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约定,银子约定。」她还是应了他的要求翘起小尾指,与他的尾指相勾,这瞬间竟感觉有一抹细细的电流自尾指窜向全身,让她的心脏评评跳个不停。

    这时,紧掩的岳王府大门被推了开来,林坤自里头焦急地走了出来,看到皇甫璟渊,心下松了口气,「见过世子爷与几位。」他并不认识诸葛苡湛他们,疑惑的看了下几人。

    「林坤,这位是诸葛苡湛,诸葛族长派她前来为三舅解决困难。你们别看她是个姑娘,她的功夫可是让我心服口服,我已经为你们验证过了,你就这么告诉我三舅吧。」

    「是的,世子爷。」林坤作揖,「林坤见过诸葛姑娘。」

    「林坤,我把人交给你了,照顾好他们。」他拍了拍林坤的肩头。

    「世子爷,您不进去见见王爷?」

    「不了,改天我再正式过来拜访,我先回府见祖父。」

    「是的。」林坤送皇甫璟渊上车后,便领着一行人进入岳王府。

    坐在典雅中透着华贵的大厅里等岳王爷到来,诸葛苡湛端着茶盏一口一口慢慢喝着茶。即使她已经事先做了心理建设,但皇甫璟渊没有在身边给她壮胆,她还是忍不住紧张,从踏进岳王府到现在,一双手是抖的,甚至还隐隐冒着冷汗,只能借由喝茶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因为太子跟她之间不存在任何纠葛,因此见到太子她一点都不紧张,可这岳王爷不是啊,要是她不能解决岳王爷的难题,很有可能马上被抄家灭族,她不可能不紧张啊。

    一旁不疾不徐喝着茶汤的卫岚似乎看出她的紧张,嘴角微勾,安抚她,「丫头,只要拿出你平日的水准即可,即使对方位高权重,只要你未出错,是不会用身分欺压你的。」她吁了口气,「大叔,您看得出我紧张啊?」

    「你身子僵硬,又不时咬着牙根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卫岚轻笑了声。

    「大叔,我觉得您像是天生就适合这环境,骨子里透出与生倶来的贵气,只是坐在那里不疾不徐地喝茶,就像尊贵的王爷、将军似的。」

    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东西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模仿的,即使她受了二十几年的教育也无法像大叔那样,由内而外散发着雍容矜贵的气息。

    不过……皇甫璟渊身上散发的贵气倒是跟大叔很像,尤其是两人扯着嘴笑轻笑时以及不疾不徐品着香茗时,从容的神韵与姿势、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他们是父子……

    父子!

    她眼睛倏地瞪大,紧紧盯着卫岚,这么一比较,她发现两人的五官、脸型几乎一样,除了皇甫璟渊显得更为俊美外,两人连气质也可说是如出一辙。

    毫无相关的两人不可能连气质、习性都一样,只能说他们曾经生活在同一个体系,受过同样的教育、栽培。

    看着卫岚,又回想皇甫璟渊,突然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在她脑海中形成,不,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若是这样,当年死的那个人是谁?

    「丫头,你怎么突然一脸惊恐地看着我?我脸上应该没有脏东西吧,还是背后站了个没有脚的?」卫岚斜睐着用诡异眼神盯着他的诸葛苡湛。

    「没有。」她猛摇头,试探性的问道:「大叔,我们也认识好一阵子了,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年轻时的故事或是经历?不像老爷子,他可爱提了。」

    卫岚怔了下,努力回忆着以往的事情,却赫然发现他并没有年轻时的记忆。

    「大叔,您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不好看,是我的话冒犯到您了?」她连忙放下手中的茶盏,愧疚的询问。

    「并不是,而是我发现自己没有年轻时的记忆。」他虎口抵在下颚,仔细地回想着,这才发现自己还真的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不是吧,大叔,你没有过去的记忆?你是不是曾经受过伤,丧失过记忆啊?」她试探性的故意嚷着问道。

    「丧失记忆……」卫岚拧着眉头回忆,「我确实曾经……」

    「抱歉,诸葛大师,让你久等了。」

    一记爽朗的声音由外传进屋内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同时也打断卫岚所有的思绪,屋内的人眸光不约而同往外望去。

    一身优雅贵气的中年男子大步往大厅里走来,他留着漂亮山羊胡,眉宇间透着一股正气,头戴玉冠,身穿藏青色织花锦袍,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

    一进大厅,他便走向卫岚,作揖致歉。

    卫岚心知来人定是岳王爷,赶紧起身回礼,「王爷莫向在下行此大礼,在下并不是诸葛神算。」

    「你不……」是?岳王爷没意料到自己竟然认错人,抬头一看,整个人愣住了,惊呼,「卫澜!」

    「草民卫岚见过王爷。」卫岚没想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略一思索,当即明白岳王爷认错了人,「王爷口中唤的可是曾经的平国公世子?可惜在下并不是他。」

    「你不是卫澜?」

    「是的。」

    岳王爷眯起犀利锐阵,视线落在卫岚隐藏在右边眉尾上的那一颗细小红痣上,顿时震撼得无以复加,激动的拉过他的右手,睁大眼睛看着他指尾上那一道近三尺长的疤痕。

    世上不可能有长得如此相像之人,连痣与疤痕都一模一样,「你怎么可能不是卫澜!」

    「王爷,草民……」

    「你就是我的好哥儿们卫澜,以前的平国公世子!」岳王爷激动的对着他低喝,「不要否认,除了眉尾的红痣跟尾指上的疤痕外,我还知道你左后腰际有一块像波浪一样的胎记,正是因为这块胎记,国公爷才会把你取名为卫澜。」

    当岳王爷吼出这话时,卫岚傻住了,「你怎么知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