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宁夏蹲下来跟他解释,“宝贝,妈……马阿姨现在在工作,这是工作服,不可以换,要下班之后才可以换。”

    可是,月饼小朋友表示不理解。在他的脑海里,只要不好看就不穿,坚决不穿。不过,看在刚刚小马阿姨叫他“宝贝”的份上,他暂时原谅。

    不知道为什么,小马阿姨不是第一个叫他“宝贝”的人了,但是他就受她一个人的叫唤。

    看着月饼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宁夏突然笑了,大脑下还没反应过来,手就条件反射地伸出去摸了摸月饼的小脑袋,“谢谢月饼宝贝的理解。”

    然而,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她的手顿时僵在了原地。

    她竟然碰到了月饼,而且月饼似乎还没有排斥。

    而月饼此刻也在低着头发呆。他在想,这是和爸爸的大手摸他不一样的感觉,柔柔的,很温暖。

    月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跟在他身后的保镖也有些震惊。

    先不说这个清洁工阿姨是小少爷主动第一个找的女人,就刚刚摸头的那一下,他除了看见过傅总和老爷子摸之外,就再也没有人能碰到小少爷了。小少爷轻易不让人碰,如果硬碰,他的病便要发作一次。就连傅董和夫人也从来都没有碰过他。而刚刚,这个清洁工不仅碰了,还揉了他的脑袋!

    遇到鬼了!

    “呜~呜”站在月饼身后的保镖电话响了,接了电话之后,弯腰在月饼的耳旁道:“小少爷,傅总在找您,让您现在马上过去。”

    月饼嘟着嘴,很明显不想过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宁夏无奈,怕他身份特殊,万一遇见了什么危险,并且他也只带了一个保镖出来,傅司寒实在是心太大了,她赶紧劝道:“月饼,先去找爸爸好不好?等阿姨什么时候下班了你再来找阿姨玩好吗?阿姨给你讲故事。”

    一听到宁夏说讲故事,月饼的大眼里瞬间扬起了星光。

    宁夏一顿,“阿姨说的不是现在,是下次。现在去找爸爸,不然的话,阿姨以后也不给你讲故事了。”

    月饼一听见宁夏的话,眼里的星光瞬间消失,嘟着小嘴表示不开心,转身就走了。

    看着月饼离开的背影,宁夏呼吸微紧。她多不想离开她的月饼啊,她对想陪陪他。可是,她却不能,也没有资格。

    “宁夏!你蹲在这干嘛?赶紧去八楼,白小姐有事找你!”

    有人催促,宁夏这才颤颤巍巍地起身,蹲了不过一会,脚就麻了,身体果然是越来越不行了。

    八楼超级vip室

    傅司寒看着刚刚进房间的月饼,一脸严厉,“去哪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许乱跑么?”

    月饼才从保镖的手里接过画板,就听见了自己的爸爸朝他吼,自己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平时在家里谁不是都追着他,哄着他的?

    月饼心里有气,“啪”地一声将手里的画板扔在了地上,独自一个人爬上了窗台旁的桌子上,坐在了窗台边。他才不要理会这个动不动就发脾气的暴龙呢!

    “傅亓雺,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还是说家里人太宠你了,才让你现在养成这种目无长辈的规矩?”傅司寒身上的冷气压吓得刚爬上桌子的月饼直哆嗦。

    傅司寒一般很少叫月饼全名,每次叫,肯定都是在发火的边缘徘徊。

    月饼低着头,不时地抬眼瞥他一眼,最后默默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膝盖里。

    爸爸好讨厌,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他讨厌爸爸!

    殊不知这已经是傅司寒最耐心的时候了。傅司寒承认自己的脾气不好,但是他却把所有的耐心都给了他的儿子。

    坐在床上的白菁菁也被刚刚进来的小孩震惊到了。刚刚寒哥哥跟她说他有一个儿子时,她还故作大方说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接受,她也会爱屋及乌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爱这个孩子。

    但她刚刚亲眼看见这个孩子竟然和宁夏那个女人有几分神似!

    虽然小孩长了一张与寒哥哥如出一辙的脸,但是他的神色和气韵却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白菁菁藏在被子底下的手微微攥紧,为什么寒哥哥不告诉她,这个孩子就是他和宁夏的呢?为什么,宁夏这个女人这么阴魂不散!好不容易打败了她,她的儿子又出现了!

    白菁菁看着此刻剑拔弩张的父子二人,脸上勉强地扯出了一抹笑意,“寒哥哥,你冷静点,你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他就是月饼吧?真好看,和寒哥哥长得真像。”

    说完,她又朝月饼温声道:“月饼,快过来,来阿姨这边,阿姨给你削苹果。”

    然而,月饼仍旧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白菁菁赶紧用手捅一下傅司寒,在中间做和事佬,“寒哥哥,你干嘛跟一个小孩子发脾气?月饼这么小,你还不快去哄哄?”

    这句话,可以听出白菁菁语气里的愉悦。她虽然家世不富裕,但却胜在会看人心,或者说会看人脸色。就凭刚刚这个小孩从进来到现在,她就看出来了他和别的孩子不一般。

    呵呵,宁夏,尽管你以前再张扬,你看你生出来的孩子却连一个正常的交流都做不到,还要随手拿一个画板,这算是报应,还是你的耻辱呢?

    只要宁夏不好,她就开心。

    白菁菁指着被月饼扔在地上的画板,声音温柔,推搡着,“寒哥哥,画板上面好像有字。你去捡起来看看吧?”

    傅司寒一直盯着月饼,在听见白菁菁的话之后,才转眼朝地上躺着的画板看去,起身弯腰捡起了画板。

    画板上的确有字。

    白菁菁看见画板上的字,才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是月饼想听故事啊。月饼,你过来阿姨这,阿姨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

    不管白菁菁怎么说,月饼都没有再抬起过头来。

    白菁菁顿时也很尴尬,她没想到这个小孩这么难搞定。心里憋着一团火,脸上却仍旧要一直保持微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