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用了。”莫晓叶下意识的道,“我自己就是医生,身体有什么问题我可以随时发现。”

    “医者不能自医。”方沉冽瞥了她一眼,“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莫晓叶欲言又止,但是明显人家并不想再听到她的所谓欲言又止,莫晓叶只得闭嘴。

    方沉冽安排的医生来的很快,甚比他们都快,等他们到方家时,客厅里的医生已经等候多时。

    “方先生。”医生面朝方沉冽,十分恭敬。

    方沉冽微微颔首,示意医生看向莫晓叶:“帮她看看。”

    莫晓叶坐到沙发上,由医生仔细检查,却查不出什么头痛的病因,反而查出另外一个东西。

    医生的脸色逐渐有些不好,犹豫的问道:“太太,您之前是否有过堕胎,或者流产的经历?”

    方沉冽的脸色瞬间变了,一双眼睛凌厉的落在莫晓叶的身上,仿佛只要莫晓叶点头称是,他就会直接吃了莫晓叶。

    莫晓叶有些心虚,她丢失了记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堕胎或者流产过,犹豫了一下,说了实话:“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这下诧异的不只是医生一个,医生咳嗽一声,严厉道:“为了您的身体健康,请您对我说实话。”

    “我没有欺骗你。”莫晓叶蹙眉道:“我有一段记忆丢失了,所以我的确是不知道。但是在那段记忆除外,我并没有堕胎流产过。”

    “你失忆过?”方沉冽忽的冷笑一声,问医生:“她的头部有受过剧烈的撞击吗?”

    医生此刻已经调出了莫晓叶的病历翻看,闻言下意思的摇头。

    方沉冽便讽刺道:“莫晓叶你的手段可真多,失忆都来了,下一个手段是什么?当年和我在一起之前还是之后,你堕过胎?”

    若是在一起之前。

    方沉迷眼神微冷,满是怒意。

    也就是说,莫晓叶连处.女都是欺骗他的,而跟他不告而别之后,莫晓叶就找上其他人瞎搞。

    这让告诉方沉冽,莫晓叶是为钱离开的还让人难受。

    “我是真的不记得了!”莫晓叶有些生气道:“我骗你干什么?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也许就是你觉得可以将当年的事情一笔带过?”方沉冽冷笑道:“如果你要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我奉劝你趁早打消,莫晓叶,我的耐心有限,别把你那些花招用在我身上!”

    莫晓叶气的肩膀颤抖,手掌握紧,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她一语不发,直接推开所有人上楼将自己关进房间。

    眼泪就这样没出息的突如其来。

    莫晓叶第二天一早就去上了班。

    吴诚彦再次通过护士叫她去往院长办公室,莫晓叶觉得无聊,拒绝了,仍然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

    她不去,吴诚彦只好亲自前来。

    “晓叶。”吴诚彦看着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模样好似真的为女儿着想的好父亲:“爸爸找你,你怎么不过去呀?”

    莫晓叶冷冷抬眼,她昨天晚上根本没有休息好,两只黑眼圈格外的明显。

    吴诚彦走了过去,坐到莫晓叶的身边,和她轻声细语的说了许久,大致是交流父女感情,莫晓叶对此爱答不理。

    经过一段时间的铺垫,吴诚彦终于进入主题,“晓叶啊,你有没有发现,你丈夫的弟弟,方萧杰的妻子是你昔日好闺蜜的丈夫?”

    另一边,方沉冽按照惯例要来医院检查,一路保镖推他到外伤部,无须预约,他直奔医生办公室。

    此时此刻莫晓叶仍然和吴诚彦在办公室里交谈,方沉冽就这样听在办公室门口,隔音不好,他甚至可以清晰分辨出他们的语气。

    保镖被他挥手打发走。

    “你想说什么?”莫晓叶的眉缓缓的蹙了起来。

    “如今方沉冽双腿残疾,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方明耀如今对自己的大儿子日渐不上心,明显就是放弃了,未来方萧杰才有可能是方家唯一继承人。”

    吴诚彦显然很激动:“现在方萧杰的妻子是你的闺蜜,再没有比这还好的关系,你去多跟何琳玉打好关系,等方萧杰真正继承方家,咱们的好处还在后面。”

    莫晓叶完全没有想到父亲找自己来说的是这种事,手里的笔掉在地上也丝毫未查。

    她陷入这个消息的震惊中,一时竟然忘记反驳吴诚彦。

    门口,方沉冽的手缓缓紧握成拳,眸里掠过一丝极深的失望,保镖走了回来,他开口道:“回去。”

    保镖有些诧异:“您还没看医生。”

    “不看了。”方沉冽道:“推我回去。”

    他的语气冷如寒冰,冻的保镖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多犹豫,推着方沉冽离开。

    办公室里的莫晓叶似有所感,抬眸往门外看去,然而那处人影都没有。

    再次看向吴诚彦,莫晓叶缓缓道:“方家的继承人是谁与我无关,我只知道方沉冽如今和方萧杰是对立面,如果这个关头我去讨好方萧杰那边的人,无疑等于背叛。吴诚彦,是你将我送给方沉冽,我现在是方沉冽的妻子,背叛的事我做不来。”

    “你!”吴诚彦气急拍桌,“我是你的父亲!你就这样和你的父亲讲话?”

    “我也再说一遍。”莫晓叶不甘示弱:“你除了生我,根本没有做到养育我,我尊称你一句吴诚彦是对得起你。事实上我只想和你成为陌生人。”

    “啪!”

    这句话伤透了吴诚彦的心,一巴掌在莫晓叶的脸上炸开,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迟来的愧疚漫上心头:“对不起晓叶,爸爸不是故意的……”

    莫晓叶无所谓的将被打偏的头转了回来,“出去。”

    “晓叶……”

    “出去。”

    她一连两个出去让吴诚彦下不来台,男人最终摔门出去。

    莫晓叶看向窗外的杨柳,倔强的看着,突然从下颌滴落几滴水珠,一直到溅落桌面。

    莫晓叶告诉自己。

    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是为什么……

    还是这么难过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