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卷第一百二十六 报应二十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程普 羊聃 刘毅 张和思 梁元帝 窦轨 武攸宁 崔进思 祁万寿 郭霸

    曹惟思 邢璹 万国俊 王瑶 陈岘 萧怀武 李龟祯 陈洁

    程 普    程普,字嘉谋,吴孙权将也,领江夏太守荡寇将军。尝杀叛者数百人,皆使投火。即日

    普病热,百余日便死。(原阙出处,今见《三国志·吴志·普传》裴注引《吴书》)

    程普,字嘉谋,是吴国孙权的大将。封为江夏太守,荡寇将军。曾经杀死了叛军几百

    人,都把他们投入火里烧了。当天程普浑身病热,一百多天就死了。

    羊聃    羊聃,字彭祖,晋庐江太守,为人刚克粗暴。恃国姻亲,纵恣尤甚,睚眦之嫌,辄加刑

    戮。征西大将军庾亮槛送,具以状闻。右司马奏聃杀郡将吏及民简良等二百九十人,徒谪一

    百余人,应弃市,依八议请宥。显宗诏曰:“此事古今所未有。此而可忍,孰不可忍!何八

    议之有?下(下明抄本作可。)狱所赐命。”聃兄子贲,先尚南郡公主,自表解婚,诏不

    许。瑯琊孝王妃山氏,聃之甥也,苦以为请。于是司徒王导启聃罪不容恕,宜极重法。山太

    妃忧感动疾,陛下罔极之恩,宜蒙生全之宥。于是诏下曰:“山太妃唯此一舅,发言摧鲠,

    乃至吐血,情虑深重。朕丁荼毒,受太妃抚育之恩,同于慈亲。若不堪难忍之痛,以致顿

    毙,朕亦何颜自处。今便原聃生命,以慰太妃渭阳之恩。”于是除名为民。少时,聃病疾,

    恒见简良等曰:“枉岂可受,今来相取,自由黄泉。”经宿死。(出《还冤记》)

    羊聃,字彭,是晋朝庐江的太守。为人性情刚硬粗暴。依仗和朝廷有姻亲的关系,非常

    放纵。只要因极小的怨恨,就立即将他加刑杀死。征西大将军庚亮,用囚车押送羊聃把全部

    的罪状禀报了朝廷。右司马上书羊聃杀了郡里的大将官吏以及老百姓简良等二百九十多人,

    降职流放了一百多人,应当受到“死刑”的刑罚。但依照“八议”请示赦罪。显宗下诏说:

    “此事是从古到今所没有的,这个可以忍受,那么,什么不可以忍受?有什么“八议”,应

    下狱叫他自尽。”羊聃的哥哥子贲先是娶了南郡公主,因为羊聃的事自己上表请求解除婚

    姻,皇帝没有允许。瑯琊孝王的妃子山氏,是羊聃的外甥女,苦苦替聃求情。于是司徒王导

    上奏说:“羊聃罪过不容宽恕,应当处以重法。但是山太妃担忧伤感得了重病。陛下蒙受太

    妃的恩情,应当饶恕羊聃一命”。于是皇帝下诏书说:“太妃只有这一个舅舅,这样直言相

    求到了口吐鲜血的地步,忧虑的心情十分深重,我自幼受苦。受太妃抚育之恩,就象亲生的

    母亲。假如太妃不能忍受难忍的痛苦,以致出了什么意外,我也没有脸面活着,现在就赦羊

    聃死罪,来安慰太妃渭阳的大恩。”于是将羊聃废去爵位做了老百姓。过不久,羊聃病的厉

    害,眼前常看见简良等说:“冤枉难道可以忍受吗?现在来取你到黄泉来。”经过一宿羊聃

    就死了。

    刘毅    宋高祖平桓玄后,以刘毅为抚军荆州刺史。到州,便收牧牛寺主,云藏桓家儿庆为沙

    弥,并杀四道人。后梦见此僧来云:“君何以枉杀贫道?贫道已白于天帝,恐君亦不得

    久。”因遂得疾不食,日弥羸瘦。当毅发扬都时,多有争竞,侵凌宰辅,宋高祖因遣人征

    之。毅败后,夜单骑突投牧牛寺僧,僧曰:“抚军昔枉杀我师,我道人,自无报仇之理,然

    何宜来此!主师屡有灵验,云天帝当收抚军于寺杀之。”毅便叹吒出寺,因上大树,自缢而

    死。(出《还冤记》)

    南朝宋高祖平定了桓玄后,用刘毅做抚军荆州刺史。刘毅到荆州,就杀了牧牛寺的寺

    主。说藏匿桓家的儿子庆做和尚。并杀死四个僧人。后来梦见这里的和尚来说:“你为什么

    屈枉地杀死我们!我们已经禀告了天帝,恐怕你也活不多久了。”刘毅因此就得了重病不能

    吃东西。一天天瘦弱。当刘毅发兵扬都时,有许多争论,刘毅侵犯凌辱宰辅,宋高祖因此派

    人讨伐他。刘毅被打败后,夜里独自骑马突围投奔牧牛寺。和尚说:“抚军从前屈枉地杀死

    了我们的师傅,我们修道人从无报仇的道理,可是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主师多次显灵,说

    天帝要处死抚军,在寺院杀掉。”刘毅便慨叹地走出寺院,在大树上,上吊死了。

    张和思    北齐张和思,断狱囚,无问善恶贵贱,必被枷锁杻械,困苦备极。囚徒见者,破胆丧

    魂,号生罗刹。其妻前后孕男女四人,临产即闷绝求死。所生男女,皆著肉锁,手脚并有肉

    杻束缚,连绊堕地。后和思为县令,坐法杖死。

    北齐张和思,审狱中的囚犯,不问善恶贵贱,一定要使囚犯遭受枷锁刑具的惩罚。囚犯

    痛苦到了极点。每当看到他,就吓得胆破魂飞。给他起外号叫活着的魔鬼。张和思的妻子前

    后生了男女四人,临产前就闷绝的只想去死,所生下的男女,都用肉包裹着,手脚都有肉链

    子束缚着,连着肉拘系着一起落地。后来张和思做县令,因为犯法用杖刑被打死。

    梁元帝    后周文帝宇文泰,初为魏丞相。值梁朝丧乱,梁孝元帝为湘东王,时在荆州,遗使通

    和,礼好甚至,与泰断金立盟,结为兄弟。后平侯景,孝元即位,泰犹人臣,颇行凌侮。又

    求索无厌,乃不惬意,遂遣兵袭江汉,虏系朝士,至于民庶,百四十万口,而害孝元。又魏

    文帝先纳茹茹主郁久闾阿那坏女为后,亲爱殊笃。害梁主之明年,坏为齐国所败,因率余众

    数千奔魏。而突厥旧与茹茹怨仇,即遣饷泰马三千匹,求诛坏等。泰许诺,伏突厥兵马,与

    坏宴会,醉便缚之,即日灭郁久闾姓五百余人。茹茹临死,仰天而诉。明年冬,泰猎于陇

    右,得病,见孝元及坏为祟。泰发怒肆骂,命索酒食与之,两月泰卒。

    北周文帝宇文泰,当初担任魏丞相,正赶上梁国丧乱,梁孝元帝做了湘东王,当时在荆

    州。元帝派使者与魏讲和,双方表示友好以礼相待,并和文泰断金立盟,结成了兄弟。后来

    平定了侯景,孝元帝即位,文泰处在臣子的地位,而欺凌侮辱,而且索取没有止境,但他仍

    不满意。于是派兵袭击江汉,俘获了朝官和老百姓一百四十万口,并且杀害了孝元帝。另一

    件事是魏文帝先娶了茹茹王郁久闾阿那坏的女儿做妻子,他们十分亲爱。文泰杀害梁孝元帝

    的第二年,阿那坏被齐国打败。于是率领剩下的数千人逃奔魏,而突厥过去和茹茹有仇怨,

    就派人给文泰三千匹马,求请文泰杀了坏等人,文泰答应了。他埋伏下突厥兵马,与坏宴

    会,等坏酒醉后就将他捆绑了。第二天杀了郁久闾百姓五百多人。茹茹临死时仰天控诉。第

    二年冬天,文泰在陇右打猎,得了重病,看见了孝元帝和坏向他索命,文泰发怒肆意漫骂,

    命人拿酒食给他,两个月文泰就死了。

    窦轨    唐洛州都督酂国公窦轨,太穆皇后三从兄,性刚严好杀。为益州行台仆射,多杀将士,

    又害行台尚书韦云起,贞观二年,在洛病甚,忽言有人饷我瓜来。左右报之:冬月无瓜,轨

    曰:“一盘好瓜,何谓无耶?”即而惊视曰:“非瓜,并是人头。”轨曰:“从我偿命。”

    又曰:“扶我起见韦尚书。”言毕而薨。

    唐洛州都督酂国公窦轨,是太穆皇后的叔伯哥哥。他性情刚烈十分厉害,并且喜欢杀

    人。做益州行台仆射,杀死了许多将士,并且杀害了行台尚书韦云起。贞观二年,他在洛阳

    病得厉害,忽然说:“有人给我送瓜来。”左右的人告诉他说:“冬月没有瓜。”窦轨说:

    “确实是一盘好瓜,为什么说没有呢?”不一会又惊恐地看着说:“不是瓜,都是人头。”

    窦轨说:“是跟我要命来了。”又说:“快扶我起来见韦尚书。”说完就死了。

    武攸宁    唐建昌王武攸宁,任(明抄本“任”作“别”。)置勾任,(明抄本“任”作

    “使”。)法外枉征财物,百姓破家者十而九。告冤于天,吁嗟满路。为大库,长百步,二

    百余间。所征获者,贮在其中,天火烧之,一时荡尽,众口所咒。攸宁寻患足肿,粗于瓮,

    其酸楚不可忍,数月而终。

    唐建昌王武攸宁,另外设置了“勾任”,法外胡乱征收财物,百姓被逼的倾家荡产的十

    家就有九家。老百姓向苍天诉苦,满路上的人都长吁短叹。武攸宁建筑了一百多步长的大库

    二百多间,将所征收来的东西都贮存在那里面。后来天火烧了大库,东西被烧得一干二净,

    百姓无不痛恨咒骂。武攸宁不久得了脚肿病,脚肿得像瓮粗。他酸楚疼痛的不能忍受,几个

    月后就死了。

    崔进思    唐虔州参军崔进思,恃郎中孙尚容之力,充纲入都,送五千贯,每贯取三百文裹头,百

    姓怨叹,号天哭地。至瓜步江,遭风船没,无有孑遗。家资田园,货卖并尽,解官落职,求

    活无处。此所谓聚敛之怨。

    唐虔州参军崔进思,依仗郎中孙尚容的力量,押送进贡的金钱去京都。送去五千贯,每

    贯里另收三百文作路费。百姓怨恨叹息,哭天号地。到了瓜步江,遇到大风,沉了船,一点

    东西都没有留下。为了赔偿,家里的财产田园全部卖光,被解除了官职,落到无处求生的下

    场。这就是所说的横征暴敛的报应。

    祁万寿    唐乾封县录事祁万寿,性好杀人。县官每决罚人,皆从索钱,时未得与间,即取粗杖打

    之。如此死者,不可胜数,囚徒见之,皆失魂魄。有少不称心,即就狱打之,困苦至垂死。

    其妻生子,或著肉枷,或有肉杻,或无口鼻,或无手足,生而皆死。

    唐乾封县录事祁万寿,天生喜欢杀人。每当县官判决处罚人的时候,他都跟着要钱,还

    没有送到以前,就拿粗木仗打犯人,象这样死的人,数也数不清。囚徒们看见他,都丧魂落

    魄。对哪个犯人稍微不称心的,就立刻到狱中打他,让他痛苦到就要死的程度。祁万寿的妻

    子生孩子,有的脖子上缠绕着肉链;有的手脚带着肉的镣铐;有的没有口鼻;有的没有手

    脚。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郭霸    唐侍御史郭霸,奏杀宋州三百人,暴得五品。经月患重,台官问疾,见老巫曰:“郭公

    不可救也,有数百鬼,遍体流血,攘袂龆齿,皆云不相放。有一碧衫人喝绯衣人曰:‘早合

    去,何因许时?’答曰:‘比缘未得五品,未合放。’”俄而霸以刀子自刺乳下,搅之,

    曰:“大快”。家人走问之,曰:“御史孙容师刺我。”其子经御史顾琮讼容师,琮以荒乱

    言不理。其夜而卒,容师以明年六月霸死日而终,皆不知其所以。司勋郎中张元一云:“自

    春大旱,至霸死雨足,天后问在外有何事,元一曰:“外有三庆,旱降雨,一庆;中桥新

    成,万代之利,二庆;郭霸身死,百姓皆欢,三庆也。”天后笑曰:“霸见憎如此耶!”

    唐侍御史郭霸,上奏杀死了宋州三百多人,因此突然得五品官。正月患重病,台官去探

    视病情,看见一个老巫婆说:“郭公的病不能救了。有几百个鬼,遍体流血,扬起袖子,呲

    牙咧嘴都说不能放他。有个穿青绿色衣服的人吆喝穿红色衣服的人说:“早应当抓他去,为

    什么要这么久?”回答说:“他遭的罪还不够他得到五品官时所作的恶,不应让他马上

    死。”不一会郭霸用刀子刺自己乳下,在里边乱搅,说:“非常痛快。”家里人跑去问他,

    他说:“御史孙容师刺我。”他的儿子经御史顾琮诉讼容师杀人,顾琮说他的理由荒谬没有

    根据就没有受理。那天夜里,郭霸死了。孙容师也在第二年六月在郭霸死的那天死了。都不

    知道是什么原因。司勋郎中张元一说:“从春天干旱,至郭霸死了雨水充足了。天后问:

    “外面有什么事?”元一说:“外面有三庆。天旱降雨,是一庆;中桥建成为子孙万代造

    福,是二庆;郭霸死了百姓都高兴,是三庆。”天后笑着说:“郭霸被憎恨到这种地步了

    吗?”

    曹惟思    唐蜀郡法曹参军曹惟思,当章仇兼琼之时,为西山运粮使,甚见委任。惟思白事于兼

    琼,琼与语毕,令还运。惟思妻生男有疾,因以情告兼琼,请留数日。兼琼大怒,叱之令

    出,集众斩之。其妻闻之,乘车携两子与之诀,惟思已辫发束缚,兼琼出监斩之。惟思二男

    叩头乞命,来抱马足,马为不行,兼琼为之下泣云:“业已斩矣。”犹未释。郡有禅僧,道

    行至高,兼琼母师之。禅僧乃见兼琼曰:“曹法曹命且尽,请不须杀,免之。”兼琼乃赦惟

    思。明日,使惟思行卢府长史事,赐绯鱼袋,专知西山转运使,仍许与其妻行。惟思至泸

    州,因疾,梦僧告之曰:“曹惟思一生中,负心杀人甚多,无分毫善事,今冤家债主将至,

    为之奈何。”惟思哀祈甚至,僧曰:“汝能度两子为僧,家中钱物衣服,尽用施寺,仍合家

    素餐,堂前设道场,请名僧,昼夜诵经礼忏,可延百日之命。如不能,即当死矣。”惟思

    曰:“诸事易耳。然苦不食,若之何!”僧曰:“取羊肝水浸,加以椒酱食之,即能餐

    矣。”既觉,具言其妻,妻赞之。即僧二子,又如言置道场转经,且食羊肝,即饭矣,如是

    月余。晨坐,其亡母亡姊皆来视之,惟思大惊,趋走迎候。有一鬼子,手执绛幡前引,升自

    西阶,植绛幡焉。其亡姊不言,但于幡前下僛,儛儛不辍。其母泣曰:“惟思在生不知罪,

    杀人无数,今冤家欲来,吾不忍见汝受苦辛,故来视汝。”惟思命设祭母,母食之。其姊舞

    更不已,不交一言。母食毕,与姊皆去。惟思疾转甚,于是羊肝亦不食,常卧道场中,昼日

    眠觉。有二青衣童子,其长等僬侥也,一坐其头,一坐其足。惟思问之,童子不与语。而童

    子貌甚闲暇,口有四牙,出于唇外。明日食时,惟思见所杀人,或披头溃肠,断截手足,或

    斩首流血,盛怒来诟惟思曰:“逆贼与我同事,急反杀我灭口,我今诉于帝,故来取汝。”

    言毕升阶,而二童子推之,不得进,但谩骂曰:“终须去。”惟思知不免,具言其事。如此

    每日常来,皆为童子所推,不得至惟思所。月余,忽失二童子,惟思大惧,与妻子别。于是

    死者大至,众见惟思如被曳状。坠于堂下,遂卒。惟思不臧人也,自千牛备升为泽州相州判

    司,常养贼徒数十人,令其所在为盗而馆之。及事发,则杀之以灭口,前后杀百余人,故祸

    及也。

    唐蜀郡法曹参军曹惟思,在章仇兼琼当郡守时,做西山运粮使。兼琼对他很信任。惟思

    向兼琼禀告事情,兼琼和他说完,命令立刻运输。惟思妻子生孩子有病,于是把情况告诉兼

    琼,请求留几天。兼琼大怒呵叱他,让他出去,集合众人宣布杀他。惟思的妻子听说了这件

    事,坐车带着两个孩子和他诀别。惟思已披头散发被捆绑着。兼琼出来监斩。惟思两个儿子

    跪地磕头乞求饶命,上前抱住马脚,马不能走。兼琼为此也哭了说:“就要杀了”,只是不

    想释放。郡里有个和尚,道行非常高,是兼琼母亲的师傅,和尚于是去见兼琼说:“曹惟思

    没有几天活了,不必你来杀他,不如让他自己死。”兼琼于是放了惟思。第二天,派惟思去

    卢府做长史的差事。赐给他绯红色的鱼袋,专任西山转运使。并且允许与他妻子同去。惟思

    到了卢州就得了病。梦见一个和尚告诉他说:“曹惟思一生当中违背良心,杀人很多,没有

    做一点好事。今天冤家债主将到了。怎么办呢?”百般哀求祈祷,和尚说:“你能让两个儿

    子做和尚,将家中所有的钱财衣物都施舍在寺院里,全家还要吃素,在堂前设置道场,昼夜

    不停地念经,恭敬地忏悔,可以延长一百天的寿命。如做不到,立刻就要死了。”惟思说:

    “这些事情都很容易,只是苦于不能吃素怎么办?”和尚说:“拿羊肝水浸泡,加上椒酱吃

    它,就能吃了。”醒了以后,把梦中的事情都告诉了妻子。妻子很同意。立即让两个儿子做

    了和尚,又象说的那样设置了道场不停地念经,并且吃羊肝当饭。象这样一个多月,一天早

    晨,他的死去的母亲和姐姐都来看他,惟思非常惊讶,走上前去迎候,有一小鬼,手里拿着

    红色的旗子在前面,从西面台阶升起,树起了红色的旗子。他死去的姐姐不说话,只在旗帜

    下面跳舞,象喝醉酒那样跳个不停。他的亡母哭着说:“惟思活着不知罪,杀人无数,现在

    冤家都要来,我不忍心看见你受苦,所以来看你。惟思让人摆设上祭祀母亲的东西,母亲吃

    了。他姐姐跳舞一刻不停,不说一句话。母亲吃完了就和姐姐都离开了。惟思病得更严重

    了,于是羊肝也不吃了,经常趴在道场中,整天睡觉。有两个穿青色衣服的童子长的非常矮

    小,一个坐在他头上,一个坐在他脚上。惟思问他们,童子不和他说话。童子的表情很悠

    闲,口里有四棵牙,都露在嘴唇的外面。第二天吃饭时,惟思看见了他所杀的人,有的披散

    着头发烂了肠子截断了手脚,有的被砍去了头流着血,都充满愤怒来见惟思,说:“逆贼与

    我们一起做事,情况危急反到杀我们灭口,我们现在已对上帝控告了,所以来拿你。”说完

    就升上台阶,两童子推他们,不让进去。但谩骂说:“你是死定了”惟思知道不能免,把作

    的恶事全承认了。象这样被惟思杀的人每天都来,都被童子所推,不能到惟思跟前。一个多

    月,忽然两个童子失踪了,惟思非常恐惧,和妻子儿子告别,于是死的人都来了。大家看见

    惟思象被拽着的样子坠落到堂下就死了。惟思不是好人,从千牛备升做泽州相州判司以来,

    常养几十个贼徒,让他们到处偷窃而给他们住处。等事情要暴露了,就杀了他们灭口。前后

    共杀了一百多人。因此报应就来了。

    邢璹    唐邢璹之使新罗也,还归,泊于炭山。遇贾客百余人,载数船物,皆珍翠沈香象犀之

    属,直数千万。璹因其无备,尽杀之,投于海中而取其物。至京,惧人知也,则表进之,敕

    还赐璹,璹恣用之。后子縡与王鉷谋反,邢氏遂亡,亦其报也。

    唐邢璹出使新罗回来时,船停在炭山,遇到了一百多个商人。他们装载几船货物,都是

    珍珠翡翠沉香象牙犀牛角之类的东西,价值几千万。邢璹趁他们没有防备,把他们全杀了,

    尸体投到了海里,把这些货物全都据这己有。回到京城,怕人知道,就表示要送给皇帝。皇

    帝下诏赐给邢璹。邢璹任意地使用它。后来他儿子邢璹和王鉷共同谋反,邢璹全家都被朝廷

    诛杀,这也是他的报应啊。

    万国俊    唐侍御史万国俊,令史出身,残忍为怀,楚毒是务。奏六道使,诛斩流人,杀害无数。

    后从台出,至天津桥南,有鬼满路,遮截马足,不得前进。口云:“叩头缓我。”连声忍

    痛,俄而据鞍,舌长数尺,遍身青肿。舆至宅,夜半而卒。

    唐朝侍御史万国俊,令史家庭出身,为人残忍,处事阴险狠毒。曾上奏告六道使,诬陷

    被流放的人,杀人无数。有一次从衙门外出,到天津桥以南时,发现满道都是鬼,拦挡马腿

    不能前进。他口中还说:“给你磕头,饶了我”喊声悲惨痛苦,不一会又按着马鞍,把舌头

    伸出几寸长,全身都青肿了。把他用车运回住所,半夜就死了。

    王瑶    会昌中。有王瑶者,自云:远祖本青州人,事平卢节使。时主公姓李,不记其名,常患

    背疽,众医莫能愈。瑶祖请以牲币祷于岱宗,遂感现形,留连顾问,瑶祖因叩头泣血,愿垂

    矜悯。岳神言曰:“尔之主师,位居方伯,职在养民,而虐害生灵,广为不道,淫刑滥罚,

    致冤魂上诉。所患背疮,葢鞭笞之验,必不可愈也。天法所被,无能宥之。”瑶祖因拜乞一

    见主公,洎归青丘,主公已殂殁矣。瑶祖具以泰山所睹之事,白于主公夫人,云:“何以为

    验?”瑶祖曰:“某当在冥府之中,亦虑归之不信,请谒主公,备窥缧絏,主公遂裂近身衣

    袂,方圆寸余,以授某曰:‘尔归,将此示吾家。’具衣袂见在。”夫人得之,遂验临终服

    之衣,果有裁裂之处,疮血犹在,知其言不谬矣。(出《耳目记》)

    唐武宗会昌年间,有个名叫王瑶的人。自己说:祖上本是青州人,曾在平卢节度使麾下

    作事,当时他的主公姓李,记不得姓名了,背上经常长疮,很多医生都不能治好。王瑶的祖

    辈请求用供品到岱岳庙去祈祷。于是感动了泰山神。现出原身来查问,王瑶的祖辈就叩头并

    哭出了血,请求泰山神能发发善心。泰山神说:“你的祖师位居高官,本应使百姓安居乐

    业,然而他残害生灵,做了很多坏事,乱施刑罚,致使冤魂告状。所患的背疮病就是在阴曹

    地府被鞭打的结果,一定不会好,上天的责罚,没有办法宽恕他。”王瑶的祖辈要求拜见一

    下主公。等他回到了青丘,主公已经死了。王瑶的祖辈就把在泰山所看见的事,都告诉了主

    公夫人,夫人说:“凭什么来证明你说的是真事呢?”王瑶的祖辈说:“我在冥府里,也怕

    回来你们不信,就请求拜见了主公,看见他全身绑着绳索。主公就撕下一块贴身的衣袖,大

    约有一寸见方,交给我说:‘你回去,把这块衣袖给家人看。’现在衣服袖子还在。”夫人

    得到衣袖后,就检验主公临终所穿的衣服,果然有撕裂的地方,背疮流的血还在。知道他说

    的不是假话啊。

    陈岘    闽王审知初入晋安,开府多事,经费不给。孔目吏陈岘献计,请以富人补和市官,恣所

    征取,薄酬其直。富人苦之,岘由是宠,迁为支计官。数年,有二吏执文书诣岘里中,问陈

    支计家所在。人问其故,对曰:“渠献计置和市官,坐此破家者众,凡破家者祖考,皆诉于

    水西大王,王使来追尔。”岘方有势,人惧不敢言。翌日,岘自府驰归,急召家人,设斋置

    祭,意色慞惶。是日,里中复见二吏入岘家,遂暴卒。初审知之起事,其兄潮首倡,及审知

    据闽中,为潮立庙于水西,故俗谓之水西大王云。

    闽王审知刚刚占领晋安,开府以来,要办的事很多,经费不足,孔目吏陈岘献计,请求

    让有钱的富人充当“和市官”。于是就任意向他们征收索取,却给他们很少酬金。有钱的富

    人都怨恨他。陈岘由于这样很受宠爱,被提升为支计官。过了几年,有两个官吏,拿着文书

    到陈岘住的乡里,问陈岘家住在哪里,人们问是要干什么,回答说:“他献计设立和市官,

    由于这个原因倾家荡产的很多。凡倾家荡产的人的祖先,都向水西大王告状,大王派我们来

    追究的。”陈岘正有势力,人们都害怕他不敢说。第二天陈岘从府里骑着马回来,急忙召集

    家里人,准备斋饭摆上祭典,神色彷徨疑惧。这天,乡里又看见二个官吏去陈岘家,于是陈

    岘突然死了。当初审知起事,是他的哥哥潮首倡的。等到审知占据闽中,就给潮立了个庙在

    水西。因此世人叫他水西大王。

    萧怀武    伪蜀有寻事团,亦曰中团,小院使萧怀武主之,盖军巡之职也。怀武自所团捕捉贼盗多

    年,官位甚隆,积金巨万,第宅亚于王侯,声色妓乐,为一时之冠。所管中团百余人,每人

    各养私名十余辈,或聚或散,人莫能别,呼之曰狗。至于深坊僻巷,马医酒保,乞丐佣作,

    及贩卖童儿辈,并是其狗。民间有偶语者,官中罔不知。又有散在州郡及勋贵家,当庖看

    厩,御车执乐者,皆是其狗。公私动静,无不立达于怀武,是以人怀恐惧,常疑其肘臂腹

    心,皆是其狗也。怀武杀人不知其数,蜀破之初,有与己不相协,及积金藏镪之夫,日夜捕

    逐入院,尽杀之。冤枉之声,闻于街巷。后郭崇韬入蜀,人有告怀武欲谋变者,一家百余

    口,无少长戮于市。(出《王氏见闻》)

    伪蜀有个寻事团,也叫中团。由小院使萧怀武主持,相当于军巡的职务。怀武指挥这个

    团捕捉贼盗,年头多了,因此官位很高,搜刮了巨万的钱财。住宅宏伟仅次于王侯,歌妓美

    女是当时第一流的。所管辖的中团有一百多人,每人又都豢养了十多个属于自己的部下,时

    而聚时而分,人们不能辨别,就管他们叫“狗”。至于深坊僻巷,马医酒保,乞丐佣人,以

    及作小生意的小孩这些人,都是中团的“狗”。百姓互相间偶尔有说牢骚话的人,官中没有

    不知道的。还有的分散在州郡以及达官贵人家当厨师、当马夫、驾马车、拉乐器的,都是中

    团的“狗”。无论是公家的还是个人的事情,没有不立刻传达到怀武那里的,因此人们都心

    里怀有恐惧,常常怀疑自己的身边知近的人都是“狗”。怀武杀人不知道有多少,刚刚灭

    蜀,有与自己不协调的,以及积金藏钱多的那些人,日夜不停地加以逮捕,并全把他们杀

    掉。喊冤叫屈的声音在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后郭崇韬进入四川,有人告发怀武想要谋反叛

    变,怀武一家一百多口,不分老少全部被杀。

    李龟祯    乾德中,伪蜀御史李龟祯久居宪职。尝一日出至三井桥,忽睹十余人,摧头及被发者,

    叫屈称冤,渐来相逼。龟祯慑惧,回马径归,说与妻子。仍诫其子曰:“尔等成长筮仕,慎

    勿为刑狱官,以吾清慎畏惧,犹有冤枉,今欲悔之何及。”自此得疾而亡。

    乾德年间,伪蜀御史李龟祯,长久地担任司法官员。有一天,他出去,走到三井桥,忽

    然看见十多人。他们破了头的,披着发的,喊冤叫屈,渐渐向他逼来,龟祯十分震惊害怕。

    调回马头直奔家中向妻子孩子讲了这件事。于是告诫自己的孩子说:“你们长大出外做官,

    千万不要做刑狱官。凭着我清白谨慎胆小怕事,还有被冤枉的,现在后悔怎么能来得及

    呢?”从这以后,得病而死。

    陈洁    伪蜀御史陈洁,性惨毒,谳刑定狱,尝以深刻为务。十年内,断死千人。因避暑行亭,

    见蟢子悬丝面前,公引手接之,成大蜘蛛,衔中指,拂落阶下,化为厉鬼,云来索命。惊讶

    不已,指渐成疮,痛苦十日而死。

    伪蜀御史陈洁,天生凶恶狠毒。审判处理案件,曾经把严酷做为规范。十年里,经他手

    判处死刑的有上千人。因避暑,到亭子里,看见一个长腿的小蜘蛛挂着丝在面前,他伸手去

    接,突然变成了大蜘蛛咬住他的中指,甩落到台阶下面,就变成一个厉鬼,说:“来要你的

    命。”陈洁惊讶害怕的不得了。手指渐渐变成了疮,痛苦极了。十天就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