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眼前的左昭然像是受惊的小猫,茫然的摇了摇头,话都说不利索了,仿佛左灵溪在她眼中是魔鬼野兽:

    “你在说什么?我杀了她?怎么可能?”

    “你还在装!!”

    左灵溪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手死死的捏着她纱布的位置,痛得左昭然浑身一颤,咬着牙不吭声,倔强的看着她。

    “一定是你!你怕事情败露,就杀人灭口!”

    左昭然红着眼,特别委屈:

    “我没有……”

    “你还在装!!”左灵溪一巴掌就要扇过来、

    “放肆!!!”

    先是头顶上的一声怒喝,同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左灵溪挥在空中的手,左灵溪目光一错,只见满脸凝重的战擎抓着她的手,压低的声音充满了怒意:

    “请小姐自重。”

    左灵溪瞳孔骤缩,她猛然反应过来自己都做了什么,而反观眼前的左昭然。

    她像是一条命刚从自己的手里逃脱一样,惊魂未定的看着她,手腕上的纱布渗着鲜红的血、柔弱至极。

    左灵溪脸抽了抽,额角青筋暴起。

    竟然有人装纯情,装到了她的头上。

    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正是左昭然!?

    左昭然顺着左灵溪怒火灼灼的目光,看着她因为愤怒起了薄颤的身子。

    瞧瞧,多可怕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一个在人前温柔善良的大小姐,此时此刻像是一头吃人的怪兽。

    她眼里起了讽刺的笑意,稍纵即逝。

    左灵溪却没有错过她的笑:“你——”

    “啊!”

    左昭然扭头,捂着自己的手:“好痛。”

    身侧的战擎连忙道:

    “皇上,公主的身上还有伤口,是被生生割掉了一大块肉,方才左小姐还那般重的捏着她的伤口,还请人包扎一下免得伤口加重,难以愈合。”

    疼的脸惨白的昭然感激的看了战擎一眼,用只有两个人的才能听到的声音:“多谢将军心疼我。”

    战擎顿时露出了柔软的表情,更心疼了。

    江慎宣来太医,也算中场休息。

    左昭然坐在正殿,装做自己痛的不能动。

    她当然要让别人看上自己这血肉模糊的伤口,才能让人家信她几分。

    太医轻柔的打开了她的纱布。

    她手上的伤口很可怕,被左灵溪捏得变了形,甚至还能看到些许白骨。

    她环顾四周,观察她们的表情。

    皇帝在看到她的手的时候皱了皱眉头,皇后娘娘恶心的撇开了目光,战擎心疼的叹了一口气,左灵溪依然是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只有江若寒。

    他没有似笑非笑的表情,安静的凝视着她,漆黑的眼中,说不清是什么。

    痛,是真的痛。

    挖掉一块肉,又被人死死捏着伤口的感觉,让她头皮发麻。

    但,不得不说,用一块肉让左灵溪吃瘪。

    可真是太爽了。

    左昭然眼中闪过一抹快意。

    她早已不在乎自己如何被糟践。

    她只要赢的是她,好的是她,就够了。

    包扎完毕,左昭然规矩的重新跪拜,继续审问。

    她身侧的左灵溪已经冷静了下来:

    “启禀皇上,臣女带了人证过来,此人也知道,结果在临审问之时人证却身亡,此事太过蹊跷,臣女不得不怀疑,是否有人担心自己事情败露,将人证杀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