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女管家高宁倩候在一旁,这会儿,她已是泪眼汪汪,只见她说,声音带着哭腔。

    “老爷一直等着见到他的孙子,他是平静地离开的。”

    一直沉默悲伤的骆君庭,他在这时抬头,看向林书双老夫人。

    他沉默一下,然后跪着挪过去。

    来到林书双老夫人面前,骆君庭抓过林书双老夫人的手,他悲伤又坚定地鼓励林书双老夫人。

    “奶奶,不要伤心,他只是去天上休息了。”

    闻言,林书双老夫人看着眼前这个孙子。

    她一个难受,哭腔着扑入孙子的怀里,抱紧了他。

    骆君庭也回抱他,他暗暗咬牙,脸色坚定,紧紧地抱着奶奶,一身白衣黑裤的他,显得干净脱俗,手腕处戴了一块精致的表。

    听着奶奶的哭声,骆君庭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

    候在一旁的几人,全都哭声一片。

    骆老爷子倒下了,整个家也就散了,这个家需要一个支柱,精神支柱的那种,而骆君庭,会成为这个家的下个精神支柱。

    盛家别墅。

    盛南诚拿着一盒项链出来,那是一条白银一般光泽的项链,平铺在盒子的黑色底垫上。

    坐在凳子上等待的盛浅予,她看到父亲将这盒项链拿到自己近前,她抬头看父亲,有些惊讶地问。

    “你让我戴这条项链吗?爸爸。”

    对面,盛南诚站在那。

    他点了点头,解释。

    “是的,参加葬礼的,都是豪门贵族,我不想你比她们逊色。”

    两人正交谈间,突然而至的梁知夏刚好撞见这幕。

    她一看见,立马躲回门后。

    里间,父女两人还在交谈。

    “但是爸爸,这……”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相信我,女人戴着珠宝才能和服饰相配,来,我帮你戴上。”

    躲在门后的梁知夏一看,瞬间震惊。

    她看到了盒子里的那条项链。

    里间的盛南诚将盒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过盒子里的项链,走到盛浅予的身后,开始帮她戴上。

    门后的梁知夏看着这幕,一脸焦急心惊。

    只思考一两秒,梁知夏就一下走出来,阻止了这件事。

    “等一等。”

    闻言,父女两人皆齐齐看向梁知夏,梁知夏站在那,她理直气壮地说。

    “这条项链,我已经给未晚了。”

    一听,盛浅予怔了怔,有些惊讶。

    而盛南诚则一怔,当场就有些不悦,梁知夏也看出了丈夫的不悦,她硬着脸皮说下去。

    “我许诺会给她的。”

    见此,盛浅予微微有些无奈。

    既是妹妹的东西,她便不会再去争。

    盛南诚脸色有些沉下,显然是真的很不悦。

    客厅里。

    梁知夏在身后追着盛南诚走,焦急地喊。

    “等等,南诚,回来,我们得谈一谈。”

    一听,已经走到门口的盛南诚生气地回头,没好气地责问。

    “你还有什么要谈的?你许诺给未晚的时候,怎么没和我谈呢?”

    见此,梁知夏找着借口。

    “那时候,浅予一直在国外,我就把未晚当成我们的长女了。”

    然而,盛南诚显然不受用。

    他不想听,恼怒地说。

    “我已经把项链给浅予了,至于未晚,你自己惹出来的事,你自己解决吧。”

    就在这时,盛浅予也追出来了。

    她站在远处对二人说。

    “没关系的,爸爸。”

    一听,二人一怔,双双回头看向盛浅予。

    盛浅予站在那,说。

    “如果妹妹想要,就给她吧,好吗?”

    听到这话,梁知夏反而有些不自在,因为,她心知肚明这条项链的来龙去脉。

    二楼窗边。

    梁知夏母女站在那躲着看,确定盛南诚跟盛浅予坐车出门了,梁知夏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拿着项链走回来。

    盛未晚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显然,她是不知道那条项链的事。

    她转身跟进来。

    这时,梁知夏来到床边,她站在那,低头看着手中珍贵如宝贝一般的项链,在那险险地说。

    “好险。”

    盛未晚走到,她不解地问,看妈妈那副神情,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为什么要对爸爸撒谎?我根本不想要这条项链。”

    盛未晚留着一头学生头及肩短发。

    梁知夏听到女儿的问话,她一个恼怒,直接转身看向女儿,有点凶恶地说。

    “你不用知道。”

    说着,她又低头看那条宝贝项链。

    盛未晚看着妈妈这样,她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她存疑地说。

    “这项链有什么问题吗?我能看看吗?”

    说着,伸手就要去夺那条项链,自己亲自看。

    然而,梁知夏一见,当即急起来,连忙跟女儿抢回来,就是不让她看。

    “放手,未晚,这是我的,别碰,我说了放手。”

    在争执中,两人一下抢着,直接把项链甩向一旁的床面了。

    盛未晚看着直接断掉的项链,她一脸震惊。

    “怎么断了?”

    说着,她转头看看妈妈,而梁知夏也看向她。

    下一秒,盛未晚一下凑过身去捡那条项链,梁知夏见状,也连忙去抢,焦急地喊。

    “哎,你别管。”

    还是梁知夏自己把项链抢到手,她拿到手后,瞪盛未晚一眼,然后,拿着项链就要走人。

    “看吧,你把它弄坏了。”

    出了这间房,梁知夏将门关上。

    然后,她站在那过道里,又低头看看手中的项链,一脸烦躁的表情。

    这项链是假货,真货已经被她抵出去了。

    梁知夏一脸恼怒地叹气,自言自语。

    “还好盛浅予这么容易就还我了,如果她戴去葬礼,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万一南城问起来真的项链,我该怎么办?”

    葬礼上,都是豪门中人,自然会有经常接触珠宝的人能一眼看出这是假货。

    因为,假货跟真货,从材料的制造商,就有不同。

    就好像同是女人,亦分美女、丑女之说。

    骆家别墅。

    车子缓缓停下。

    盛南诚跟盛浅予分别出来。

    在场之中,已经有非常多的人,全是来参加葬礼的。

    盛浅予看了看那些人,然后她看向爸爸,说。

    “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

    闻言,盛南诚看看那些人,然后他看向女儿,温和地解释。

    “除了他们家里人,其他都是来往的朋友。”

    “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