形容,根本是厌恶至极。

    「这一次我会温柔一点的,嗯?」

    正当曼波咬着牙,准备再次承受狼吻之时,她听见另一辆车「砰」地一声关了车门,发动引擎呼啸而去。

    她急忙用力推开KEVIN,转身跃起,站在牛皮汽车座椅上,望着苍阳的车离去,她的胸口在抽痛,彷佛有人将她的心用力绞扭。

    为什么报复后她没有一点的快感?反而心痛得更厉害?这到底是在报复苍阳还是报复她自己?她真的无法分辨了。

    无力的垂下双肩,她的眼泪扑簌簌流下。

    「宝贝,妳怎么……啊!妳的高跟鞋别踩在我的皮椅上啊……这皮椅很贵的……」不知状况而纳闷的KEVIN看到皮椅被践踏,既紧张又心疼的哀号。

    「哦!是吗?反正你老爸有的是钱!」曼波将所有的怨气、恨意、怒气一古脑儿的转而发泄在KEVIN以及无辜的皮椅上,她用细尖的鞋跟猛力在皮椅上刺踏了几下。「这算是你强吻我的代价!」

    丢下话后,她随即跳下车,头也不回的跑回家,留下不知所措的KEVIN心疼的抚摸着被刺破的皮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