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怎么还在这儿?”

    不是让这个男人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还这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难不成这人一直在?

    她没有内力,自然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刚刚就一直在距离她不过几步之外的距离。

    “若我走了,你刚才的戏早就垮了。”

    “我就说……原来是你。”

    她一直以来都是个无神论者,哪怕亲自经历了穿越这样的事情,也顶多让她认为是命中注定。

    哪儿来的什么老天开眼,如果真能开眼,这世界上哪儿还会有那么多的冤情那么多的恶毒之人。

    江圣凌没有搭话,不过也算是默认了。毕竟像那样大规模的震动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只是,“还真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我不用其他的。就刚才那招就不错。”

    那简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备骗人最有用的东西,怕是对于第一次简单的人那绝对是百试百灵。

    “不教,干活。”

    虽然算不上惜字如金,可是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江圣凌,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怎么感觉和我刚见到你的时候不一样了。”

    “你也是。”

    江圣凌面不改色,可宋映安就是觉得他好像在害羞。难道是因为被自己拆穿了所以不好意思?还真是个别扭的男人,不过这样的反差萌居然有点可爱。

    天哪!宋映安你在想什么?

    甩了甩头,宋映安不再继续想这个话题而是来到了江圣凌的身边一起查看。

    “你,会挑选木材吗?”

    她反正是没有任何的经验,不过想来这江圣凌既然能自己搭建房子,想来在这里造房子应该也不是问题吧。

    “躲开些。”

    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却是在她听话的后退了一些之后直接一拳打在了面前这棵看上去长得挺拔的大树上,然后宋映安就看到这树竟然轰然倒地。

    “厉害啊!”

    两人用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在这里伐树,而此刻整个村子里却已经乱成了一团。

    “此话当真?那小贱蹄子竟然真的做出了这种事?”

    “娘!我会骗你吗?你是没看到那贱丫头今天多威风,而且您说奇怪不奇怪,她刚说完那话那整个后山就发生了动荡,要说这小贱人不是瘟神谁信那。”

    宋长河把一大早听到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李氏,因为她知道,这个家里真正说了算的还是她这个亲娘,只要是李氏拿到了证据确定这宋映安是个瘟神,那到时候就算大哥回来了也没话说。

    李氏却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心里对自己的这些媳妇闺女是完全不信任,因为今儿早上他们从吴三莲房间找到了一碗快放馊了的肉。

    家里闹腾了一整个早晨,结果一家人都没吃上早饭,而吴三莲却是抵死不承认是自己偷吃了。

    李氏大怒,险些就病过去了,幸好有宋瑶瑶在一旁安抚他们这才让情况稳定下来。只不过这李氏对吴三莲却是意见极大的了。

    “娘,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那小贱蹄子都已经如此嚣张了,您在不想办法,到时候大哥回来怕是就没办法惩治她了。”

    宋长河有些着急,毕竟自己还没嫁人,家里的存款也不是特别多,娘如果再不做决定,怕是到时候大哥的那些钱都成了宋映安的嫁妆了。

    “这件事不必你我担心,既然神婆亲自出马,那自然是会办的妥当的。你在这里与我说也没用啊。”

    李氏觉得很累,折腾了一天她的身体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可这宋长河又是她从小最疼爱的女儿,她又舍不得凶她。

    知道宋长河发泄够了,这才离开。而李氏更是直接睡了过去。

    村子里面的人们也几乎把宋映安传的神乎其神,后山的事情被他们越说越夸张,最后险些变成了神魔大战!

    当然,这一切对宋映安这个当事人可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因为此刻的她简直就是与世隔绝了,每天和江圣凌白天在后山砍树,晚上回去休息,根本就没有和那些村民们见面的机会。

    而这一日,他们把最后的木材已经准备妥当了。

    “今日先回去休息,明日便可以着手给你搭建屋子了。”

    “江圣凌,先别急着回去,反正也已经来到这后山了,打些猎物回去吧,怎么说咱们这么久的情意也得庆祝庆祝。”

    两人一起同住了三天,也算是有点情意了,只不过是互相嫌弃罢了。

    这男人中了毒,在这寒冬腊月身上的温度极低,所以哪怕他们二人隔着一层墙板却依旧感觉到寒冷。而宋映安这个人更是习惯性说梦话,且大多数梦话说的江圣凌根本就听不懂。

    什么手机电脑工作台?那些都是什么新奇的东西吗?为何从来没听说过。

    当然,他本身就不擅长与人交流,自然也不会亲自去问,而宋映安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哪里会知道自己竟然说梦话。

    “你在这里等着还是与我同去?”

    “自然是跟你一起,我还从来没有打猎过,倒是十分好奇。”

    宋映安这话说出来也不知道江圣凌信没信,毕竟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已经多多少少意识到了这小丫头的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比如她性情十分开放,胆子也是极大的。尤其她的心性根本就不像是这般年纪的小女孩,甚至给他一种两人是同一类人的错觉。

    可是他是什么样的身份?而这丫头只不过是这穷乡僻壤的孩子,怎么会一样。

    虽这样想着,江圣凌却没有让她强行留下,毕竟这女人敢一个人在这里住下,那就一定有保命的法子,况且有自己在也不会让她出事的。

    两人一前一后,只不过相差三两步的距离,就这样朝着后山深处走去,而此刻这里可有不少的东西对他们虎视眈眈,只不过是因为那个公的两脚人类每次都会猎杀很多他们的同类,所以让他们心生忌惮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江圣凌,那是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