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荀子的生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荀子,名况,字卿(荀子又做“孙”,故荀子又称孙卿、孙卿子)。参照各种相关资料,我们认为,荀子大约生于公元前三○七年(即周赧王八年)前后,卒于公元前二一三年(即秦始皇三十四年)左右,大约活了九十四岁。荀子的主要活动时期,大约在公元前二八二年到前二三八年之间,约有四十四年。

    荀子的一生与齐国的关系十分密切,稷下学宫对他学术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据记载,荀子十五岁时即游学于齐,在稷下学宫居留较长时间。当时齐国正是威王、宣王当政的时期,国力强盛,称雄东方,因而不惜重金招贤纳士;四方学者云集齐都,那是稷下学宫最为兴盛的时期。稷下学士们相互辩论、发表高论、著书立说,大大促进了思想的活跃,并且为学术研究的开展埋下勃发的种子。

    齐湣王执政时,稷下学宫开始衰败,学者们纷纷离去,古书上有这么一段记载:“慎到、接子皆亡去,田骈如薛,孙卿适楚”(桓宽《盐铁论?论儒》)。到了齐襄王执政,稷下学宫又再度复兴,荀子也重新回到了齐国。此时在稷下学宫中,荀子是最有威望,最受推崇的大学者,曾三次担任“祭酒”(古时候饮食祭祀时,推选尊长者一人为“祭酒”,后来成为官号)。

    此外,荀子一生还先后到过秦、楚、赵等国。在秦国他虽未被任用,却曾得到秦昭王的称赞;在赵国,他被奉为上客,与临武君议兵于赵孝成王前;在楚国,他先后因为兰陵令、春申君的死而两次被免官,最后退居于兰陵,专心著书立说,培养门徒,一直到去世为止。

    广博宏深,内涵丰富

    身为战国后期著名的学者和政论家,荀子既批判、也吸收了春秋战国时期许多流派的前卫观点,建立了一个规模宏大的思想体系,成为先秦思想的集大成者。《荀子》一书广博宏深,内涵丰富,涉及哲学、政治、经济、军事以及文化教育等领域,在学术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

    《荀子》的内容共分为三十二篇,分别如下:第一篇劝学、第二篇修身、第三篇不苟、第四篇荣辱、第五篇非相、第六篇非十二子、第七篇仲尼、第八篇儒效、第九篇王制、第十篇富国、第十一篇王霸、第十二篇君道、第十三篇臣道、第十四篇致士、第十五篇议兵、第十六篇强国、第十七篇天论、第十八篇正论、第十九篇礼论、第二十篇乐论、第二十一篇解蔽、第二十二篇正名、第二十三篇性恶、第二十四篇君子、第二十五篇成相、第二十六篇赋篇、第二十七篇大略、第二十八篇宥坐、第二十九篇子道、第三十篇法行、第三十一篇哀公、第三十二篇尧问。

    《荀子》一书,绝大部分出自于荀子自己的手笔。但其中有几篇,像似出自其门人的记录整理,如《儒效》、《议兵》、《强国》等篇中,都出现“孙卿子”的字样,应该就是明证;又有几篇则很像是其后学者所记或杂录传记而写成的,像《大略》之后的六篇,就可能属于这一类。《荀子》一书流传到西汉时,经过刘向的校录整理,正式订为十二卷三十二篇,取名为《孙卿新书》;班固《汉书?艺文志》则称之为《孙卿子》。到了唐代中叶,杨把荀子的三十二篇重新分成二十卷,对各篇的次序也做了一些调整,并首度为这本书做注,称为《荀卿子》。宋以后则通称为《荀子》,也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荀子》一书。

    《韩非子?显学篇》说:孔子之后“儒分为八”,而八儒之中的“孙氏之儒”指的就是荀子。作为战国末期儒家思想的主要代表人物,荀子尊崇孔子和子弓,以儒家的《礼》、《乐》、《诗》、《书》、《春秋》来教育学生,但他的思想有些则已经超越了孔子。尤其荀子反对子思和孟轲,将他们视为儒家的罪人,在思想上常常处于与之对立的地位。

    对天命迷信的有力批判

    荀子在历史上最突出的贡献,是他对古代思想发展的看法,而自然观又是他思想中最为人所称颂的部分。《天论》篇中反映了荀子对天道、天、人、社会关系的认识,充满了积极进取的活力和朝气。荀子从生活、哲学上去比较、认识自然现象,对天和天人关系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从而把先秦思想中天人之间的思想概念提升到一个新境界。

    荀子认为,天地万物是唯一实在的物质世界,各种事物都处于这个物质世界当中——“万物为道一偏,一物为万物一偏。”而自然界的变化也是自然对立的阴阳两气相互作用的结果——“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荀子认为自然万物的运行是有规律的,《天论》篇开宗明义就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它有自己产生、运动、发展的规律,所有的那些日月星辰、阴阳四时等现象的出现,都是随自然规律的运行而产生的正常现象。

    荀子还提出了“明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的观点,把天与人相分离,指明两者并无任何关联。如果人们加强生产,节约开支,即使天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能使人贫穷;如果荒废了农业生产,而又奢侈浪费,天也无法使人富裕。不仅人的祸福吉凶与天无关,而且社会的治乱、国家的兴废,也同样与天无关。荀子这种天人分离论,是第一次从理论基础上把人与神、自然与社会区分开来,是对天命迷信的最有力批判,荀子认为“天地之变”可怪而不可畏。他对“木鸣”、“星坠”等异常现象,虽然不能做出具体的科学解释,但他指出这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而畏之,非也”。

    荀子反对关于鬼神的迷信心理,承认祭祀、卜筮等宗教仪式,可以做为一种文饰工具而存在;荀子反对相人相术,“长短、大小、善恶、形相,非吉凶也”,这些看法都是具有极正面的意义。荀子还强调要发挥人的积极主动精神,对此他有一段著名的论述:“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因物而多之,孰与骋能而化之!思物而物之,孰与理物而失之也!”完完全全展现了人定胜天的气魄。

    坚持自我体验的认识论

    荀子的这些思想在历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东汉王充关于“天地合气,万物自来”、“夫天道,自然也”的科学精神;唐柳宗元“功者自动,祸者自祸”的见解,以及刘禹锡“天与人相交胜”的思想,都与荀子的自然观有着密切的联系。

    荀子反对人们思想上的“蔽于一曲”,坚持实践自我体验的认识论。我国古代学者对于认识来源的问题,多侧重于主体认识方面的研究,强调心性修养。而荀子则明确指出:“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既肯定了人具有认识客观事物的能力,又承认客观事物是可以被认识的。他认为人体五官与外物接触,所获得的感受是不同的,也是不能互相代替的。“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因此每一种感官对事物的感知,都有其局限性,即有片面性和表面性,荀子称之为“蔽”。《解蔽》篇当中多方面去探讨如何达到认识上全面透彻、没有偏蔽的思想境界。其中,特别强调要发挥“心”的“征知”作用。“虚壹而静”,以便透过现象,力求全面、本质地认识事物。

    强调后天教育的性恶论

    在人性论方面,荀子针对孟子的“性善”论,提出“性恶”的反面思考。荀子从人们“生而有耳目之欲”的生理要求出发,认为人的本性是恶的,善良是后天人为的表现。“好利”、“嫉恶”、“好声色”都属于“人之性恶”。荀子把后天养成的品行叫做“伪”,即经过“心”的思考,人们按照这种思考去做的行为,“可学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谓之伪”,“心虑而能为之动谓之伪;虑积焉,能习焉而后成谓之伪”。荀子主张性恶论,目的在于强调后天教育的必要性,强调人应当以主观的努力,去改造自己的自然本性。

    孟子的“性善论”有许多矛盾之处:人性先天就是善的,如果照这种逻辑发展下去,后天自然就会善,圣王、仁人与礼义也根本是无用武之地,或者是,即使有了圣王、仁人与礼义,对社会的治理也毫无施展空间可言。又倘若先天性善,并不表示后天就一定是善的,不表示在现实中自然是善,这个逻辑本身就自相矛盾。而荀子的“性恶论”则弥补了这个缺憾,他断定先天“性恶”,但经过“师法之化”、“礼义之道”,就能去恶向善,养成善良的品行。“涂之人可以为禹”,这是有进步意义的论断。荀子主张“化性起伪”,却并不是要人们寡欲、去欲,而是强调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都应该得到均衡的发展,“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两者相持而长”。我们可以说,性恶论既是荀子哲学思想的重心,也是他教育思想的理论基础。

    从“自然”出发到不加干预的自然结果来说,荀子的性恶说是合乎逻辑的。孟子的性善说,是完全自然正面的,现实之善是克服后天之恶,而保持和恢复先天性善的过程;而荀子的看法,则是从自然性到社会性的过程,现实之善是透过人为、后天来克服先天之性恶,最终获得新生的过程。将人的天性善恶过程以社会的眼光来看,是荀子政治哲学的特点。

    有系统的教育理论及教学原则

    荀子是我国战国时期的著名教育家,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直到晚年也未曾停止教学生涯,因此形成了较为有系统的教育理论和教学原则。

    在教学内容上,荀子说:“学何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在他看来,儒家经典著作是教学的主要内容,培养为社会效力的圣人、君子,是教学的根本目的。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标?荀子提出了“学莫便乎近其人”的观点,认为“学之经莫速乎好其人”,除了书本知识以外,良师益友的言传身教也是不容忽视的,“有师法者,人之大宝也;无师法者,人之大殃也”。

    既有书本知识,又注重师法之教化,这还不够,还要追求纯粹之美的境界,“全之尽之,然后学者也”。要求人们对学问的爱好,就像眼睛爱看各种色彩,耳朵爱听各种美声,嘴巴爱吃各种美味一样,坚定不移,这就叫做“德操”。“德操然后能定,能定然后能应,能定能应,夫是之谓成人。”这既是荀子对君子之学的最高要求,也是荀子教育观的主要内容。

    荀子认为,要想获得真正的知识,就要专心一意,持之以恒。“虚壹而静”的“解蔽”方法,是荀子的认识论,也是荀子的治学方法,他曾用蚯蚓和螃蟹来加以对比,又用了“目不能两视而明,耳不能两听而聪;螣蛇无足而飞,鼫鼠五技而穷”等一连串的比喻,说明君子应该“专心一意,持之以恒”的道理。荀子的教育理论和主张,既深刻精辟,又浅显明白,在今天看来,还是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逻辑严密、善用比喻

    《劝学》篇和其他的诸子散文一样,在中国文学中占有显著的地位。《劝学》、《儒效》、《非十二子》、《天论》、《性恶》、《解蔽》、《议兵》等篇,都充分显示了荀子散文的特点和成就,内容精深广博,逻辑严密,善用比喻,长于推理,使内在的思想感情与外在的表现形式相一致,“文貌情用,相为内外表里”,荀子曾提出“君子必辩”的观点,他说:“君子之言,设然而精,然而类,差差然而齐。彼其正名,当其辞,以务白其志义也。”《荀子》一书,正体现了他的这一观点。

    荀子长于论辩,每谈一个问题,必定淋漓尽致地发挥,篇幅巨大,语言应用深刻而精确,说理中肯而条理清晰。另外,“博喻”也是《荀子》散文在表现手法上的一大特色。善用比喻,深入浅出,既使抽象的说理变得实在可信,又增加了文章的气势,让人读来应接不暇,回味无穷。如《劝学》的前半部,几乎全用譬喻重迭构成,并层层深入,极富逻辑力量。

    本书选录了其中的十一篇,除了《议兵》篇是节译之外,其他均为全译。

    ①【蓝】草名。

    ②【】通“煣”。用火烘木,使它弯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