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部分:无形的手――决定事物运行的潜规则 俄狄普斯情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挑战旧权威的悲剧源于程序上、道义上的非法性,归根结底来源于人的灵魂上的不成熟即无知……  古希腊传奇里,有这样一个预言:俄狄普斯王的新生儿,有一天将会杀死他的父亲而与他的母亲结婚,王对这个预言感到万分震惊,于是下令把婴儿丢弃在山上,想让他饿死。但是有个流浪牧人发现了他。把他送给邻国的王和后当儿子。俄狄普斯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父母是谁。长大以后,他创造了许多英雄事迹。而得到底比斯女王为妻。不久,一场可怕的瘟疫降临底比斯,然后才知道自己曾经杀死自己的父亲,那是不久前死在他手下的一个旅行者。他也发现原来与他共享王位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预言一一实现了。俄狄普斯悲愤地弄瞎了双眼,离开底比斯,独自流浪去了。  这就是俄狄普斯王故事的梗概。弗洛伊德认为它是各种心理症的基本故事。反映出这样一种意识:由于婴儿时代和童年早期的环境状况,每个孩子都渴望从与自己异性的父亲或母亲身上满足**,而怨恨与他同性的父亲或母亲。原始的社会和文明的社会都有反对**的原理禁忌,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禁忌;因此这些渴望在暗中被感觉到,却一生永远地埋藏在潜意识深处。  有人把它总结为弑父娶母情结,有一定的道理,但远远没有达到我们从这个悲剧的启示中达到的更高层次。这个层次是新权威对旧权威的挑战,以及在推翻旧权威的过程中出现悲剧的根源。  从人生哲学的角度为分析,俄狄普斯情结以预言的形式揭示的是了这样一个现象:挑战旧权威的悲剧源于程序上、道义上的非法性,归根结底来源于人的灵魂上的不成熟即无知。  任何新生命都是对于旧生命的致命的威胁,这是预言的来源。俄狄普斯彻底地否定了以父亲为代表的旧权威,树立了自己的新权威。然而,这种否定却并不具有完全现实的合理性,因为,它是以“暴力”和“**”为手段的。因此新权威背负着沉重的内心撕裂并以否定、惩罚、放逐自己**的形式来悔罪。  俄狄普斯的悲剧告诉我们,任何新生命在自己弱小之时都必将遭受旧生命的摧残和压抑——俄狄普斯被抛弃的事实。但是新生命具有无限的生命力(邻国国王和王后的关照),并且必将取代旧权威。但这种取代必须有程序上、道义上的合法性,并且还有赖于个体思想和精神上的真正成熟。否则,只能是一遍遍地重演历史“悲剧”。  新权威取代旧权威是以实力为标志的。无疑,俄狄普斯**上成熟了。在这个故事中,俄狄普斯在马车中一拳打死了自己的父亲,被底比斯民众拥戴为新国王,娶母之后生儿育女,代表**的成熟;而俄狄普斯回答了困扰千千万万人的“斯芬克斯之谜”,似乎也展示了思想的成熟。  但问题就在于对于斯芬克斯之迹的回答。俄狄普斯貌似乎正确地回答出“斯芬克斯之谜”的迷底是“人”,然而只有旁观者才知道,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一直都是由“命运”安排的,也就是说俄狄普斯始终是无知的。  从这一点来看,俄狄普斯的灵魂或精神是没有彻底成熟的,因为一个灵魂上、精神上真正成熟的个体是不会受制于命运摆布的,尚是一个不成熟的少年或青年。他的“悲剧”也正是由于他太年轻,灵魂或精神尚不成熟,不具备程序上、道义上合法性的缘故。  在现代人生哲学中,精神与精神形态的矛盾即人生基本矛盾,在个体的少年、青年、中年时代,具体表现为自觉性与自然性或理性与情感的矛盾冲突。而理性,就是占统治地位的权威——父亲的形象。在少年和青年时代,个体也许具备了在**上取代权威的能力,但,这并不表明个体就具有取代权威的现实性、合法性,因为,此时个体的灵魂即精神是不可能真正成熟的。而如果对权威的取代是建立在暴力的基础上,那就只会导致历史的悲剧重演。  因此,此时的个体必须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只有处在中年时代且具有了颠覆旧权威统治的真正的能力的个体,才有取代旧权威的现实性和合法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