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总裁韦小宝》 二 麻烦就是优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因为张会计、李出纳恶意低估了梁山公司的资产价值,使得梁山公司的第一次资本运作失败了。但是宋江没有泄气,他继续派出以花花公子柴进、红歌星乐和为首的公关小组前往京城,与大宋集团接洽第二次合作,无论如何,宋江也要把梁山公司出售出去,卖一个高价,年终分红的时候也好让员工们高兴高兴。

    柴进等人不辱使命,很快,大宋集团派出了以副总裁高俅为首的谈判专家小组,专程赶赴梁山公司进行并购谈判,宋江这边急忙排兵布阵,安排与高俅谈判的人选。

    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关胜等人都希望能够做这个谈判小组的成员,也好在高俅面前,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为公司争取一份荣耀;但是,董事长宋江排出来的谈判阵容,却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

    宋江派出的谈判人员,是客户服务部经理轰天雷凌振。

    这个轰天雷凌振,是一个残疾人士,他的爹妈都是聋子,从小到大,爹妈与凌振之间的沟通都是扯着嗓门大声地喊,哪怕声音稍微小一点点,也会出现沟通障碍。所以凌振从小也是个聋子,永远沉浸在幸福的宁静之中,就算是旁边有人对着他的耳朵敲锣打鼓,他也听不到。

    凌振自己听不到,推己及人,还以为别人也听不到,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犹如轰天雷一般,往往震得地面乱晃,故人称之为轰天雷。

    接到前去迎接客人并进行谈判的通知,凌振喜得眉开眼笑,立即出发了,他在路上迎接到高俅一行,一见面,高俅立即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你们梁山的资产啊,质量可不太高啊,不要以为上一次的清查就做不了数了,哼,告诉你,这一次并购,仍然是以上一次的清查评估数据为依据的。”

    凌振听完高俅的话,立即把手放在耳朵边上,扯开惊天动地的大嗓门,吼道:“老高,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高俅被震得两耳轰鸣,生气地吼道:“你小声点好不好,噪音这么大,严重超标,用不着这么大的声音,我耳朵不聋。”

    凌振俯耳过去:“老高,你大点声,我听不到你说话。”

    这一次凌振的吼声更大,震得高俅站立不稳,耳膜被震得失去弹性,竟然出现了间歇性耳障,听不到声音了。他吓坏了,急忙揪住凌振,大声地喊道:“你刚才说什么?我听不见你说话!”

    凌振贴在高俅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高俅贴在凌振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凌振贴在高俅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高俅贴在凌振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凌振贴在高俅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高俅贴在凌振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凌振贴在高俅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高俅贴在凌振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凌振贴在高俅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高俅贴在凌振的耳朵边上,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

    就这样高俅和凌振面对面地相互喊了三天,宋江终于露面了,一见宋江,高俅哭着奔了过去:“宋老爹,宋老爷,我求你了,你说你们梁山公司值多少钱吧,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只要你别再让我跟这个聋子谈判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宋江哈哈大笑:“老高,你可不知道,这个聋子,可是我们梁山公司服务态度最好的客户经理,凡是接受过他的服务的客户,无不纷纷给公司写信送锦旗,表彰凌振的客户服务做得好,你想凌振的服务差得了吗?你敢说差,他就天天登门为你服务,哈哈哈。”

    ……

    洪安通正听得入神,韦小宝却突然住了嘴:“洪董,我内急,要去一趟厕所。”洪安通一听,急忙说道:“去吧去吧,注意别走进女厕所,快去快回,我还等着你讲故事呢。”韦小宝答应了一声,出了门后立即给早已守候在门外的双儿打了个手势,双儿见状,急忙奔跑去官府报案,说是洗脚屋有一个变态大色狼正在里边胡作非为,不过一时三刻,县府的衙役们就急如星火地赶到,他们冲进门没多久,众人就见洪安通衣冠不整地被揪了出来。

    “各位各位,别拉拉扯扯的好不好。”洪安通一边挣扎着,一边苦苦哀求,“我们这是在谈生意,嗯,谈生意,你们这样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嘛。”

    “谈生意?胡说八道!”衙役横眉立目地吼道,“谈生意,你的客户在哪里?你的生意跟洗脚妹谈吗?”

    “当然不是跟洗脚妹谈了,”洪安通急得满头是汗,“我是在和大清集团的企业文化部经理韦小宝谈,等他来了跟你们说清楚,你们就知道了。”正说着,就见韦小宝拿着一串糖葫芦,和双儿手拉手地走了过来。洪安通大喜,急忙喊道:“韦小宝,你快来给我解释解释,这几个衙役非说我是来嫖娼,哪有这种事啊,咱们正在谈两家公司的资本运作,是不是?”

    “资本运作?”韦小宝舔了舔糖葫芦,“老兄,你是谁?我可是头一次见到你耶,说什么疯话,我不懂。”

    洪安通一怔,还待要说,已经被几个衙役劈面几个耳光:“早知道你是在胡说八道,走,去官府少不了狠狠地罚你一笔。”然后横拖竖拉,强行把洪董事长拖走了,洪安通拼命挣扎着,扭过头来喊了一句:“韦小宝,你不愧是我的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连我都栽在了你的手下,你已经出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