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0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文开始】

    齐锦蕙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只默不吭声静静站在梅花树下,待得那一家三口都走得远了,她还是一动不动,只默默注视着。

    「姐,你瞧什么呢?」锦礼心情好得很,快乐得似是一只猴子似的,恨不得蹿上天去。

    听得弟弟声音,齐锦蕙连忙收回目光来,只微微低了些头说:「没瞧什么,在瞧大姐姐跟甜宝。」她低着头,白皙细滑的脸上渐渐染上一层浅浅粉色来,细密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唇,沉默片刻后,又问弟弟,「锦礼,大姐姐都已经嫁过一回了,此番还带着孩子,姐夫为何还愿意娶她?而且看着样子,好像待她很好,她之前那么对不起姐夫,可是姐夫一点不在意。」

    「这不挺好么?」锦礼根本没有听懂自己姐姐的意思,他只觉得自家跟二伯家关系好了,他往后再去找锦荣锦华玩儿,祖母跟娘也不能够再管着他了,他就开心,「反正打我记事起,姐夫就对大姐姐很好,反倒是那沈二爷,我没有瞧出他哪里待大姐姐好。」

    「可是大姐姐最后还不是嫁了沈二爷,不过,她还是叫沈二爷给负了。」锦蕙说着这话,声音低低的,仿若蚊子哼叫似的。

    锦礼打两三岁的时候起,就总喜欢往他二伯家跑,他跟锦荣年岁差不多,齐老二平素没事的时候教锦荣背诗的时候,也会顺便教锦礼。锦礼有锦荣作伴,两人一边学一边玩,倒是欢快得很。便是后来齐老二夫妻双双没了,他也时常趁自己母亲不在意的时候,偷偷跑去二伯家玩儿。

    锦蕙锦礼虽则一母同胞,但性情却天差地别,姐弟两个平时也玩不到一块儿去。

    锦礼只跟自己姐姐随意说了几句,就乐颠颠跑了,心中盘算着,要不要下午就去找锦荣玩儿去。

    且说赵昇小夫妻回家后,赵家人坐在一起用了午饭,吃完午饭,赵大娘给儿子使个眼色,而后抱过大孙女甜宝来,笑着对齐锦绣道:「你们夫妻俩早上起得早,一整个上午又走了那么多路,想必是累得很。一会儿泡了脚,你们便回屋歇着去吧。锦绣你也放心,几个孩子有娘照看着,没事。」说罢,又逗大孙女,「甜宝,奶奶一会儿带你串门子去,让人家都看看,我的大孙女多漂亮。」

    齐锦绣原想拒绝的,可见赵大娘的确是十分喜爱甜宝,又是一片好心。她若是坚持自己带甜宝的话,怕是会叫人心寒,想了想,只能点头应道:「娘,那辛苦你了。」说罢,又教训甜宝,「跟着奶奶去玩儿,可不许淘气,不许闹腾奶奶,知道不?」

    甜宝咿咿呀呀叫了几句,别过脑袋去,并不理母亲。

    望着一屋子人,她忽然又想起什么来,只兴奋得扭着身子,还使劲甩着脑袋,想让人家看她头上那顶漂亮的兔耳朵帽子。

    姚氏男人走得早,只得一个小子,故而十分喜欢漂亮讨喜的小丫头。

    她把甜宝抱进自己怀里来,笑着把小丫头好一番夸赞,而后只紧紧搂着说:「你跟奶奶出去玩儿了,东哥儿指定得黏着你,你奶奶一人肯定照看不来你们两个。左右伯娘今儿下午也无事可做,便就随着你们一道去,好不好啊?」

    那边赵小花也连忙道:「那我跟小荷带着锦荣锦华两个去街上玩去,今儿街上可漂亮热闹了。」

    大家目的很明显,都想将整个家都腾出来,给这对新婚小夫妻用。齐锦绣有些尴尬,只低了头去不说话,赵昇倒是无所谓,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还特地叮嘱了妹妹跟锦荣,要他们好生照看着锦华。待得家里人都出去玩儿了,赵昇这才转头望向妻子,黑眸里闪着笑意道:「你是想进屋歇着去,还是想……咱们就坐在院子里去,泡壶茶,一起说说话?」

    「大白天的,歇什么歇,我可不累。」齐锦绣抬眸瞪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眼,而后站起身子来,转身进了院子去。

    赵昇见状,也随后起身,紧步跟着妻子。

    今儿天气十分好,又正是正午时分,外头太阳足得很,赵家院墙高,院子又小,小夫妻俩坐在墙根下晒太阳,只觉得惬意得很。赵昇见妻子不言语,瞅了她一眼,笑着道:「今儿你三叔寻我,说是等过完年后,可以帮衬着你的锦绣斋,不过,我拒绝了。」

    齐锦绣道:「你拒绝得好,我算是认清他们了,一个个都不是善茬,往后生活上不想跟他们过于亲密,生意上就更是了。」说罢顿了顿,抬眸望向赵昇,「二哥此番拒绝,该不是只为了我吧?我没有猜错的话,齐三老爷答应帮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他亲侄女,而是他想从二哥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赵昇点头道:「若是你真心愿意跟你三叔在生意上有所合作的话,我倒是会考虑是否跟他交换条件,各取所需。不过,我晓得你,既如此,咱们往后便与之不过多来往。」顿了顿,黑眸中隐隐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薄唇抿得紧紧的,身子朝前倾一些,凑得妻子更近了些,表情极为严肃的样子,「阿锦,我知道,起初你我成亲,乃是为着顾全大局。可是此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过一辈子。我可以好好照顾你,你也可以放手去做你的生意,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齐锦绣面上尽量表现得不动声色,其实隐在袖子中的手,早已紧紧攥成了拳头。

    她其实听懂了赵昇话中的意思,可却又不十分明白,他方才那番话,她可以理解为他在跟自己告白吗?哪有那么苍白无力的告白?而且还是在这样随意的场合,这样随意说出口来,想来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就算他对自己有所好感,但是不过也只是好感罢了,那种感情,经不起岁月的磨砺,更与他对真正齐锦绣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比不得,脆弱得很。

    (部分情节删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