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受活读后感及书评 真实的人性有无限种可能——读阎连科小说《受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安书落 评论 受活

    因果相报,福祸相依。

    我曾以为,毕飞宇的《推拿》写尽了残疾人的凄楚、失望和炎凉,而今翻开阎连科的《受活》,他让我看到,真实的人性有无限种可能。

    是什么统治着世界?是什么管制着人心?是什么迷离了双眼?是什么无限制地放大了私欲?可有人生来残疾?

    茅枝婆听着猴跳儿把退社的文件在村里头读完,就靠着老皂角树,安安祥祥得死去了。时隔三十多年,受活庄终于得到了退社的许可。庄里的人不再受任何行政区管辖,它就这样独立于世外,孤零零地被遗弃在耧耙山的深处了。以后,再遇上自然灾害,没有什么县委、县政府可以派人来,挨家挨户翻床掀锅地把粮食一车一车颗粒不剩地运走了;再有大炼钢铁,没有什么规定需要让受活庄每家每户连铁锅、钉子都上缴了;再有文化大革命,没有什么人可以去受活庄抓走资派、大地主了,没有什么人要挨批斗了……当然,绝术团也不能组团出演了。

    受活庄的人又恢复自由了,没有人知道,事到如今,在二十世纪的尾巴上,这样的自由会带来什么。只是,曾经被人管制无处可诉的辛酸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真实的人性有无限种可能,常人如此,残疾人也如此。

    为什么欲望总会灼红人的双眼,泯灭人的良心?当看到受活庄的残疾人拼命在外赚钱,没有一个肯回乡时;当看到外乡的几个圆全人把受活庄的残疾人锁在纪念馆里,逼他们交出钱财时;当看到水晶玻璃棺上用纯金写着“柳鹰雀同志永垂不朽”时……凉意从我的一点一点脚底漫上心头。

    欲壑难填。名利、钱权,无一不在污染灵魂,蛊惑良知。

    都说“名利如浮云”,可真正看透这一切的,又有几人呢?在滚滚红尘中奔波了这么久,不累吗,都图些什么呢?

    一切生于贪念,毁于贪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