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我赞成安乐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人面对绝望的痛苦和死亡的选择时,应有自己决定的基本人权。反对安乐死的正人君子,从来不敢也不肯面对真实的问题——痛苦。

    安乐死这种想法,建立在神圣的情操上,不是我发明的,我只是虔诚地赞成。记得八○年代,赴马来西亚访问,在一次讨论“痛苦”的意义的时候,我就认为,当人面对绝望的痛苦和死亡的选择时,有自己决定的基本人权。身旁一位女士说:“生孩子是何等痛苦,都要坚决忍受,生命怎么可以抛弃!”当时我突然疯狂,握住她的手臂,举起烟头说:“女人生产时的痛苦,只是二级痛苦,是可以忘记的。灼伤可是一级痛苦,我现在烧你三秒钟,你再告诉大家,你愿意忍受继续烧,或宁愿死。”她看我如此粗暴,在大家还来不及阻止我以前,就跳了起来。

    多少年来,我深为自己的无礼内疚,但一直深思这个问题。反对安乐死的一些正人君子,从来不敢也不肯面对真实的问题——痛苦。不久前听到一件事,一个患癌症的妈妈,在所有的镇痛剂都失效之后,有一天,她悄悄地撬开窗户,正要往下跳的时候,被惟恐她跳楼而埋伏在隔壁的女儿发现,抱住她的腿大叫:“妈妈!”妈妈向闻声而来的儿女们下跪,哭着叫:“孩子们,放妈妈一条生路,念在我生养你们的分上,放妈妈一条生路!”

    我只希望那些正人君子能看到这一幕,是谴责妈妈软弱,还是赞扬儿女们眼睁睁看着妈妈哀号,暗喜胜利?

    耶稣在《圣经》中质问法利赛人:“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黄金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什么是大的?是黄金呢,还是叫黄金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

    近代的法利赛人,却仍然认为圣殿不重要,黄金才重要;坛不重要,礼物才重要!尊严不重要,即令贫贱、痛苦、羞辱、被人当田鼠一样拖来拖去,也要活命。继续让法利赛人展示他们的虔诚吧,别人的痛苦和尊严算什么?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荣耀!应该有学术团体作长期调查,最初赞成或反对安乐死的人,十年、二十年或五十年之后,自己得了绝症,有没有改变?也应该像环保学者一样,有个团体,锁定坚决反对安乐死的正人君子,在发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剧时,邀请他们前去参观,再记录他们的反应。

    就在前几天,一位接受访问的医生仍然认为,他反对安乐死,只是为了阻止犯罪。我认为这个问题,已超过了讨论的阶段,一个更容易引起杀机的保险业都可以存在,安乐死要比保险业更安全、更人道。至于说到预防,一个小故事可以帮助了解。历史上禁酒最严厉的国家是蜀汉帝国,家里有任何可以酿酒的器具,都会招来大祸——搜查、逮捕、斩首,全国沸腾,民不聊生。有一天,皇帝在城楼上,一位大臣忽然惊慌地指着路上一个人,向皇帝大叫:“他是一个强奸犯,快把他拿下!”皇帝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大臣说:“他身带强奸工具。”皇帝斥责他胡扯!大臣说:“为什么家里有一个酒瓢,就可以说他酿酒?”皇帝立刻醒悟,下令解禁。

    我们盼望,现代的法利赛人,集合起来,回到古代去吧!古代的刘备,请你提起脚步,莅临现代,再次施恩苍生!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张爱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