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0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文开始】

    烟花三月下扬州,她是想去扬州看看,不过转念一想,赵昇算是了解自己,想来他也会暗中命人到扬州来吧。故而,齐锦绣临时改变了主意,改道去了金陵,打算过了四月份,到五月份的时候,再去扬州。

    左右金陵城离扬州城不远,而且,这里人杰地灵,不但繁华,而且还有很多民间特色小吃。齐锦绣没有带太多银子,但是也够花一段时间,本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想法,一应吃穿倒也舍得。

    很快,银子便所剩无几,见兜里银两只够一个月吃住,她决定先留在金陵找份活干。

    恰巧金陵有一家成衣铺子招工,齐锦绣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应聘。不过,人家铺子招的是绣娘,她根本不会做绣活,只能作罢。谁知才出铺子门口,里面就跑出来一个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朝着齐锦绣礼貌道:「姑娘既然来了,怎么不试一试?」

    齐锦绣也礼貌回道:「你们铺子招的是绣娘,我绣活做得不好,所以只能放弃。」

    「那姑娘会做什么活?」那人面上含着笑容,十分和蔼的样子。

    齐锦绣道:「我会画绣样,就是衣裳上的图样。」

    那人明显一副十分惊喜的样子,大笑起来道:「姑娘会画什么样的绣样?如果方便的话,可否画一些让我瞧一瞧?」

    齐锦绣点头,而后随着一道又进去了。

    半个时辰后,便作出一幅图来,将画样递了过去。

    那中年人见了,明显眼中闪着一抹亮光,而后眯眼笑着摸胡须道:「姑娘的手还真是灵巧,这牡丹画得栩栩如生,像是瞧着就能够闻到香味一般。」他将画纸轻轻合了起来,看着齐锦绣道,「我是这里的掌柜,我姓朱。我做主了,招了你。一个月给你五两银子,姑娘可算满意?」

    齐锦绣一呆,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顺利得叫她不得不提高警惕。那掌柜似是瞧出端倪来了,连忙说:「姑娘不必担心害怕,我的确是瞧中了姑娘的才华,这才叫住了姑娘。姑娘若是不信,可以到左右邻居那里打听打听,咱们家这都是老字号了。」

    如此一来,倒是齐锦绣有些尴尬起来,笑着应了这差事。

    「那姑娘明儿过来,月钱就这么说定了。」那掌柜道,「姑娘看起来似乎不是本地人,是来金陵寻亲的?」

    齐锦绣笑了笑道:「不是。」

    朱掌柜点头,也没有再打探人隐私的意思,待得齐锦绣离开后,朱掌柜便上了二楼。二楼窗户边,坐着一位锦衣玉袍的公子,这公子面若白玉气质清贵,目光一直落在楼下某处,待得见人上来了,这才收回目光来,淡声问道:「怎么说?」

    「与小娘子谈得妥当了,说起来,这小娘子的绣样画得的确十分好。」朱掌柜说,「已经说定了,明儿过来,给了她五两一个月的月钱。」

    「知道了……」简单吐出三个字,没有再说任何话,只静静坐着。

    朱掌柜识趣,便低头退了下去。

    这间成衣铺子,是琅琊郡王府名下产业,其实不是什么老字号,开张并没有多久。朱掌柜不晓得为何,打从这铺子开张了后,郡王爷便喜欢隔三差五往这里来。原是根本不会管这样的事情,不晓得怎么回事,今儿倒是亲自命自己唤住了那姑娘。

    主子的心思他不敢猜,主子叫他离开,他自然也不敢多留片刻。

    李钰又静静在窗前坐了会儿,直到太阳落山了,他才起身离开。

    却是没有回府,而是进了一家客栈。

    找到了活干后,齐锦绣便直接回了客栈,安安静静在床上躺着。心中盘算着,一个月五两银子,除了一个月一两三钱的住宿费外,也只能落得三两七钱,这还不包括她平时要买一些旁的东西的花销。

    日子虽然清贫,也的确有些紧巴巴的,不过,她也不怕吃苦,就当做是一切从头再来了。只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得在金陵城多留几日了。齐锦绣四仰八叉仰倒在床上,漆黑灵动的一双眼眸不停闪着光,出来之后,似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人也不似之前那般稳重老成,仿若是个孩子一般。

    有人敲门,齐锦绣连忙穿了鞋去开门,原以为是送热水跟饭菜上来的小二,没有想到,却是一位容颜极为俊美的公子。人对美的事物总会心驰神往,齐锦绣望着眼前美少男,倒是一时间有神了。

    李钰瞥了齐锦绣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往隔壁的房间去。

    齐锦绣道:「请问公子方才可瞧见是谁敲的门?」

    李钰推门的动作停住,转头看向齐锦绣道:「不曾!」吐完这两个字,就推门进了房间。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街上不经意的一瞥,当时她穿着一身藕粉色的长裙,手里牵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女童,眉眼温柔得很,他在人群中瞄了她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目光。要说美貌,她自然是有的,可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什么样的美色没有见过?

    这金陵城,不论是世家之女,亦或者是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美人儿多得是。只不过,这一个与旁人不同,他说不出来对她是什么感受,总之,惊鸿一瞥后,是再难以忘怀。暗中派人去打听,才晓得,他是威远侯的夫人。

    英雄美人,倒是也般配,他当时听得消息后,轻轻启口这样说了一句。

    可不晓得为何,莫名有些烦躁,脑海里不由自主会浮现她的面容来。第二次相见,是在与南越国斗舞的清凉台上,一出《宁王破阵舞》,逗得龙颜大悦,那个时候他算是晓得了,这个女子不但美貌,而且还有足够的胆识跟智慧。

    撇开容貌不论,光是这一份胆识跟智慧,就足以叫他佩服倾心。之后,他便不由自主暗中命人探寻她的消息,便是晓得他与她之间不可能,但还是存了这份心思。鬼使神差一般,连他自己都不晓得为何。

    (部分情节删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