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卷第二百一十 画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烈裔 敬君 毛延寿 赵岐 刘褒 张衡 徐邈 曹不兴 卫协 王献之

    顾恺之 顾光宝 王慄 王濛 戴逵 宗炳 黄花寺壁

    烈 裔    秦有烈裔者,骞霄国人。秦皇帝时,本国进之。口含丹墨,噀壁以成龙兽。以指历地

    (地字原缺。据拾遗记补)如绳界之,转手方圆,皆如规度。方寸内有五岳四渎,列国备

    焉。善画龙凤,轩轩然唯恐飞去。(出王子年《拾遗记》)

    秦朝时有个叫烈裔的人,骞霄国人。秦始皇时代,是他本国将他当成贡品进献给秦朝

    的。烈裔口含颜料,喷在壁上就形成龙兽形象,用手指划地面就象用绳子丈量一样的准确。

    他手一转划出的方形和圆圈就象用尺子、圆规等工具划出来的似的。烈裔可以在一寸见方那

    么大的地方画上各种山岳、河流,各个国家的版图。他特别擅长画龙画凤,画出的龙凤活脱

    脱的,唯恐它展翅飞去。

    敬 君    齐敬君善画。齐王起九重台,召敬君画。君久不得归,思其妻,遂画真以对之。齐王因

    覩其美,赐金百万,遂纳其妻。(出刘向《说苑》)

    齐国的敬君擅长绘画。齐王建造一座九重台,召见敬君去九重台作画。敬君很长时间没

    有回家了,他非常想念他的妻子,于是绘了一幅妻子的画像,很美,跟真人一样。齐王看见

    了这幅画像,也觉得画的女人非常美丽。于是齐王赏赐给敬君钱百万,将他的妻子迎入宫内

    为嫔妃。

    毛延寿    前汉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令画工图其形,按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

    者十万,少者不减五万。唯王嫱不肯,遂不得召。后匈奴求美人为阏氏,上按图召昭君行。

    及去召见,貌美压后宫。而(压后宫而四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占对举止,各尽(各尽二字

    原缺,据明抄本补)闲雅。帝悔之,而业已定。帝重信于外国,不复更人。乃穷按其事,画

    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画工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

    新丰(新丰原作杂画,据《西京杂记》改)刘白、龚宽并工(刘白、龚宽并工六字原缺,据

    明抄本补)牛马众势,人形丑好,不逮(逮原作在,据《西凉杂记》改)延寿。下杜阳望亦

    善画,尤善布色,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于是差希。(出《西京杂记》)

    前汉元帝时,后宫里的嫔妃特别多。元帝不能经常都看到她们,于是画工们给这些嫔妃

    们每人画一幅像,元帝看着画像喜爱那个就召见那个。后宫里的嫔妃们都纷纷贿赂画工,多

    的给十万钱,少的也得给五万钱,为的是让画工将自己画得妩媚漂亮些,好得到皇帝的宠

    爱。只有王嫱不肯贿赂画工,这样,她始终没有让元帝召见过。后来,汉北方的一个少数民

    族,匈奴的单于派来使者向汉元帝求婚,请求将一位美女嫁给他们的君王为正妻。汉元帝按

    照画工们绘制的画像下诏将王嫱嫁给匈奴单于为妻。待到将王嫱召见来时,元帝才发现她的

    美丽容貌压倒后宫。其余的那些嫔妃们谁也没有王嫱美貌。而且,眼前这位他第一次见到的

    嫔妃,行、立、坐、卧、一举一动、一频一笑都是那么的闲雅大方,妩媚得让人销魂。汉元

    帝深深地感到惋惜与后悔。但是事情已成定局,堂堂大汉朝的天子得讲信誉,不能再更换人

    选了。于是,元帝命人彻底追究这件事情。将所有宫内的画工都处死。抄没画工们的家产时

    发现,每个画工的家产都超过一百万。其中有一个画工叫毛延寿,杜陵人,他为作人像画丑

    陋的、老的、年轻的,都画得真实生动。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等画工都擅长画牛马群

    图。然而画人像不管是美是丑都赶不上毛延寿。下杜阳望也画得一手好人像。他尤其擅长调

    配颜色,也是同一天被处死。一时间,京城中的画工很少了。

    赵 岐    后汉赵歧字邠卿,京兆杜陵人。多才艺,善画。自为寿藏于郢城中。画季札、子产、晏

    婴、叔向四人居宾位,自居主位,各为赞诵。献帝建安六年,官至太常卿。(出范晔《后汉

    书》)

    后汉赵歧,字邠卿,京都地区杜陵人,多才多艺,擅长绘画。他给自己绘的寿像藏在郢

    城中。画像上画有季札、子产、晏婴、叔向四人位在宾座,将他自己画在主位。这四个人给

    他献赞礼祝寿。汉献帝建安六年。赵歧官任太常卿。

    刘 褒    后汉刘褒,桓帝时人。曾画云台阁。(明抄本台阁作汉图)人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

    人见之觉凉。官至蜀郡太守。(出张华《博物志》)

    后汉刘褒,汉桓帝时代的人,曾经给云台阁作画,人们看了后感觉热;又画《北风图》

    这回人看了感觉凉了。官至蜀郡太守。

    张 衡    后汉张衡字平子,南阳西鄂人。高才过人,性聪,明天象,善书。累拜侍中,出为河间

    王相,年六十二。昔建州满城县山有兽名“骇神”,豕身人首,状貌丑恶,百鬼恶之。好出

    水边石上,平子往写之,兽入水中不出。或云,此兽畏写之,故不出。遂去纸笔,兽果出。

    平子拱手不动,潜以足指画之。今号巴兽潭。(出郭氏《异物志》)

    后汉的张衡,字平子,南阳西鄂人,才高过人,生性聪慧,通晓天象,擅长书法,多年

    官任郎中,后来出任河间王相,享年六十二岁。以前,建州满城县山中出现一只怪兽名叫

    “骇神”。人头猪身,长相非常丑恶,各种山神鬼怪都厌恶它。这种怪兽在水边石头上出

    现,张衡前去山中想将它画下来。他来到水边取出纸笔后,怪兽又不出来了。有人说:“这

    只怪兽惧怕画它,因此不出来了。于是张衡收起纸笔,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一动也不动,

    怪兽果然出来了。张衡悄悄用脚指将它画下来。这幅画现在有人称它为《巴兽潭》。

    徐 邈    魏徐邈字景山,性嗜酒,善画。魏明帝游洛水,见白獭爱之,不可得。邈曰:“獭嗜鲻

    鱼,乃不避死。”遂画板作鲻鱼,悬岸。群獭竞来,一时执得。帝嘉叹曰:“卿画何其神

    也。”答曰:“臣未尝执笔,所作者自可庶几。”(出《齐谐记》)

    魏徐邈,字景山,好喝酒,擅长绘画。魏明帝游赏洛水,看见从水中出来一只白獭。明

    帝非常喜爱它而又不能捉到它。徐邈说:“獭喜欢吃鲻鱼,见到鲻鱼不怕死地抢着吃。”之

    后,他就在画板上画上鲻鱼挂在岸边,果然引得群獭争相来食,终于捉到一只白獭。明帝赞

    叹地说:“徐卿你画的鲻鱼简直都神了,竟能将白獭引来!”徐邈回答说:“我不常执笔绘

    画。我作的画,都跟这幅鲻鱼差不多。”

    曹不兴    谢赫云:“江左画人吴曹不兴,运五千尺绢画一像,心敏手疾,须臾立成。头面手足,

    胸臆肩背,无遗失尺度。此其难也,唯不兴能之。”陈朝谢赫善画,尝阅秘阁,叹伏曹不兴

    所画龙首,以为若见真龙。(出《尚书故实》)

    谢赫说:“江左吴地有个画人叫曹不兴,在五千尺阔的绢上画人像,心想手到不一会儿

    就画好了。画上的人物头、脸、手、脚、胸膛、两肩、脊背,都非常合乎比例。这是很难做

    到的,只有曹不兴能画到这种程度。”陈朝谢赫也擅长作画,有一次他悄悄走进曹不兴作画

    的秘室中,看到曹不兴画的一只龙头,栩栩若生,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只真龙头。谢赫叹服

    不已。

    卫 协    晋卫协。《抱朴子》云:“卫协、张墨、并为画圣。孙鸿之《上林苑图》,协踪最妙。

    又《七佛图》,人不敢点眼睛。”恺之论画云,《七佛》与《烈女》,皆协之迹,壮而有情

    势。《毛诗北风图》亦协手,巧密于情思。”此画短卷,长装八分。张彦远题云,元和,宗

    人惟素将来,余大父答以名马精绢二百匹,惟素后却又将货与韩愈。韩之子昶借与相国段文

    昌,却以模本归于昶。会昌元年见段家本。后于襄州从事见韩家本。谢赫云,“古画皆略,

    至此始精。六法颇为兼善,虽不备该形似而有气韵,陵跨群雄。旷代绝笔。在第一品曹不兴

    下,张墨、荀勖上。”(出《名画记》)

    晋人卫协。《抱扑子》说:“卫协、张墨、并列为画圣。孙鸿收藏的《上林苑图》,是

    卫协画作中最好的一幅。还有《七佛图》,画上的人物都不敢给他们画上眼睛。恐怕点上

    后,人物活了以后从画上走下来。”顾恺之评论画说:“《七佛图》与《烈女图》都是卫协

    的真迹,人物壮美而情趣盎然。《毛诗北风图》也出自卫协之手,构思的奇巧在于表现人物

    的情态上。”这是一幅短卷,长装八分。张颜远题字:“唐宪宗元和年间,同族人惟素要将

    这幅画卖给我家,我的祖父答应用名马,精绢二百匹买这幅画。后来,惟素又将这幅画卖给

    了韩愈。韩愈的儿子韩昶,借给了相国段文昌。段文昌留下了真迹,却将摹本还给了韩昶。

    会昌元年,见到了段文昌家中收藏的真本,后来又在襄州从事那里见到了韩家摹本。”谢赫

    说:“古人的画都很粗糙,到了卫协才开始精美起来。作画的六种技法比较全面地运用了,

    而且日渐精熟。卫协的画虽然还没有达到形神兼备的程度,却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诸位画师,

    是世间从来未有过的绘画精品。他的作品在画坛第一名家曹不兴之下,在张墨、荀勖之上。”

    王献之    晋王献之字子敬,少有盛名,风流高迈。草隶继父之美,妙于画。桓温尝请画扇,误落

    笔,就成乌駮悖牛,极妙绝。又书《驳牛赋》于扇上,此扇义熙中犹在。(出《名画记》)

    晋王献之,字子敬,年轻时就负有盛名,风流豪迈,草书、隶书继承他父亲王羲之的风

    格,更擅长作画。桓温曾经请他画扇面,下笔有误,就着这一错笔而画出一头乌斑母牛,画

    极好。又作一首《斑牛赋》,写在扇子上。这把扇子,义熙年间还有呢。

    顾恺之    晋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人。多才气,尤工丹青,傅写形势,莫不妙绝。谢安

    谓长康曰:“卿画自生人已来未有。”又云:“卿画苍苍,古来未有。”曾以一橱画暂寄桓

    玄,皆其妙迹所珍秘者,封题之。其后玄闻取之,诳云不开。恺之不疑被窃,直云:“妙画

    通神,变化飞去,犹人之登仙也。”恺之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又尝悦一怜女,乃画

    女于壁,当心钉之。女患心痛,告于长康,康遂拔钉。乃愈。又尝欲写殷仲堪真,仲堪素有

    目疾,固辞。长康曰:“明府无病,若明点瞳子,飞白拂上,便如轻云蔽日。”画人物,数

    年不点目睛。人问其故,答曰:“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貌,正在阿堵之中。”

    又画裴楷真,颊上乃加三毛。云:“楷俊郎,有鉴识。具此,观之者定觉殊胜。”嵇康赠以

    四言诗,画为图。常云:“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又画谢幼舆于一岩中,人问其故。

    云:“一丘一壑,此(明抄本此字上有谓之二字)子宜置岩壑中。”长康又尝于瓦棺寺北殿

    内画维摩居士,画毕,光辉月余。《京师寺记》云,兴宁中,瓦棺寺初置僧众,设刹会,请

    朝贤士庶宣疏募缘。时士大夫莫有过十万者,长康独注百万。长康素贫,众以为大言。后寺

    僧请勾疏,长康曰:“宜备一壁。”闭户不出(不出原作往来,据明抄本改)一月余,所画

    维摩一躯工毕。将欲点眸子,乃谓僧众曰:“第一日观者,请施十万;第二日观者,请施五

    万;第三日观者,可任其施。”及开户,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及百万。刘义庆《世

    说》云,桓大司马每请长康与羊欣讲论画书,竟夕忘疲。(出《名画记》)

    又    《清夜游西园图》,顾长康画。有梁朝诸王跋尾处云,图上若干人并食天厨。贞观中,

    褚河南诸贤题处具在。本张惟素家收得,至相国张公弘靖。元和中,宣惟素并钟元常写《道

    德经》,同进入内。后中贵人崔谭峻自禁中将出,复流传人间。惟素子周封前泾州从事在

    京,一日有人将此图求售,周封惊异之,遽以绢数匹易得。经年,忽闻款门甚急。问之,见

    数人同称,仇中尉愿以三百素绢,易公《清夜图》。周封惮其迫胁,遽以图授之。明日,果

    赍绢至。后方知诈伪,乃是一豪士求江淮大监院。时王淮判盐铁,酷好书画,谓此人曰:

    “为余访得此图,然遂公所请。”因为计取耳。及王家事起,复流一粉铺家。郭侍郎承嘏阍

    者以钱三百市得。郭公卒,又流传至令狐家。宣宗尝问相国有何名画,相国其以图对。后进

    入内。(出《尚书故实》)

    晋顾恺之,字长康,小名叫虎头,晋陵人。顾恺之很有才气,尤其擅长作画。他的画构

    图勾线,涂抹写意,没有不绝妙的。谢安对顾恺之说:“你的书法,自从有人类存在以来没

    有过你这样的。”又说,“你的画郁郁苍苍,也是从古以来所未有的。”顾恺之曾经将一厨

    柜的画暂时寄放在恒玄家里,都是他最上品的画从未面世过的,并贴上封条。后来恒玄听说

    厨柜里盛的都是顾恺之自己的上品画作,便打开柜将画取走,并欺骗顾说他并没有打开柜

    子。顾恺之不怀疑他柜子里的画是让人给偷走了。而是自我解释说:“好画能通神,幻化成

    仙飞走了。就象人修炼成仙一样。”顾恺之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顾恺之曾经爱过邻

    居的一位姑娘,将这位姑娘的画像画在墙上,用钉子钉在心上。这位姑娘马上心疼,将这事

    告诉了顾恺之。顾恺之马上拔走画像上的钉子,这位邻家姑娘心马上不疼了。还有一次,顾

    恺之想为殷仲堪画一幅像。殷仲堪有眼疾,坚决辞谢。顾恺之说:“画像上的你眼睛没有

    病,我画人物从来不点眼睛。若明点眼瞳,涂上一笔,便如同轻云蔽日一样,那不好。”顾

    恺之画人物,多年不画眼睛。有人问他不画眼睛的原因,他回答说:“画人物画身体四肢画

    得好与不好,没有多大关系,传神之笔,就在这不画眼睛中呢!”顾恺之给裴楷画像,脸颊

    上加上三根毛,说:“裴楷长相俊,有鉴识,就画在此处。看画的人一定感觉这个人很不寻

    常。”嵇康赠给顾恺之四言诗一首,顾恺之将诗意绘成画,常常指着这幅画说:“画上的这

    个人物,画他挥手弹琴很容易,画他目送归飞的鸿雁就难了。”顾恺之又作一幅画,画的是

    谢幼舆站在山谷中。有人问他怎么这样画?回答说:“一山一谷,这个人适合将他放在山谷

    中。”顾恺之曾经为瓦棺寺北殿的墙壁上画维摩居士像,画好后维摩头顶华光四射,月余不

    散。《京师寺记》上记着说:“兴宁中年,瓦棺寺刚建成住进僧人,设置法会,请朝中贤

    士,世间应人捐款赞助,当时的官员文士捐款没有超过十万钱的,唯有顾恺之捐资百万钱。

    他家一向清贫,人们都认为他在说大话,后来法会上宣读的捐款祝祷文上写的数额付款时,

    顾恺之对僧人说:“请贵寺选一面空白墙壁,我去到那里后,关好门户,不许他人进入。顾

    恺之在寺里整整呆了一月有余,在这面墙壁上绘一幅巨大的维摩画像,将要画眼睛时,顾恺

    之对僧人说:“这幅画作好后,第一天来观看的人,请让他向寺里施钱十万,第二天来观看

    的施钱五万,第三天来看的随便施多少都可以了。到打开门时,壁上的维摩巨像,光濯整个

    寺院。前来观看布施的人群堵塞寺门,挤满了寺院,不到一会儿工夫,就集资上百万钱。刘

    义庆在《世说新语》中说:“桓玄大司马,每请顾恺之与羊欣讲论画书时,竟然一谈就是一

    个通宵,连疲劳都忘记了。”

    又    《清夜游西园图》是顾恺之画的。画的末尾处,有梁朝诸王写的《跋》:画上象有上千

    人一同在天上的御厨里吃饭。唐太宗贞观年间,褚遂良等诸位贤人的题署也都具在。《清夜

    游西园图》原来由张惟素家收藏,一直传到宰相张弘靖。唐宪宗元和年间,皇上宣召张惟素

    和钟繇进宫书写《道德经》,张惟素同时将此画进献给皇上。后来宫内太监崔谭峻又从宫内

    将这幅画带出来,使它重又流入民间。张惟素的儿子前泾州从事张周封在京期间,一天,有

    人拿着《清夜游西园图》想卖给他。张周封非常惊异,马上付给这个人几匹绢买得这幅名

    画。过了一年,忽然听到有人急剧地敲门,问这个人有什么事?看到门外有好几个人异口同

    声地说:“仇中尉愿意用三百匹白绢换你的《清夜游西园图》。”张周封惧怕这些人威胁

    他,立即将《清夜游西园图》取出来,,给了这些人。第二天,果然有人如数运来了白绢。

    后来才知道,这是受了人家的欺诈。原来,有一个劣绅有求于江淮盐署衙门,当时是王淮在

    那署理盐铁。此公酷受书画,对求他的这个人说:“你能为我求得《清夜游西园图》,一定

    满足你的请求。”这才有这位豪绅设计从张周封那里诈取《清夜游西园图》一事。待到王淮

    家犯事后,这幅画又流入一个粉铺家,又让郭侍郎委托一个在宫内担任祭祀执事的人,用三

    百钱买到手里。郭侍郎去世后,这幅《清夜游西园图》又流入令狐家。唐宣宗有一次问宰相

    令狐藏有什么名画?令狐说他家藏有一幅《清夜游西园图》。后来,将这幅画进献给皇上。

    顾光宝    顾光宝能画。建康有陆溉,患疟经年。医疗皆无效。光宝常诣溉,溉引见与卧前,谓光

    曰:“我患此疾久,不得疗矣,君知否?”光宝不知溉患,谓溉曰:“卿患此,深是不知。

    若闻,安至伏室。”遂命笔,以墨图一狮子,令于外户榜之。谓溉曰:“此出手便灵异,可

    虔诚启心至祷,明日当有验。”溉命张户外,遣家人焚香拜之。已而是夕中夜,户外有窸窣

    之声,良久,乃不闻。明日,所画狮子,口中臆前,有血淋漓,及于户外皆点焉。溉病乃

    愈,时人异之。(出《八朝画录》,明抄本作出《八朝穷怪录》)

    顾光宝能画。建康有个人叫陆溉,身患疟疾有一年了,多处求医治疗都不见效果。顾光

    宝有一次到陆溉家去,陆溉将他请到床前,说:“我患这种病很长时间了,怎么治也治不

    好,你知道吗?”顾光宝不知道他患有这种病,对他说:“你患了这种病,我确实不知道。

    要知道,何必让你躺在室内这么久。”于是让人拿来笔墨,画一墨狮子,让陆溉张贴在室外

    的牌榜上,并对陆溉说:“这幅狮子图贴出去便灵验。你可在心里虔诚祷告,明天就会灵验

    的。”陆溉当即让人张贴室外牌榜上,并派家人焚香膜拜墨狮。到了这天晚上半夜时分,听

    到室外有窸窣之声,过了好久,才听不到了。第二天早起,见牌榜上贴的墨狮子,口中胸前

    有淋漓的血迹,整个室外都溅有血点子。陆溉的疟疾病痊愈了。当时的人都感到惊异。

    王 慄    晋王慄字世将,琅琊临川(明抄本,许刻本川作沂)人。善属词,攻书画。过江后,为

    晋朝书画第一。音律众妙毕综。元帝时为左卫将军,封武康侯。时镇军谢尚于武昌乐寺造东

    塔,戴若思造西塔,并请慄画。(出《名画记》)

    晋王慄,字世将,琅琊临川人,擅长填词,又攻书画。过长江后,是晋朝书画界第一妙

    手。诗、琴、书、画全都通晓。晋元帝时官任左卫将军,封武康侯。当时正值镇军谢尚在武

    昌乐寺建造东塔,戴若思建造西塔,都请王慄为塔作画。

    王 濛    晋王濛字仲祖,晋阳人。放诞不羁,书比慄(《历代名画记》五慄作庾。)翼。丹青甚

    妙,颇希高远。尝往驴肆家画轜车。自云:“我嗜酒好肉善画,但人有饮食美酒精绢,我何

    不可也。”特善清谈,为时所重。(出《名画记》)

    晋王濛,字仲祖,晋阳人,生性放诞不羁。书法比王慄高,绘画大妙,特别追求高远的

    境界,经常去驴市那儿画丧车。王濛自嘲道:“我平生嗜酒好吃肉擅长绘画,如果有人肯拿

    出丰盛的菜肴、美酒、白丝绢,我为什么不可以为他作画呢!”王濛特别擅长高谈阔论,为

    当时人所看重。

    戴 逵    晋戴逵字安道,谯郡铚县人。幼年已聪明好学,善琴攻画。为童儿时,以白瓦屑鸡卵汁

    和溲作郑玄碑,时称绝妙。庾道季看之,语逵云:“神犹太俗,卿未尽耳。”逵曰:“唯务

    允当,免卿此语。”(出《名画记》)

    又    戴安道幼岁,在瓦棺寺内画。王长史见之曰:“此童非徒能画,亦终当致名,但恨吾

    老,不见其盛耳。”(出《世说杂书》)

    晋戴逵,字安道,谯郡铚县人,幼年时就聪明好学,擅长弹琴爱好绘画。戴逵在孩童

    时,就用白瓦屑、鸡蛋汁放在一块,再用尿将它们和在一起作成郑玄碑,当时人看了都称赞

    他作的绝妙。庚道季看了后,对戴逵说:“这座碑的神韵还太俗气,你还没有尽心地去

    作。”戴逵说:“我一定将它作的再好些,免得你说这样的话。”

    又    戴逵小时候,在瓦棺寺内作画,王长史看到后说:“这孩子没有经过拜师学艺就能作

    画,他最终有一天会成名的。但是可惜我年迈了,见不到名声鼎盛时候的他了。”

    宗 炳    宋宗炳字少文,善书画,好山水。西涉荆巫,南登衡岳。因结宇衡山,以疾还江陵。叹

    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游。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历,皆图于壁,坐卧向

    之。(出《名画记》)

    宋宗炳,字少文,擅长书画。他西面乘船去过荆江、巫峡,南面登过衡山。并且在衡山

    建座草房住在那里,后来因为有病才返归江陵。感叹地说:“年老多病,天下的名山恐怕不

    能都游遍了。我该沉淀一下我的情绪,平心入静,躺在家里游吧。”于是将他游历过的名山

    大川都绘画在墙壁上,整日坐卧面向墙壁观看。

    黄花寺壁    后魏孝文帝登位初,有魏城人元兆能以九天法禁绝妖怪。先邺中有军士女年十四,患妖

    病累年,治者数十人并无据。一日,其家以女来谒元兆所止,谒兆。兆曰:“此疾非狐狸之

    魅,是妖画也。吾何以知?今天下有至神之妖,有至灵之怪,有在陆之精,有在水之魅,吾

    皆知之矣。汝但述疾状,是佛寺中壁画四天神部落中魅也,此言如何?”其女之父曰:“某

    前于云门黄花寺中东壁画东方神下乞恩,常携此女到其下。又女常惧此画之神,因夜惊魇,

    梦恶鬼来,持女而笑,由此得疾。”兆大笑曰:“故无差。”因忽与空中人语,左右亦闻空

    中有应对之音。良久,兆向庭嗔责之云:“何不速曳,亟持来。”左右闻空中云:“春方大

    神传语元大行,恶神吾自当罪戮,安见大行?”兆怒,向空中语曰:“汝以我诚达春方,必

    请致之。我为暂责,请速鏁致之。”言讫,又向空中语曰:“召二双牙八赤眉往要,不去闻

    (明抄本闻作问)东方。”左右咸闻有风雨之声,乃至。兆大笑曰:“汝无形相,画之妍致

    耳,有何恃而魅生人也。”兆谓其父曰:“汝自辨其状形。”兆令见形,左右见三神皆丈

    余,各有双牙长三尺,露于唇口外,衣青赤衣。又见八神俱衣赤,眼眉并殷色,共扼其神,

    直逼轩下。蓬首目赤,大鼻方口,牙齿俱出,手甲如鸟,两足皆有长毛,衣若豹鞹。其家人

    谓兆曰:“此正女常见者。”兆令前曰:“尔本虚空,而画之所作耳,奈何有此妖形?”其

    神应曰:“形本是画,画以象真,真之所示,即乃有神。况所画之上,精灵有凭可通,此臣

    所以有感。感之幻化,臣实有罪。”兆大怒。命侍童取罐瓶受水,淋之尽,而恶神之色不

    衰。兆更怒,命煎汤以淋,须臾神化,如一空囊。然后令掷去空野,其女于座即愈,而父载

    归邺。复于黄花寺寻所画之处,如水之洗,因而骇叹称异。僧云敬见而问曰:“汝此来见画

    叹称,必有异耶,可言之。”其人曰:“我女患疾,为神所扰。今元先生称是此寺画作

    妖。”乃指画处所洗之神,僧大惊曰:“汝亦异人也。此寺前月中,一日昼晦,忽有恶风玄

    云,声如雷震,绕寺良久,闻画处如擒捉之声。有一人云,势力不加元大行,不如速去。言

    讫,风埃乃散。寺中朗然,晚见此处一神如洗。究汝所说,正符其事。”兆即寇谦之师也。

    (出林登《博物志》)

    后魏孝文帝初登位时,有个魏城人叫元兆的,能用九天法禁绝妖怪。超先,邺中有个军

    士的女子,十四岁,得上了一种邪病有好几年了。给这女孩治病的,先后有几十个人,都没

    有办法治好她。一天,这个军士带着女儿到元兆住的地方来求见他给女儿治病。元兆看了看

    女孩,说:“她的病不是狐仙等妖魅作的怪,是画妖使她这样的啊。我怎么知道的?现在天

    下有成了神仙的妖精,也有具备灵性的妖精;有在陆地上的妖精,有在水中的妖精……我都

    知道他们啊。你所讲述的病状,是佛寺中壁画上面四天神部下的魅在这个女子身上作祟。我

    这话说的对不对?”女孩的父亲说:“先前我在云门黄花寺中东壁画东方神下乞求他老人家

    施给我恩惠,经常带着我这个女孩一块儿去,我这女孩常常惧怕这壁画上的神仙,夜里梦

    魇,梦见恶鬼来了,抓住她大笑,从此得了这种邪病。”元兆大笑,说:“没错。”忽然与

    空中人说话,左右的人也听到空中有人语跟他对答。过了好一会儿,元兆向室外庭院中生气

    地责备说:“怎么不快回去?疾速将他押来!”旁边的人听到空中有人说:“春方大神传话

    给元大行:‘恶神我自己应当处死,怎么还需要见元大行呢?”元兆大怒,向空中说道:

    “你为我转告春方大神,必须请他来,我要立即责罚他,请他们赶快将他锁上带来。”说完

    了,又向空中说:“速召二位双牙将、八位赤眉将速去。不用去告诉东方大神了。”元兆身

    旁的人都听到忽然有风雨声大作,到了近前。元兆大笑说:“你本来没有身形的,画得还挺

    好的呢。你仗恃着什么来迷惑生人?”又对患邪病的女孩说:“你自己辨认一下,是不是

    他?”于是,他又命令这些神灵们现出原形。元兆身旁的人看见有三位神灵在他们面前,身

    高一丈多,每个神灵都长着三尺长的双牙,露在口外,穿青红色的衣裳。又看见有八位身穿

    红色衣裳、长着红眉毛的神灵也站在那儿。他们一块儿抓住春方大神迫使他到屋门口这边

    来。这位春方大神头发蓬乱,双眼通红,鼻大口方,牙齿都露在外面,手上的指甲象鸟爪,

    两脚长着长毛,身上穿的衣服象是拔掉毛的豹皮。病女孩的父亲说:“这个灵怪正是我女儿

    常见到的那个。”元兆命令春方大神到跟前来,说:“你本来是没有形体的,只是在墙壁上

    将你画出来了。怎么会有了这种妖形呢?”春方大神回答说:“形就是画,画得跟真的一

    样。真,就是有神了。况且,又画在墙壁上了,精灵有了可以凭依附体的东西。这样,具备

    了形体的同时也具备了情感;而情感又让我迷上了这位女孩。罪臣实在是有罪啊?”元兆大

    怒,让服侍他的童仆用罐瓶盛水浇这位春方大神。水浇完了。这位春方大神神色依然。元兆

    越发愤怒,又让童仆将水烧开了再浇,转眼间这位恶神化为乌有,地上只留下一个状如空袋

    子的东西。元兆让童仆将这件东西扔到空野里去。那位患邪病的女孩也马上坐起来,病也好

    了。女孩的父亲带领女孩回到邺郡后,又来到黄花寺里画壁画的东墙前。他看到画春方大神

    的地方,象被水浇过似的。大为吃惊,连声说:“真是怪事,真是怪事!”寺内僧人云敬看

    见他,问:“你这次来见到壁画称怪,一定有特殊原因,请你说说。”女孩的父亲说:“我

    女儿患的邪病,是受到神怪的骚扰。元先生说,就是你们这幅壁画上的春方大神骚扰的。”

    说着,用手指向壁画上被水浇洗的地方。云敬僧人大惊,说:“你也是个怪异的人。上个月

    有一天,大白天的,忽然寺院内变得昏暗如晦,狂风大作,黑云奔涌,响声如雷,绕着寺院

    转了好长时间。而且隐约听到壁画这里象有人被捉拿的声音。有个声音说:“我们的势力压

    不过元大行,不如赶快去吧。说完了,狂风才散去,寺院内又跟原先一样晴朗了。待到了晚

    上,才发现这壁画上有一具神像象被水洗去了似的。考究一下你刚才说过的事,正相符

    合。”元兆,就是寇谦的老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