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让我看看那个包还有没了。”凌亦琛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夏末,转身又把她身上刚刚穿上的睡衣给扯了下去。

    “你能不能斯文点?”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夏末对他的米且暴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害怕,只是觉得很是无语,“包好象没了。”

    男人又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半天,可却再也等不到孩子跟他打招呼了。

    他只能气馁的躺到了一边,但从这天晚上开始,男人又多了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每天都要听听女人的肚子。

    转眼间夏末就怀孕八个月了,是凌亦琛陪她去的一家私人医院。

    “夫人呢?”夏末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陆宛如和吴妈了。

    “她有事出国了。”上次陆宛如说要回来,却一直没回来,今天她给自己打电话,让他晚上去机场接她呢,说是担心被人看到她现在没怀孕的样子。

    但他的心里又不禁的想着陆宛如回来以后,他该住在哪呢?

    是回老宅,还是继续住在这个小院?

    检查室坐着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她眼带好奇之色的看着他们,心里暗想两人是什么来头,竟然需要医院清理整个五楼的人员。

    “姓名。”女护士打开住院登记本。

    “夏末。”夏末看着她要写在住院单上,忙拦住她,问道:“住院还需要身份证吗?”

    “你不用。”护士笑着直言道:“别人得用。”

    “那还是把我的名字写成夏天吧。”夏末笑着冲她道了声谢。

    凌亦琛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夏末,夏天,哪个才是她真的名字?还是两个名字都不是她的呢?

    “年纪。”小护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着问道。

    “十……二十二。”从不撒谎的夏末,连耳朵都烧的通红。

    “这些东西都不用填了,你跟你们院长说,是我说的。”凌亦琛伸手扶着女人站了起来,“咱们先去做检查。”

    “好啊。”夏末忙松了口气,乐见其成的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温顺的看着他,嘴角两个好看的梨涡便冲着他直闪。

    凌亦琛的眼眸微沉。

    她这个样子哪里象二十二?

    想到她经常看着高考的题,还有她刚才说的那个“十”字,她应该也就十八九吧!

    他竟然让一个高中生怀上了孩子?!

    “你今年到底多大?”跟在护士身后,他伸手轻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的问道。

    “现在十八,还有两个多月,就是十九。”夏末也贴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那温热的呼吸,如兰的口气,让凌亦琛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了她的樱唇上。

    自己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吻过她?怎么对于两人的接吻,一点印象都 没有了呢?

    “我吻没吻过你?”凌亦琛的薄唇忽然凑到了她的耳边,故意的碰了下她白玉似的小耳朵。

    夏末脚步一顿,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她跟看怪物似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我能一直陪着孩子呆到满月吗?”夏末忽然停住了脚步,扭头红着眼睛看着他,“只呆到满月,可以吗?”

    “好。”凌亦琛想了一下,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的碎发。.

    “谢谢。”在这一刻,夏末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好象变的亲近了不少。

    他其实想说的不光是一个“好”字,他更想说的是: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呆在那个小院子里。

    “亦琛?”忽然后方响起了一道柔情似水的女声。

    夏末和凌亦琛不由的一起回头,看向了从楼梯下面走上来的女人。

    凌亦琛的胳膊就跟触电了似的,猛的从夏末的身上拿开,惹得夏末不禁侧目。

    “宛秋?你什么时候回的国?”

    一个跟陆宛如有几分相像,但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的女人,笑着快走几步到了凌亦琛跟前,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亦琛,我怀孕了!”女人的声音象阳光一样明媚,笑容象朝霞一样绚烂,她全身心都透着兴奋,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只盯着凌亦琛一个人看,一毫都注意不到旁人。

    “你说什么?”凌亦琛的脸色微变。

    “我……我说我怀孕了,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不高兴吗?”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凝,才看到旁边的夏末,“亦琛,她是谁呀?”

    夏末双手抱着肚子,脸白如纸,她的眼睛不由的盯在了女人还平坦的肚子上。

    这个女人竟然也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们竟然同时找了两个女人?那现在怎么办?难道还要择优入取?

    “亦琛,她不会就是那个代孕的女人吧?”院宛秋看凌亦琛一直不说话,好象忽然反应过来似的,看向了凌亦琛,眼睛一红,泪水就滚滚而下,“难道你真的找了个代孕的女人?”

    凌亦琛抿着嘴角,下巴绷的紧紧的,神色震惊的看着陆宛秋,一时还从她说的消息难以反应过来。

    夏末微不可见的往后退了两步,原来她跟自己并不一样,她是他的情人?

    面对毫无反应的男人,陆宛秋忽然脸上变的煞白。

    她用手背在脸上擦了一下,抬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的高兴瞬间变成了难过,忍不住呢喃道:“果然,名不正言不顺,最终还是留不住。其实这件事情,本身也不怪你,这么多年,你一直……”

    陆宛秋说完,就转身要走。

    凌亦琛伸手拉住了转身要离开的陆宛秋,“宛秋,我怎么可能不要呢?再怎么样他也是一条生命,留下他……”

    “亦琛——”陆宛秋一个转身,顺势就扑在了他的怀里,呜咽的哭道:“你不知道当我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高兴。我终于有了你跟我的孩子了,我盼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了,就算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也要把他生下来,我宁可带着他去个没有人认识的小地方,我也要把他生下来……”

    “傻瓜,他不光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呢。”凌亦琛脸色难看,但动作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眼睛看向了一米之外的夏末。

    夏末轻咬着唇角,木呆着看着他们,就好象一个在等待审判的犯人,行刑前却看到了一场大戏。

    “可是……可是,如果她……不同意呢?”陆宛秋从他怀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凌亦琛,脸上闪过了慌张之色,她一下子又挣出了他的怀抱,“不行,我不能生下这个孩子,姐姐会伤心的,她会更恨我的。”

    她好象才想陆宛如,又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边说边往后退,一个转身,就看向身后的夏末。

    夏末看着她眼里那丝狠辣,忙伸手抱在了肚子上,但还是没来得及。

    “啊——”夏末被她推了一把,尖叫一声,一脚踩空,往后倒了下去。

    她惊慌而恐惧的看向了那个男人。

    他的脸色大变,眼神闪过惊慌,忙向她伸出了手,她也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个推了自己的女人,身子一扭,竟然也尖叫着向楼梯倒了下去。

    凌亦琛手腕一转,就先拉住了近在咫尺的另一个女人。

    “扑通”几声闷响,连着摔下了五个台阶夏末,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在了拐角的地上,嘴角渗着一丝鲜红的血迹,了无生机。

    她垂眸看着自己身下越来越多的鲜血,冲着几步远抱着别的女人的男人,低声哀求道:“求求你,救救孩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