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时谦也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当晚夜深人静,两人躺在帐中歇息时,他才问她何故忧心,「可是想念家人?」

    点了点头,宋余音愁肠百结,「出得庵堂后只见过我娘一回,大哥我还一直未曾见过,其实我大哥对姨丈做皇帝一事颇为不满,犹记得我被送去庵堂之前,曾回家过一趟,那时就听大哥说,说先帝之死很蹊跷,他总觉得姨丈狼子野心,当时我爹尚在人世,将他狠狠训斥了一顿,警告他千万莫再人前说这番话。

    所以我觉得,我哥若是晓得你还在人世,他必然欢喜,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助你夺位!」

    时谦尚未登基之前,宋承岩曾是他的伴读,两人感情甚密,若是以往,他自当请宋承岩相助,奈何如今三载未见,变故丛生,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宋承岩如今都是盛和帝的臣子,更是他的外甥,有这层关系在,时谦不敢去冒这个险,「人心隔肚皮,黑白难辨,如今我谁都不信。」

    任何人……都不信吗?骤闻此言,宋余音心泛涩凉之意,无言以对,然而下一瞬,耳畔又传来温润如珠玉落盘的三个字,「除了你。」

    回望着他,宋余音心下感动,头一回主动的拥住他,窝在他怀中,鼻头微酸,声音里都是抑制不住的颤抖,「你能这么信任我是我的荣幸,不管你是陈临致也好,时谦也罢,总之你永远都是我心尖上的人,前路崎岖,我会惶恐会不安,但只要能陪在你身边,与你同行,我便觉还有依仗,漫漫红尘,惟有你,是我心归之处。」

    说到动容处,她的小脸一直在他胸膛轻蹭着,时谦不禁心生感动,连身也难自持,忍了又忍,发觉那团火焰越燃越旺,今晚怕是消不灭的,心底的欲念之兽似要破牢而出,将她吞噬,「余音,前几日没动你是因为顾忌你的身子,但这并不代表我的自制力真的坚定,你再这么蹭下去,我感觉我真的无法再做君子!」

    意识到不妥的宋余音迅速松开抱着他的手,然而为时已晚,他的长臂已然将她拥揽在怀,不许她逃离,附耳吓唬道:「火已点燃,你却想跑?是想把我烧焦?」

    「没……没那么严重吧?」宋余音还以为这事儿很好办呢!「我可以离你远一些,你不就能冷却下来吗?」

    这张小嘴儿说得可真轻巧啊!盯着她说话的唇,时谦忽然觉得她很欠吻,「你可知自个儿冷却有多痛苦?」

    宋余音懵然摇头,毕竟她不是男子,始终无法深刻体会那种感受,她也会心跳,也会有瞬间的渴望,但她冷静下来也很容易,是以想当然的认为男人也可控制自如,殊不知他们很难控制那种意念。

    面对她那无辜的小眼神,时谦真不忍心欺负她,可体内的火已然流窜全身,今夜似乎比平日里更难压制。

    眼瞅着大冷天的,他额前竟冒出细密的汗珠,且他的怀抱如此滚烫,宋余音不禁心生忧虑,紧张的问他可是身子不适又发热。

    时谦顺水推舟的点头唬道:「是啊!热到快要炸裂!」

    信以为真的宋余音起身打算去请大夫,却被他一把按在怀里,不许她乱动,半阖着眸眼的时谦缓缓地在她耳边来回轻移,声音涩哑,「大夫解不了相思病,惟你是良药,能解我苦楚。」

    当她清晰的感受到他唇间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间时,宋余音心神微恍,无意识的紧揪着他的衣领,几乎快将他的中衣给扯掉,以致于时谦在旁坏笑,「想脱我衣衫就明说,无需你来动手,我自个儿解更利索。」

    面粉如水桃的宋余音嘤咛一声,当即松开了手,无处安放,便将拳头锤落在他肩头怨怪道:「谁稀罕,就属你没羞,才老实了几日又不安分!」

    「我若日日安分,你不怕吗?」

    不明所以的宋余音诧异抬眸,「怕什么?」

    「怕我有毛病,不能人道呗!」此话一出,自然又惹来几记小拳头,好在她力道甚小,打在他身上也不疼,一如挠痒一般,握住她细滑的小手,时谦心底的渴望越发强烈,终是忍不住问了句,「这几日恢复得如何?还疼吗?」

    其实吧!第二日还有些不舒坦,到第三日便没什么感觉了,只是他一直在担忧她的状况,对她以礼相待,她当然也不好意思多提,今日他又问起,她才羞声回道:「似乎已没什么大碍。」

    声音虽小,他却听得一清二楚,欣笑着轻抚她那柔嫩的面颊,「那……今晚可以了?」

    他已克制了好几日,忍得那般辛苦,她若是再拒绝,他肯定不会强来,但她于心不忍啊!可这样的问题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女儿家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说可以,于是模棱两可的怯声回了句,「我……我不晓得。」

    不晓得那就是不排斥,既如此,时谦就帮她做决定好了,「那我们试试,一试便知。」

    说话间,他已俯身凑近她,火热的双唇自耳边滑至她唇边,印上炽烈的吻。

    先前的几日,即使没有真的要她,但每晚都有过亲吻,是以这会子的宋余音已然不排斥,甚至学会了如何去回应配合。

    感觉到她的双手圈住他脖颈,无力的攀附着,时谦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吻得越发痴缠。

    因着两人此刻紧紧的拥在一起,是以宋余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变化,令她既惶恐又无所适从,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不已,期待又畏惧,也不晓得这一回会不会疼。

    他的反应皆是对她的渴望,凝着她那似隐忍又似欢愉的芙蓉面,因怜惜而强忍了许久的时谦今日一放纵便再也无法克制,只想彻底的感受她的每一寸细腻与柔情。

    那回她昏沉得厉害,许多细节都记不大清楚,今次不同,她是清醒的,亦是出于自愿,那感觉格外不一样,她可以清晰得感受到他的温柔爱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