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咳——」她假意咳了一声,让药灵袋不要再出声。她看着封潜,特别认真的说道:「我有一味独门药膳,能让你的容貌复原,你可愿试试?」

    「不可能。」封潜平静的脸上皱起了眉,不假思索的否决了。「我毁容之后,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皇上在民间找了许多医术高明的大夫都治不了我的脸,甚至还从邻国延请了所谓的神医,也全都摇头,你的药膳又岂能治得好?」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行还是不行?」安承嫣瞪大眼眸看着他。「反正也没有损失不是吗?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戴着面具,让聂凤玉那样的家伙看轻?」

    封潜又皱了眉,他实在不喜欢她提到聂凤玉。「如果你想试就试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不要抱太大希望,免得失望越大。」

    安承嫣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颊边蹭着,甚至亲吻他扭曲狰狞的那半边脸孔,嫣然笑道:「我对自己的药膳有信心,等着瞧,我一定治好你的脸,让你重现过去美男子的风采,让世人都看到我的夫君是多么俊美!」

    封潜由着她去发美梦,他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今日他有重要的事,封家军要进京面圣。

    封潜让她再睡会儿,洗漱更衣后又回来看着她,目光灼灼,此时他已又戴上了面具。

    「你会去看我领军回城吧?」

    安承嫣这会儿才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腿间,可能根本没法下床走,但看到他渴盼的眼神,她点了点头。「当然要去。」

    封潜满意了,他俯身吻了她的额际。「我会让大总管给你安排位置,到了之后,你乖乖坐在那儿不要动,直到我出现。」

    安承嫣点了头,可封潜却还弯着身不走,她不明白地看着他,就见他伸指朝自己完好的那边脸颊点了两下,她顿时失笑。

    原来是要索吻啊!怎么冷情王爷一夕走样,成了多情王爷,这转变实在叫她不适应啊,也益发觉得他和封三岁皇上骨子里真像!

    她微微撑起身子,加码搂着他的颈子,吻了下他的脸颊。「行了吧?」

    就在她半起身时,身上的被子蓦地往下滑,露出了丰润酥胸,见封潜的眼神一热,她连忙拉起被子遮好遮满,连头都给遮住了。「你别想了,现在不行,我身子还疼着呢!」

    昨夜折腾了大半夜,她真的要求饶了,他是驰骋沙场惯了的人,体力超好,可她是弱鸡,又是第一次,根本禁不起他一再索欢。

    封潜见她这把自己整个人包起来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他隔着被子揉揉她的头。

    「我说什么了吗?」

    哪个大家闺秀会在自己夫君面前如此的直白?她与传闻相去甚远,在他眼里,她一点也不倨傲,在得知皇上赐婚的那时,他极度不悦,哪里想过他会有这么幸福的一刻。

    封潜扬着唇角出了寝房,安承嫣松了口气,拉下了被子。

    封潜一走,日晴和锦茵就迫不及待的进房来,满室的旖旎氛围说明了一切,两位主子昨儿夜里是货真价实的圆房了。

    锦茵有些紧张的说道:「王妃,程嬷嬷好像知道王爷在这里过夜,现在在外头,说要进来拿元帕。」

    「元帕?」安承嫣眨了眨眼眸,不解。

    日晴咳了声。「您看看床上是否有条白帕子,那便是了。」

    主子出嫁前夕,夫人叮嘱了许多事,其中就包括了初夜元帕,夫人说那是顶顶重要的,绝对不能漏了。

    安承嫣这才恍然明白。

    床上一直都有铺着一条白布巾,她不知道那是元帕,还以为是这个朝代特殊的铺床方式。

    而此时,那条白布巾上面便沾着血迹,她的面颊一红。

    看来,封潜知道那是什么,昨夜他的分身进入她时,他肯定刻意挪动了位置,让她落红其上,封潜是皇室嫡系,她的元帕是要拿进宫里登记上册的,做为她是完璧之身的证明。

    她不由的想到,这些事也是那个宫女教他的吗?教他将来他的王妃必须要落红在元帕之上,要如何位置准确是有技巧的……除了这个,那个宫女还教了他什么?据说宫里教导皇子初晓人事的宫女都会年长好几岁,有些是皇子打小贴身服侍的大宫女……

    「王妃?王妃?」锦茵只差没拿手在主子面前晃了,也不知道主子在想什么,她喊了几声都没听见。

    安承嫣回过神来。「让程嬷嬷进来吧。」

    程嬷嬷进来后,先是恭敬的请安,跟着躬身上前检查元帕,确认无误后,她喜气洋洋地道:「老奴恭喜王妃,祝王妃早生贵子。」

    安承嫣差点噎到。

    才一夜而已,说早生贵子会不会太早了?

    程嬷嬷走后,日晴忙唤小丫鬟抬水进净房,伺候了安承嫣泡澡。「是王爷出去时吩咐的,说让王妃泡澡。」

    安承嫣这时也觉得身子疼得不得了,泡在温热的花瓣水里,果然好了许多,不过她今日还有事要做,没法悠闲的泡太久。

    约莫半个时辰,她便让日晴伺候她起来梳头更衣。

    日晴取了一套簇新裙装进来。「这是大总管送来的,说是太皇太后特意送来让王妃穿着出去迎接王爷兵马进城。」

    安承嫣换上了新衣裳,是一套芙蓉色烟罗织锦宫裙,上身芙蓉,下身翠绿,翠绿织锦的长裙彷佛荷叶田田,日晴给她梳了流云髻,斜插丹凤挂珠钗,后面插银霜鸳鸯步摇,简单的装扮很适合她。

    「太美了!」锦茵看得目不转睛,由衷赞道:「王妃今日肯定又要艳冠群芳了!」

    安承嫣看着镜中的自己,浅浅一笑。「怎么,今日会有很多姑娘去看大军进城吗?」

    真的好美,她好喜欢现在的自己,有时她都怕醒来会是场梦。

    「那是自然了!」锦茵兴奋地道:「今日所有城里还没议亲的姑娘都会去,若是对哪位将军有意,还能朝那将军扔花、扔荷包哩!」

    安承嫣这才知道有这习俗,她打趣地道:「那你们两个是肯定要跟我去的,到时看中了哪位将军,可要使劲奶花、奶荷包啊!」

    她笑着坐下来,开了几味补身的药方子,交代锦茵速去府里的库房取,又吩咐日晴道:「去跟程嬷嬷说,暂时空出飞觞楼的小厨房,我要亲自熬药。」

    事实上,她是带着药灵袋进去,「使唤」药灵袋熬药,而那几味药方不过是晃子,喝下对人体无害。

    她在小厨房里待了半个时辰,一锅浓浓的药膳熬好了,因为借助了药灵袋的力量,她根本没花上什么力气。

    因她不许任何人进入,也不要人帮忙,日晴就在小厨房外候着,见她出来,连忙向前搀扶。「瞧您,脸都红了,妆也有些糊了,熬药这种事让奴婢做就好,您又何必非要亲自熬药不可?还不让奴婢给您打下手。」

    安承嫣笑了笑。「这是要给王爷喝的,由我亲自熬才显得有诚意,让程嬷嬷派个机灵点的丫鬟看着这盅药,一定要保持温热,绝不能散了药气,晚上王爷回来要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