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卷第四百六十九 水族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水族为人

    张方 钟道 晋安民 刘万年 微生亮 芦塘 彭城男子 朱法公

    王奂 蔡兴 李增 萧腾 柳镇 隋文帝 大兴村 万顷陂 长须国

    张 方    广陵下市庙,宋元嘉十八年,张方女道香送其夫婿北行,日暮,宿祠门下。夜有一物,

    假作其婿来云:“离情难遣,不能便去。”道香俄昏惑失常。时有王纂者能治邪,疑道香被

    魅,请治之。始下针,有一獭从女被内走入前港,道香疾便愈。(出《异苑》)

    南朝刘宋元嘉十八年,广陵有个下市庙,张方的女儿道香送丈夫去北方。回来的途中天

    黑了,她就睡在庙门前。夜间有一个东西装扮成她丈夫模样来说:“离别的愁绪难以排解,

    我不想马上离开。”道香一会儿就被迷惑得失去常态。当时有个叫王纂的人能却除邪病,他

    怀疑道香被妖孽所迷惑,请求给她治病,刚下针,就有一只水獭从道香的被子里跑出来,一

    直跑到前面的水港里去了,道香的病也好了。

    钟 道    宋永兴县吏钟道得重病初差,情欲倍常。先乐白鹤墟中女子,至是犹存想焉。忽见此女

    子振衣而来,即与燕好。是后数至,道曰:“吾甚欲鸡舌香。”女曰:“何难?”乃掬香满

    手,以授道。道邀女同含咀之,女曰:“我气素芳,不假此。”女子出户,狗忽见,随咋杀

    之,乃是老獭。口香即獭粪,顿觉臭秽。(出《幽明录》)

    南北朝刘宋永兴县吏钟道得了重病刚好,情欲比平时倍增。他先前喜欢白鹤墟的一个女

    子,到这时就更想念她了。有一天他忽然看见那个女子衣服飘动着走来了,就和她温存起

    来。从此以后,这个女子多次来同钟道相会。钟道对她说:“我很想弄点鸡舌香来。”女子

    说:“这有什么难的。”于是两手捧着鸡舌香,送给钟道。钟道邀请女子同他一起含着鸡舌

    香并咀嚼。女子说:“我呼出的气息就有芳香味,不用借助这个东西。”女子走出门外,一

    只狗忽然发现了她,扑上去将她咬死了,原来是一只老水獭,口香就是獭粪。钟道立刻觉得

    又臭又脏。

    晋安民    晋安郡民断溪取鱼,忽有一人著白帢,黄练单衣,来诣之,即同饮馔。馔毕,语之曰:

    “明日取鱼,当有大鱼甚异,最在前,慎勿杀。”明日,果有大鱼,长七八丈,径来冲网,

    其人即赖杀之。破腹,见所食饭悉有。其人家死亡略尽。(出《广古今五行记》)

    晋安郡有个平民截住溪水捉鱼,忽然有一个著白色便帽,穿黄色熟绢单衣的人走来会见

    他,两个人便一起喝酒吃饭。吃完饭,那个人对捉鱼人说:“明天捉鱼,会有一条大鱼很奇

    特,游在最前面,你千万不要杀了它。”第二天,果然有一条大鱼,长七八尺,径直游过来

    撞到网上。捉鱼人为了获利而杀了大鱼。他割开鱼的肚子,看见鱼胃里全是昨天吃的饭菜。

    事情过后,这个捉鱼人家里的人几乎全都死去。

    刘万年    宋后废帝元徽三年,京口戍将刘万年夜巡于北固山西,见二男子,容止端丽,洁白如

    玉,遥呼万年谓曰:“君与今帝姓族近远?”万年曰:“望异姓同。”一人曰:“汝虽族

    异,恐祸来及。”万年曰:“吾有何过?”答曰:“去位,祸即不及。”万年见二人所言,

    益异之。万年谓二人:“深谢预闻,何用见酬。”万年欲请归镇,二人曰:“吾非世人,不

    食世物。”万年与语之次,化为鱼,飞入江去。万年翌日托疾,遂罢其位,后果如鱼所言。

    (出《江表异同录》)

    南朝刘宋后废帝元徽第三年,守卫京口一带的将军刘万年夜里到北固山的西面巡查,看

    见两个男人,面貌举止端庄秀气,皮肤象玉石一样洁白,远远地招呼刘万年并对他说:“你

    和当今的皇上在姓氏和宗族上是近是远?”刘万年说:“郡望不同而姓氏相同。”一个人

    说:“你虽然郡望与皇上不同。恐怕仍会遭受灾祸。”刘万年说:“我有什么过错?”回答

    说:“你辞去官职,就不会遭受灾祸了。”刘万年听了两个人说的话,更加觉得很奇怪便对

    这两个人说:“深切感谢你们的预告,用什么来酬报你们呢?”刘万年想请两个人同他一起

    回到京口去。两个人说:“我们不是人类,不吃普通的食物。”在刘万年和两个人继续说话

    的过程中,他们变成了鱼,飞进江里。刘万年第二天借口有病,于是被罢免了职务,后来事

    情果然象鱼说的一样。

    微生亮    明月峡中有二溪东西流,宋顺帝升平二年,溪人微生亮钓得一白鱼长三尺,投置舡中,

    以草覆之。及归取烹,见一美女在草下,洁白端丽,年可十六七。自言:“高唐之女,偶化

    鱼游,为君所得。”亮间曰:“既为人,能为妻否?”女曰:“冥契使然,何为不得。”其

    后三年为亮妻,忽曰:“数已足矣,请归高唐。”亮曰:“何时复来?”答曰:“情不可忘

    者,有思复至。”其后一岁三四往来,不知所终。(出《三峡记》)

    明月峡中有两条溪水,一向东流,一向西流。刘宋顺帝升平第二年,在溪边住的一个叫

    微生亮的人钓到一条三尺长的大白鱼,他把鱼扔到船舱里,用草覆盖上。等回到家里去拿鱼

    准备煮着吃的时候,只见一个美女躺在草的下面,皮肤洁白,端庄美丽,年龄大约十六七

    岁。她自己说是云梦高唐观那里的姑娘,偶而出来变成鱼游玩,被你捉住了。微生亮问她

    说:“既然是人,能做我的妻子吗?”女子说:“冥冥中已定的姻缘,怎么不行呢?”从此

    这个女子做了三年微生亮的妻子。三年后,她忽然说:“天数的期限到了,请让我回高唐去

    吧。”微生亮说:“什么时候再来。”回答说:“感情是不能忘记的,我思念你的时候一定

    会回来。”从那以后她每年回来住三四次,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

    芦 塘    耒阳县东北有芦塘八九顷,其深不可测。中有大鱼,当至五日,一奋跃出水,大可三

    围,其状异常。每出水,则小鱼奔迸,随水上岸,不可胜计。又云,此塘有鲛鱼,五日一

    化,或为美妇人,或为美男子,至于变乱尤多。郡人相戒,故不敢有害心。后为雷电所击,

    此塘遂干。(出《录异记》)

    耒阳县东北有个八九顷的芦苇塘,不知道它究竟有多深。塘里有条大鱼,每月初五的这

    天,它都用力跳出水面。这时可以看到它大约有三围那么粗,样子很特殊。它每次跃出水面

    的时候,那些小鱼也奔窜着随着波浪跳到岸上,多得数不过来。还有人说:“这个苇塘里有

    条人鱼,每隔五天就变化一次,有时变成美妇人,有时变成美男子,至于变化成其它的形象

    就更多了。当地的人们都互相提醒,不敢有伤害它的想法,后来人鱼被雷电击死,这个苇塘

    才平静下来。

    彭城男子    彭城有男子娶妇不悦之,在外宿月余日。妇曰:“何故不复入?”男曰:“汝夜辄出,

    我故不入。”妇曰:“我初不出。”婿惊。妇云:“君自有异志,当为他所惑耳。后有至

    者,君便抱留之,索火照视之,为何物?”后所愿还至,故作其妇,前却未入,有一人从后

    推令前,即上床,婿捉之曰:“夜夜出何为?”妇曰:“君与东舍女往来,而惊欲托鬼魅,

    以前约(明抄本“约”作“纳”)相掩耳。”婿放之,与共卧,夜半心悟。乃计曰:“魅迷

    人,非是我妇也。”乃向前揽捉,大呼求火,稍稍缩小,发而视之,得一鲤鱼长二尺。(出

    《列异传》)

    彭城有个男子娶了妻子却不喜欢她,在外面睡了一个多月。妻子说:“什么原因使你不

    回家来住?”男子说:“你到了晚上就总出去,我所以才不回家。”妻子说:“我从来不出

    去。”丈夫很吃惊。妻子说:“你本来就想着别的女人,一定是被别人迷惑住了。以后有女

    人来到你这里,你就抱住她留宿,找来火照着看她是什么东西。”后来彭城男子所思念的人

    来了,装作是他的妻子,开始时没有马上进屋,有个人从后面推着她,让她上床。男子捉住

    她的手说:“你为什么天天晚上出去。”妻子说:“你和东面邻居家的女儿来往,却装着吃

    惊假托有鬼魅,用以前有约定来遮掩自己的行为。”丈夫放了她,和她一起睡下。到了半夜

    男子醒悟过来,心里想:这是鬼魅在迷人,不是我的妻子。于是上前去抱住她,大声喊叫,

    叫人取火照亮。那女人渐渐地缩小了,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二尺长的鲤鱼。

    朱法公    山阴朱法公者,尝出行,憩于台城东桔树下。忽有女子,年可十六七,形甚端丽,薄

    晚,遣婢与法公相闻。方夕,欲诣宿,至人定后,乃来,自称姓檀,住在城侧。因共眠寝,

    至晓而云:“明日复来。”如此数夜。每晓去,婢辄来迎。复有男子,可六七岁,端丽可

    爱,女云是其弟。后晓去,女衣裙开,见龟尾及龟脚,法公方悟是魅,欲执之。向夕复来,

    即然火照觅,寻失所在。(出《续异记》)

    山阴县的朱法公路途中在台城东面的桔子树下休息,忽然遇到一个女子,年龄大约十六

    七岁,样子端庄美丽。傍晚的时候,这女子派女仆与朱法公搭话,约定天黑以后去朱法公那

    里住宿。到了半夜,女子才来,她自称姓檀,住在城边。于是两人共同睡在一起,到天亮时

    离开时说:“第二天再来。”象这样一连过个好几个晚上,每天早晨离开的时候,女仆都来

    迎接她。同女仆一块来的还有个孩子,约六七岁,长得很好看,女子说是她的弟弟。后来有

    一天早晨她离开的时候,裙子开了个口子。朱法公看见了里面有龟尾和龟脚,朱法公才醒悟

    她是妖魅,打算捉住她。到了晚上女子又来时,朱法公就点火照着寻找,不久就失去了踪迹。

    王 奂    齐王奂自建业将之渚宫,至江州,泊舟于岸。夜深,风生月莹。忽闻前洲上有十余人喧

    噪,皆女子之音。奂异之,谓诸人曰:“江渚中岂有是人也。”乃独棹小舟,取葭芦之阴,

    循洲北岸,而于藂苇中见十余女子,或衣绿,或衣青碧,半坐半立。坐者一女子泣而言曰:

    “我始与姊妹同居阴宅,长在江汉,不意诸娘,虚为上峡小儿所娶,乃至分离。”立者一女

    子叹曰:“潮水有回,而我此去,应无返日。”言未竟,北风微起。立者曰:“潮至矣,可

    以还家。”奂急从芦苇中出捕,悉化为龟,入水而去。(出《九江记》)

    齐国的王奂从建业去江陵,走到江州,船停泊在岸边。夜深了,江风拂面,月色皎洁,

    他忽然听见前面水中的陆地上有十多人在乱七八糟地说话,全是女人的声音。王奂觉得很奇

    怪,对船上人说:“江中的陆地上难道会有人吗?”于是一个人划着小船,顺着葭芦旁的阴

    暗处,沿着水中那块陆地的北岸往前划船。在一处芦苇丛生的地方他看见了十多个女人,有

    的人穿着绿色衣服,有的人穿着青绿色的衣服。其中一半人坐着一半人站着。坐着的一个女

    子哭着说:“我原先和姐妹们一起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长在江汉,想不到各位姑娘被上

    峡的那个小人所欺骗,嫁了过去,使我们姐妹分离。”站着的一个女子叹着气说:“潮水退

    了还有涨潮的时候。可是我这次离开这里,就不会再回来了。”话没说完,北风轻轻地吹

    来。站着的女子说:“潮水来了,可以回家了。”王奂急忙丛芦苇丛中跳出来去捕捉,那些

    女子都变成乌龟,走进水里离开了。

    蔡 兴    晋陵民蔡兴忽得狂疾,歌吟不恒,常空中与数人言笑。或云:“当再取谁女!”复一人

    云:“家已多。”后夜,忽闻十余人将物入里人刘余之家。余之拔刀出后户,见一人黑色,

    大骂曰:“我湖长,来诣汝,而欲杀我!”即唤群伴:“何不助余耶?”余之即奋刀乱砍,

    得一大鼍及狸。(出《幽明录》)

    晋陵的平民蔡兴忽然得了疯病,不停地又唱又说,常常地向着空中与几个人说笑。空中

    有个人说:“我应当再娶某某人的女儿。”又一个说:“家里的妻子已经太多了。”隔一天

    夜晚,忽然有十多个人拿着东西进入同乡之人刘余之的家里。刘余之拔出刀从后门出来,看

    见了一个全身漆黑色的人。那个人大声骂道:“我是湖里的首领,来会见你,你却要杀

    我!”刘余之招呼伙伴说:“为什么不来帮助我呢?”然后用尽力气挥刀乱砍,砍死了一只

    大鼍和一只狸。

    李 增    永阳人李增行经大溪,见二蛟浮于水上,发矢射之,一蛟中焉。增归,因复出市,有女

    子,素服衔泪,捉所射箭。增怪而问焉,女答之:“何用问焉?为暴若是!”便以相还,授

    矢而灭,增恶而骤走,未达家,暴死于路。(出《异苑》)

    永阳人李增走路经过一条大河,看见二只蛟浮在水面上,他发箭射蛟,一只蛟被射中。

    李增就回家去了,过一会他到集市上去,有个穿着丧服的女子眼里含着泪,手里拿着李增射

    蛟时用的箭。李增奇怪地询问那个女子。那女子回答他说:“你犯的暴行,还用问别人

    吗?”就把这支箭还给李增就不见了。李增厌恶这件事急忙往家跑,还没到家,就突然死在

    半路上了。

    萧 腾    襄阳金城南门外道东,有参佐廨,旧传甚凶,住者不死必病。梁昭明太子临州,给府寮

    吕休茜。休茜常在厅事北头眠,鬼牵休茜,休茜坠地。久之悟。俄而休茜有罪赐死。后今肖

    腾初上,至羊口岸,忽有一丈夫著白纱高室帽,乌布裤,披袍造腾。疑其服异,拒之。行数

    里复至,求寄载,腾转疑焉,如此数回,而腾有妓妾数人,举止所为,稍异常日,歌笑悲

    啼,无复恒节。及腾至襄阳,此人亦经日一来,后累辰不去。好披袍缚裤,跨狗而行,或变

    易俄顷,咏诗歌谣,言笑自若,自称是周瑜,恒止腾舍。腾备为禳遣之术,有时暂去,寻复

    来。腾又领门生二十人,拔刀砍之,或跳上室梁,走入林中,来往迅速,竟不可得。乃入妾

    屏风里,作歌曰:“逢欢羊口岸,结爱桃林津。胡桃掷去肉,讶汝不识人。”顷之,有道士

    赵昙义为腾设坛,置醮行禁。自道士入门,诸妾并悲叫,若将远别。俄而一龟径尺余,自到

    坛而死,诸妾亦差,腾妾声貌悉不多。谘议参军韦言辩善戏谑,因宴而启云:“常闻世间人

    道‘黠如鬼’,今见鬼定是痴鬼,若黠,不应魅萧腾妓。(“妓”原作“故”,据明抄本

    改。)以此而度,足验鬼痴。”(出《南雍州记》)

    襄阳郡金城县南门外的道路东面,有一所参佐的官署,历来传说那里很凶险,住在里面

    的人不死也一定得病。梁国的昭明太子治理襄阳的时候,把这处地方送给了郡府里的官员吕

    休茜。有一次吕休茜在厅堂的北面睡觉,有鬼来拉扯吕休茜,吕休茜掉到地上,很长时间才

    苏醒过来,不久吕休茜有罪被处死。后来,萧腾来上任,走到羊口岸,忽然有一个男子头戴

    白纱高帽,穿着黑裤子,披着袍子来见萧腾。萧腾见他的服饰特殊,心中疑惑,拒绝同他见

    面。走了几里地,那个男子又来求见,并要求搭船,萧腾对他更加怀疑。象这样男子来了好

    几次,这时萧腾的几个妾出现异常,一举一动和平时不一样。唱歌大笑还悲伤地啼哭,毫无

    节制。等到萧腾到了襄阳,那个怪人一天来一次,后来竟一连几天也不离开。他喜欢披着袍

    子,穿着白色的裤子,骑着狗走路。有时他一会改变一套装束,还吟诗唱歌,说笑自然得

    意。他说自己是周瑜,长久地住在萧腾家里。萧腾多次请人施行法术驱赶他,他有时暂时离

    开,不久又回来了。萧腾领着二十个自己的学生用刀砍他,他有时跳上房梁,有时进入树

    林,来往非常迅速,竟然砍不着他。他还进入萧腾妻子的屏风内,唱歌道:“唱着歌相逢在

    羊口岸边,结友情不忘桃林渡口。吃胡桃竟抛掉桃仁,你为什么不认识我!”不久,有个叫

    赵昙义的道士来为萧腾设祭坛驱妖,安排祭祀仪式实行作法。道士一进门,萧腾所有的妻妾

    一起悲哀地哭叫,像是即将离别的样子。不一会,一只直径有一尺多长的乌龟自己走到坛前

    死去了。各位妻妾的病也好了,声音笑貌恢复了正常。有个咨议参军叫韦言辩的很善于说笑

    话,他在一次宴会上说:“常常听说世上的人处事像鬼一样狡猾,现在看来这个鬼一定是个

    痴鬼。如果这个鬼狡猾,就不该去迷惑萧腾的妻妾。从这个鬼的行动来推论,足以说明它是

    个痴鬼。”

    柳 镇    河东柳镇字子元,少乐闲静,不慕荣贵。梁天监中,自司州游上元,便爱其风景,于钟

    山之西建业里,买地结茅,开泉种植,隐操如耕父者。其左右居民,皆呼为柳父,所居临江

    水,尝曳策临眺,忽见前洲上有三四小儿,皆长一尺许,往来游戏,遥闻相呼求食声。镇异

    之。须臾,风涛汹涌,有大鱼惊跃,误坠洲上。群小儿争前食之。又闻小儿传呼云:“虽食

    不尽,留与柳父。”镇益惊骇,乃乘小舟,径捕之,未及岸,诸小儿悉化为獭,入水而去。

    镇取巨鱼以分乡里,未几,北还洛阳,于所居书斋柱,题诗一首云:“江山不久计,要适暂

    时心。况念洛阳士,今来归旧林。”是岁天监七年也。(出《穷怪录》)

    河东人柳镇字子元,喜欢清闲安静,不羡慕荣华富贵。梁国天监年间他从司州到上元去

    游玩,爱上了那里的风景,就在钟山西面的建业里,买地盖了房子,引水种地,隐居耕种象

    个老农夫。附近的居民,全都叫他“柳父”。他住的地方靠近江边,有一次他拄着拐杖在江

    边眺望,忽然看见前面的江中陆地上有三四个小孩,都只有一尺多高,来往游戏,远远地听

    见他们互相呼叫着寻找吃的,柳镇觉得很奇怪。不一会,风起浪涌,有一条大鱼受惊跳了起

    来,不小心掉在小岛上。这一群小孩争着跑去吃大鱼。还听到小孩子们喊着互相告诉说:

    “我们吃不完,剩下的留给柳父吧。”柳镇更加惊奇,就坐上小船,前去捕捉他们。还没到

    岸上,这群小孩全变成水獭,进到水里跑了,柳镇带回那条大鱼把它分给乡亲们吃。不久,

    他回到洛阳,在他居住的书斋的柱子上,题了一首诗说:“江山不久计,要适暂时心,况念

    洛阳士,今来归旧林。”这一年是天监七年。

    隋文帝    隋文帝开皇中,掖庭宫每有人来挑宫人,司宫以闻,帝曰:“门卫甚严,人从何而入!

    当妖精耳。”因戒宫人曰:“若来,但砍之。”其后夜来登床,宫人抽刀砍之,若中枯骨,

    其物走落,宫人逐之,因入池而没。明日,帝令涸池,得一龟尺余,其上有刀痕,杀之遂

    绝。(出《广古今五行记》)

    隋文帝开皇年间,经常有人入掖庭宫挑逗宫女。司宫把这件事报告给文帝,文帝说:

    “门卫把守得很严,人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一定是个妖精。”接着又告诫宫女说:“如果

    那人再来,就用刀砍他。”后来那个人晚上来到宫女的床上,宫女就抽出刀来砍他,象砍中

    枯骨一样。那个东西逃跑,宫女在后面追赶他,那个东西跳进池水中沉下去了。第二天,文

    帝命令淘干水池,得到一只一尺长乌龟,背有刀痕,杀了它,就再也没有怪事发生了。

    大兴村    隋开皇末,大兴城西南村民设佛会,一老翁皓首白裙襦,求食而去。众莫识,追而观

    之。行二里许,遂不见。但有一陂,水中有白鱼长丈余,小而从者无数,人争射之,或弓折

    弦断,后竟中之。割其腹,得秔米饭。后数日,漕梁暴溢,射者家皆溺死。(出《广古今五

    行记》)

    隋朝开皇末年,大兴村西南面的村民设斋饭举行佛教祭祀活动。一个满头白发穿一身白

    色衣裤的老头,要了一点饭吃就走了。大家都不认识他,就在后面跟随着看他住在哪里,走

    了二里多路,老头就不见了。附近有一个池塘,水里有一条大白鱼有一丈多长,无数条小鱼

    跟着它,人们争着射大白鱼,有的人弓折了,有的人弦断了,后来有的人射中了大白鱼,剖

    开鱼的肚子,里面全是粳米饭。又过了几天,漕梁河突然发生大水,射死大白鱼的那个人的

    全家都淹死了。

    万顷陂    唐齐州有万顷陂,鱼鳖水族,无所不有。咸亨中,忽一僧持钵乞食,村人长者施以蔬

    供,食讫而去。于是渔人网得一鱼,长六七尺,缉鳞镂甲,锦质宝章,特异常鱼。欲赍赴州

    饷遗,至村而死,遂共剖而分之。于腹中得长者所施蔬食,俨然并在。村人遂于陂中设斋过

    度,自是陂中无水族,至今犹然绝。(出《朝野佥载》,明抄本作出《五行记》)

    唐代的齐州有个方圆万顷的池塘,里面鱼鳖等各种水生动物全都有。咸亨年间,忽然有

    一个和尚拿着钵要饭吃,村子里年长的人把饭菜送给他吃。他吃完就走了。当时有个打鱼的

    人,网住了一条六七尺长的大鱼,精巧的鳞片闪闪发光,色彩鲜艳花纹美丽,与平常的鱼一

    点也不一样,他准备送给州衙请赏,可走到村子里的时候鱼死了。于是大家一起动手把鱼割

    开分了,在鱼肚子里找到了村中长者施舍给和尚的饭菜。村里人就在池塘边安排举行祭祀仪

    式超度鱼的亡灵。从这以后池塘里再也没有水生动物了,到现在也还是没有。

    长须国    唐大足(“足”原作“定”,据明抄本改。)初,有士人随新罗使,风吹至一处,人皆

    长须,语与唐言通,号长须国。人物甚盛,栋宇衣冠,稍异中国,地曰扶桑洲。其署官品,

    有正、长、戢、波、日、没、岛、逻等号。士人历谒数处,其国皆敬之。忽一日,有车马数

    十,言大王召客。行两日,方至一大城,甲士门焉。使者导士人入,伏谒。殿宇高敞,仪卫

    如王者。见士人拜伏,小起,乃拜士人为司风长,兼驸马。其主甚美,有须数十根。士人威

    势烜赫,富有珠玉,然每归,见其妻则不悦。其王多月满夜则大会,后遇会,士人见嫔姬悉

    有须,因赋诗曰:“花无叶不妍,女有须亦丑。丈人试遣总无,未必不如总有。”王大笑

    曰:“驸马竟未能忘情于小女頤颔间乎?”经十余年,士人有一儿二女。忽一日,其君臣忧

    蹙,士人怪问之,王泣曰:“吾国有难,祸在旦夕,非驸马不能救。”士人惊曰:“苟难可

    弭,性命不敢辞也。”王乃令具舟,令两使随士人,谓曰:“烦驸马一谒海龙王,但言东海

    第三浥第七岛长须国,有难求救。我国绝微,须再三言之。”因涕泣执手而别。士人登舟,

    瞬息至岸。岸沙悉七宝,人皆衣冠长大,士人乃前,求谒龙王。龙宫状如佛寺所图天宫,光

    明迭激,目不能视。龙王降阶迎,士人齐级升殿。访其来意,士人且说:“龙王即命速

    勘。”良久,一人自外白:“境内并无此国。”士人复哀祈,具言长须国在东海第三浥第七

    岛,龙王复叱使者细寻勘,速报。经食顷,使者返曰:“此岛虾合供大王此月食料,前日已

    追到。”龙王笑曰:“客固为虾所魅耳。吾虽为王,所食皆禀天符,不得妄食。今为客减

    食。”乃令引客视之,见铁镬数十如屋,满中是虾,有五六头,色赤,大如臂,见客跳跃,

    似求救状。引者曰:“此虾王也。”士人不觉悲泣,龙王命放虾王一镬,令二使送客归中

    国,一夕至登州,顾二使,乃巨龙也。(出《酉阳杂俎》)

    唐代大足初年,有个读书人随着新罗国的使者乘船,被大风吹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全

    长着长胡子,语言和唐朝的语言相通,叫长须国。国内的人特别多,房屋和衣帽,与中国稍

    有不同,地名叫扶桑洲。他们的官署中的官吏级别,有正、长、戢、波、日、没、岛、逻等

    称号,读书人拜见游览了许多人物和地方,那个国家的人都敬重他。忽然有一天,来了几十

    辆车马,说是大王召见客人。走了两天,才来到一座巨大的城镇,披着铠甲的士兵守卫着宫

    殿的门,使者领着读书人进去后就伏在地上拜见大王。只见宫殿又高又宽敞,仪仗很有王者

    的气派。大王看见读书人伏地拜见,稍稍抬起身子回礼。于是任命读书人担任司风长的官

    职,同时招为驸马,那个公主生得很美,但长了几十根胡子。读书人的权威气势很大,富有

    珍珠宝玉。可是每当回到家里,看见妻子心里就不高兴。那个国王大多在月圆的晚上召开大

    会。后来有一次大会,读书人看见大王的嫔妃全都长着胡须,于是作了一首诗说:“花朵没

    有叶子的衬托就不美,女子长了胡须则更丑,有的男人总想使自己不长胡子,但未必比长了

    胡子更好。”国王大笑说:“驸马难道就不能不计较我女儿下巴上的几根胡须吗?”过了十

    多年,读书人有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忽然有一天,长须国的君臣们皱着眉头显得非常忧愁

    的样子。读书人奇怪地询问有什么事。国王哭着说:“我们国家将有灾难,就在旦夕之间降

    临,不是驸马就解救不了我们。”读书人吃惊地说:“如果能够消除灾难,就是要我的命我

    也不推辞。”国王就派人准备好船只,并派两个使者跟着读书人,他说:“麻烦驸马去拜见

    海龙王,你就说是东海第三浥第七岛的长须国有难求救。我们是个非常小的国家,你必须反

    复说清楚。”接着流着眼泪同他拉了拉手分别了。人上了船,不一会就到了岸边,岸上的沙

    子全是宝物,人的衣帽全都又长又大。读书人就走上前去,请求拜见龙王。龙宫的样子就象

    佛庙里壁画上所画的天宫,异彩纷呈,使人不敢睁开眼睛。龙王走下台阶迎接他,读书人和

    龙王一齐顺台阶走上宫殿。龙王询问他的来意,读书人就说了。龙王就派人迅速去查找,过

    了很久,一个人在外面说:“境内没有这个国家。”读书人又悲哀地乞求,详细说明长须国

    在东海第三浥第七岛上。龙王又叱责使者要细心地查找,并迅速回报。过了一顿饭的工夫,

    使者回来说:“这个岛的虾应当是大王这个月食物,前天已经捉来了。”龙王笑着说:“客

    人原来是被虾迷惑了,我虽然是龙王,但吃的全都必须遵照上天的安排,不能随便乱吃,现

    在要为客人少吃点东西了。”就派人领着客人去观看,读书人看见几十个象屋子大小的铁

    锅,里面全都装满了虾,有五六只红色的大虾,大小象手臂一样,看见了客人就跳跃起来,

    象是求救的样子。领着的人说:“这是虾王。”读书人不觉悲伤地哭起来,龙王就派人放了

    虾王这一锅虾,又派两个使者送客人回中国。一晚上就到了登州,读书人回头看两个使者,

    是两条巨大的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