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而他爹太想要从龙之功了,是实打实的四皇子党,一旦四皇子谋逆,雷家九族难逃,也许在祖父的全力周旋下能保下几个,但他的父兄肯定只有一死。

    为了他爹和大哥,四皇子必须死。

    「我有一种药,刚做好不久,也许能拿来一用,四皇子和长公主都是尊贵人,这特制的安养丸最适合他们了,会一天天的衰弱下去,缠绵病榻……」

    十年后。

    「大赦天下了。」听了雷霆风说的话,温明韬慨叹道。

    「嗯!大赦了。」雷霆风搂住妻子,反正是在书房里,没人瞧见,当然,就算有旁人在他也不介意。

    「真快,以为还会拖上几年。」新君还太年轻了,多磨练几年才有能力掌控朝臣,为之所用。

    「哪快了,再不登基我胡子都要白了,咱们煞费苦心等的就是为了今天。」不枉他们助其一臂之力。

    因为雷霆风差点中招,留在西南当夷人女婿,温明韬对西南蛊毒起了莫大兴趣,她试着捉了一百多种毒虫放在一个瓮里让它们自相残杀,活下来的便是蛊王。

    她想养的是金蚕蛊,没想到阴错阳差养成噬心蛊,当初她将尚未孵化的虫卵包进安养丸送进长公主府和四皇子府,由内应让他们吃下,成为宿主。

    噬心蛊喜食鲜血,尤其是心头血,便爬到心口处住下了,当虫子开始吸血后,人会一天天虚弱,食欲不振,提不起劲,做什么事都懒洋洋的嗜睡,最后浑浑噩噩记不得事。

    谁也没料到第一个撑不住的会是四皇子,不到三年光景便瘦得皮包骨,形容枯槁,吐了一口血之后便死在皇上面前。

    而长公主也好不到哪去,在她想对雷霆风、温明韬下手之际,忽地心痛如绞,身娇肉贵的她承受不起这种痛,惨呼一声便晕了过去,从此就没下过床了,虚弱得连筷子也拿不住。

    太医看过一个又一个,皇上还张榜求天下名医,她喝下肚的药所熬出的药渣都足以堆成一座药山了。

    可她还是好不了,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差,但是为了女儿她勉强自己活下去,因为她知道她一旦死了,女儿也活不成,皇家容不下名节尽毁的女子。

    只是再拖也拖不过五年,全身溃烂的她浑身恶臭难当,在皇上同意段凝雪见她最后一面的第三天,人就僵硬了。

    至于段凝雪还算是好的,当初她被削去封号,送入皇家寺庙,在寺庙内虽然过得清苦些,但至少未受到母亲之事的牵连,母亲死后没了靠山,她也沉寂了许多,日日茹素,专心向佛,差一点要剃度为尼。

    但她的驸马爹不忍心女儿受苦,便以为母守孝为由接回府中,在府里为她建了座小佛堂,从此长伴青灯古佛。

    而伤心欲绝的皇上将长公主送入公主陵墓,没多久也病倒了,皇子们侍疾也不见好转。少了四皇子,皇上又倒下了,其他皇子蠢蠢欲动,开始布局了,等着时机成熟时一举出手,但谁也没想到最后荣登大宝的是九皇子。

    先前江照舟升任户部尚书一职,因供应边关药物一事升官了,不再为平源知县,和雷霆风都蹚进了朝堂风波,九皇子能当上新君,跟两人也有几分关系。如今,十年过去,雷霆风已经成为一方总督。

    「不要脸,你又在干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色欲薰心,你就不能长进点吗?老干些下流事。」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救了,药石罔效,到了七、八十岁还耍流氓。

    「呵呵,要脸做什么,要你就好,来,再来一回就好,咱们试试这张案桌……」书房真是亲热的好地方,闲人莫近。

    温明韬哪里抵挡得住雷霆风,终究被他得逞了。

    「堂堂总督大人太不应该了,白日宣淫有失体统。」云雨过后的温明韬桃腮晕红,美得诱人,她理理衣裙,从案桌上滑下,拉拉被压皱的百花裙下摆。

    「总督大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为什么不能及时行乐,当官这么多年不就为了活得舒心,不必事事劳碌,不然谁还干这苦差事?」

    她娇嗔,「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这种话也说得出口,你难道不知多少人想爬到你这个位置却终身无望。」

    闻言,他得意地搂爱妻入怀,在她光滑玉颊上一啄,「你摸摸,一点也不厚,吹弹可破,光滑如玉。」

    温明韬一听笑出声,「的确光滑如玉,这让我想起多年前的长公主府,你比女人还娇美的模样……」

    被她取笑,雷霆风低下头吻住红艳小口。

    为了闯进女眷所在的园子救妻,他粉墨登场化身成绝代风华大美女,除了太高外,没人怀疑他不是女人,事后听说许多宾客纷纷探问他是谁家的闺女,居然还有人为他作媒,要迎他当正妻。

    「唉!真没想到当年的九皇子会是新君。」十年前若有人说有一日他会为帝,只怕她会嗤之以鼻。

    听了妻子的感慨,雷霆风哈哈大笑,「怎么会没想到呢!有了你、我的支持,小豆丁也能长成参天大树。」

    她想了一下,自个儿也笑了,「当年才十三岁的九皇子实在太稚嫩了,加上皇后娘娘的保护过度,我都不晓得能不能扶得起来,一直战战兢兢的,希望心血不会白费。」

    「你该改口称太后。」他提醒,失帝已仙去了。

    她横了他一眼,「要不是太后,咱们会被放逐到这个偏远地区吗?哼!还防着咱们呢!也不想想她儿子是谁推上去的。」

    上位者生性多疑,即便太后亦然,千般算计只为儿子的千秋大业,雷霆风夫妻虽然有功,但太后也忌惮雷家的势力,更忌惮温明韬的制药技术。

    「还气着?」雷霆风取笑。

    「我心眼小。」记这笔帐一辈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