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与父母同归于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中国传统文化中,弑亲——杀父母、杀祖父母,是“惟一绞刑”,所在县的城墙,还要削去一角,以昭告世界:这是一个罪恶之城!

    由前人对于弑亲案的深恶痛绝,说明所受的惊恐,是如何的骇人。

    然而,这些年来,就在台湾,弑亲血案却层出不穷,密集的程度和凶手的年龄都愈来愈小,使人失色。我写这篇短文的昨天,所发生的弑亲案,凶手才十三岁。

    三年前(一九九九年),台北林口刚成年的林清岳,亲自砍父母一百零九刀,又注射“氯化钾”。去年,高雄青年陈善富向父亲要钱,父亲拒绝,他从住处沿路追打,打成重伤。父亲在医院治愈后回家休养,陈善富再把老爹拖到床下打死。高雄另一个弑亲案,洪清峰用瑞士刀刺死父亲。同年冬天,国立政治大学学生陈芝华,用童子军绳把熟睡中的父亲勒死。几个月后(二○○一年八月三十日),前面提及的那位十三岁的吴姓孩子,抓住祖母头发往墙上撞,撞昏后,活活勒死。

    每一件弑亲案都是一桩完整的人伦悲剧,看到柔情万种的父母怀抱中酣睡的婴儿,想到他将来长大成人后,竟对父母如此残忍,那景象简直不能接受。然而,杀人,不是杀蚂蚁,如果没有相当大的疯狂能量,不要说对自己的父母,纵是对一个陌生的游客,也下不了毒手;可是上面所举的这些案例,却下得了毒手,原因何在?我们是不是可在千万条线索中,试探地找出其一。

    有一种现象显示:愈来愈多的父母,指控儿女“不孝”、“弃养”。例如,一些年轻的歌星小姐,忽然之间,被媒体发掘出来某个穷老头或穷老太婆,哭哭啼啼隔空喊话,说多么爱自己的女儿。接着被采访的女儿数落老爹老娘当年对幼小的她虐待情形,声泪俱下;女儿要的不多,只盼望这位当年憎恨她、抽打她、侮辱她的“亲爹”“亲娘”,不要介入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新的小小世界。我几乎可以察觉到,这个女孩子如果是茁壮的小伙,她出口的一字一句,都会化为报复钢刀!

    这是一个巨变时代,变到儿女已有胆量直接反抗,社会也可以包容子女的反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为中心的“孝文化”受到质疑与挑战。从前面所举的案例中,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使人落泪的幼年,长期被亲生父母凌虐。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三不值钱:孩子不值钱,女人不值钱,小官小民不值钱。“不值钱”就是“没有尊严”“不受尊重”。父母拥有“亲生”的人伦优势和体型上的力量优势,于是,“阴天关门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孩子可卖、可杀、可肆意施暴、可强迫跳河投井——美化的说法是:“我不忍心留下孩子受罪!”不过,事实上是:“天下有太多不配当父母的人,当了人的父母!”儿女从“不孝”“弃养”,最后发飙到刀刀见血,我们可从当时凶手双眼中,读出他压抑内心深处的委屈、羞辱、愤怒和冤酷爆炸出的凶光。他击碎了“慈母严父”的面目,发出同归于尽的孤注一掷,即令幸而不直接指向父母,也会把这种戾气转嫁给社会上其他无辜的人身上。写到这里,停笔生悲!

    感谢上天,在人生艰难的途中,赐给我双桨。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蒋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