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十字架上的校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我们看到张夫人带着六个稚龄的子女,站在海边,打算母子同时一跃而下时,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捶胸叹息。

    二十世纪的中国人,至迟从二○年代起,便进入巫蛊时代。四○年代时,国民党退守台湾,把称为“白色”巫蛊带入本岛,等待英明领袖,随意生杀凌辱。此处所说“随意”,并不周延,有一则美国的幽默故事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一间公司的大老板,把人事部主任叫来,吩咐说:“我要你立刻把杰克逊开除。”

    人事部主任问:“他犯了什么错吗?”

    大老板说:“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事!”

    所以,对人事部主任而言,绝不是“随意”,他必须刻意的进行他的罗织专业。

    这项小幽默,不过是商场有钱大爷的干法,敲碎一个人的饭碗而已。如果是革命家的干法,人事部主任就是特务头子,动作就大了。在台湾,就是警备司令部或调查局。不论大小政治案件,都要经过人事部一系列有秩序的流程,而且铸成了一定的模式。那个被套牢的杰克逊,当然不知道他所犯的罪,特务就必须帮助他制造记忆,每一鞭至少会制造一个记忆,鞭鞭见血,血痕编成“自动招认”、“坦承不讳”的“自白书”,自白书遂成为多种颜色巫蛊时代中,最重要的致命武器,甚至于是惟一的致命武器。

    一九四九年,澎湖,山东烟台联合中学总校长张敏之先生,和邹校长以及很多同事,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而特务更进一步的迫害他们的家属。

    当我们看到张夫人带着六个稚龄的子女,站在海边,打算母子同时一跃而下时,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捶胸叹息。那些特务们,并没有要杀她,但是却用无情的手段,逼她们自辱自尽。

    最具有戏剧的一幕,是当时的蒋中正总统,听到这场冤狱时的表演,他是那么样的惊讶,要求给他一份详细报告。“英明”的领袖,再一次显现出他的“英明”,并为他给人一分希望而沾沾自喜。这是大老板倾耳静听杰克逊申诉时,所端出来的嘴脸。蒋中正在给了张夫人一线希望之后,结局在意料之中,他仍批准枪决,因为他不能惩罚遵命行事的人事部主任。

    山东烟台联中的学生、张敏之先生和邹校长被杀,揭开白色巫蛊恐怖登陆后第一场演出,以后,继之而起的被屠、被囚冤狱,和更多的家属,在蒋家政权下,永远不能昭雪。

    然而,一九八○年代,台湾发生了一场看不见的宁静风暴,蒋家政权崩溃,白色恐怖结束,一个母亲不再长夜哭泣的时代,终于来临!

    看了张夫人的回忆录《十字架上的校长》后,我崇拜张夫人,她用五十年之久的时间,和邪恶奋斗,所付出的痛苦,使人不忍细思,而这正提供了我们一个尊严的榜样,一个战胜巨大邪恶势力的尊严的榜样,她表面上低头折腰,内心永不屈服!

    五十年之后,张敏之夫人、公子、女公子,重回宝岛,使我们深信,天下没有终结不了的暴政。比较起来,我自己所受的那点苦难、拷打和监狱囚禁,又算什么?写到这里,我忽然回到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报纸报导说:“台湾岂容奸党潜匿,七匪谍昨伏法,你们逃不掉的,昨续枪决匪谍七名……”;“保安部破获匪兵运机构,党羽百余人均一网打尽。”“对叛徒绝不宽容!”这正是山东烟台联中的那次师生集体处决!当时,我竟然全部接受。认为主角张敏之既然亲口承认罪行,一定真实。想到这里,不禁自己尖叫起来,汗流浃背。

    千斤冤酷出海底,一片丹心争日光!感谢面前这个民主自由时代,祝福所有为争尊严、争人权,而奋斗不懈的人!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张爱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