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你能给自己针灸吗?」徐凌澜瞬也不瞬的看着她。「若你染上了疫病,谁给你针灸?」

    陆宛飞真诚地说道:「我会小心,我已做了万全准备,不会染上时疫,我服用了自制的解毒药丸,不会那么容易染上疫病。」

    她原是想把解毒药丸也给钦差队伍所有人服下的,可她也是第一次制作防止疫病的药丸,不知成效如何,如果他们认为服了药丸便能防疫,进而掉以轻心,那便不好了。

    再者,她的医术现在还没有获得认同,他们也可能不敢服用她的药丸,毕竟她出现在队伍里,那些太医就对年纪轻轻的她颇有微词了,怎么可能听她的话,服用她制的药丸?

    「我不要你冒一丁点险。」徐凌澜这时后悔不该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他不该把她带来。

    「我的安危很重要,难道大人就忍心看百姓们送命?」她看着他,动之以情的说道:「如果他们是你的亲人,如果他们是我呢?有个人可以救你的亲人却冷眼旁观,有个人可以救我,他却置身事外,大人能够忍受吗?」

    徐凌澜蹙着眉,看着那双注视着他的眸子良久,最终无奈地道:「你的口才一向好,如今又更厉害了。」

    陆宛飞知道他这是被她说服了,连忙道:「哪里的百姓病得最严重,大人快带路!」

    徐凌澜于是把她带到一个草棚去,草棚里的病患已经都奄奄一息,她二话不说,立刻开始替病患失针。

    陆宛飞的针灸之术果然高明,经过她的针灸,染了疫病的人都止吐止泻,不再发热,为太过神奇,到最后,连原本不屑她医术的夏兰期都过来看。

    「陆姑娘是怎么针灸的,怎么每回落针的穴道都不同?」她感到奇怪地问道,针起针落总有个脉络可循,可是陆宛飞没有。

    「怎么,夏姑娘要拜我为师吗?」陆宛飞气定神闲,继续给病人针灸。「要拜我为师,喊我一声师父,我才能告诉你啊,乖徒儿,要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夏兰期被堵得无话可说,扭头去别处了。

    可恶,这回让陆宛飞占了上风,她的药膳一定能发挥作用,只是起效较为缓慢,至少要一天的时间,因此服过药膳的人现在还不见起色。

    而陆宛飞竟敢要她拜师?真是好笑,她夏兰期是什么人?她可是最聪明的巫族人,凭她还会看不出陆宛飞针灸的破绽吗?要她说,一定有鬼!

    陆宛飞持续地给病人针灸,就算夕阳下山了,她仍旧没有休息,其他太医因为所用的药方并不见效,病人都要求给陆宛飞针灸,太医们只好自动降级为打杂的,帮忙记录病人是何时针灸的,何时止吐吐泻,做成医案。

    「病患是救不完的,很晚了,今日就到此,先回驿馆休息,明日再来。」掌灯之后,徐凌澜匆匆过来说道。

    他一直在与太子和真正肯做事的在地官员研拟防堵疫情外扩之事,等他得空才发现已过了数个时辰,天色都暗了,一问端砚,才知陆宛飞还在给病患针灸,一个病患至少要用上两刻钟针灸,不但没用饭,甚至连口水都没喝。

    「大人,我现在还不能走!」陆宛飞恳求道:「还有人没针灸,他们正痛苦着,也都等了很久,我不能现在离开,我走了他们肯定会很失望,而且还要再痛苦一晚上。」

    徐凌澜蹙着眉,眼神深沉,「用过晚膳再继续,若不听我的话,我立刻派人将你送回驿馆。」

    陆宛飞知道这是他的底限,她也不多做争辩,匆匆去用了饭又回到棚子。

    入夜了,天上星子闪耀,美丽的银河叫人禁不住仰望天际赞叹,可是也只有天上才平静,整个泉州府此时的平静只是假象,不知潜伏在哪个乡镇村落的疫病随时会爆发。

    陆宛飞总算将棚子里所有的病患都针灸完了,徐凌澜再度过来,他让端砚盯着陆宛飞,一针灸完所有病患便通知他。

    「走吧!一起回去。」他看到她脸色苍白,眉眼间有着深浓的疲惫,知道她真的累坏了。

    陆宛飞起身伸伸懒腰,觑了觑徐凌澜左右,疑惑地道:「太子呢?」徐凌澜和太子好像一直是形影不离的,见到徐凌澜没见到太子很奇怪。

    前世打从她有记忆开始,在位的皇帝便是此时的太子了,前世的皇帝相当倚重徐凌澜,时不时便召他进御书房议事,御赐之物更是不计其数,她不知道他们的交情原来是从年少就开始了,能简在帝心,难怪前世的她家大人是众人争相巴结的对象。

    「有消息说泉州知府范文魁在城外出现,殿下说要亲自去抓人,留我在此坐镇……」徐凌澜住了口,蹙起了眉。「不要说太子了,你已经累坏了,先上马车歇着,到驿馆我再唤醒你。」

    陆宛飞确实累了,金手指也不是万能的,用起金手指针灸极耗体力,每次都要全神贯注,并不像外人看着那么简单。

    马车里只有她和徐凌澜两人,她安心的靠在徐凌澜肩上,连和他聊上一两句体己话的功夫都没有,没多久便沉沉睡去,有他在,她很安心,他是她的定心丸。

    夜色深沉,到了驿馆,徐凌澜并未唤醒陆宛飞,直接将她抱下马车,在守门侍卫的侧目之下,抱着她进了驿馆。

    重生之后他就打定主意要做一个与前世不一样的人,此出格之举也没什么了。

    不巧的是,他在回廊遇到了夏兰期主仆。

    夏兰期带着丫鬟正从厨房要回厢房,见到他抱着熟睡的陆宛飞,两人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夏兰期,一颗心顿时凉透。

    「见过徐大人。」芙儿施礼。

    夏兰期想着徐凌澜对她不假辞色,却对陆宛飞如此体贴,不禁不是滋味的说道:「徐大人此举不妥吧?驿馆里众目睽睽,应该把陆姑娘叫醒不是吗?」

    徐凌澜抿着唇不置一词,冷然的越过她们而去,叩了陆宛飞的房门,多莲很快来应门,他抱着陆宛飞进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