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公务员DN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方的伊索,写了一本智能的书:《伊索寓言》;两千年后,东方的王寿来,写了一本智能的书:《公务员DNA(基因)》,他是另类伊索。

    “待晴日,奇书看罢,卧小窗,午睡听黄莺!”这是仙境!人生最大的享

    受。

    然而,犹如奇人难求,奇书同样也难求!古时出版品不多,从开天辟地的盘古,到二十世纪,奇人不少,奇书却只不过寥寥几部。二十世纪开始,全世界书籍每天以十万册的速度成长,事实上已到了“书满为患”的程度,连二十岁的嫩草,都出书指导人生。要想得到奇书,困难度可以想象,而就在这茫茫书海中,我纵身一跳,抓住了《公务员DNA》。

    流行文化有耸动性,最近流行的:“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一时成为奇句。叛逆性强烈的年轻人,立刻找到理论根据,称心快意,“爽”了又“爽”之余,才发现这奇句原是一个诡异的陷阱。奇书不属于流行品,它充满了营养,却不板着面孔说教,而是娓娓道来,几句或几段简单的话,就像棒喝一样,引起震撼:“即令你喜欢,也不是什么都可以。”

    俗语说:“天无绝人之路!”因为绝路往往是人自己造成,假如你是一个官,则不管官大官小,绝路就更是自己造成。我向来怕和官打交道,有一种“灭门知县”的恐慌,也有一种“三大难看之一”的反感——一个差役辞职,官老爷问他原因,他说:“我受不了“三大难看”,一是犯人的屁股实在难看;二是女尸的下体,实在难看;三是每天上班,您大老爷的嘴脸,实在难看!”

    想不到时至二十一世纪,民主自由社会中,官场如故、官性如故、官老爷难看的嘴脸也如故。升斗小民是不是走上绝路,大都由官老爷做主,而官老爷自己的前程,事实上也仍是他们自己做主,上帝不会做主。王寿来严肃的告诉充满帮助弱势小民意愿的年轻同僚说:“你的路会走得长!”这是一句赞赏,也是一句真理。其实,任何一位官员,“只要你迈步,你的路就永远在你面前展开,而且是向上的路、平坦的路!”问题是多少人一旦当官,便倾全副心力做一名巧官,绝不肯为人真正解决问题──事实上,为民纾困,正是为政府纾困,更是为自己纾困。这个颠扑不破的道理,只能有非常之才的朋友,才能洞悉和执行。

    成功所以灿烂,因为成功可以累积,任何人都不能凭空创造出伟大的成功。“白手起家”之难能可贵,就在于起家过程中,一路艰辛。王寿来先生介绍《大河之歌》,使人深思。这是美国报业巨子赫斯特写的一首诗,他把人生看成山上积雪,融化为静静的小溪,或喧哗的飞泉,汇成滚滚大河,奔腾入海。海水被烈日蒸发,再化为浮云,重返山岭,降下积雪,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五十年来,每逢赫斯特的忌日,全美千百家赫斯特系报纸,都会刊出这首诗,使人看到无数尊严的心灵。

    美国是站在时代尖端的国家,不断在变,一般人都注意到他有所变,未注意到他有所不变,我们的社会却认为无一不变,把国家的伟大民主成果,或个人的一点点米粒成就,完全认为是自己一手主导的奇迹,一概否定前人或别人,一切都从自己开始,造成以自我为中心的陀螺旋转的性格,经验无法累积,永远只是一个旋转中的陀螺,一旦能源耗尽,就倒地不起,深陷在惊惶四顾的短小格局之中。

    建立饮水思源和感恩图报系列的情操,是人之所以为人,而异于其他动物的高贵品质。《大河之歌》响起之处,正是感恩号角之声响起之处。只有聪明得冒泡的人,才认为自己可以断裂历史,创造过去。“吃果子拜树头”一文,正是这种呼应。

    另一个千年以来“得”“失”迷思,王寿来给了我们全新的思维。超级务实、超级功利性的中华文化,对“得”与“失”的认知,十分混乱。以致产生“吃亏就是占便宜”(吃了亏还硬说是占了便宜)的酱缸价值,和“有失才有得”(出一根红番薯,定能套进一头笨猪)的酱缸逻辑,使人在受尽欺凌之后,不但不敢愤怒,反而仍念念不忘要占对方的便宜。实际上,只不过永远只记得他的“失”,用来自怜或乞怜,却不会想和不敢说他的“得”!所以我们最多听到的是人如何抱怨他的工作,而很少听到人说喜欢他的工作!华人文化使我们坚信:如果我说我喜欢我的工作,我便没有身价。

    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否则,我会露出我浅陋的弱点,就全盘输给王寿来!

    西方的伊索先生,写了一本智能的书:《伊索寓言》;两千年后,东方的王寿来先生,写了一本智能的书:《公务员DNA》,他是另类伊索。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张爱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