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认得那个气味……那是傅容予身上的香气。

    他又想做什么了?该不会是想对她恶作剧?不会的……他才没这么无聊。

    可是,脸颊有些发痒,好像是发丝扎着皮肤,她轻蹙秀眉,睁开两条眼缝,赫然对上俯身而来的某张俊颜。

    迷蒙的水眸倏地睁大,此时凑近她面前的傅容予,竟然——竟然在她脸频上轻轻一吻!

    梁安惟火速坐直上身,两手紧捂住自己的脸蛋,两颊清晰可见瑰丽红晕。

    罪魁祸首慢条斯理的坐正身躯,轻轻合上手边那本《追忆似水年华》,推椅起身,撇首对她说:「走,我们吃午餐去。」

    「啊?!」

    双手犹捂着脸蛋的梁安惟傻了傻,完全跟不上他的逻辑思路。

    将书本归位,又动手拾掇好梁安惟带来的那叠教科书,抽起挂在椅背上的女用背包,傅容予娴熟而自然地将背包往自己身上背。

    梁安惟又是一呆,指了指他背在身侧的背包,还未扬嗓发问,傅容予已握住她悬在空中的那只手,将她从座位上带起身。

    傅容予就这么牵着她的手直往外走,行经图书馆一楼大厅时,沿路认出他们两人的长义学生个个目瞪口呆。

    梁安惟脑中一片混乱,只能任随傅容予牵着她的手,推开围书馆大门,双双投入明灿的冬季阳光里。

    「傅容予,你疯了吗?」梁安惟终于找回自己的嗓音。

    「大年初一,你来我家拜年吧,我妈会给你准备红包的。」傅容予自顾自的叮嘱着。

    「你——你话题别么快行不行?!」梁安惟红着双颊低斥。

    霍地,傅容予停步回首,俊秀面庞扬起浅笑,说:「安惟,我一直觉得我能转学来长义高中,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梁安惟微怔,心口荡漾着情窦初开的骚动,久久无法平息。

    说完话,傅容予转正眸光,压抑的阴霾又涌上眼底,可他的嘴角仍然是上扬的,只因此刻的他,真的开心极了。

    而他明白,唯有背对着梁安惟,他才不会泄漏即将离别的悲伤。

    他将要离开这里,他不想再过上这种任人宰割的日子,他受够了屈辱,受够了忍气吞声,受够了被人踩在脚下的耻辱滋味。

    他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模样,可他明白,他要的未来,绝对不会是现在充满卑屈的模样……

    对于未知的前程,他并不恐惧,他只觉得遗憾。

    只因他的青春里已烙下梁安惟的痕迹,抹也抹不去,这一走,他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会是何时。

    思绪重重一顿,傅容予再次停步,一个转身张臂便又将梁安惟抱了满怀。

    梁安惟在他怀中傻掉,好片刻无法作出任何回应。

    「大年初一,记得来我家拜年。」他再次低声叮嘱,彷佛这将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梁安惟不懂为何她会有这样的错觉,却也没空深入探究,当下只觉得尴尬极了,绯红着双颊推开他的怀抱。

    「你是不是在发情啊?你再这样,我要帮你找女朋友了。」

    为了掩饰心慌,她故意主动提及敏感话题,生怕他俩真会越过朋友那条线。

    「我没有心情与时间交女朋友,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坚定的说完话,傅容予重新牵起她的手往前走。

    梁安惟耳畔一热,脸上红潮更深,望着被他盈握于手的皓腕,她竟然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过去她一直以为这个年纪是苍白的,除了读书考试,除了挤进前三志愿的大学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事情值得期待。

    但自从傅容予出现后,她才发现,这个年纪的他们,虽然拥有的不多,朋友与义气占据了这段时光的绝大部分,当他们深陷于悲伤痛苦时,会有无数双手拉着彼此往前走。

    一如此际,傅容予牵着她的手,两人齐同行走在青春的轨迹上,在彼此心底留下永难忘怀的印记。

    青春,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怎晓得,当初一路牵着她往前走的少年,在一个翻页过后,就此自她生命中彻底消失。

    第七章

    青春的记忆散落一地,褪色的十七岁,静静躺在他们心底,彷佛昨日。

    傅容予将那一大袋零食饮料往沙发搁下,穿过客厅与小型中岛,来到满脸怔忡的梁安惟面前。

    他抬起修长大手,往她面露惊诧的秀颜探去,她心中一凛,下意识别开了脸。

    啪,那只大手越过了她,将她身后半敞的冰箱门关上。

    梁安惟惊觉是自己多心,双颊浮现心虚的绯红。

    只是,当她重新转正眸光,迎上已不再是她所熟悉的那双黑眸时,傅容予竟然对她展露一抹灿笑。

    一如镌印在青春里的俊秀少年,他的笑总是淡然沉着,眸中总荡漾着一抹阴郁,眉宇间却又那样坚定,彷佛世上没有任何人与事能击垮他。

    这一刻,梁安惟心神有些恍惚,凝视着面前西装笔挺的傅容予,她整个人深陷在记忆中,彷佛重返十七岁那一年……

    「安惟,对不起。」

    如今已经整整高出她一颗头的傅容予,成熟且沉稳,眸光烁烁,彷佛两座暗夜中的灯塔,却驱不散她心中的迷雾。

    听见他这声道歉,梁安惟心下难掩惊诧,又不愿轻易原谅他,于是她依然冷着丽颜,佯装无动于衷。

    傅容予当下读透了她眼中的倔强,二十七岁的梁安惟,竟与他记忆中的女孩并无两样,冷硬许久的心,正一点一滴软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