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6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的,这些时日孟太后确实没少跟他唠叨表弟齐综之捡回来的那四胞胎小海鲜,还说如果他是小海鲜们的爹,她老人家就要打断他的腿……所以他是被自己亲娘念叨太频繁,而导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狭小的后花园里挤满了人,可却是一片窒息的寂静,这个时候赵元衡没有开口说话,谁都不敢吱声。

    最先打破这万分尴尬的沉默的是蓝小虾,小家伙抬头望着那个被自己娘亲死扒住不放的高大男人,黑葡萄一样的眼珠滴溜溜一转,然后迈开小肥腿哒哒哒跑过去,伸出小手一把拽住赵元衡的衣角来回摇晃,「阿娘阿娘你快下来,你都已经是大孩子了还要爹爹抱,羞羞脸!爹爹不要抱阿娘了,抱抱小虾儿吧……」

    一听蓝小虾这么说,一旁的蓝小北贝跑上前来拽赵元衡的衣角,「爹爹我也要抱!小贝儿也要爹爹抱!」

    然后蓝小蟹也不甘示弱,上前抱住了赵元衡的大腿,「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爹爹抱!」

    本就站在赵元衡脚边的蓝小鱼见状虽没有开口叫嚷,却也是更加紧挨到了自己亲爹的脚边。

    赵元衡被往下扯住了衣角,脚边被四只小崽子团团围住,他僵硬地低头瞄一眼,就见四个虽然各自长相不一却出奇地像他的小娃娃都抬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他。

    赵元衡感觉自己不但脑子一团糊涂,就连眼睛都是花的,那略带着软绵的触感就这样一团一团地挨在他腿边,赵元衡感觉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向雷厉风行、挥斥方遒的皇帝陛下忽然就有点惶惶不知所措了……

    他居然转回首对上蓝浅浅的脸结巴着商量道:「现在……现在该该该怎么办?朕……我我该怎么抱他们?要不……要不你先下来?」

    蓝浅浅瘪瘪嘴,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从赵元衡身上下来,很有做母亲的不与小孩子计较的气度,挥挥手表示道:「算了算了,崽崽们第一次见到爹爹难免有些兴奋,就让你们先抱抱吧!」

    缠在身上的重量骤然消失了,赵元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深深低吐出,万千心思在脑中盘桓了一遍,做好足够的思想准备后他才缓缓蹲下身,和四个矮墩墩的小萝卜头平视。

    近距离对视四双乌溜溜水润如黑葡萄的眼睛,喉咙紧涩,赵元衡忽然这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索性狠狠闭了闭眼,再次睁开,一、二、三、四,没错!的确是四个,再暗暗掐一把自己的手心,很疼,看来不是他在做梦,也不是他母后在做梦……

    见自己新鲜出炉的爹爹蹲下来,本以为会抱自己,结果人蹲在那里脸色忽明忽暗没有任何动作,小家伙们歪歪脑袋有些疑惑,而后便都些按捺不住了。

    最先动作的就是小皮猴子蓝小虾,他眨巴眨巴大眼睛,伸开两只小肥手欢呼一声就朝赵元衡扑了过去,「爹爹!抱抱!」

    由此为开端,剩下的几只一哄而上,欢呼雀跃地朝赵元衡扑过去,就连蓝小鱼也随着弟弟妹妹们一起上去。

    赵元衡正沉浸在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之中,根本没有一点点防备,四只肥滚滚的团子就这么汹涌着迎面扑来,他一下就被狼狈地扑倒在地,瞬间就被淹没在小家伙们的热情之中。

    「爹爹爹爹,快抱抱我!」

    「不,爹爹抱我!」

    「爹爹快抱我,我最最乖了,先抱我!」

    一群围观群众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四只小团子在皇帝身上滚来滚去,而赵元衡这会儿被压在地上,扯散了衣襟、拨乱了发髻,左半边脸上沾上了亮晶晶的口水,右半边脸不知被其中那只团子没剪干净的指甲挠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原本气势凛凛逼人的皇帝陛下变得有些不再气势逼人,在场众人有朝臣有命妇有各世家子弟,有生之年第一次有幸见到这样狼狈至极的皇帝,想着以后可以吹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听。

    蓝浅浅在一旁也不阻止,嘻嘻哈哈地看着狼狈不堪的男人笑弯了腰。

    最后,到底还是章华大长公主见识过大风大浪,在经历过短暂的震惊失神后她很快回过神来,作为皇帝陛下的亲姑姑,她决定站出来打破目前僵局解救一下自己被「蹂躏」的侄儿。

    他命身边的仆妇将小家伙们一只一只地拎开,亲自从地上将赵元衡扶起来,干咳一声道:「陛下……陛下也累了,不如先到内厅吃盏茶,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在好好聊聊?」

    赵元衡从地上爬起来,拢拢被撤散的衣襟和头发,喘着粗气维持着最后的气度忙不迭点头,「姑母且带路吧!」他现在满脸口水满身灰尘,必须要立刻马上现在就清理干净!

    蓝浅浅见状急忙像块狗皮膏药一样贴了上去,死缠着赵元衡的胳膊就是不撒手,整个人都坠在了赵元衡的胳膊上了,笑嘻嘻道:「走吧走吧,阿执咱们一起走吧~」

    赵元衡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同蓝浅浅讲理了,就这么任由蓝浅浅亲亲密密地贴紧着他,在章华大长公主的带领下一脚高一脚底地朝前走去。

    走了几步,赵元衡忽然想起了什么,蓦地停住了脚步,而后转回身,在小花园里巡视一圈后将目光落在了瘫坐在角落里的江心儿身上。

    赵元衡这是才稍稍恢复了几分那令人胆寒的帝王威仪,他居高临下,皱眉将江心儿上下随意扫视一遍,而后微微眯起双眼,语气莫名,「朕记得……方才来时好像听见过什么……什么野种、东境来的穷贱胚子……还有诅咒孩子们父亲去死……什么活着也变成下贱肮脏的乞丐……」

    (部分情节删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