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三章 尾声.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1尾声

    我们回到了监狱。我们回到监狱已是来日正午时。正午稍后,地委关书记就派人开始和我们进行了一天一夜的百里长谈。关书记匆匆离开县城,未及最后和我们面谈,是因为党中央又向全国各县团级以上干部发了一封紧急电报,说中苏边界形势吃紧,敌人往我珍宝岛一侧调兵昼夜不分,飞机大炮坦克车,陈兵百万不死心,望全国全军团结紧,随时随地防入侵,全民皆兵筑长城,彻底粉碎苏联修正主义的狼子野心。关书记除了要立刻参加地区人防工事建设的协调会、民兵大比武的动员会、还要组织当地驻军往中苏边境换防的许多事宜。事关民族安危,国家命运,关书记自然不能亲自来和我们谈话,就派了他的亲信、地区机关保卫处的赵处长和我们进行了如同从耙耧山脉到海南岛的一次漫长谈话。我们整整谈了一天一夜。是我和红梅(以我为主)向他汇报了一天一夜。我说完时口干舌燥,嘴唇发木,四肢无力,恨不得随地倒下睡上三天再三夜,一周又一周,听得他人如泥塑,目光呆滞,好像看了惊天动地的一出戏,听了如歌如泣一首歌,读了激越昂奋的一首诗。这当儿,又一天的日光从窗子挤进了那间特殊看守室旁的屋子里,落在了我的脸上嘴上眉毛上。东方升起一轮红太阳,革命青年斗志昂,天不怕来地不怕,就怕你们上线又上纲。不上线、不上纲,我们依然能把红旗扛;大寨田里能播种,虎头山上能挥枪;革命依旧冲上前,战斗依然杀声响,一寸土地一颗心,颗颗红心都向党,坚守阵地志不移,视死如归向前闯。要上线,要上纲,月亮升起不见光,满天星斗黑苍苍,东方日出雨茫茫。革命情爱变牛粪,革命热情成粪汤,革命精神如邪气,革命热血成粪缸,革命干劲如屎便,革命觉悟成大肠,硬说革命脚步走的是反革命的路,革命的红色指甲成为坏榜样,革命的草鞋将成草木灰,革命裤子成伪装,革命的上衣箱里锁,革命的帽子成粪筐,革命的围巾变锁链,革命的脸庞向西方。革命的双膝地下跪,革命的后背向了党,革命的红心把泪流,革命的脖颈不能昂,革命的头颅成标靶,革命的心脏黑血淌。天呀天,地呀地,革命者竟要向革命者的后脑来开枪,不怕血,不怕亡,就怕革命红旗无人扛;头可断,血可流,定要让日出东方放光芒,云开日出有日头,日落西山有月光,抬头能见北极星,一梦醒来东方亮;我们牺牲无所惧,只要能换来人民幸福生活万年长。谈话完了红梅把泪流,赵处长在一旁默默想;故事完了我凄伤,赵处长默想一阵开了腔———“喂,接着讲呀。”“讲完了。”“就讲完了?”“全完了。”“你们炸掉程寺和二程牌坊回到这儿几点钟?”“已是晌午日正顶,这里人都正在满山遍野寻找我们到处忙。”“你们是处于什么动机又主动回到监狱的?”“革命者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用不着耍阴谋,弄诡计四处躲藏。”“程天民死了你们知道不知道?”“天上下雨地下流,那是他应得的好下场。”“程寺被炸得寸瓦不剩,把程天民埋在下面,浑身没剩下半块好的肉皮你俩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了又何妨。”“现在你们知道了有何感想哩?”“用程寺的碎砖乱瓦埋了他最适当,留下革命的黄土好播种哩好插秧。”“高爱军,你还有啥儿要说吗?”“没了没了说完了,一片红心向着党。”“再想想到底还有什么没有讲?”“想到了我可以补充,对党我不会有半点隐藏。”“你呢?夏红梅。”“我要说的爱军全说了。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所思就是我所想。”“你为你做过的事情后悔吗?感到耻辱吗?”“我一心一意搞革命,一腔热血热爱党,和爱军的情是革命情,与爱军的爱是革命爱,流血牺牲不后悔,头断血流不悲伤。”“那……你不断流泪是为啥?”“我流泪是因为革命风浪冲了革命舟,革命的斧头砸了革命枪;敌人让我流血我含笑,革命者让我蹲监我如何不悲伤?天下幸事是能死在敌人枪口下,天下大悲是亲爹亲娘起了杀儿灭女的恶心肠。”“好啦,这次的谈话就到这儿,你们是诚实的,对党也是忠诚的。毫不隐瞒的。我回去会把你们的表现如实向关书记汇报,建议他宽大处理你们,争取给你们重新做人、重新革命的机会。”“那就谢谢您了赵处长,记住你的情,记住领导的爱,记住上级组织对我们的无限关怀;有一天我们能重新投入到革命的风浪里,我俩会加倍珍惜,加倍珍爱;甘愿肝脑涂地干革命,粉身碎骨谱新篇。”“我今天就要回去了,走之前我再最后问你们一个问题,也是关书记派我来给你们谈话的根本原因,希望你们俩能毫不隐瞒,如实地回答我。”“请赵处长随便问,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定会把心把肺都扒给组织看一看,让关书记用手掂一掂。”“好———我问你们俩,在你们最初被组织部的刘处长从程岗接到县城时,是不是有一会儿关书记不在,只有你们在关书记住的屋子里?”我说:“是。”赵处长问:“大约有30分钟左右吧?”红梅说:“也就半个钟头儿。”赵处长问:“在这半个小时里,你们干了啥?见没见过关书记的桌上有一张照片?上边是位女同志,穿军装,中年人。”我说:“见了。见了哩。”赵慌忙紧紧盯着我:“那照片呢?是不是你拿了?”我看着红梅。红梅说:“他没拿。谁也没拿。他看了那照片,又把照片给了我,我正看时关书记进来了。因为那照片下边写了“我亲爱的夫人”一句话,我正品味那句话时,关书记一来我一慌,那照片就掉了。”赵:“掉在了哪?”红梅:“好像掉在沙发缝里了。”赵:“你好好想一想,到底是不是掉在沙发缝里了。”红梅想一会:“确实是掉在沙发缝里了。”赵处长从凳上站起来,立马要走的模样儿,“知道那照片上的女人是谁吗?”我和红梅摇了摇头。赵处长说:“真的不知道?”我说:“真的不知道。”红梅说:“面很熟,却一时想不起了她是谁。”“事到如今我给你俩说实话吧”,赵处长说:“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加夫人———江青同志的照片哩,照片上的话是关书记写的呢。那照片找到了,你们的命也就保住了。那照片要找不到,有一天落到了别人手里,关书记不仅要丢官,可能还丢命。关书记要丢官又丢命,你们还能活着吗?那时候你们就真的把革命进行到底了。再也别想革命了。”赵处长说完就走了,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马加鞭地去找那张照片了。向前进、向前进,我们要革命,我们要战斗。革命是航船,我们是舵手,革命是车轮,我们是车轴。革命是收获,我们是厚土。革命是厚土,我们是金秋。革命是战场,我们是弹头。革命是高山,我们高山秀。革命是水流,我们水中游。革命是草原,我们是马牛。革命是戈壁,我们是绿洲。革命是大海,我们是浪头。鱼儿离不开水,离开革命我们如铁锈。马儿离不开草,离开革命我们把命丢。春天离不了阳光哟,我们哪能离了雨露。革命离不开旗帜哟,我们就是旗手。前进离不开号角哟,我们就是号手。火车离不了车轮哟,我们是永不生锈的车轴。航海离不开灯塔哟,我们就是那高高的塔楼。我们要革命,我们要战斗。我们要高举红旗,让前进的号角响在敌人的山头。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流水不腐,铁轮不锈。前进前进前进,战斗战斗战斗。战斗战斗战斗,让革命的红旗照耀千秋。照耀照耀照耀,千秋千秋千秋。2尾声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照片照片照片片……照片呀!照片,我日你祖宗呀照片!3尾声我们是诚实的,我们也是坦荡的。我们是革命的,我们是高尚的。可他们没有对我们作出任何的宽大。原以为他们会因为我们是一对天才的革命家,为乡村革命作出过卓越贡献,会以革命同道的名义放了我们,让我们重新回到革命的熔炉里。然而,他们却把我们分开投进了真正的监狱。(犯着革命急性病的同志们不恰当地看大了革命的主观力量,而看小了反革命的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其结果,无疑是要走上盲动主义的道路,从而害人、害己,害了革命。)这是我们的教训。血的教训———我蹲的那一间狱房,小得除放一张床和一个屎尿桶儿,就几乎连一只蚂蚁也不能再容了,厚砖墙,粗铁窗,吃饭时从那扇小窗里递进去,有事了从那铁窗里向外唤。我在那屋子里待了八个月,也许是一年八个月。我差不多忘记了我被放进去的时间和季节,忘记了红梅和我分手时脸上的表情和模样。每天除了读床头的毛主席著作和样板戏戏本以改造思想煎熬时光以外,就是躺在那床上喂虱子和跳蚤。弄得我差一点也就忘记了天,忘记了地,忘记了苏修和美帝;不知年,不知月,不知革命形势变化急,忘记了革命洪流浪多高,不知道大浪淘沙时已去。乾坤翻转时代变,日头果然出之西。朝朝暮暮不盼天,暮暮朝朝不盼地,朝暮只盼有人提审你。不盼地来不盼天,只盼红梅有消息。我连红梅的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每夜梦里都和红梅在一起。可他们突然间连续不断的提审我时,已经把枪毙我和红梅的布告贴满了城里的大街小巷和程岗镇街街道道,连程前街的井台上和程中街的碾盘上都有我和红梅的照片和名字。我们的名字上都印了一个红“×”儿。一片废墟的程寺瘫在村落后,原来的启贤堂和藏经楼的立柱还坚在半空里,那立柱上贴的枪毙我俩的布告在风中被吹得哗哗响。这些情况是程庆林去探监时告诉我的,他一走他们就开始开闸流水样不间断地提审我。他们让我把我的故事说了一遍又一遍,从部队谈到程岗镇,从乡村革命开始的第一天谈到最终炸程寺,从程桂枝和程庆东的死,谈到程天青的疯和程天民被寺砖庙瓦的大活埋。对他们,那些坐在审判席上听讲故事的同道者,我始终怀着对组织的忠诚和信仰,从不隐瞒事实,从不添加水分。他们说我和红梅是他们遇到的最为诚实的囚犯(很遗憾,他们没有说我们是一对革命者),说我俩交待的犯罪经过(该是革命行为)一模一样,唯一的出入是说我和红梅的男女关系时,称红梅说的粗略而含蓄,而我说得直白而详尽。(革命情,同志爱,烈火燎原放异彩,坦坦荡荡告诉党,丝丝毫毫不隐埋,天大的窟窿革命补,地大的过错我们改,革命熔炉能容难容事,革命情怀能包万种爱。)可是,他们还是决定把我们执行枪决了。这难道不是公然在违背波茨坦公告吗?抗战一旦结束,内战的危险即严重威胁全国人民。我向全世界呼吁,一致起来,坚决制止这个危及世界和平的中国内战吧!可是,他们还是向我们开枪了。那一天,是又一个新的冬后的开春日,一世界都洋溢着草青芽绿的青嫩气。执行枪决的地点是我们程岗十三里河上游二里处的河滩上,那里河滩开阔,流水响亮,到处都是红红白白的鹅卵石。到处都写着“打倒四人帮,人民得解放”和“狠批高爱军、夏红梅的反革命通奸杀人罪,再在他们遗臭万年的死尸上踏上一只脚!”的标语和谩骂(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大堤上,柳树上,石头上,还有搭起的审判台的立柱上,那些兴奋至极的标语如秋日飘叶,那些谩骂的墨汁如夏日落雨。审判台有五尺多高,借着河堤搭在河岸上,台子下从四面八方来的社员群众人山人海,人头像满山遍野的荒草地上撒满的羊群的粪蛋儿,各条道上,正朝这儿涌着的人们像散圈儿的牛儿马儿和猪儿。台上肃穆庄严,台下嘈杂一片,不知程岗镇十几个大队的数万社员群众是从东西南北赶来参加公审会,还是从八面四方涌到程岗的河滩赶庙会。当公审人员借着高音喇叭的威风下令把我从一辆帐篷卡车上押到公审的台上时(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我看见台下人头攒动,翻江倒海,口号声此起彼伏,唤叫声唾液飞溅,半空中口号撞着口号,潮起潮落,脚地上说话声挤着说话声,语青音白。呼口号的举着胳膊,一片胳膊一片林;看热闹的叽叽喳喳,叽喳声洪水猛兽一片暴雨淋。前边的人拉长脖子朝着台上看,后边的踮着脚跟骂着前边的人;你踩了他的脚他像青蛙叫,他撞了你的头他像野狼吼。我怀着苍白激动的心情极想瞟一眼台下我娘和娃儿红生、闺女红花在哪儿,还有红梅的女儿桃儿来没有,可是在那一片黑亮的人头中我连程岗大队的一个熟人都没见。日光灿烂,他们像小草一样隐在草丛中。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动见牛羊/地茫茫,天苍苍,亲人呀你们今儿在何方/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只盼着能在台下见亲娘/只盼着红生个儿长高身强壮/只盼着红花如红梅一样寒冬的日子能开放/只盼着革命事业后继有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只盼着他们接过革命枪/红旗肩上扛/跟党走风里雨里不回头/雨里浪里志不丢/做事要做这样的事/做人要做这样的人/儿女呀!你们年龄不大也不小/为什么不能帮助爹爹操点心/好比说:爹爹挑担有千斤重/你们挑担就应该有八百斤/台上肃穆庄严天苍苍/台下人头攒动地茫茫/口号声此起彼伏如雷鸣/说话声翻江倒海乌云涌/人撞着人血光一片军情急/拳碰着拳杀声振天形势紧/看天下四海翻腾云水怒/望环球五洲震荡风雷激/忽然间风息浪止一片寂/言语不多声音息……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我一片浆糊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高音喇叭的刺白唤叫,台下就冷不丁儿安静了,红梅就在高音喇叭的唤声中和我一样被捆着从哪儿———哪个车上扶着押着跪到了台子上。这是炸完程寺后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夏红梅,(我的灵魂我的肉,我的精神和骨髓!)她还是穿着那件粉红的小翻领儿涤良衫,还是穿着半高跟的平绒方口鞋。下跪那一刻,我们目光呯的一声相遇了,我一下看见她哗哗啦啦瘦许多,然脸却比以前更加清秀和漂亮。看见我,她脸上半白半黄、半僵半木的表情微微翻起了一点红。这当儿,我极想问她这大半年,再或是一年几个月,你被他们关在哪?在监狱里他们每天都让你干些啥?可我们的目光刚刚相遇,她的泪流出来还不及落下去,就有两个持枪的武警士兵立在了她和我中间,城墙一样把我们的目光隔断了,把我的思路隔断了。原以为,公审大会会让我们跪在一起像革命中的批斗大会开上大半天,没料到那所谓的公审大会前后没有用半个小时,只让我们跪在那儿,由县法院的一个法官主持会议,说了声现在“公审大会开始”!就有另一个法官念了一段毛主席语录和我俩的判决书,那公审大会就劈劈啪啪解散了。他宣判我们是反革命通奸杀人犯,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那宣判我们死刑的法官的嗓音又粗又重,威风凛凛,把“立即执行”四个字念得有顿有挫,仿佛要把那四个字当成炮弹射到我和红梅的身子上。我原以为我会在他念出那四个字时瘫在台子上,可我自己都没有料到他那四个字从喇叭里爆出来后,我哆嗦一下,心里猛地一个急颤,便立马平静了,英雄过了河样不消风浪了。我想起了李玉和被枪决时气宇轩昂的模样儿。狱警传似狼嗥我迈步———(上场,“亮相”)出监。(二日寇宪兵上前推搡,李玉和大义凛然,坚韧不拔。“双腿横蹉步”,变“单腿后蹉”,停住;“单腿转身”,“偏腿亮相”。无畏向前,逼退二日寇宪兵。)(李玉和抚摸胸伤,蹬后揉膝;藐视铁链,浩气凌云。)「回龙」休看我,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原板」贼鸠山要密件毒刑用遍/筋骨断体肤裂心如铁坚/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我看到革命的红旗高举起/抗日的烽火已燎原/但等那风雨过,「慢三眼」百花吐艳/新中国如朝光照人间/那时候全中国红旗插遍/想到此信心增斗志更坚/「原板」我为党做工作很少贡献/革命者顶天立地勇往直前……可是,红梅被“立即执行”的炮弹击中了。她原还端端地跪在那个武警士兵的腿下边,当“立即执行”宣判完了后,我看见她像一棵大树倒了样,像一座高山垮了样,就瘫坐在了台子上,像直到这时她才突然知道自己要被枪毙样。我隔着那两个武警士兵唤:“红梅,横竖都是一死,活着我们活出了人样儿,死了也要死出一个人样儿。”在一片杂乱中,红梅听到我的唤后,她抬头朝我看一眼,见我立在台前,挺着胸,梗着脖,雄赳赳,气昂昂,如同受到了鼓舞,她试着把瘫了的身子也挺将起来了。这当儿,高音喇叭又开始如往日散会那样播放音乐了,播放革命歌曲了(就如那下了一场及时雨哟)。除了公审台的四角高音喇叭播放外,紧跟着押送我们的汽车上的宣传喇叭也开始播放了,村里和镇上的喇叭也开始播放了。转眼之间,流行病样,四面八方,村村镇镇的喇叭都在宣判之后开始播放了。审判台上的喇叭播的是《胜利全靠党指引》,押送车上播的是《高举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帜前进》,程岗镇播的是《歌唱民族大团结》,镇南哪儿播的是京剧《红色娘子军》中的“崭新日月照河山”,十三里河河东播的是《龙江颂》中的“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还有从天而降的《飞兵奇袭沙家浜》,从西突来的《让革命红旗插遍四方》,从北杀来的英雄赵勇刚吼唤的《以血还血,以牙还牙》。音乐声如风如雨雪花飘飘,歌词儿似绳似索冷水潺潺,唱段儿惊涛骇浪洪水涛涛。审判台被音乐声淋得浑身是水,台下的社员群众被歌声弄得满头飞雪,十三里河被唱段儿堵得水积水海,程岗镇被淹得奄奄一息,死去活来。人们在音乐声中不知为啥儿狂唤乱叫,不知是在庆贺高呼,还是谩骂会议太短,不值得让他们跑这十里二十里,甚或几十里。我和红梅被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的歌声和音乐包围着,击打着。我看见有人把原来坐在屁股下的鞋子扔在了半空里。看见有大股的人朝着河的对岸涌动着(那儿是准备枪决我们的刑场),有一个像是程天青的男人在人流中似乎被踩了脚,他便突然举手要打人。这一刻,红梅在那如春风化雨的音乐歌曲中,忽然不用人搀她就站将起来了,脸上刚才宣判前的苍白蜡黄慢慢冰消雪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不薄不厚红润和兴奋。随着那音乐的增多,歌曲词儿熟果子样往她面前跌落,她脸上的兴奋最终成了按捺不住的激动和紫艳。她把脸朝我扭过来,从那个士兵的肩缝望着我,目光明亮如炬、火热滚动。我知道她的血液开始在她浑身和我一样狂奔不止了,躁动和烦乱使她的额门上发光发热了。我朝她挪了一下脚。她也朝我挪了一下脚。我们突然越过各自面前的士兵,冲到一块,身子贴着身子疯狂地吻起来,疯狂地亲起来。因为都被反捆着,我们不能拥抱,不能抚摸,她就把她的胸脯贴在我的胸脯上,我就把我的肩膀压在她的肩膀上。因为贴压,我们就把头昂在审判台的半空里,她的嘴唇挤着我的嘴唇冰凉如火,我的舌尖勾着她的舌尖似火如冰。革命情烧尽千层雪,战友爱融化万丈冰。日出东方照四海,朵朵葵花向阳开;春风雨露苗儿壮,海枯石烂不变色。我的心哟我的肉,我的灵魂我的爱……天呀天呀天,地呀地呀地。这当儿,除了狂播狂放的红色音乐和革命歌曲,台下的人忽然都不言不语了。朝对岸涌去的人也轰轰隆隆扭过了头,回过了身,把目光僵僵硬硬盯在了审判的台子上,全神贯注盯着我和我的夏红梅。盯着我们的情,盯着我们的爱,盯着革命者的唇儿和舌尖。台子上持枪的士兵目瞪口呆。宣判后离席的法官神志恍惚。台下群众们的眼睛目光生硬。半空中的飞尘凝住不动。河滩上的鹅卵石因为看不见我俩的亲吻而跳跃不止。河水里的鱼儿蟹儿飞出水面看着我俩欢呼雀跃。我的舌尖在她的嘴唇里如双蛇嬉戏,她的湿唇在我的唇上如两鱼鏖战;我的肩膀压住她的肩膀如水来土掩,她的胸脯扛着我的胸脯如房倒柱顶。我们的情滋滋发烫,我们的爱闪闪发光……然而,然而就在这一刻,在这一瞬间,也许静止过了一分钟,也许一夜、一天、上百年,也许仅仅数秒钟,革命者就向革命者扣动板机了。他们没有把我们枪毙在河对岸挖好的一个沙坑里。他们把我们打死在了审判后余音未落的审判台子上。然而,在我们流血牺牲倒下时,我和红梅还是紧紧地挤贴在一块,我们的双唇还死死地吻在一块儿,最后,血腥的气息把我们窒息死去了。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革命还未成功,同志呀你仍需努力。4尾声许多许多日子之后,我和红梅允许从《温柔之乡》返回一次耙耧山脉。我们发现那里的人们都在阅读一本名叫《坚硬如水》的小说,而那些不识字的人们,又都在演说着我和红梅的故事。当我们到枪决我们的程岗以西的十三里河滩时,发现那审判的台子早已不在,可在我们流血倒下的地方,青草绿茵,异常旺茂。就在那块草地上,正有一堆男娃、女娃在割草放牛,他们彼此游戏着相互探看对方的秘地。看完了,他们学着大人的样儿,在日光下脱得赤赤裸裸,一对一对做着一些男女游戏时,便有一位佝偻驼背、白发稀枯的老婆婆在村头唤他们中的谁回去饭。他们只好都从草地慌慌张张起来,穿好衣服,扛着草篓,着牛羊回家去了。我和红梅也只好又回了温柔之乡。

    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再见,革命!别了,司徒雷登!

    2000年3月至7月一稿

    2000年9月至10月二稿

    2000年11月三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