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母亲,我听说三哥不是许家子嗣?」

    段氏脸色黑沉,「你打哪里听来的?」

    「李三说的,他还说这事大家都知道,甚至恭喜我来!」

    「你真起这心思?」

    「为什么不行?若三哥不是许家人,凭什么继承王爷的位置,就算大将军的位子是军功得来,但若不是仰仗祖父的威望,他有本事让那些兵油子都听他的?」许坤元一直对许衡元抱持着嫉妒又羡慕的心态,他们才差两岁,成就却是天差地远,尤其遇上总爱把他们放一起比较的那群混账,特别是忠义侯那群战场打滚的莽汉,总说得他彷佛是废物。

    「母亲,三哥到底是不您亲生的?」

    段氏颈毛竖立,想大声否认,但二十二年前她屈服于公爹的威吓之下,又有婆母的提醒,时至今日,她怎么否认?

    可是看着那野种一步步继承府里的一切,囊括所有圣眷,又让她恨得目管尽裂……这王府的一切本来该是她儿子的。

    看着儿子与自己相仿的容貌,段氏轻叹,「许衡元并不是母亲亲生的孩子,他有可能是你父亲外室所出。」

    「所以他是庶出?」许坤元眼睛一亮。

    段氏缓缓点头,「建熙十一年腊月,两王叛乱谋逆,京畿血染成河,你父亲率领亲兵回防京城才化解这场危机,来年他却带着许衡元回来,那时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腊月,那孽种居然在祖宅里出生。他的生母是老祖宗身边的一等丫鬟红昭,这件事藏得严密,只有老王爷和老祖宗知晓,人被带回来后,老祖宗二话不说就认下他是我的嫡出长子。」

    段氏怎能不怨,她才刚嫁进王府,夫婿就奉公公之命前往北疆,留她独守空闺,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把人给等回来,却见他带着庶出孩子回来。

    没错!夫婿是建了奇功,自此将镇国王府的圣眷往上提高不只一阶,但属于她儿的荣耀自此却拱手让人。

    「怎么会……我以为老祖宗最是疼我。」许坤元失魂落魄,他受宠爱一事不假,甚至越过许衡元。

    「她?她只爱她自己和镇国王府的荣耀。」段氏握住许坤元的手,「母亲一直隐忍就是记挂着你,等待一个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你坦白告诉母亲,王爷这位子你想争不?若是因此和老祖宗对峙,你能做到不?」

    和老祖宗对上?许坤元眼神饱含惊骇,「母亲,您……」

    「机会就这一次,你要不要?」

    看着母亲眼底的镇定和决然,许坤元心跳无法自律,震若擂鼓,惊天动地,把他的认知搅动得混乱。

    他要不要?当然要,他曾在夜深人静想着若有朝一日成为镇国王,听着忠义侯世子恭敬地喊他一声王爷,还能喝斥那些瞧不上他的人……多么美丽的幻想,一直以来以为的幻想现在有人告诉他可以成真。

    梦寐以求的事可以成真,许坤元当然是求之不得。

    「要,孩儿要。恳请母亲协力助孩儿一臂之力。」许坤元撩袍屈膝,往地上一跪。

    段氏连忙将儿子扶起来,「好、好!就是这样,母亲一定会倾全力助你。」

    「但二叔他们会服?」毕竟二叔的官职虽然不高,却是实缺,且同样深受老祖宗的喜爱,甚至二哥还娶了高官之女。

    「母亲自然有办法。」段氏掏出一封信,上头已经封上蜡,「你明早把这封信亲自送到你外祖家,他老人家看了信自然知道怎么帮你。」

    「好,儿子明早立刻去办。」

    第五章 身世的问题大了

    原本说好前往金陵祖宅,谁晓得许衡元在接获几次密报后,就突然决定转道前往安庆,赵九歌虽然不晓得他哪根筋接错了,但可以有机会前往安徽一游自然是好事。

    毕竟这时代可不是现代,随便买张机票就可以自由行,大秦虽然对女子束缚宽松,朝廷也有女官,历史上也出现过女帝,但该有的女四书这些戒律还是存在,女子独身在外总免不了遭人非议,她这辈子可能就这一次可以尽兴的旅游,尤其还是光明正大的。

    赵九歌自然是毫不反对他临时变卦,把这赵旅程权充是蜜月之旅。

    「蜜月之旅?」他不经意提起说要前往安庆,却听她又说出一个奇怪的说法。

    「成亲前我们谁也不认识谁,现在新婚燕尔、蜜里调油,这一趟行程少说也得走上一个月多不止,不就是蜜月吗?」赵九歌乌溜溜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后来索性放开矜持地欣赏,不得不承认「美色误国」有道理,不只红颜,蓝颜亦具同等杀伤力。

    这几天相处下来,许衡元已经清楚这丫头的脾性,平时软和好说话,对待一干丫鬟也是,却不是一昧绵软,常常有些奇思妙想,口齿伶俐,本来没道理的事她一说也有了道理。

    而且她对外虽是一派淑女模样,私下却是自然坦率许多,对他的长相极为满意这点令他颇为讶异。

    大秦朝开朝先帝为削弱藩镇拥兵自重的恶习,大举兴建国学推广儒家思想,也造就一番斯文白面书生的审美观,现称俊逸多以颀瘦、膺白、斯文为主流,甚至有些男子兴起敷面习惯,簪花者多不胜数,其中被称为潘安再世的靖国侯世子爷更是个中翘楚,可谓京城八景之一中唯一的活景。

    许衡元知道自己五官端正,但就是端正而已,一双凤眼过锐,虽然鼻梁挺直,无奈双唇过薄显苛,更别提肤色古铜,杀气过盛,他怎么都没想过自己会赢得小娘子的喜好,偶尔还会捉到她看着自己不错眼,分明就是看入迷了。

    莫名地,这种感觉让他的心轻飘飘,如蝶翼轻拍着似的骚动着,总是有股窃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