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裴霖宇说完那条规矩,就给裴慈娴关上了房间的灯,“别玩手机了,抓紧睡觉!”裴慈娴自知理亏,只好乖乖躺下,默不作声。终于为自己平反的苏雨桐明显还沉浸在愤怒之中,她静静的看着裴霖宇,想看裴霖宇如何对自己道歉,没有料到裴霖宇一言不发,而是硬生生的把苏雨桐揽到了自己的怀里,一路就这么揽回了屋。

    “裴霖宇!今天你要跟我道歉!”苏雨桐今天明明已经在片场累了一天,却还要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苏雨桐觉得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简单的过去。

    然而裴霖宇不以为然,他一点点靠近苏雨桐的脸,

    “裴霖宇!我在很认真的……唔”苏雨桐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裴霖宇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紧接着裴霖宇的吻就覆了上来。

    “叮铃铃……”

    就在这时,苏雨桐的电话忽然响了。

    “这个时候,哪个不识货的来电话??!”裴霖宇不爽的皱起眉头,想要把苏雨桐的手机直接关掉。多亏苏雨桐反应迅速,一把抢过了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号码是自己恩师的。

    “别闹,我大学老师的,一定有事情!”苏雨桐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苏雨桐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房间,边听眉头皱的越紧。

    “怎么啦?”回到房间,裴霖宇看着低头收拾东西准备出门的苏雨桐,心中充满了不满。

    “我老师病了,这是我大学的恩师,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去看看她。”苏雨桐脑海里现在回荡的还是方才电话里医院的医生说,自己老师住院了,而自己是老师的亲密联系人,所以就给自己打了电话。

    虽然不敢确定,但苏雨桐总觉得这件事与裴含墨有关系。苏雨桐没理会裴霖宇躺在床上略带不满的眼神,径直走出了房门。

    去往医院的路上,苏雨桐心里充满了着急。一路走来,老师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苏雨桐也一直把老师当作亲人来对待。所以老师一定不要出什么事。

    苏雨桐到了医院,一路跑上楼,还没看到老师,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病房门口的裴含墨。

    苏雨桐心中大叫不好,但没办法裴含墨已经看到了自己,苏雨桐再换身份也不合适,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裴先生怎么也在这里?”苏雨桐假装惊讶的问道。心里却暗骂,果然恩师的病和你脱不了干系。

    而裴含墨虽然有时不靠谱,但也记得经纪人R先生叮嘱过不要向外透露自己找老师给他培训的事情,所以裴含墨反问道,

    “苏小姐怎么在这里?”

    苏小姐温柔的笑笑,说道,“我是学表演的呀,这是我老师,听说老师病了,就赶过来了。”

    听到苏雨桐的话,裴含墨虽然脑海中有那么一瞬间闪过苏雨桐与经纪人R都是老师的学生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裴含墨又觉得如此温柔的苏雨桐怎么会和经纪人R是一个人。

    “你现在也跟着老师学表演吧?”苏雨桐知道裴含墨不会主动承认,但是苏雨桐又想知道老师是怎么住的院,所以主动挑起这个话题。裴含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在思索的时候,苏雨桐继续说道,“老师不让你透露对吗,但我和老师是很亲密的关系,所以老师跟我说过。”

    “嗯嗯嗯好。”裴含墨听了苏雨桐的话,只好尴尬的笑笑。

    苏雨桐没有理会她和裴含墨之间尴尬的气氛,径直走到老师床前,看着处在昏迷之中的恩师,苏雨桐心里一阵阵的心痛还有些自责。毕竟是自己拜托老师来教裴含墨的,所以这件事绝对有自己的责任。

    苏雨桐想了想抬头,强撑温柔的问道,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老师是怎么住的院吗?”

    听了苏雨桐温柔的话,裴含墨一时之间不好拒绝,只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雨桐。

    “是我把老师气住院的。”

    苏雨桐知道的,恩师的心脏一直不好,一动怒就容易出问题。所以她已经猜到了,恩师这次住院估计是被人气的,而这个人她也差不多猜到了是裴含墨。

    裴含墨在被经纪人R教训了一顿之后,第二天就乖乖的还提着东西去了苏雨桐的老师家。而苏雨桐的老师没想到,裴含墨面瘫的表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而由于新戏的时间紧迫,所以老师也只好对裴含墨进行突击的魔鬼训练。

    从小娇生惯养的裴含墨哪里受过这样的苦,一开始还因为害怕经纪人R,所以只好咬着呀坚持下去。但是只过了半天,裴含墨就受不了了。

    “所以,”讲到这里,裴含墨微微一顿,一脸的委屈,“我下午就直接没去。”

    听到这儿,苏雨桐就忍不住心生怒气,裴含墨直接没请假没去,竟然还一脸的委屈。苏雨桐知道自己的恩师最看不惯这种人了。

    “然后呢?”苏雨桐忍着心中的火,继续问道。

    “然后,老师就给我打我电话了。”苏雨桐知道自己老师肯主动给裴含墨打电话。一定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

    “我接了,也去了。但是……”裴含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我去了以后就和老师吵了一架。主要是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魔鬼式训练。”

    “那你具体是怎么说的呢?”苏雨桐感觉自己要气炸了,但是她明白她现在不能轻易开口,她一开口就容易暴露自己作为经纪人R的身份。

    “这个……”裴含墨面露难色,继续说道,“也没怎么说,就是说的有点难听,因为当时太急了,所以一时之间就没控制住我自己的嘴。说了些类似于,学这些有什么用,我才不需要你这个老年人来交类似的话。”

    听到这儿,苏雨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觉得心中的怒火一定顶到了头顶,下一秒就要爆发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