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云依看着小丫头,将茶壶又在倒了倒,小丫头又再一次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北云依看着小丫头似乎已经痛极,快要晕过去了,便一把甩了茶壶。

    茶壶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听在众人心中,都不由得抖了抖。北云依停下了动作,拿出小镜子,对着自己的头简易的包了包,轻轻松松就将血给止住了,众人看她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恐惧。

    她走了过去,帮小男孩松了绑,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她拍着小男孩的衣服,帮他把身上的尘土都拍落下来。“早知道,就不带你回来了,你看看你现在弄得有多脏。”

    小男孩闻言开心的抱住了她:“姐姐,你要带我回去了吗?”北云依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嗯嗯,回去了你可不能捣乱哦。”

    小男孩开心的笑着:“知道了,姐姐最好了。”两人说着,便要开始往外走去。

    妇人见北云依进了府后就将府中大闹了一番,现在又把她当空气一般。她看着满地的狼藉,心中一阵气闷,她尖声叫着:“你从哪里来的,糊里糊涂冲进来,把这里给搞的一团乱,真是把这里当做是菜市场啊。”

    北云依轻轻瞟了她一眼,眼露杀气,妇人一下子便被吓住了。她住了嘴,却又向自己的贴身丫鬟莲香使了个眼色。莲香见状,立即明白过来,趁着慌乱一路小跑着就跑了出去。

    北云依扶着小男孩的肩膀,说道:“看见了没有,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要直接欺负回去,而且要比他更加狠,更加厉害,这样时间长了,自然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

    小男孩看着北云依,乖巧的点了点头。两人相互笑了笑,北云依拉着小男孩的手,正准备往外面走。才刚刚走了几步,小男孩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他趴在地上,小腿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北云依看了看,想着怕是这个小男孩的骨头又断了吧。她低头,重新帮小男孩把骨头固定了一下,向着暗卫吩咐了一句:“你把他给背回去吧。”

    暗卫依言,连忙蹲下了身子,北云依连忙将小男孩放在了他的背上。三人正打算往外面走去,“站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北云依转了头,只见一个身穿暗紫色长袍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有一身古铜色的皮肤,面目方正,看着就觉得很严肃的样子,他此时正是一片怒容,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无缘无故到我家来大闹,我的家事轮得到你来插手吗?”

    男人一边说话,脸上的胡子也跟着一动一动地,看样子颇为滑稽。北云依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奇怪她怎么会生出小男孩这样眉清目秀的孩子。北云依挑了挑眉,没打算跟他说话,抬脚就打算朝外面走去。

    男人看见北云依竟然一点也不把他当一回事,不由感到一阵愤怒。妇人自从男人出现开始便直接扑到了男人身上,她哭哭啼啼地,像是一朵娇花。她看着这个男子,哭诉着:“老爷,就是这个女人,无缘无故闯进来,然后就说要带走那个野种后来又打伤了我的小丫鬟,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

    北云依听着她的哭声,心中只觉的更加厌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男子看着北云依都已经快要走到大门口了,一时气急,一个瓶子便朝着北云依扔了过来。

    没想到,人没砸到,反而飞过来一个小石子,正正打在男人肩膀上,他的半边身子顿时就麻了。北云依心中觉得这也不是个办法,她拿出寄在腰间的血玉,说着:“你有什么办法吗?小东西。”

    血玉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红光,小独便就这样苏醒过来,它看了看这一大家子,说道:“没问题,就是会有点累人,待会我可要好好休息一会儿。”说着,这块血玉开始了一阵猛烈的晃荡,同时不断地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这一大家子人都好像是着魔了一般,他们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呆呆的像是一个个木偶一般。只见他们的眼中都闪现了一阵红色的光芒,便都就直接昏了过去。

    北云依回头,见地上都已经倒了一大片了,不由有些吃惊。她看着手中的血玉,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血玉又发出了一阵红光,突然血玉就直接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小独看起来很累的样子,眼色也变成了粉红色。它恹恹地趴在北云依的手上,说着:“好了,他们待会儿醒过来了,就记不得今天发生的事情了。哎,好累,我得睡觉了。”说着,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之后,就直接沉沉的睡过去了,还打起了呼噜。

    北云依小心翼翼的把小独放回了自己的袖袋中,带着小独往家中走去。路上,北云依看着小男孩笑了笑,“不如重新给你起个名字吧,你总不能一直就叫做狗娃吧,听起来也不好听。”

    小男孩开心的点了点头。

    北云依想了想又问道:“为什么要叫你狗娃呢,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小男孩闻言看着北云依,脸上带着一股犹豫的神色,“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知道了之后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讨厌我。”

    北云依心想,一个小男孩能够有什么大秘密,想来大概是觉得狗娃这个名字比较好养活就给起了这个名字吧,农村中这种理由很是常见。但是北云依看见小男孩一脸郑重地神色,还是认认真真地看着小男孩,点了点头。

    小男孩趴在暗卫身上,把脸藏了起来,只能听见他闷闷的声音,在惨白的月光的衬托下,莫名就有些诡异。北云依不紧不慢的走着,看着月光下自己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四周吹着冷冽的寒风,北云依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冷战,咳嗽了好几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