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少夫人进不得,没道理连我这个大夫也要被拒之门外吧?」

    清朗的声音微含笑意,翠和一抬头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白衣青年以及面色喜怒莫辩的顾岑,方才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噎住,吞吐不得。

    连朔一身白衣,显得有些仙风道骨,只那腰间挎着的黑丑药囊硬生生将那仙气折损,整个人瞧上去反而多了些烟火气。

    这时候他立在门边,修眉微挑,面上的笑容寡淡却如春风,「小风寒也是轻易疏忽不得的。」

    翠和之前敢拦苏绾宁是没瞧见顾岑,这会儿当着顾岑的面自然是不敢开口阻拦,更何况现在要进屋的人是连朔,那个让自家小姐牵肠挂肚多年的人。

    翠和默默地退到一边让开了路,苏绾宁抬步往里走,连朔跟在顾岑的身后也往屋内走,目不斜视。

    顾燕笙躺在内室,外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她恼怒苏绾宁故意跟自己过不去非要来拆穿自己装病,也窃喜连朔真的来了。

    珠帘声响起,「痛苦」的呻.吟一顿,顾燕笙红着脸扭头,在看见苏绾宁一人时瞪大了眼睛,「就……你一个人?」

    目光从苏绾宁的身侧越过,只见珠帘外影影绰绰立着两道修长的身影,一道是她的嫡亲兄长,一道是……

    苏绾宁注意到顾燕笙的目光,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再回头看到她涨红的脸颊,心下疑惑。

    难道小姑子不是故意与她为难,是真的生病了?

    顾燕笙自然是没有生病,托病不去荣和堂不过是想落一落苏绾宁的颜面罢了。然而她没料到向来对自己退避三舍的苏绾宁这一回竟然会主动跑来锦绣坞,甚至还领了大夫过来。

    目光掠过自家兄长,又在白衣连朔的身上顿了顿,顾燕笙敛目时磨了磨牙。

    这苏绾宁定是故意与她过不去,这架势摆明是要戳穿她装病,难不成是打着要哥哥厌弃她这个妹妹的主意?

    她惦记了七年的少年如今与她只隔了一道珠帘,顾燕笙却顾不上心底那点儿微微羞涩的期盼,只揪着被子看向苏绾宁,「我是未出阁的女儿家,你领了年轻男子进我的闺房安的是什么心?」

    诘问的话音才落,珠帘外的顾岑便轻咳了一声,显然是不悦了。

    苏绾宁反倒不恼,心平气和地道:「连先生是大夫,我与你兄长请了他来自是为了你。」

    自然地走到顾燕笙的床边坐下,伸手探了探顾燕笙的额头,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收回手,勾唇道,「似乎没有发烧,但还是让大夫看一下的好。」

    「你是不是非要与我过不去?」顾燕笙压低了声音质问,眼底有怒意蔓延。

    缓缓地收回嘴角的弧度,苏绾宁直视顾燕笙的双眼,好笑地开口:「燕笙,我不至于和你过不去。」

    顾苏两家世交,顾燕笙的年纪只比苏绾宁小了一岁,本来就算成不了好姐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苏绾宁看着眉目之间带着几分张扬的顾燕笙,动了动唇,最后只低声道:「你哥哥就在外面,你就算装病也得装全套。」

    不再管顾燕笙突然瞪圆的眼睛是因为愤怒还是惊讶,苏绾宁回转身对翠和道:「去请连先生悬丝诊脉吧。」

    翠和微微一愣,回过神后下意识地瞥向脸露惊讶的自家主子,一时之间倒没有动作。

    珠帘外的连朔轻笑了一声,声音似是落在玉盘上的珍珠,「悬丝诊脉乃是连某一绝,顾小姐不必心生怀疑。」

    「我,我,没有……」顾燕笙下意识地开口反驳,面上流露出一丝紧张来。

    苏绾宁见状心里生疑,不等不多想便被人揽进了怀里。

    熟悉的竹叶香气袭来,苏绾宁楞了一下,「你——」

    不是陪着连朔待在外间,怎么突然间跑进来了?

    「连朔诊脉需要点时间,你跟我去外面。」顾岑揽着苏绾宁的肩膀低声说了一句,不等她回过神来便将人带到了珠帘外面。

    顾燕笙见自家哥哥竟然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心里又是心虚害怕又是气恼。

    袁妙枝果然没有说错,只要苏绾宁嫁进顾家,哥哥的眼里就再也没有她这个嫡亲妹妹了!

    她握紧了拳头,想要发脾气,但又顾及到这锦绣坞里的另外一个人。乖巧地由翠和为她系好红丝,她垂眸看向那一根颤巍巍的红色丝线,眸底的恼意散去,慢慢地浮上一丝羞意。

    「顾小姐的弱症这几年虽有好转,还是需要多注意一些。」连朔收了红丝,一边写药方,一边叮嘱了一句。

    顾燕笙倚着软枕应了一声,转而又故意开口道,「燕笙会牢记连公子的叮嘱,一定会好好休养的。」

    微微扬起的声音摆明是说给自家兄嫂听的,意在开脱自己今早的缺席。

    可没等苏绾宁和顾岑有反应,那边的连朔已经笑了一声,道:「小姐怕是误会连某的意思了。」

    「连公子……」

    连朔将红丝收回黑色药囊里,站起身走到顾岑面前,语带笑意地道:「令妹天生的弱症单是静养是无法根治的,平日须得多走动走动才好。」说着话锋一转,「不过,若是能绝对静养也是极好的。」

    连朔自认是个不昧心的好大夫,这会儿话说得模棱两可,怎么理解也就端看顾岑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药囊,「这大清早的一通折腾,我也乏得很,先回去了。」

    为了躲避某人,他一路跑到青州,本来就劳心累骨的,加上昨夜被人灌了一点酒,这会儿头还疼呢。

    (部分情节删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