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屋子暖烘烘的,他坐在桌前,侍候的小厮走来倒了杯热茶退下。

    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片刻之后,赵莎华倒是走进来了。

    这一天,在他的吩咐下,她一早就去了京城,还有附近车程都要一两个时辰的邻城,她将他指定的店家绕了遍,买了他指定的茶,其中有碧螺春、大红袍,西湖龙井、普洱菊花、信阳毛尖等等。

    但京城卖茶叶的几家大茶铺哪种名贵的茶没有?却硬要卢公公跟罗英带着她绕这么大一圈,一天下来,她还真的有些累了。

    「该买的都买回来了,都交给叶总管了。」

    他点点头,亲自为她倒了杯茶,看着她喝了两口,放下杯盏。

    「我去准备晚膳?」她其实已经吃过了,毕竟一堆人跟着她,她总不好让大家饿着肚子回府。

    「不用了,我在外面用过才回来的,今天,辛苦了。」他看着她的眼神特别温柔。

    前世对权势的汲汲营营、不择手段,机关算尽,却是惨死,这一世什么也不在乎,却遇上一个让他放在心上的可人儿,那初识的悸动与情愫是那么美好,每天,只要看她一眼,他就觉得心情极好。

    母妃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上一回,他没料到母妃会那么快动手,那种惊心动魄害怕失去的滋味,品味一次已足,所以他今天无法留在府里,只有将她暂时安排得远远的。

    但太皇太妃今日设宴的事,赵莎华住在府中怎么可能不知?她也明白他的用心,刚刚回府往这里走来时,卢公公还拉了她一把,好让她避开正臭着脸离开的太皇太妃,卢公公还低低说了句「娘娘果然气坏了,还是王爷英明,一早就把姑娘派出去办事儿」。

    想到这,她注视着朱汉威,「其实王爷不必太担心我,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赵莎华整个人看似柔静,但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她的勃勃生机与对生活的韧性,刘韦轩没资格拥有她,只有他,才能护她一生。

    「我相信,但我想照顾你。」

    阎明珠怒不可遏的回到自己屋里,沉默好久,整个人透着一股阴郁之气。她到现在仍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原本他们母子同心,一起要抢回属于他们的荣耀,为此他们步步为营,机关算尽,为了得到更多的金钱办事,朱汉威揽了不少精于各门生意的掌柜,一年又一年,他手下掌控的生意不少,囊括民生外,酒栈、妓院、赌坊,甚至还经营粮食供应皇家军队。

    结果他竟然撇下这一切,断了联络。

    她揉揉发疼的额际,还有赵莎华,那个东西怎么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可是儿子是她一手拉拔大,他的个性她自是知晓,一旦认定了绝不会放手。

    她怎么能容忍?阵子闪过一道森冷之光,阎明珠端着茶盏的手晃了晃。

    郑嬷嬷一直在旁候着,也一直看着主子,见状连忙要过来接她手上的茶盏。

    阎明珠摇摇头,将茶盏放到桌上,她想到李雪提的方法——祸水东引。

    藩王无诏入京是重罪,但敬王这些年得以自由进京,全是敏太后给的懿旨,不得不说,敬王的花心让敏太后很放心,再过几日敬王就会进京,届时天天在宫里进出,她只要想个法子让赵莎华也进宫,让两人见到面。

    虽然不想承认,但赵莎华的相貌上乘,而且是越看越美的那种姑娘,要吸引敬王不难,届时她只要让人透个话给敬王,知道赵莎华是秦王的心头好,相信他会有一些想法。

    第二日,主院厅堂,朱汉威与赵莎华正在用早膳。

    见阎明珠走进来,赵莎华连忙起身一礼,朱汉威也起身唤了声,「母妃,用过早膳了?」

    「不用,你母妃没这种福气,可以享用赵姑娘的手艺。」她边挖苦的说边坐下,再挥挥手,「都坐下吧,哀家有话说。」

    朱汉威先坐下,再向站着的赵莎华点个头,她忐忑的坐下来。

    郑嬷嬷上前为主子倒了杯茶。

    阎明珠喝了口茶润润喉,这才看着儿子道:「宁妃怀孕了,受罪不少,不时呕吐,御膳房的人忙得人仰马翻,还是无法缓解她的恶心症状。」说到这里,她的目光转而落到赵莎华身上,「太医说了,保胎药汤喝多也影响肚中孩儿的健康,既然她有一手好厨艺,就让她试试,只待三五天,太医看过若改善,就让御膳房照着食谱做,我儿不会舍不得借人吧?」朱汉威抿抿唇,「是不想借。」

    「我想去。」赵莎华却道。

    他蹙眉看向她。

    是个识相的!阎明珠微微一笑,「既然答应了,用完早膳就去整理几件衣物,晚一会儿,哀家让郑嬷嬷亲自送你进宫去。」

    说完要说的话,她起身离去,郑嬷嬷也向秦王行礼,跟着主子走了。

    朱汉威看着赵莎华。

    「我想去看看母亲曾经待过的地方,母亲服侍过的贵人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母亲每每说起御膳房总是语带怀念,不过这也只是原因之一,我若不去,娘娘肯定不悦,她难得开口要人,我不希望你为难,也不希望你跟娘娘的亲情越磨越薄。」她还是认为有缘才能当母子,不需要为了一些琐事伤了这份缘。

    「吃早膳吧。」他的口气无奈,对她的善良,他无法计较。

    她点点头,将他喜欢吃的芝麻薄饼卷肉挟到他的碗里。

    他以筷挟起,咬上一口,表皮酥软,肉片鲜嫩,他看她也咬了一口,笑了。

    赵莎华进宫后,在朱汉威强势的插手下,就只在两个地方走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