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朱喜眼前忽然浮现出那抹修长的身影来,脸上一热,双颊立即爬上两抹红晕来,摇头说:「你们跟着娘去就行了,我还要在家陪着弟弟呢。」说完话,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砰砰跳了起来,直接一个转身,就跑着去寿哥儿睡觉的屋子去了。

    暖姐儿歪着小脑袋瓜子,嘟嘴道:「长姐好像生气了,娘,长姐她不跟我说话哩,我惹她生气了。」

    卫三娘朝那间屋子看了眼,心里有些犯愁起来,瞧着长女方才那副模样,明显是对玉楼上了心的。这可怎么办?要不呆会儿去了沈家,找个空趁孩子们不在的时候再跟沈家嫂子说说看吧。

    「你长姐没有生气,她要在家陪弟弟,咱们去吧。」卫三娘抱着小闺女,又牵着二闺女的手,跟丈夫还有长子打了招呼,就出门去了。

    沈玉珠知道朱福要来,所以特地打着灯笼等在门口,见到卫三娘也来了,她笑着迎出来说:「朱大婶也来了,哎呀,还有暖姐儿哩。」她将灯笼直接塞到朱福手上,然后从卫三娘手里将暖姐儿抱过来,亲她胖乎乎的小肉脸,笑着问,「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啊?哼,肯定是听阿福说要来做好吃的,你嘴馋了,就跟着来了,是不是?小馋猫。」

    暖姐儿紧紧搂住沈玉珠脖子说:「才不是呢,是我想玉珠姐姐了,我是来找玉珠姐姐玩的。」

    「呦,阿福,你们家暖姐儿这张嘴可比你跟喜姐儿还厉害呢。」她爽朗地哈哈笑了两声,然后抱着暖姐儿就去了堂屋,一边走一边唤道,「娘,哥哥,朱婶子过来了。」

    沈大娘听说呆会儿阿福要过来做饭,就一直没有歇息,谢逸就坐在一边陪着沈大娘说话。从京城里的街边趣闻,说到他跟沈玉楼在金陵书院的事情,他天生是个说书的料,什么故事到他嘴里,都是带着传奇色彩。

    可听说那会做饭的小姑娘来了,谢逸明显心思就没在说书上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往外面瞟。

    沈大娘见到暖姐儿,也稀罕得很,拍着手说:「暖姐儿,快让大娘抱抱。」

    暖姐儿晃着小胖身子,就往沈大娘怀里蹭去,然后望着这屋子里唯一一个陌生人问:「你是谁呀?哦,你是二姐姐口中说的那个谢公子。」她歪着圆乎乎的小脑袋瓜子,笑嘻嘻看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大哥哥说,「我二姐姐说你刚刚帮了她,你一定是个好人。」

    谢逸倒是也不客气,笑眯眯走过来就摸着暖姐儿的脑袋瓜子说:「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瞧着也挺可爱的,不过,你告诉我,你二姐姐真的会做好吃的菜吗?」他凑到暖姐儿跟前,悄悄伸手往朱福的方向指,「你二姐姐人这么小,哪里来的好厨艺?小孩子不兴说谎的哦。」

    暖姐儿将小脑袋一昂,骄傲道:「二姐姐做的菜是最好吃的,我最爱吃二姐姐做的菜了哩。」

    谢逸摸了摸鼻尖,然后转头望了朱福一眼,冲着她给个大大的微笑。

    朱福也笑了笑,很是规矩的对谢逸道:「谢公子,今天已经很晚了,做菜炒菜炸油锅总会有响声,怕是会影响到别人家歇息的。所以,我今天晚上打算做一道面点给你吃,你若是觉得还吃得下去的话,明天再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答谢你。」

    谢逸见眼前这位小姑娘不论是说话语气,或者是面部神情,都挺淡然自若的,没有刻意地巴结奉承自己,但是句句都在理,也瞧得出来,她对自己挺尊重的。怪道能叫沈兄上心呢,原来是有可取之处的。

    「朱姑娘说得很对,便就如你所说。」谢逸此时倒是和气得很,早没了方才在史家的那份派头。

    朱福点头应了一声,便拉着沈玉珠一道进了厨房去,沈玉珠笑着道:「阿福,这位谢公子是我哥哥的同窗,听说,是京城来的贵公子哩。方才听他说,他是去省城看他三叔的,顺道来咱们松阳县找我哥。阿福,要是你做的菜能入了这谢公子的眼,要他往后去省城、去京城那里一宣传,对你很有好处的。」

    其实朱福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她想做道油泼面给谢逸吃,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从他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这油泼面在大些的地方是否吃得开。

    比在敬宾楼还要用心,将面饼揉得劲道十足,每一步都花了功夫,很快,那麻辣香味儿就传了出来。

    谢逸鼻子很灵,闻着香味儿就往小厨房里钻。

    刚好朱福的油泼面已经出锅了,她拿来几个碗,将煮好的一锅面平均分配到每一个碗里面去,然后加了红辣椒熬出来的辣椒油跟其它佐料,端着碗递送到谢逸跟前的时候,碗里还呲拉呲拉响着。

    谢逸觉得,只闻着这味儿嘴里都能冒出口水来,这大冷的天,吃上这样一碗热乎乎的面,实在是爽。

    朱福让沈玉珠端着面去堂屋给大家吃,她则又迅速做了一个番茄蛋汤,里面还加了点葱花儿。

    端着一大海碗番茄蛋汤往堂屋去的时候,朱福心里有些紧张,可当她看到谢逸一声不吭只顾着埋头猛吃的时候,她那颗心才将放进肚子里去。将汤端到谢逸跟前,朱福笑着道:「谢公子,喝点汤吧。」

    谢逸辣得满脸通红,可越辣他就越想吃,闻着那味儿,就恨不得一口气全倒进肚子里去。

    京城里有名的酒楼,他哪家没有去过?甚至皇宫里御厨做的菜,他都有幸沾着光吃过一两回。他在吃食上面,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人,如今竟然败在区区一道面点上,真是枉他一世英明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