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这话意,知晓宇文恭有心插手,应容干脆领着他回头进宅子里。「昨儿个约莫二更天时,守门的小厮瞧见黑烟,跑到主屋一瞧,见主屋的左次间已经冒火,赶忙叫醒未当值的下人打火,打火时傅祥的儿子傅晓冲进火场将他救了出来,却发现傅祥已经身亡,身上中了数刀,是被人行凶在前,放火在后。」

    宅子里不少下人穿梭在主屋里里外外,像是在整理收拾着屋里的物品,个个神色颓靡。

    「在事发之前,守门的小厮压根没察觉不对劲?」宇文恭淡声问着。

    「问过了,直说什么都不知道,看起来不像假的。」

    宇文恭打量着烧得半毁的主屋,大火烧垮了明堂和左次间和左梢间,右次间也多少受到波及。「这倒奇了。」他突道。

    「怎说?」

    「杀了人为何还要纵火?」目的达到了,为何多此一举?

    「这也难说,许是为了灭除己身踪迹,又或者是趁乱逃出。」

    「潜进来时无人察觉,逃出时还怕逃不了吗,又何必灭除什么踪迹?」宇文恭说着,骨节分明的长指指着主屋。「昨晚无风,小厮说见到浓烟就开始打火,可火却依旧延烧四间房,那就代表起火点并非只有一处,而是至少三处。」

    「喔?」应容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一个打算灭除己身踪迹又或者是趁乱逃出之人,还会慢悠悠地纵火?」

    应容听完,瞧他的目光越发敬仰了。「看来大人比当年在大理寺时更胜一筹了。」当年宇文恭以束发之龄夺文武状元,先皇便将他发派到大理寺去查弊案,学的不只是如何审理、刑罚,还有怎样抽丝剥茧,就连验屍都难不倒他,他虽早已离开大理寺多年,现在掌握着京卫和二十万水师,却犀利敏锐更胜早年。

    宇文恭睨他一眼,要笑不笑。「这般夸我,可我依旧记恨你昨晚灌醉我。」

    「要不赶紧破了这案子,回去我再让你灌上一夜。」应容讨好地说。

    「不了,我暂时不想喝酒。」他头还疼着,光听到酒就更疼。收敛笑闹的心神,正要说些什么,却感觉身后有道视线,一如他前几日在宗祠时感受到的。他状似欲跟应容交谈而倚近他一些,却蓦地回头望去,眼神对上一位姑娘。

    那姑娘生得花容月貌,正神色平淡地注视着他,哪怕与他对上眼,也依旧没转开,就站在那儿,杏眼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是谁?

    【第二章接二连三的命案】

    应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瞧了那小姑娘一眼,又不着痕迹地睨了下他,压低声音道:「大人这是怎么着?」

    「她是谁?」宇文恭淡声道。

    应容微扬浓眉,好笑道:「瞧那身装束,应是傅家的丫鬟。」

    「一个丫鬟出现在这儿,不觉古怪?」毕竟主屋这头全是粗活,进进出出的自然都是小厮杂役,一个丫鬟无事窜到这儿做什么?

    「傅家女眷不少,许是主子派到这儿打探消息的。」应容压根不以为忤。

    宇文恭也认为应容说得极有理,可这小丫鬟平淡又锐利的眼神实在不像这年纪该有的。

    对视一会后,迎春朝他微颔首,便往小径另一头走去,宇文恭见状,不禁微眯起眼。

    「又怎了?该不会是瞧上小姑娘了?」应容打趣道:「要不要我帮你?」

    「屋里的人可有清查过?」宇文恭突道。

    「傅少爷正在清查。」

    「最好查个详实,这事怎么看都觉得不单纯。」收敛心思,他若有所思地瞅着主屋。「依我看,凶手是为了屋子里的某些东西而来,纵火便是要将其烧毁,恐怕得从傅祥往来的商贾着手调查,看是不是与人结怨,或是与屋里人相关。」

    应容扬高浓眉,一脸好笑地道:「屋里人怎可能?一屋子女眷可是都仰他鼻息,对他动手岂不是毁了自己的下半生?」

    「又有谁知道屋里的女眷不是他人眼线?」

    「……这倒是。」官场如此,商场上亦可能如此。应容呐呐应了声,又道:「不会是方才那小丫鬟教你有所联想吧。」

    「差人盯着她,她可是练家子。」

    「咦?」那个小丫鬟?!

    「而且她身上有血腥味。」一个小丫鬟处在杀人现场,光脸上无一丝惊惧,就足以教人起疑心,更遑论她身上隐在药味下的血腥味呢?

    碧罗院里,卓韵雅一见迎春回来,懒声问:「状况如何?」

    「主屋毁了六七成。」

    「官爷呢?」

    「除了知府大人还有京里的贵人。」

    卓韵雅微偏着脸。「你怎会知道那是京里的贵人?」

    「他与知府大人相谈甚欢。」

    因为昨晚有贵人上了府衙,这会就能认定知府旁的那位便是京里的贵人?是颇有道理,但是——

    「多说点话真的不成吗?」卓韵雅的院落就迎春这么一个大丫鬟,却成天像个哑巴,真是无趣极了。

    「……伤疼。」迎春淡道。

    卓韵雅赶忙将她拉到榻边坐下。「就跟你说要找大夫,你不肯,是不是更肿痛了?我瞧瞧。」说着,已经动手扯她衣襟的绳结。

    岂料迎春动作飞快地起身退后几步,留下卓韵雅的手还抬在半空中,「不是伤疼?跑得挺快的嘛。」狗要是养了一年也会生有情分,被摸摸头挠挠下巴肯定很乐意,哪像她,压根不亲近她。

    可回头一想,她那伤还是为自己挨的,看来也不是半分情分皆无,要不是自己不小心弄出声响教她分了神,她也不至于挨上一剑。说真的,迎春的武功底子比她想像得好,身世更是教她好奇极了,可惜迎春什么都想不起来,就连迎春这个名字还是她替她取的。

    「卓娘子不打算让大爷知晓昨晚的情况?」迎春转了话题问。

    「不了,不想节外生枝。」

    「如此一来,恐怕今晚……」

    「要不想个法子离开这儿好了。」

    「不妥,方才京里的贵人发话,要知府详查傅宅所有人,你要是这当头离开,反倒有了嫌疑,况且在外也诸多不便。」她所谓的诸多不便是指卓韵雅这张祸水艳容,走到哪都容易惹是非。

    「唉,都怪傅老爷不好,没事打着告状的心思做什么,瞧,这不就出事了?还连累我。」卓韵雅就连抱怨都是软绵绵的,也不像多认真。

    「卓娘子。」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像是不打算惊动任何人。

    「大爷有何事?」卓韵雅依旧动也不动地倚在榻上。

    「卓娘子,知府大人说要详查府里所有人,不知卓娘子……」

    「府里遇上这么大的事,我现在吓得心神不宁,站都站不起来。」

    那嗓音虚弱无力,要不是迎春亲眼见她气色红润,还真会被骗过。

    「那卓娘子在房里休息吧,让迎春与我走一趟。」

    卓韵雅看了迎春一眼,便见她朝房门走去,但在她开门之际,卓韵雅又道:「大爷,在老爷去世的当头,照理我不该这么说,但为了傅家好,还请大爷尽其可能大事化小,避免灭门之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