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奇节玉箫生死爱——封疆大吏夫人奇异的生死情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著名边将韦皋(745年~805年),是京兆万年人。年轻的他在没有发迹时,由于多次蹭蹬,只得在江夏一个姓姜的使君家当起了家庭教师,给其爱子荆宝教授经书。那时候,荆宝已经读过两种经书,所以对人情世故他也略微知道一些。他名义上虽然叫韦皋哥哥,但对韦皋那毕恭毕敬的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像对待他父亲那样。

    荆宝的婢女叫玉箫,当时才10岁,荆宝要她也像自己一样称韦皋为韦兄。玉箫当然就听从他的吩咐了,而且她照顾韦也挺周到。韦对她自然很满意,时常问她一些情况,还教给她一些书本知识;双方相处得极为融洽。

    两年后,姜使君入关去做官,他觉得拖家带口去显得碍手碍脚,于是便只身前往。这样,韦觉得再居住下去也不大妥当,遂搬到附近的头陀寺里暂住。而荆宝由于想念老师,经常派玉箫去看望“韦兄”,并时不时地给韦送去一些生活用品。这时候,渐已长大的玉箫也懂得了一些儿女私情,一来二去,两人在心里就都牵挂着对方了。

    此时跟韦住得不远的陈廉使恰巧收到了韦皋叔父的来信,说起他侄儿在宝地已经很久了,深切盼望他能够回家一趟探望家中尊长。这样,陈廉使怕耽搁韦皋归省家中双亲的行程,就立马安排停当舟船及路上必备之物,让他当即动身,也不必向自己面辞。在江边等候韦皋上船的艄公都已在那里待命,并一再催促他快些走。此时,韦皋就是想要跟玉箫等人说些离别的情话也不可能了,于是他只得双眼含泪地草拟了一封信留别。

    正要解缆启程的当儿,忽然知道韦兄就要离开的荆宝和玉箫,便飞快地从外头跑过来。三人相见,既高兴又很悲伤。荆宝开始还想让玉箫跟韦兄一同走,但韦兄觉得离家日久,突然携带女人回去于礼不合,于是他便坚辞了荆宝这番好意,并跟他们约定:“少则五年,最多七年,我就要来娶走玉箫!”说罢,韦赠送一枚玉指环给玉箫作为定情物,同时还给她留下了一首诗,然后就命艄公启锭扬帆,独个儿踏上了回家省亲的道路。

    然而,五年很快就过去了,不说韦皋并没来娶走玉箫,就是关于他的音讯也一点儿没有。夜深人静时,玉箫便总在江夏著名的景点鹦鹉洲默默祈祷着韦皋能够平安无事。时光飞快地流逝,转眼已是第八个年头了,韦皋仍还是没有一点儿音讯,玉箫郁郁寡欢极了。就在这年春天,望眼欲穿的玉箫终于叹了口气说:“韦家郎君当时对我说好是七年的,但现在已是第八个年头了呀。看来他是不会再来了!”说完这话,她便绝食而亡。姜使君家觉得玉箫真是有情有义,居然讲求节烈到了这个地步,不觉深为动容,遂把韦皋赠给她的那枚玉指环戴在她中指,然后黯然地把她给掩埋了。

    后来韦皋的官运颇为亨通。张镒任凤翔节度使时,他成为张的营天判官;德宗出狩奉天时,他便开始出任陇州刺史。接着,他又被拜为节度使;以后他便升迁为大将军。德宗贞元元年(785年),他又出任剑南节度使和西川节度使。在他以仆射的官衔镇守四川时,抵达当地才三天,他就开始审理监狱里的囚徒,并把大约300来人的错案给平反了。其中关押在堂下的一个人偷偷地扫视一下大堂上,低声说:“这坐在大堂上的官人可不就是韦兄吗!”于是他禁不住大声喊道:“仆射!①仆射!您还记得姜家的荆宝吗?”韦皋一听,心中不觉感到颇为惊讶,接口便答:“那当然是深深记得的嘛!”那人就说:“可在下就是姜荆宝呀!”韦公遂询问他何以犯下罪被拘禁的。荆宝说:“在您辞别后,我不久就考上了明经(一种在当时比进士稍微容易考些的功名,因此它被人看好的程度也略微低些),被有司选任为青城县令。由于家人错拿了官府中牌印等物,我遭到了弹劾,所以落到这地步。”

    韦皋就说:“家人犯罪,怎么能把他的主人也捉拿来问罪呢?这事好办,我要为你申冤。”说完,韦就使人照顾好荆宝;接着便把这事给申报上去。此后不久,荆宝就官复原职了。而韦心中则想让他担任眉州的地方长官,并希望他能作为自己的宾僚一起做事。那时皇帝任命书虽已下达,但韦并未立即告诉他。此时事务繁多,几个月后,韦才问询起玉箫之事:“她现在哪儿呢?”荆宝不觉泪流满面地说:“您停船跟我们分别时,曾说好以七年为期。而您去后却不再有任何消息,玉箫她因思念过度,就绝食而亡了。”说罢,他兀是呜咽不已。韦皋听了荆宝这番话,不觉悲从中来。而荆宝就吟起了玉箫留下的《玉环诗》道:

    黄雀衔来已数春,别时留解赠佳人。

    长江不见鱼书至,为遣相思梦入秦。

    韦皋仔细品味着这首诗,不觉更是一阵伤感。于是他就派人到佛殿里大事塑造佛像,希望玉箫的在天之灵能早日得到安慰,并用来报答她的一片深情厚意。但韦又感到从此以后他们便不再有相会之日了,心中更是痛恨当时为求取功名,而置玉人于不顾,那真是太失算了;这样一想,他心中的负疚感也就更深了。

    当时有一个祖姓道士,据说能够使已经死去的人跟活在世上的人相互对话,韦知道这消息后,特地斋戒沐浴了七天。到了第七天的深夜,他居然真的感动了玉箫来临。她笑着感谢:“多亏仆射缮写经卷,塑造佛像,我十来天后便可投胎转生了。10年后,我再来做您的侍妾,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等到离开时,玉箫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微笑着说:“您当时由于薄情,让我这原本好好的人儿竟跟您生死相隔!”

    韦皋后来由于战功卓著,一直在四川当了20多年的军政长官,并且还当上了中书令这大官。一年在他过生日时,部属们都送来了各种奇珍异宝,只有东川节度使却送给他一名歌妓。她才16岁光景,而且还是一个处女!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名字也叫玉箫!更使他称奇不已的,这玉箫的中指上有一块息肉突出,这跟韦皋当年留别时的玉箫一模一样!韦皋心说,她分明就是一个全新的旧好玉箫嘛!

    见此奇事,韦皋不由大声叹息道:“我现在才终于算是明白了生死情分,它就像人们平时往来一样的真实不虚啊!玉箫那回魂梦中跟我相见时所说的话,当真便应验了。而眼前的玉箫难道不就是当年的玉箫再生么!?”于是,夫妇俩恩爱有加。

    在四川镇守了21年的韦皋,后来一直做到了南康郡王;可以说,他已达到了当时人臣建功立业的极致。

    按:①射,音“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